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月末版

处心积虑的“变装”:案发现场闪过鬼魅身影

作者:孟夏 来源:知音(月末版)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2019年5月的一天,山西省太原市的一名资深刑警方格,遇到了一桩蹊跷的案子。犯罪现场:惊现神秘女子2019年5月,一个炎热的早晨,不到9点,太原市一处派出所值班室的...

  2019年5月的一天,山西省太原市的一名资深刑警方格,遇到了一桩蹊跷的案子。

  犯罪现场:惊现神秘女子

  2019年5月,一个炎热的早晨,不到9点,太原市一处派出所值班室的警报响了:杏花岭区一户住宅楼起火,消防人员灭火后发现屋内有人死亡。

  80后刑警方格和同事老杨立即奔赴现场。这是一个老式小区,总共12栋楼,楼高都是六层,没有电梯。方格和老杨围着这栋楼转了一圈,2单元只有一个楼道门,远处有正对着的摄像头。着火的是4楼东户,门缝里有烟气。防盗铁门虚掩着,门上插着一把钥匙。这时候,传来急促的上楼声,一个女人跑了上来:“着火的是我家啊!”

  她叫夏琴,刚送上三年级的女儿上学回来,远远看见这边冒着黑烟,还以为是别人家。主卧部分烧得最严重,尸体在主卧大床的南侧,已经烧化。床烧了一大半,床边还有黑褐色液体,疑似血迹,尸体烧焦的味道满屋都是。夏琴仿佛吓到了,跑到卫生间吐了半天后,哭着勉强做了辨认,确认死者是她的同居对象刘志强。

  据夏琴说,刘志强在附近开有一个麻将馆,楼上可以吃饭住宿,生意还不错。她和刘志强是情人关系,刘志强年前刚和老婆白雪芬离婚,她和自己老公程刚也正在离婚中。

  据她透露,刘志强脑子灵活,朋友多,会说话。一开始,夏琴跟他在一起是觉得生活里多了几分快乐,就连女儿程萌都能被他哄得很开心。刘志强离婚后,夏琴跟丈夫摊牌。刘志强特意买了几件新家具,让夏琴母女住进来。不成想,一个早晨的工夫,一切就都变了。

  方格问夏琴:“你女儿的学校也就15分钟的路,你怎么走得那么早?”她回答:“我和孩子在路上买了鸡蛋灌饼,吃了她才进去的。”她顿了顿又说,“回来路上还买了点杏和青菜,老刘他爱吃杏。”刚发生的事容易核实,夏琴貌似没有作案时间。

  正说着,物业经理过来通知说监控已经调了出来。监控显示,早上7点30分,夏琴母女刚出去不久,有一个棕色长发女子进入楼道。她高个子,偏胖,戴白色渔夫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见脸,身上穿白底黑色印花长衬衫,下身是纯黑色裙子,脚穿黑色平底方口鞋。大约20分钟后该女子出来,骑着电动车从南门离开,离开不久就有人报了火警。

  顺着监控,方格和老杨追到附近的城中村。那里住着五湖四海的年轻人。技术民警找到了视频里的那辆电动车,但是,那个女人却进入村里的小巷子,左拐右绕,不知道去了哪里。这个女人是谁?怎么会有钥匙?为什么要杀人放火?夏琴对着监控看了半天,觉着走路姿势有点眼熟,但她不认识这么个人。

  方格问及谁有房屋钥匙时,夏琴想了想说:“刘志强的前妻有,以前他们住这里。”

  前妻?方格和同事老杨有了眉目。在我国,女性杀人一般情况下是情杀。前妻虽然已经离婚,但不排除有犯罪嫌疑的可能。他们抓紧找到白雪芬,她正在药店上班。这个药店距离事发地有半个小时的路程。问到今早的行踪,白雪芬显得很镇定。早上,她先给儿子做了饭,再由孩子的姥姥姥爷送到学校去,她就直接来上班了。

  今天她是白班,不到8点就到了药店交接班,从时间看,并不具备作案的可能。

  “你们为什么离婚?”方格问。“我们感情本来就一般,去年他和那个夏琴好上了,我们也就离了,儿子跟我。”白雪芬如此回答。“离婚后,你还回过以前的房子吗?”“没有,我带着孩子搬出来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钥匙呢?钥匙带出来没?”“钥匙我拿过几天,后来还给刘志强了。”简单几个问题,方格基本排除了白雪芬的作案嫌疑。

  案件又断了一条线索。

  真相大白:“女凶手”竟是“抠脚大汉”

  为了在迷宫中找到突破,方格决定,见到每一个相关人员,都会跟他们聊一聊。

  刘志强和白雪芬的婚姻持续了9年,方格问了她很多问题,包括刘志强和谁关系不一般,和谁有大的矛盾过节?

