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月末版

躲过姻缘算计:我只想安静地做个保姆

作者:海澜 来源:知音(月末版)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当今社会,家政阿姨傍上个富老头,似乎很常见,但秦美芳偏偏就不信那个邪……中年失婚当保姆,我不怕吃苦我叫秦美芳,河北省保定市人,45岁。5年前丈夫出轨,我和他离了婚,...

  当今社会,家政阿姨傍上个富老头,似乎很常见,但秦美芳偏偏就不信那个邪……

  中年失婚当保姆,我不怕吃苦

  我叫秦美芳,河北省保定市人,45岁。5年前丈夫出轨,我和他离了婚,两套房子,我要了一套两室一厅,儿子归我。去年儿子考上大学后,前夫便不再给抚养费。

  我上一份工作是在药店做营业员,业绩不好时,每个月拿到手不到三千元。我偶然看到一个家政公司招聘的信息,有经验的家政员工资居然上万。家政员就是保姆,我从没想过去做保姆,但看到薪水又很心动,心里不停纠结着。

  当时儿子刚高考完,收到录取通知书后,他跟我商量想找兼职。我让他好好休息,去找同学玩。没想到,他告诉我那天我和他爸打电话因为钱的事吵架,他都听到了。我不由得红了眼圈。别人家的孩子正是贪玩花钱的时候,我儿子却想打工减轻我的负担,我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儿子过完暑假去学校报到了,我就找到家政公司开始做家政员。刚开始没经验,工资不高,但管吃管住,这就省不少。我把家里的主卧出租,每月有800元的收入,换客户的空当,我就在公司的宿舍过渡下,儿子放假回来可住他的卧室。生活虽艰苦,但熬几年等儿子找了工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上一客户家有个一周岁多的宝宝,工资4500块,我不光要照顾宝宝,还做饭打扫卫生,几乎没有空闲。公司说,经验多了可评等级,等级越高工资越高。没多久,宝宝让奶奶接走,不需要阿姨了,所以公司打算给我换一家客户。

  新客户是一个63岁的丧偶退休老大爷,独居,儿女都已成家。要求40岁到50岁住家保姆,做饭好吃,干净利索,但客户比较挑剔,公司派去的几个保姆干不了一两个月,就被以各種理由辞退了。我不太想接,但公司说客户家活不多,生活能自理,每个月4000块,拿得还是很轻松的。我答应试试看。

  上岗的那天,我拿着自己的个人用品,来到客户家。客户姓陈,我称呼他陈叔,可他嫌被叫老了,让我叫陈大哥。接下来,我把工作环境熟悉了一下,房子是三室一厅,打扫起来不麻烦,客户平时爱好就是看看电视,和朋友下下棋。我上午打扫卫生,中午做饭。我做了清炖排骨和炒西兰花,还算合他的口味,我稍微松了口气。

  下午陈大哥去公园下棋,让我把床单被套换洗一下。收拾床单时,枕头下有几百块钱。我把钱放在桌子上,等他回来后,提醒他把现金收好。不知道陈大哥是不是有意考验我,但我肯定不会贪这个钱。这是做人的本分。

  这几天,我早上七点钟起床做早饭,吃完早饭,打扫一遍卫生。菜是陈大哥或他女儿买,说等熟悉了再让我去。中午十二点要把饭菜做好,吃过中饭,休息一下,下午没什么事,顶多有点衣服、床单要洗;晚饭是六点,晚上十点他就上床睡觉。陈大哥血压高,我建议他把猪肉改成鱼肉鸡肉还有牛肉这些脂肪含量少的,并添加一些粗粮,且我在药店工作过,对一些常见病都有点预防的知识。

  做了一个礼拜,他女儿过来,看到家里收拾得干净整洁,还夸奖了我。隔了几天,她又来了,还带了一件衣服送给我,说她爸对我很满意,这是她对我的一点心意。推辞不过,我只好收下。

  又过了一个礼拜,这天外面下起了雨,下午我没有洗衣服,陈大哥也没出去下棋。他打开电视机,和我唠着家常。我了解到,陈大哥是厂里的退休工人,老伴是中学食堂的打饭阿姨,有一儿一女,现在都已成家立业。陈大哥的老伴很能干,做饭尤其好吃,所以他这些年除了上班,就是喝喝茶,下下棋。本以为退休了,老两口可以安享晚年,谁知老太太突然脑溢血去世了。他不会料理自己的生活,儿女们也怕万一他摔倒了,没人管,于是,他们决定一家出2000块钱找个住家保姆。

