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月末版

“软饭男”清障:谁羞辱了这份女人供养的爱情

作者:欧阳峰 来源:知音(月末版)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33岁的李馨雨辛苦打拼多年,逆袭成千万富姐,却一直形单影只。当比她小7岁的同乡汪笠出现后,她觉得有一道光芒投进了她孤独的感情世界。然而,弟弟李锐却极力反对这场恋爱,...

  33岁的李馨雨辛苦打拼多年,逆袭成千万富姐,却一直形单影只。当比她小7岁的同乡汪笠出现后,她觉得有一道光芒投进了她孤独的感情世界。

  然而,弟弟李锐却极力反对这场恋爱,他认为汪笠就是一个“软饭男”……

  “富姐”婚恋落单:碰上家乡的“金融男”

  2016年10月上旬,李馨雨被弟弟李锐拉进一个老乡微信群。弟弟对她说,群主叫汪笠,是安徽老乡,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上海,据说事业发展得不错。李馨雨也想积攒点人脉,便加入了这个微信群。

  时年33岁的李馨雨,出生在安徽省当涂县农村。初中毕业后,她经人介绍到上海市长宁区的一家西点店打工。2008年,长宁区西点店原老板出国定居,将店面转包给了李馨雨。短短六七年,李馨雨不仅买断了长宁的这家店,还在浦东新区、闵行区开了分店。弟弟李锐大学毕业后,帮她打理闵行区分店。

  李馨雨入群后,汪笠加她微信私聊,介绍他生于1991年,老家在安徽省灵璧县。上海交通大学金融专业毕业后,他起初在浦东一家银行做柜员。2016年,银行前客户经理、现单位副总张卫三顾茅庐,汪笠跳槽到现在的资产公司融资二部做了主任。

  一天,汪笠到李馨雨的主要办公地点长宁店,李馨雨发现汪笠本人更加帅气。汪笠向她推荐了几款理财产品,说:“你不理财,财不理你,上海人这方面的算盘打得特别精。”李馨雨表示,她只做实体生意,对投资理财没有兴趣。

  2016年12月平安夜前夕,汪笠在外滩附近一家酒店订了包间,邀请李锐参加老乡聚会,说他做东,有金融圈高端人士参加。他特意叮嘱:“把你姐姐带来哦!”

  李锐转告姐姐,李馨雨说圣诞节前店里的生意忙不过来。李锐着急道:“姐,你多大了,哪天才能给我找个姐夫?”他说这次聚会有不少优质男士参加,说不定会遇上意中人。李馨雨半推半就答应了。

  汪笠将李馨雨安排在主位上,自己坐在她旁邊。他开了一瓶贴着康曼笛标签的红酒,给李馨雨斟了满杯。“正宗法国货,香味浓郁,朋友珍藏多年送我的。”汪笠频频敬酒,李馨雨喝得有点晕晕乎乎。

  李馨雨经不住汪笠游说,拿出60万元出来理财。一次,汪笠到长宁区西点店,拿出一个爱马仕包要送她,李馨雨推辞道:“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汪笠执意坚持,李馨雨最终还是收下了。

  汪笠经常约李馨雨出来吃饭、唱歌。李馨觉得他个性热情温和,讲话风趣幽默,让她能够释放压力。

  不久,汪笠又把李馨雨单独约出来,李馨雨多喝了两杯,汪笠帮她请了代驾,李馨雨说:“送……送我回家。”汪笠跟着她在浦东新区的住处留宿。

  第二天清早,汪笠睁开眼睛时,李馨雨正托着下巴盯着他看。汪笠慌忙说:“对不起,昨晚我……”李馨雨问:“你什么呀?以后怎么对姐?”

  “姐,我喜欢你!我想娶你……”李馨雨红着脸:“姐比你大七八岁,你不嫌我老?”汪笠指天发誓:“姐,你是商场精英,是我们家乡的骄傲。”“你嘴就像抹了蜜……”李馨雨笑意盈盈。

  李馨雨住着200平方米的大平层,汪笠则跟人蜗居合租屋。李馨雨要他搬过来住:“先适应一段时间,磨合得好的话,我就嫁给你。”

  汪笠激动地表示非她不娶,李馨雨认真地说:“得看你是真情还是假意!”