  白雪芬说,刘志强平常为人仗义,没有大矛盾。忽然,她又想到了什么,说:“前一阵子,夏琴的老公,叫程什么的,联系了我弟弟,想要我的联系方式。我弟没给他。”

  一语点醒局中人,办案子最怕潜意识里自己设下局限。方格和老杨看到监控中女人的装束,潜意识锁定了是一个女人作案。白雪芬的一句话反而突破了他们的思维框架。谁说穿女装就是女人了?

  怀疑的目光指向程刚后,一切都豁然开朗。程刚的体形与监控中相近,比一般女子高壮些,在男的里面偏低;他的面包店在城中村西邊对面的街道上,距离案发现场10分钟,距离电动车被发现的地方15分钟;加上他长期在附近生活,十分熟悉周围的道路和监控。最关键的是,白雪芬弟弟在电话里说:“程刚这些天一直打听他媳妇的事。”

  工作有了方向就有了动力,方格和老杨动身去找程刚的面包店。在附近小餐馆吃了几口饭,老板娘还提供了一条最新信息,今天早上程刚行色匆匆的,出去又回来,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他平常就住店里?”“嗯,住店里省钱。原来是和老婆孩子一起住店里,现在一个人,可怜呢!”

  老杨警觉起来,“老婆孩子又不是不在了,可怜什么?”

  “他老婆和别人好上了,带着孩子搬出去了,还要离婚。他前阵子四处打听那姘头是谁,离得这么近,哪有人敢告诉他。”老板娘特意压低了嗓门。

  下午的抓捕行动颇为顺利,程刚确认了方格和老杨的警察身份,然后低下头,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他和妻子都是荣县人,婚前,程刚在面包店打工,夏琴在饭店打工。婚后两口子攒了几年的钱,去年年初在城中村开了这家面包店。程刚负责做糕点,夏琴负责前台,日子还过得去。

  刘志强开的麻将馆紧挨着程刚的面包店。程刚是个闷葫芦,夏琴却爱热闹,经常去麻将馆那边聊天。刘志强也常过来买东西,一来二去,俩人就好了差不多一年。

  在夏琴眼里,自己的老公毫无情趣可言,有了刘志强,她变得魂不守舍,一心想往麻将馆跑。程刚忙不过来,见夏琴到处跑,以为她是贪玩,为此说了她好几次,眼看管不住妻子,也就随她去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年前,夏琴突然提出离婚。程刚以为她是闹脾气,他知道自己情商低,也不会哄人开心,干脆就这样冷战着。夫妻俩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他想着,冷一冷也就好了。

  直到四个月前,夏琴带着女儿搬了出去,程刚才想到妻子外面有人了。他开始打听妻子的情况,外面的人到底是谁。可是多年来他身边没什么朋友,许久都没进展。直到最近花了点钱,才从认识的人嘴里问出来,跟夏琴好上的竟是刘志强这个熟人!

  知道后,程刚还有点私心,他想让夏琴回来继续过。但是,夏琴每次回来都要催他回老家办理离婚手续。程刚耐着性子跟她好言好语,可夏琴油盐不进。程刚觉得一切都是刘志强害的,所以,他就想去教训一下刘志强,让他不要破坏别人家庭。

  错上加错:为留婚姻铤而走险

  程刚的准备过程颇为充分。上次夏琴回来的时候,他说有事要用一下电动车,就拿走了夏琴的钥匙串。那串钥匙上有一个陌生的大钥匙,程刚确定是两人同居房的,就偷偷在小摊上配了一把。

  连着三天,程刚都会下午提早去女儿放学的地方远远等着。等夏琴接上孩子,他就跟在后面,进了小区,又认准楼道口。最后一次,他还悄悄跟着母女俩上楼,到三楼时,听到脚步声停在四楼,随后传来开门声,感觉像是在东边。认准了房间,又有了钥匙,程刚心里有了底。

