知音·月末版

妇产科男大夫宣战“划水怪”:三观有病,得治

作者:夏小夏 来源:知音(月末版)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妇产科男大夫龚涛在相亲局中惊喜地恋上了新媒体写手张满婕。龚涛一头扎进热恋中,却因女友“划水造文”一事受牵连,当他苦劝张满婕拔除恶习时,却被满不在乎的张满婕果断甩掉。...

  妇产科男大夫龚涛在相亲局中惊喜地恋上了新媒体写手张满婕。龚涛一头扎进热恋中,却因女友“划水造文”一事受牵连,当他苦劝张满婕拔除恶习时,却被满不在乎的张满婕果断甩掉。

  此后,张满婕的写作事业接连“触底”,那竟是昔日男友向她宣了战——

  最糟分手局:请麻利地滚

  “我们分手吧。”2019年1月20日晚8點10分,32岁的龚涛看了眼手机的时间,这句分手来得猝不及防、果断干脆。当他抬头时,女友,哦不,前女友张满婕已踩着高筒靴离去,留他原地石化。

  龚涛对张满婕的好感度一度高到爆表。2018年9月的一天,他刚从一台手术上下来,发已油,眼圈也黑了,他就这么随心所欲奔赴了一场相亲局,反正,这种局没有惊喜,只有惊吓。但是,当张满婕迎面走来时,他眼睛都直了。她穿了一件浅紫色的连衣裙,风一吹,裙子鼓着风摇曳,像一朵盛开的鸢尾花。龚涛硬着头皮自我介绍:“我32岁,传说中的妇产科男大夫……”

  张满婕摆摆手:“这些我都知道,说点你当医生时有趣的事儿吧!”26岁的长沙姑娘张满婕是名新媒体写手,靠撰文拿了不少稿费。

  龚涛讲着工作中的种种尬事,张满婕一度笑得扶腰。这个男大夫挺招人喜欢,架不住他一顿猛追,她答应二人试交往。

  龚涛问诊、查房、上手术台连轴转,常常连手机都无法看。张满婕开始还会留言,“在干吗?”“又在手术?”后来,她的态度凉了下来。

  为维稳恋情,龚涛向科主任“求放过”,减少了排班次数。二人在橘子洲头看烟花,在坡子街横扫美食。张满婕逐渐炙热起来,几次赴医院送爱心便当,让龚涛全科上下“饱尝狗粮”。

  沉浸在幸福中的龚涛差点以为,两人好得能立刻“原地结婚”了。然而,2019年1月初,他被喊到院办问话。原来,院方接到两起投诉,他经手的女病人的隐私在网上被曝光。龚涛看了病人提供的链接后,皱了眉。经捏造的文章内容狗血、恶俗,为显得文章有真实性,作者上传了部分打了马赛克的病人资料。网友通过蛛丝马迹,锁定了这两个女病人,她们不堪其扰,只得要院方给个说法。

  龚涛怀疑这些文章都是女友所写,他在网上搜索了张满婕的几个笔名,很多文章标题让他吐血,他质问女友:“《少女瞒着亲妈为继父堕胎》《老板的情人怀上下属的孩子,真绿啊》……这些都是你的手笔?纯粹胡编乱造!”

  张满婕的火一下子蹿了起来:“对,都是我写的爆文,多少公号主排队求我给他们写原创文呢。”

  她承认,自己在科室偷偷调看了男友的病人资料,再编造故事移花接木。

  龚涛又震惊又愤怒。看似完美的女友竟是名隐藏很深的高阶“划水怪”(“划水”,网络词汇,泛指工作和学习期间的投机取巧行为),他苦苦相劝:“你根本不尊重自己的职业,还对很多人提供了虚假、负面的信息。”龚涛认为女友价值观有问题,张满婕则讨厌男友指手画脚。在这一次争吵后,她果断分手,还补刀:“请你麻利地滚远点!”

  她化失恋为码字动力,撰文《如何优雅地在职场‘划水》,这些歪理邪说,意外契合了当下部分年轻人的浮躁心理,此文一炮而红。

  张满婕轻松得利,她觉得,自己比那些朝九晚五的年轻人爽多了。她脑中忽然飘过龚涛的脸,她赶紧甩头:“见鬼,我怎么还没忘记这破男的!”

  可没多久,她开始运气“扑街”。2019年2月的一天,张满婕在今日头条号上写的一篇妇产科女病人的故事文,被人扒出未经真实调查。其他文章下面,也有不少负面评论:“此文涉嫌洗稿,以下是原链接,恳请头条官方拉黑这种水文作者!”