  李馨雨来上海12年,顾不上谈恋爱,错过最佳年龄。这两三年,她陆续与几个岁数比她稍大的男人短暂接触过,个个都很世故,也未必懂得体贴照顾她。汪笠是典型的暖男,她愿意相处下去。

  家里原本请了钟点工,汪笠搬过来后,每天把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帮她洗衣服,买菜做饭,晚上给她按摩捶背。汪笠还不时送给她有格调的小礼物。李馨雨也回赠他一些心意。两人日益你情我浓。

  李馨雨没把这事告诉李锐。李锐住在别处,全然不知姐姐和汪笠已经同居了。

  来场温柔的“姐弟恋”:女人也能供养爱情

  2017年1月20日,李锐要预订车票,说跟姐姐在小年夜回安徽老家。李馨雨说:“今年,我就不回家过春节了。”又说,“你的50万元定期存单到时间了,拿出来到汪笠的公司理财。”李锐笑道:“看来汪笠对你洗脑成功了,又要我拿钱去投资。”

  正月初八,李锐返回上海当晚,去姐姐住处,哪知开门的却是汪笠,李锐感到突兀:“咦,你怎么在这?”汪笠系上睡衣纽扣,吞吞吐吐:“我跟你姐,我们……”李馨雨从卫生间探出头来,对李锐说:“我没回家过年,爸妈生气了吗?”李锐说:“没有!”他盯着汪笠,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李馨雨用浴巾包着头发,穿着睡衣出来了,脸上洋溢着笑容:“我跟小汪住在一起了。”李锐“哦”地应了一声,聊了两句就匆匆离开。

  次日上午9时,李馨雨去长宁店办公,李锐已经等候在那里。她问:“你怎么不去闵行店?”

  李锐直言不讳:“姐,汪笠想吃‘软饭,你跟他在一起不靠谱!”李馨雨红着脸,生气地说:“你别瞎猜疑,就算他想吃‘软饭,姐也供得起。”

  李锐分析,汪笠比姐姐年轻,长得也算一表人才,若真如他所言,还是金融精英,追上年轻漂亮的女孩几乎轻而易举。“姐,你没学历,还比他大这么多……他一定心怀不轨,看上了你的资产。”

  李馨雨沉着脸说:“李锐,你是不是out了?”她反过来开导弟弟,上海是国际大都市,婚恋理念也引领潮流。她说:“姐很看好资源整合。汪笠年轻帅气有才华,而我没念过多少书,正好互补。”

  李锐仍反对:“年龄也不适合呀!”李馨雨反问:“现在不是流行‘姐弟恋吗?这事你就别管了!”

  李锐觉得姐姐被所谓的爱情蒙住了双眼,置身危险不自知,他必须主动出击!得知那只还没拆封的爱马仕包是汪笠送给姐姐的,他偷偷拿到徐家汇的奢侈品店做鉴定,发现竟是假货。

  李锐找到资产公司。前台文员告知,汪笠正在淮海路的时代广场搞地推(在人流量大的地方,实地宣传推广理财产品)。李锐还获知,汪笠并不是融资二部主任,只是按业绩拿提成的业务员。

  李锐径直去了时代广场,远远看见汪笠手里拿着宣传单,拦住一位过路的女士在向对方作介绍。李锐遂快步走近,听见汪笠说:“美女,这个产品回报率很高,买到就能赚到。”

  李锐上前抢过宣传单,讥讽道:“‘吃软饭都吃到大马路上来了,还有没有男子汉的尊严?”汪笠脸涨得通红。李锐把爱马仕包举在汪笠眼前晃了晃,问:“这包多少钱,在哪买的?”汪笠慌乱答道:“在徐家汇专卖店买的。”李锐“呵呵”一笑:“你不仅穷,还不诚实,人品太差,赶紧离开我姐!”

  汪笠张口结舌:“我是真心爱你姐……”“屁!”李锐不屑。当面戳穿汪笠后,李锐开车赶到长宁店,很解气地把汪笠的狼狈情景复述了一遍。“姐,你不要再跟这个渣男来往了!”

  李馨雨非常生气:“你不要这样说人家!汪笠也不容易,七尺男儿抛头露面做地推……我宁愿养着他,也不要他这么辛苦。”“那个爱马仕包明明是假货,他还信口雌黄!”

  李馨雨抢白道:“我在商场打拼这么多年,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姐缺的不是钱,是感情。姐这个年龄,又不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想找个合适的对象不容易。汪笠是有很多缺点,他对我好是真的,他就是吃软饭,我也认了!再说,为什么女人不能挣钱供养爱情?只要他爱我,谁养谁都无所谓。”

  姐姐的一番话,把李锐惊呆了!

  为了让弟弟和汪笠搞好关系,李馨雨刻意安排了三人世界,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听音乐会。汪笠喜欢看画展,李馨雨拉着弟弟作陪。李锐不时会嘲讽汪笠几句,汪笠并不恼怒,显得宽容大度。

  亲情越界阻击:羞辱了爱情酿悲剧

  2017年11月,李馨雨又拿出50万元到期存单,让李锐以自己的名义给汪笠充业绩。李锐问:“你直接给他得了,为什么要找我转手?”

