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上半月

大曝丑闻的认亲乌龙:“凉薄”亲爹原是大义恩人

作者:马小铃 来源:知音·上半月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孤儿于利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直不求回报、资助他的“亲爹”,可是这个“亲爹”始终不肯与他相认。于是,他心生一计……渴望温暖的孤儿,多想喊一声“爸爸”于利民出生于2000...

  孤儿于利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直不求回报、资助他的“亲爹”,可是这个“亲爹”始终不肯与他相认。于是,他心生一计……

  渴望温暖的孤儿,多想喊一声“爸爸”

  于利民出生于2000年,是个孤儿。2岁的时候,他被丢到辽宁省铁岭市福利院门口。当时,于利民身患多种疾病,命悬一线。好在经过救治,他也磕磕绊绊地长大了。

  孤儿院给了于利民一个家。但这个家里有几十个“兄弟姐妹”,“爸爸、妈妈”都是共享的。打小,于利民就经常做梦,盼望亲生父母有一天能找到自己。孤儿的身份以及对亲密关系的渴求,形成了他胆小、敏感、内向的性格。

  在孤儿院的十几年,于利民最喜欢的就是每周末的社会交流活动。因为经常会有社会慈善人士来送温暖,捐一些二手衣物、书籍等东西。

  多年来,一位叫杨海的叔叔来得最勤,对于利民尤为关照,于利民为数不多的新衣服,都是他送的。

  上高中那年,杨海还送给他一部国产手机,说无论有什么心事,可以随时向他倾诉。可以说,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杨海都给了于利民不少关怀和慰藉。

  只可惜,于利民学习成绩不理想。2017年,在杨海的资助下,他读到了高二,考学无望,于是辍学准备进入社会。杨海听说后,专程赶来好心规劝。可于利民只想着早点进入社会,挣钱养活自己。

  杨海见无法说服他,便说他的店里正在招伙计,如果于利民愿意,可以暂时先到他店里打工,不至于流浪社会。不知道为什么,于利民对杨海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亲近感,现在可以与他一起工作,求之不得。于利民连连点头答应。

  杨海在自己住的老旧小区内开了个“杨氏足浴店”。这个店大概四五十平方米,两室外加一个走廊,主要是做小区熟客的生意。

  开工不久,社区大爷大妈看到店里来了新伙计,都说“这下好了,老杨有个帮手,可以喘口气了”!熟客们把于利民端详来端详去,打趣说:“嘿,和老杨长得还挺像,一看就是有缘人。”也有些新客人直接就把于利民当成杨海的儿子,喊他“小杨”。

  时间长了,于利民也从顾客口中隐约知道了杨海的事儿:他原本有妻有子,十几年前,妻子患乳腺癌,幼子也好像是得了一种很难治的病。

  为了治病,杨海倾家荡产,他带妻儿去北京看病,结果妻儿都死在了那儿。后来,他就租下门面,开了这个小小的洗脚店糊口。因为杨海为人和善,也有街坊帮他撮合,让他再找个女人成家。可是,一直也没能成功。杨海便成了个老单身汉。

  得知杨海生活并不如意,这么多年还一直资助自己,于利民对他更多了一份信任和依赖。杨海还让他和自己同吃同住。

  杨海的住所是一个六十平方米的小房子,客厅里只有两把椅子,一个老旧沙发。沿着窗户的墙壁,堆满了足浴店要用的泡脚药材。杨海早就收拾出了一个房间,帮于利民换了干净的床单被褥。

  这是于利民第一次可以独享一个房间,在踏进房门的那一刻,他忍不住耸动着肩膀,哭了起来。杨海善解人意地拍拍他,说:“好孩子,不哭!以后,这就是你的家,咱爷俩儿好好过!”于利民激动地一头扎在他胸前,啜泣起来……

  后来,杨海一直用实际行动兑现着他的承诺。白天,于利民在足浴店里负责给他打下手,端脚盆,做清洁。每天关门后,杨海还耐心地教他一些按摩手法。店里有几个标有穴位的脚部模型,一次练习的时候,于利民把一个模型捏碎了。

  杨海听到声音,第一反应不是看模型,而是握起他的手查看:“有没有扎到?手腕扭到没有?”第一次有人如此细致地关心自己、在意自己,于利民感动得身子都有些颤抖。

  店里有一台大容量洗衣机,每次,杨海把自己的衣服也扔进去和客人的毛巾一起搅,可他却让于利民把衣服放在一边,单独洗。

  一次,于利民去后房端水,看见杨海正细细地给他搓洗之前衣服上溅到的污渍。于利民既感动又惶恐,赶忙夺过来,说扔进洗衣机里就行了。哪知杨海说:“洗衣机是大锅搅,洗不干净,你的衣服还是我来手洗,年轻的小伙子,得穿得干干净净才行!以后这些都交给我!”这番话瞬间让于利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家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甚至有种莫名的冲动,想喊他一声“爸爸”!