  很多人回复:“我对你真是粉转黑。”还有人说:“果断取关。”张满婕的文章很快被平台删稿。

  她气得火上头,发帖回应质疑:“我写得开心,你们看着高兴不就好,较啥真?”读者们怒了,原本站在她这边的网友直言,戳瞎双眼也绝不再看她的文。

  此后,不管她变换“马甲”在哪个平台发文,总有人评论说她的文“未经真实调查”或“文章涉嫌洗稿”等,这让她被多方退稿。她怀疑,有人恶意针对她。

  2019年3月,经核查,她锁定了几个常留言攻击她的IP地址,其中一个竟是龚涛的!

  团战张满婕:好惨一女的

  她气炸了,打电话给龚涛时,浑身都在颤抖:“不就是分个手吗?你还要赶尽杀绝!”

  龚涛坦荡至极:“我找了以前玩魔兽(一款网游)的玩伴对你所有的账号进行‘团战。游戏中,我们最受不了‘划水怪,生活里,我们也不能让年轻人被带偏。这不是复仇,是拉你上岸。”遇上如此“道德婊”前男友,张满婕简直要疯。

  3月5日,张满婕直奔医院,准备好好地闹上一闹,主任把她拉到一边:“你是来给龚涛讨说法的?”张满婕一脸蒙,主任说:“作为年轻骨干,他这次确实在晋升名单上,结果,他没晋升成,还受了处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原来,病人资料是从医院渠道泄露的,龚涛成了“顶锅人”,病人还誓要把撰文污蔑她们的人找出来,她们本已保留了证据,准备连平台带作者一起告了,龚涛数次登门安抚,才缓缓平息此事。张满婕震惊不已,逃出了院办。

  想了很久,她给龚涛打了个电话,就俩字:“谢谢。”龚涛沉默了一下,爽朗地笑起来:“没事,我只是希望你能好。”他挂断电话,留下张满婕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发呆。她还没走出医院大门,一个急电打来,妈妈下腹部剧痛,竟痛晕在家。

  初诊结果令人痛心,张满婕的妈妈很可能罹患子宫内膜癌。她硬着头皮联系龚涛,请他相助。经详细检查,张母就是子宫内膜癌,中期,亟须手术切除子宫及癌细胞侵袭的附件。

  3月10日上午9点,手术室门口,张满婕的心噗通乱跳,龚涛走过来,沉着地说:“放心,一切交给我。”她的心终于定了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妈妈被推了出来,脸像纸一样白。“手术较成功,术后咱们保持观察,后期要介入化疗放疗。”护士说。可张满婕仍担忧:“龚涛呢,我想听他说说我才放心。”

  龚涛走出来,四目对视,张满婕一下子忍不住情绪,瞬间泪目:“我妈手术情况还好吗?为什么她那么虚弱?”“手术有血量流失,放心,没大碍,我后面还有手术要准备。”龚涛俯身笑着对张母说:“阿姨,晚点我就去看您哈,您很棒,一切都会好的。”

  龚涛只穿了件厚T恤,可整个后背都汗湿了。安顿好妈妈后,张满婕坐着发呆。龚涛本硕博连读10年之久,后来在妇科腫瘤科扎根,他眼中事无大小,均要严谨对待,正因为此,他才会让人产生完全的信任感。张满婕心中莫名触动。

  术后两周,妈妈开始化疗、放疗之旅。3月27日,眼见母亲在化疗后吐得不成人形,张满婕再也忍不住,冲到走廊上哭成了泪人。龚涛刚查房出来,看到她,轻声说:“都是必经过程,其实,如果发现得及时,早点介入,阿姨会少受点罪。”

  张满婕更难受了:“那庸医,我妈去看病,说下体断断续续出血,他说只是更年期没啥大惊小怪的。”龚涛叹气,他查过之前的诊疗医生,意外发现他的学术论文涉嫌抄袭,因误诊还被人投诉了几次。

  “对自己的职业不怀有敬意,想靠坑蒙拐骗混下去,害人又害己。”龚涛的话捶打在张满婕的心上,自己何尝不是这样的人?“写东西能让你心静,有空,写写吧。”龚涛是张满婕妈妈的管床大夫,他插空会抛来几句看似不经意的鼓励,云淡风轻的。这句话点醒了她,3月30日,张满婕忍不住注册了一个新账号,开始更新自己陪母亲抗击癌症的日记。

  “3月26日,化疗后的妈妈眼前波光粼粼,她很想看清我和爸,却做不到。喂她吃粥,她吐得跟瀑布似的,她说,我知道你哭了,乖,妈妈没事。”

  “4月16日,妈妈照镜子时笑了,说在室内闷这么久,最大的收获是变白了。我也笑,笑哭了。”

  张满婕本想找个地方,放置自己的心事,没想到,日记竟从零阅读开始,点击量越来越多,从病友及家属群体到普通读者,都被她平实的文字感动了。“你有个坚强的妈妈,祝阿姨早日恢复。”“无意间看到你的文,淡淡的叙述深深的感情,点赞。”

  诸多评论中,有一个评论很特别,他应是个忠实读者,从她更文的第一天开始,就留言评论“mark(记号)1”,此后的评论编号递增。

  此前,张满婕发过很多爆文,但她从不看评论,因为心虚。而这一次,读者留言的每一个字,她都反复看了很多遍,还念给病中的妈妈听。原来,踏踏实实做一件事,不问得失,也一样会有收获。

  你好,前男友!