  陈大哥讲完他家的事,就问我为什么出来做住家保姆,家里人呢?我实话实说了。陈大哥问我怎么不再找一个。我自嘲,像我这样离婚又带着个儿子,有谁会看得上我呢?陈大哥也跟着沉默了。

  热情雇主别有用心,竟向保姆求婚

  从那以后,陈大哥就格外关心起我来。买菜时,他叫着我一起去,有时他出去下棋,也让我一起去公园转转,不要在家里闷着。

  那段时间,电视剧《都挺好》正在热播,陈大哥常叫我跟他一起看。演到苏大强和蔡根花的部分时,他还悄悄打量我。我有点警醒,莫非他是在提醒我,别有非分之想?于是我都以有家务要做为借口,没有出去,而且买菜时也会仔细地把账记好。

  做了三个月就赶上过年,陈大哥去和儿子儿媳一家过年,租我房子的那对夫妻也回了老家,我就回家陪儿子过年。

  除夕那天,我做了几个儿子爱吃的菜,把工作的事告诉了他。我以为儿子会嫌弃我,他听后却急了:“怎么会?妈,你辛苦挣钱养家,我要是嫌弃你,还配做你儿子吗?我就是怕你太累。”儿子的话让我踏实了。我们约定好,等他毕业找到工作,我就不做了。

  这个时候,因新冠肺炎疫情很多单位都延迟复工,儿子的学校据说也会延迟开学,我想陈大哥在他儿子家住,我肯定得在家多待一阵子了。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陪陪儿子,多给他做些好吃的。谁知道,刚过了初七,陈大哥就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能上班。儿子不会做饭,我本不怎么放心,可为了能有收入,我还是答应过去,让儿子自己对付一下。

  正月初十那天中午,我正做着饭,儿子突然打电话说,他想煮面,家里的天然气打不着火了,问我该怎么办。我告诉他,管道那边有个阀门,如果凹下去,就把它轻轻地旋转一下。吃饭时,陈大哥问我是不是孩子自己在家,我说是的。陈大哥让我把他叫过来吃饭,我推辞不过,只好应承下来。

  晚上我把儿子叫了过来,陈大哥见到我儿子非常热情,一个劲地招呼着他吃东西,还说让他经常过来吃饭,气氛也很融洽。他问我儿子学的什么专业,想要从事什么工作等,还说我能把孩子教育得这么出色很了不起。陈大哥这样热情,我很感动,也很受用,以后我会更用心卖力地工作。

  疫情拖延了一个月还是没开学,陈大哥就隔三岔五地让我做点好吃的,把儿子叫过来一起吃。我提出工资少要500块,可陈大哥让我不要见外。

  事情发展到现在,我一直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谁知后面突然来了一个大转弯。

  陈大哥的女儿开服装店,受疫情影响,一直也没有开门,最近没事就过来坐坐。

  有时候,她跟他父亲在房里嘀嘀咕咕的;有时候看我干完了活,她跟我说说话,大多是说店里生意支撑不下去了,房租、员工各方面都得花钱。我不会安慰人,只好说等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

  后来陈大哥在我面前也总是长吁短叹。我挺奇怪的,就说陈大哥您对我这么照顾,我对您很是感激,有什么话尽管说。他就说:“老伴走后,虽有吃有喝有人照顾,但还是挺孤单的。你一个人带个孩子挺辛苦,雖然我比你大个十几岁,但我也能让你衣食无忧,不如搭伙一起过,你看呢?”

  陈大哥这番话让我措手不及,说实话,这些年也有人给我介绍,我也不排斥再婚,前提是要遇到合适的人。我经历过几次人情冷暖,不想让儿子受委屈,后来就一心一意地想把儿子抚养成人,所以一直没有再婚。我说我儿子已经读大学了,过几年就要结婚,我不想拖累他。他夸我儿子有出息,以后也能找到好工作,不会有什么拖累的。

  我提出:“可他还在上学,各方面都要花钱啊。”陈大哥笑了:“你不是有套房吗?把房卖了就可以轻松供他上学,然后你搬到我这来,我的退休金加上积蓄,吃喝住用都不用发愁,我可以养你的。”既然想养我,咋还提出要我卖房子?那套房是留给我儿子结婚用的,不到万不得已,我绝不会动。

  躲过姻缘算计:我只想安守本分

  接下来,他详细地给我分析那套房子的用处,可以卖多少钱,一部分供儿子读书;一部分存下来给儿子以后买套新房,用来交首付。我有点不爽,这一卖一买,我儿子就从有房变房奴了。他劝我不要光顾儿子,也要自己考虑,还说他也是为我好。