  亲爹就在眼前,为何却不相认?

  2017年11月的一天,于利民意外从客人闲聊中竟得知,杨海的儿子是两岁左右夭折的。夭折的那一年,正好是自己被扔在孤儿院的那年,甚至连月份都一样!然而孩子具体得了什么病,妻子和儿子葬在了哪儿,杨海从未透漏一丝一毫。

  那年年底的时候,有一位30来岁的客人陪着爸妈来店里洗脚。老夫妻是住在这小区的老居民了,而他是在大城市搞科研工作的。

  杨海赶忙招呼客人。就在他们分别端上三个洗脚盆,开始低头专心捏脚时,那个年轻客人突然笑着说:“你们是父子吧?看,你们都是头顶双旋,有这样的特征的,一般都是遗传。”

  见于利民一脸蒙,年轻客人科普了一些其他的基因遗传性特征,并且惊奇地发现于利民和杨海的双手大拇指都可以向手背外侧翻折90度。他说,这个比率只有几万分之一!这时,杨海赶紧解释说:“我们不是父子,他只是个帮忙的伙计。”

  听到这里,于利民默默咬着下嘴唇,低下了头。曾经的那种自卑再次卷土重来。年轻客人赶紧道歉,还轻声嘀咕了一句:“这非亲非故的,真是太有缘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些话在于利民心里扎了根。接下来的几天,他在网上搜索了许多相关信息,惊奇地发现,自己和杨海真的有太多相同的基因特征,例如耳前瘘管、卷舌等等。而且,杨海儿子“消失”的时间和自己出现在孤儿院的时间也都对得上。若说没有血缘,那也太巧合了!

  旋即,多年来,杨海对待自己的一幕幕不断闪过:有一次冬天下大雪,杨海冒着大雪特意赶来给自己送加绒的毛衣毛裤;辍学的时候,他又二话不说收留自己,每個月给自己2600元的工资,甚至还亲手给自己洗衣服……

  如果非亲非故,干吗对自己这么好?他内心多渴望跟他的关系能够近一些,再近一些。现在,一切证据都显示,自己极有可能就是杨叔那个“夭折”的儿子。可是,为什么每当问及他的妻儿时,他要么避而不答,要么含糊其词?

  一连串的问题不断困扰着于利民。他决定试探杨海。有一次,他拿了一段新闻视频给杨海看。视频是一位年轻父亲丢弃了自己的自闭症女儿,如今孩子长大了,检查出有白血病,社会号召寻找这个父亲,为孩子捐献骨髓救命。

  于利民问杨海怎么看这事儿。杨海正忙着算账,敷衍了一句:“这天大地大,哪里寻得着?就算看到告示,遗弃的人也不会出来相认的!”这回答瞬间浇灭了于利民内心的期盼。

  他不死心,某天又借机开玩笑说:“客人都说我这手艺是‘祖传的呢!要么我干脆改姓杨吧,这样,这店就是彻彻底底的‘杨氏足浴了!”没想到,杨海严肃起来,嗔怪道:“你有你自己的姓,跟我姓干什么!男人的姓氏可不能随便改!”这让于利民陷入巨大的失落和痛苦中。

  于利民激动地涨红了脸,暗暗在心里说:“为什么当年要抛弃我,让我十几年来背负孤儿的身份,受尽冷眼?如今,既然把我留在身边,为什么又死活不认?”愤怒和失落让他不能自已。他心里萌生了一个计划,决定报复下杨海,让他尝尝痛苦的滋味!