  8月底,经评估,张满婕妈妈术后情况很好,可以不再继续化疗、放疗了,只要定期进行腹盆部CT或MR复查即可,张满婕一家喜极而泣。

  为感谢龚涛一直以来的关照和鼓励,9月7日,张满婕请他在湘江边一家小馆吃饭。之前,在医院,两人谈的都是治病的话题,交流自然,如今见面,龚涛只剩尴尬。张满婕忍俊不禁,他说:“我每次在医院看到你,你都在哭,还好,你终于笑了。”

  气氛顿时轻松愉快了起来,两人都避谈此前恩怨。分别时,龚涛说:“虽然我搞了很多‘破坏,但我是真心希望你好,其实你文笔很不错,扎扎实实重新开始写作之路吧,张满婕,你可以的。”

  那晚,走在湘江大桥上,她用手机写下日记尾声:“妈妈终于出院了,我松了口气。今晚,我和前男友吃了一顿饭,是的,他就是我在日记中多次提到的,态度超好、专业有耐心的男妇医。一别两宽,我的不舍,只写在这里。经历了这些,我决心不再当‘划水怪,我会认真面对我的工作和生活。”

  网友们的祝福和不舍溢出屏幕:“喜欢你的文,想一直追,以后你还写什么吗?求链接。”“前男友也太棒了吧,不考虑复合?”而那个一直只写数字编号的人,破天荒留言:“你已坚持写了161天最真实、最感人的文,你很棒。ZMJ(张满婕的名字缩写),后会有期。”张满婕什么都明白了,原来,龚涛一直在乎着她,关注着她。父母神助力:“这样的女婿,必须给我留住。”她却不接茬,她觉得自己无颜面再度追爱。

  2019年10月,张满婕坐在电脑前,开始安静地敲字。这些天,在妇科肿瘤科的病房里,她见过太多的悲欢离合,她开始撰文写自己亲历的种种故事,并为妇产全科系男大夫们打call。

  她之前更新日记带来的粉丝们都很激动,纷纷捧场。但随着阅读者越来越多,出现了一些负面评论:“你是在鼓励大家让男大夫给自己看下体?要不要脸?”“假的吧,别瞎编!”很快,有网友深扒,将张满婕曾经的“水文”翻了个底朝天,有人怒言:“这种作者,应全网封杀,怎么死灰复燃了?”

  网络喷子汹涌而至,张满婕把自己关在房间,不想吃饭,不想说话,龚涛打来电话,她不争气地哭了:“这一次,我每个字都写得很认真,为什么……”龚涛安慰:“你只是为曾经的错误,买了个很晚的单。淡定,风波总会过去。”张满婕听着他的声音,她好累,也不知什么时候,她睡着了。她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直到妈妈惊喜地喊她:“满婕,快去看看网友评论。”原来,龚涛和他的几个同事出面留言:“我们就是传说中的男妇医,请尊重我们的专业。”张妈妈不少病友也站出来:“这是我身上正发生的故事,作者是经过我同意采写的!”

  他们身份真实,喷子们很快没声了。

  龚涛一次次相助,张满婕越来越感动。2020年4月,为扩大自己的写作素材库,她抓住一个去广州南都报系实习的机会。临行前,她鼓起勇气联系龚涛,二人吃烤串,喝着啤酒,告别时,她对着他的背影轻声说:“其实,我好喜欢你。”

  在广州,张满婕跟着老记者历练,写了不少采访侧记,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可。她也和龚涛慢慢恢复了联系,给他拍珠江,拍广州塔。龚涛发给她的图片全是长沙的小吃,她表示被馋哭,龚涛丢来一句话轻撩:“等你回来。”2020年7月,张满婕重返长沙,龚涛前去接机,两人见面,他大声说:“我也是!”她有点蒙:“什么‘你也是?”龚涛傻笑:“你走的那天,说喜欢我,还作数吧?”张满婕虎扑在他怀里:“你好,前男友,哦不,男朋友!”那个“倒逼”她一路涅槃的男人,应是灵魂伴侣无疑了。他们计划于2020年9月2日举办婚礼……

  编辑/余映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妇产科女医生:那参悟生死的日日夜夜

    妇产科女医生:那参悟生死的日日夜夜

  • 生猛告白:诊所来了一对羞涩恋人

    生猛告白:诊所来了一对羞涩恋人

  • 失敬!妇产科那神一样的男医生

    失敬!妇产科那神一样的男医生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