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上半月

女儿有个“高配”男友:朋友圈作秀时邪恶已狰狞

作者:依然 方宇 来源:知音·上半月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2018年,住在湖北省荆州市的魏娟终于迎来了女儿吕希恋爱的好消息。可时间一长,她却发现吕希的男友张建龙不切实际、好高骛远,长期用信用卡、网贷等方式撑起所谓的“像样”...

  2018年,住在湖北省荆州市的魏娟终于迎来了女儿吕希恋爱的好消息。可时间一长,她却发现吕希的男友张建龙不切实际、好高骛远,长期用信用卡、网贷等方式撑起所谓的“像样”的生活。

  魏娟实在是看不惯,几次勒令女儿与男友分手。

  可吕希却认定这是时代的变迁,以及两代人观念不同所致。她一次次游离在危险边缘,当她最终认清现实时,却难逃厄运……

  母亲的隐忧:女儿男友沉迷朋友圈“作秀”

  2018年3月,家住湖北省荆州市的魏娟接到女儿吕希从北京打来的电话。

  吕希在电话里告诉妈妈,自己交了男朋友,两人情投意合,十分甜蜜。至此,魏娟一颗“替女恨嫁”的心终于落了地。

  时年55岁的魏娟是湖北省荆州市监利县人,曾是县烟草公司职工。在女儿吕希上初三那年,她与丈夫吕大北因感情不和离婚,女儿归魏娟抚养。

  2007年,吕希考上北京财贸职业学院。大学毕业后,她又报考了会计师,应聘到北京一家上市公司工作,事业正稳步上升,让魏娟倍感欣慰。

  可一想到女儿独自奋斗在北京,身边连个知冷知热的人都没有,魏娟心里焦灼。她四处托亲友给吕希介绍男朋友,可每次介绍完,她追问女儿的恋爱情况,发现吕希和他们都没有下文。

  为此,魏娟一度急得睡不着觉。没想到,缘分说来就来,女儿恋爱了。她在电话里听着女儿跟她分享爱情的甜蜜,话里话外都能感觉到吕希对男朋友張建龙特别满意。

  据吕希介绍,张建龙是河北省石家庄市人,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目前在北京一家金融机构上班。他与吕希是在一次户外活动中相识。

  吕希对妈妈说:“张建龙长得十分帅气,而且很有学识,言谈举止都非常幽默有趣。与他相处越久,我就越觉得他就是我这辈子要找的人。”

  见女儿把男朋友夸得这么好,魏娟恨不得立即飞到北京,见见未来女婿。这年8月,魏娟从烟草公司退休,第一时间就飞奔北京,与女儿团聚。

  第一次见到张建龙,魏娟也非常满意,觉得他阳光,有精气神。当时,吕希和张建龙已经同居。自从魏娟来了之后,张建龙将房间腾了出来,搬到沙发上睡。魏娟虽然思想传统,但又觉得现在年轻人大多如此,也不好说什么。

  10月的一天,魏娟的微信出了问题,请张建龙帮忙看看。加了他的微信后,魏娟发现他的朋友圈光怪陆离。

  那一天,他们仨外出回来,在一家兰州拉面馆吃面。魏娟刚吃完面,转眼就看到张建龙的朋友圈发了一些美食照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刚在五星级餐厅吃完饭。

  魏娟觉得这种行为有点爱慕虚荣,几次提醒女儿:“这样的男人不靠谱。”

  可吕希却笑话妈妈:“你太老土了,现在谁还不P几张图?这就是我们现在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魏娟的担忧不仅仅如此,她发现张建龙月工资只有几千块,用的却是最新款的苹果手机,魏娟上网一查,发现手机价格近万元;他喜欢电子设备,花几万块买回投影仪,把出租房打造成家庭影院,让魏娟直呼浪费。

  一天,魏娟在家收拾衣物,见衣柜里塞满了张建龙还未拆封的衣服、鞋子,上面的价格让她吓了一跳。晚上吃饭时,魏娟提醒了张建龙和吕希:“你们两个在北京奋斗不容易,都节约一些,为以后成家过日子做打算。”

  可张建龙却笑着说:“靠节约哪能在北京立足?我们现在正年轻,不趁此机会好好享受生活,岂不是白白浪费了生命?”