  李馨雨说她几次劝汪笠辞职,不要那么辛苦去地推揽客户,汪笠都不肯。李銳冷笑道:“姐,你别傻,他是故作姿态放长线钓大鱼。”

  李馨雨并不理会弟弟的说辞。她说第一次投资,汪笠和她还没有恋爱关系,现在投资怕汪笠面子上过不去,故而由他出面,同时也为了拉近他俩的关系。李馨雨说:“利息多少无所谓,就算是帮他在职场上发展。”

  李锐推辞不过,将姐姐的存单提现转到自己的银行卡上,对汪笠说:“我还有一笔闲钱想投资,利息最高的那种。”汪笠讨好地说:“我给你员工价最好的优惠,月月结息。”一个月后,李锐拿到比他上次投入本金50万元还高的利息。实际上,汪笠把季度绩效奖搭了一部分进去。

  李锐打听到,资产公司员工优惠最高给到每万元年化率百分之十三,这一单的月息,汪笠白白搭进了近千元。他心生一计,如果追加投入,既能从中获利,还能倒逼汪笠原形毕露。于是,他对姐姐说:“汪笠的指标压力山大,不如你再给我点钱,多帮帮他。”李馨雨想了想,答应再追加20万元。

  当李锐把钱拿过来追加投资时,汪笠暗暗叫苦,但为了讨好未来的小舅子,他硬着头皮接了下来。此后几个月,李锐每月都从汪笠手中拿到7000多元结息款。

  李锐通过向老乡和汪笠单位的同事了解,搞清了汪笠的全部底细。汪笠就读的并不是上海交通大学,而是毕业于一所三本学校;他在职场的那些光环,大都是他刻意编造……他觉得不能眼看着姐姐掉进“软饭男”的火坑,但想到还有投资在汪笠的公司里,得先取出来。于是,他以刚从静安区租下一处门面开分店为由,要求全部提现。

  汪笠向副总张卫提出申请,要求兑付李馨雨姐弟俩的本息。张卫说公司遇到危机,拿不出这么多的钱。为了不得罪未来的小舅子,汪笠狠了狠心,从小贷公司倒腾出70万元,另加当月的利息,一把交给了李锐。

  拿回投资款之后,李锐就在同乡群传播汪笠虚构学历、给客户送假名牌包等消息,汪笠既舍里子又丢面子,再也拉不到投资了。此时,他也找不到张卫,因为资产公司已经倒闭。李锐还叫了两个投资的朋友,跑到姐姐家里找汪笠闹事,李锐趁机把汪笠从姐姐的房子赶了出去。

  汪笠身陷困境。他硬着头皮去找李馨雨,李馨雨同情他的处境,更舍不得和他分手,觉得弟弟做得太过分了。于是她瞒着弟弟,拿钱贴补汪笠。

  李锐为了阻止汪笠再次住进姐姐家里,自己干脆搬到了姐姐的房子里。每次见到汪笠,他都是百般羞辱。李馨雨不想跟弟弟闹僵,只能两边劝说。

  2019年4月29日晚上8时许,汪笠驾着自己的小车,去李馨雨的店里找她,李馨雨不在,只有李锐在店里。李锐警告汪笠不要再纠缠他姐姐,并羞辱他“吃软饭”竟能吃得理直气壮,毫无男人的廉耻心,双方发生争执。

  案发后,据汪笠交代:他出了店,本想开车走人,看到李锐站在车前,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他猛踩了一下油门朝李锐撞去,李锐被当场撞倒在地。慌乱中,汪笠又将一个骑电动自行车路过的人撞伤。

  李锐被送至医院抢救,汪笠留在现场等候民警处置。经鉴定,汪笠驾驶的车辆在事故发生时的行驶速度是27-30公里/小时。另经鉴定,李锐构成肢体功能障碍六级伤残。

  李馨雨震惊、痛苦。她说服李锐向办案机关出具了刑事谅解书。2019年12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汪笠有期徒刑七年。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嫌犯汪笠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做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女人能否挣钱供养爱情,付出爱的男人能否软饭吃得理直气壮?本案中,弟弟的阻挠表面上看是观念问题,实际上是亲情越界了爱情。

  汪笠固然有不诚实的缺点,但应该承认他是在真诚而又辛苦地投入一场爱情,只是因为事业上的不独立,他爱得不那么理直气壮。其实,只要真心相爱,一切都无可厚非。但是,作为弟弟的李锐,固守着男人不能依靠女人的观念,总是担心姐姐上当受骗,因而竭力阻挠这场爱情,结果逼出了一场大祸。

  编辑/胡平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惟有卡农惟有你:凉薄人生里那场爱情拯救

    惟有卡农惟有你:凉薄人生里那场爱情拯救

  • 28册生命日记:爱情河畔孤胆英雄重新长大夷

    28册生命日记:爱情河畔孤胆英雄重新长大夷

  • 小吃店狭路相逢:枪已上膛缉毒警飞身赴险

    小吃店狭路相逢:枪已上膛缉毒警飞身赴险

  • 场记遇上剪辑师:我们的爱情昼伏夜出

    场记遇上剪辑师:我们的爱情昼伏夜出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