  老杨比方格还好奇,抢着问:“衣服呢?衣服是怎么来的?穿女装不绊脚?”一个男人,穿上拖拖拉拉的裙子,还要去提刀杀人,确实让人诧异。

  程刚愣了一会儿才明白老杨的意思,摇摇头:“衣服在商贸广场二楼买的,试过的,穿着没有绊脚。”说着说着,他声音越来越小。

  原来,程刚以前上网学新的蛋糕裱花,看过不少小视频,看见有男人专门扮成女人,穿上女装,戴上假发,再描眉画眼,擦上口红,乍一看还以为是大美女。程刚不算壮,面容也偏白净,就想到自己装扮成女人,到时候警察就找不到他了。

  为此,他看了不少相关视频。各种女装,宽松的长款最能遮掩身形。头上戴假发,最好配上帽子,既能遮住脸,又能避开摄像头,一举两得。

  程刚担心自己搭配得怪异引起路人注意,所以特地去实体店里买的女装。他跟店主说,自己拍视频需要女装,店主一点都没有起疑心。买完衣服,程刚又去厨具店选了一把开过刃的尖刀。他穿好女装,把刀别进裙子里。宽松的长款衣服完全遮住了刀的痕迹。程刚觉得可以开始了。

  这天早上,程刚躲在树后,目送妻子去送女儿,才上楼找刘志强。他猜对了,钥匙“咔哒”一声打开了入户门。进门右手边是主卧,程刚进屋时,刘志强正在床上睡着,连开门的动静都没听见。程刚看着屋子里夏琴的东西,愤怒从心中升起。他扇了刘志强一耳光,然后把刀架在刘志强的脖子上,用最凶恶的语气让刘志强离开夏琴,别祸害人。刀刃的冰冷,让刘志强瞬间清醒了。但看清楚眼前的“長发女子”是程刚后,刘志强的眼神里带了些许轻蔑,皱着眉头问:“老程,你这是要干吗?”

  程刚被问得有点蒙,来之前,他是想教训刘志强一顿,让他离开夏琴。可刘志强明显没被吓住,而且,刚刚老婆、孩子的身影,屋子里老婆的东西,无一不在刺激程刚的神经。

  刘志强看程刚说不出话,反倒壮了胆子,朝着程刚骂骂咧咧起来,还威胁说:“你打扮成这鬼样子还想说服我,你再敢找我麻烦,我让你在城里混不下去!”程刚本就嘴笨,可越说不出来,越无从发泄。想到自己的生活全让他毁了,以后不晓得怎么过,愤怒之下,程刚将刀捅进刘志强的脖子。血流了一地,程刚才反应过来自己杀了人。

  夏琴一会儿就会回来,他没时间处理血迹和尸体。极度慌乱中,他看到床头的烟和打火机,来不及思考,他拿着床头的打火机点着了香烟,又用烟头点着了窗帘和床单。邻居发现着火并且报警时,他早已经离开了小区。

  方格的同事在程刚交代的地方,找到了杀人的刀和所丢弃的女装。方格带着程刚,一一做了指认。“听说,做蛋糕你都是自学的?”虽为警察,方格还是掩不住内心的好奇。

  “嗯。”程刚没有多说一个字。“你特意错开你老婆,是想往后好好过日子?”方格继续问。“我一直都想。”他回答。

  破过这么多案子,方格曾思考过人在什么情况下最容易走极端,结论是,求不得。世间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明明渴求,却偏偏不可得,最苦。苦中若是再走错路,便是缘木求鱼,南辕北辙。

  最后,他问程刚:“你想要的,得到了吗?”程刚低下头,不说话。鉴定结果出来后,程刚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逮捕起诉。

  方格替程刚惋惜,因为他很聪明,学东西很快,也愿意尝试新鲜事物,比如玩小视频。然而,他在婚姻上却没有一丁点经营的智慧。从前冷暴力,以及这次极端诡异的处理方式,让他不仅丢了婚姻,还将丢了性命。

  结案后,夏琴带着孩子离开了,不知所终。白雪芬换了一家药店,离案发地很远。这件血案,带给她们的,也只有伤痛。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刑警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王茜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高压下青春出逃:踉跄归来方懂“咆哮”的母爱

    高压下青春出逃:踉跄归来方懂“咆哮”的母爱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