  大曝丑闻认亲,乌龙背后的温暖

  在杨海的店里干了一年多时间,其实,于利民发现杨海也并不老实。他做生意也有很多“鸡贼”的地方。比如,客人得了灰指甲,他会给客人拿价格最高、疗效一般的药;他有时还会偷偷留下有脚气客人的洗脚水,把它们掺进健康客人的洗脚水中,一来二去的,让他们也染上脚气。

  因小区的人都习惯了来这儿洗脚捏脚、治治小毛病,得病的人越多,生意才能红火。之前,于利民看到楊海的这些做法,就很别扭,但他毕竟是自己最亲近的人。现在,于利民一心想要报复,这些猫腻便是可以利用的筹码。

  2019年2月底,于利民实名将杨海的所作所为,举报给了本地的工商局和卫生局。当工作人员前来封店的时候,街坊邻居里三层外三层都来看热闹,于利民也情景再现地给大家说了杨海的所作所为。

  大家都震惊了,想不到多年的老邻居,竟是个干龌龊勾当的害人精!但渐渐地,大家的评价也出现了两极分化。一方面,大家觉得杨海太不地道了,被工商惩处,是罪有应得;另一方面,大家又觉得同为帮凶的于利民,是彻头彻尾的白眼狼!

  几天下来,整个社区都对这件事议论纷纷。举报杨海后,于利民暂时住到了个小旅馆里。两周后,杨海的店经过停业整顿,缴纳了罚款后,他找到于利民,问他:“孩子,我这点小手脚,你早就知道,为何等了一年多才去举报?我一向对你不薄啊,这到底是为什么?”

  于利民内心长久的愤怒与委屈急需宣泄。他质问:“你知不知道,因为我是孤儿,从小到大都被人骂‘野种;好不容易你来找我,但为什么不认我呢?我是垃圾吗?想扔就扔,想捡就捡!”

  他历数着杨海抛弃自己的“罪行”,一边控诉,一边眼泪扑簌簌地掉。杨海听了半晌,表情从惊讶变到疑惑。后来,他轻轻搂着于利民的肩膀说:“孩子啊,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让你误会了,我真的不是你爸爸,我儿子早就死在去北京看病的路上了啊!”

  见于利民始终不信,杨海带他回到自己家,从卧室床底下拖出个一直上锁的破箱子。里面是他妻子、幼子的照片和当时的死亡证明。那个孩子与于利民幼儿时是有几分相似,但绝对不是于利民。

  杨海说:“我当年没用,赚不到钱,没给老婆孩子好的生活,他们得病了,连天安门升旗都没看到,就死了……这么多年,我始终过不去这道坎,我就想,能不能给别的苦命孩子一点温暖?后来,我去孤儿院,第一眼就看到了你。当时我就觉得,这是不是我那苦命的孩子给我的一份念想?所以,我就一直资助你,希望你健康长大。这么多年,我不提这事儿,只是不愿触及过去。”

  听着杨海这一番推心置腹的话,于利民惊呆了。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误解和自作多情,那些所谓的基因显性特征,还真就是巧合!

  想到杨海与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为自己做了这么多,而自己居然恩将仇报,于利民羞愧难当。杨海见状,忙开解他:“不过,不管是啥误会,你做的都对。被整顿的这些天,我反思了很久,真的特别后悔,都是邻里邻居的,我咋能做出这么缺德的事儿呢?唉……”

  2019年4月初,杨海和于利民在社区召开了一次小型的认错会。杨海向居民代表鞠躬认错,提出愿意拿出所有积蓄为大家赔偿,并发誓从今往后绝不再犯。没想到,老邻居们都纷纷选择了原谅,并说,只要他以后诚信经营,还会来店内照顾生意。

  这把杨海和于利民感动得泪水涟涟,相视而笑。居委会在听说了于利民这段曲折的“认亲”闹剧后,还撮合着说,既然两人这么有缘,干脆就认个亲算了!于利民和杨海也正有此意。

  于是,5月,“杨氏足浴店”重新开业那天,于利民和杨海在邻居们的见证下,正式互认为父子。那是于利民永生难忘的一天。他流着眼泪,紧紧搂着杨海,不,搂着他的父亲,说:“我一定好好做人,将来报答您的恩情。”

  杨海欣慰地笑着,脸上的皱纹像绽开的花儿般灿烂。

  这两个孤独的男人,终于在世上找到了彼此的依靠……

  编辑/邵鸾飞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难解其中味:100万元认亲费凌乱了一对小夫妻

    难解其中味:100万元认亲费凌乱了一对小夫妻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