  这话引起了我的兴趣,想听听他是怎么为我好的。我反问他:“我要是和你结婚了,你的房产证上会加我名字吗?”他说:“这房子是我和老伴的积蓄,加你名字,得经过我儿女的同意。”我算看明白了:“我只是暂时有居住权,那我跟你在一起,你的钱会给我管吗?”他有点不自然了,“你想买什么尽管告诉我,我给你买不就行了。两个人在一起,最主要的是陪伴。”

  他是要我把我现在的房子卖掉,去供我儿子读书。等儿子上班以后,再让儿子自己去付月供买房子;然后,我就搬过来和他一起生活,他供我吃喝。“对嘛,这样一来,你就没有那么大压力去供你儿子了,你也找到了终身的依靠,岂不两全其美?”他边说边得意地拍着大腿。

  按他的说法,最后的结果就是我没了房子,还成了他家免费的保姆。我心里这样想,嘴上也忍不住说了出来。“小秦,不要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嘛,怎么是免费呢?毕竟我要养你嘛。”他还在嘴硬。我现在做保姆,管吃管住还有工资,我和我儿子也有自己的房子,有保障。按他的打算,那我就成了没有工资,也没有房子,他还觉得是为我好?

  真是匪夷所思,这人是觉得自己太高明,还是觉得我没脑子?我来他家工作,是靠劳动挣钱。我不是电视上演的那些贪图别人房子钱财的人,但也不会为找个老伴就头脑糊涂。我再也压不住火了,气愤地说:“自从跟我前夫离婚,我就断了靠男人养的念头。您这样的家庭,我高攀不起,天不早了,您早点休息吧!”说完,我就回了房间。

  回房后,我在门口听着,陈大哥也回屋了。隔壁隐约传来打电话的声音,我猜测,他多半是给他女儿打电话。难怪他女儿最近来时,总说生意不好,莫不是不想拿钱出来请保姆,就和她爸一起盘算,用结婚的名头让我当免费保姆?

  果不其然,第二天,陈大哥女儿就上门了。

  “秦阿姨,我爸说你误会了他的想法,很伤心啊!像我爸这个条件,想找个老伴还是很容易的,只是一直没遇到合意的,知道你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我们全家也都会对你好。”我的态度比昨天更坚决,“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再婚的事我暂时不考虑。”缓了一下,她又劝我:“你进了我们家门,就是一家子了,不比做保姆轻松很多吗?以后有什么事,我们也可以照应你。”

  我笑了:“我做保姆做饭做家务,每个月有固定工资可拿,可以养活我和我儿子,而进了你们家门,不光要做饭做家务,还要和你父亲做夫妻。你们却不可能每月再固定给我4000块,更何况我对陈大哥并没有想结为夫妻的想法。”她大概认为,像他父亲这样有房有退休金的工人,能看上一个保姆,我应感恩戴德才对,没想到我把得失考虑得这么清楚。她无趣地回去了,留下我和陈大哥各自尴尬。

  过了两天,我接到公司的电话,说雇主这几天要出门,暂时不用保姆了。我心知肚明,把东西收拾好,让陈大哥检查了一下行李,就离开了。

  回到家里,儿子还没开学。我也没有向儿子提起这些,因为我不想他误会,是因他耽误了我的“幸福”而内疚。

  这样的婚姻,可不是我想要的。我本身经历过背叛,对感情看得比较淡然,更看重的是利益。活了半辈子,我终于活明白了,才开始懂得为自己打算,这种感觉很好。

  离开陈家,公司又给我安排了一个客户,我又开始工作了。做保姆的经常被人瞧不起,所以,我更要自尊自重,本本分分,这样才能改变别人的偏见。听说,陈家又让公司给陈大哥安排保姆,这次还加上一个条件,单身无儿女。反正谁愿嫁谁去嫁,这样的婚姻,我不稀罕。

  编辑/李云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绝命雇主纵火:众目睽睽之下围剿小保姆

    绝命雇主纵火:众目睽睽之下围剿小保姆

  • 婆婆助攻夺房:人是情非怎堪慈心错付

    婆婆助攻夺房:人是情非怎堪慈心错付

  • 逆袭哈佛:从岁月深处的“谋杀”出发

    逆袭哈佛:从岁月深处的“谋杀”出发

  • 三度巡苍穹不负少年志:青云之下母爱浩荡

    三度巡苍穹不负少年志:青云之下母爱浩荡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