  魏娟有些生气。吕希赶紧将妈妈拉到房里,向妈妈普及自己的观念:“钱是挣出来的,不是省出来的。有花钱的能力,才有挣钱的动力。现在的年轻人大多如此,既能享受高配的生活,又能促进赚钱的动力,一举两得。”

  魏娟指责女儿:“你花钱跟张建龙一样,大手大脚,你看你桌上的那些护肤品都堆成山了,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用得完!我天天在家帮你们收快递都收到手软了,你们俩都这样,将来怎么过日子?”

  吕希瘪瘪嘴,没有说话,只感觉与妈妈有代沟,懒得和她解释……

  这之后,魏娟又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女儿和张建龙依旧我行我素。她实在是弄不明白现在这些年轻人是怎么想的,她说也说了,骂也骂了,结果一丝作用都没起。最后,她直言在北京住不惯,回了老家。

  危险已冒头:强撑的高配左支右绌

  2018年12月的一天,回到老家的魏娟接到吕希的电话,吕希在电话那头崩溃大哭。魏娟追问女儿怎么了,吕希这才告诉妈妈一个事实。

  原来,这天白天,正在上班的吕希突然接到一家网贷公司的电话,对方称张建龙从他们公司借了一笔贷款,如今无力偿还,拖欠了三个月之久。

  当初,张建龙在网贷公司留下的紧急联系人正是吕希……

  回家后,在吕希的质问下,张建龙吐露实情。

  原来,张建龙热衷于高消费,他用的手机、衣服、鞋子都是名牌,还动不动泡吧、旅游。每个月的工资远远不够他的支出,以致他不仅刷爆了信用卡,还借了4万多元的网贷。

  直到这时,吕希才知道,一年到头,张建龙不仅没有存下一分钱,还欠下了7万多元的债务……

  魏娟听了之后,异常气愤,第二天就订了机票,飞到了北京,要求女儿与张建龙分手,并找了房产中介帮忙租房。然后,她带着吕希搬离了两人此前一起租住的房子。

  那段时间,魏娟一直留在北京陪伴女儿,她每天都给女儿做好吃的,和女儿一起追剧到深夜,生怕女儿因失恋而郁郁寡欢。然而,一个月后,魏娟发现,吕希瞒着她又和张建龙恢复了联系。

  在魏娟的一再追问下,吕希告诉她,分手之后,张建龙不断给她打电话、留言,又每天去她上班的地方跪求原谅。这让她的心柔软了不少。

  半个月前,张建龙在下班途中,被几个突然出现的小混混殴打致吐血,人也晕了过去。路人将他送到医院,苏醒后的张建龙不敢将事情告知父母和同事,只向医生吐露了吕希的电话号码,随后医生通知了吕希,她火急火燎赶往了医院。

  原来,因为张建龙欠了网贷公司的钱,又无力偿还,对方竟然找了黑势力威胁他,常常半夜三更还去张建龙家砸门,吓得张建龙连窗户和灯都不敢开。那些人见他一直躲着,就在他下班的途中袭击他,还扬言再不还钱就闹到他公司去。

  当天,张建龙哭着向吕希忏悔,并向她吐露了自己的一段心伤。

  原来,大学时期,张建龙有一个恋人,女孩是北京人,父母都是北京的公务员。

  毕业后,第一次见家长,张建龙就被女友的家人烙上了“来自外地,工作不稳定,在北京买不起房子”的烙印。这让张建龙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创伤,不久就与女朋友分手了。那次失恋,张建龙深受打击。此后,为了面子,他开始注重外貌,用物质拔高自己,只因为他不想被人瞧不起……

  吕希告诉妈妈,这种心态其实是源于心底的自卑和空虚,最后在物质上找到了发泄点。张建龙缺的并不是物质,而是自信。只要她帮张建龙一起找回自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担心张建龙再次遭到网贷公司的报复,当天下午,吕希将自己1万多元的积蓄全部都拿来给张建龙还债,并与网贷公司重新签下了分期偿还的协议。张建龙答应她:“我一定痛改前非,好好工作,尽快还完贷款。”

  魏娟知道后,也只是惆怅地说了一句:“我只希望你过得好,将来不要后悔。”

  绝境的狰狞:人生崩盘情感崩盘

  吕希决定与张建龙复合,这让魏娟深深担忧。好在之后一段时间,魏娟听女儿说,张建龙变了不少,他将以前买的奢侈品、衣物都拿到网上卖掉了,还了部分借款,平时也一门心思忙工作。见此,魏娟对女儿和张建龙的交往放松了不少。

  2019年8月,北京天气炎热,独自在家的魏娟舍不得开空调,每天下午无事时,就前往家附近的王府井百货商场蹭空调闲逛。

  这天,魏娟在经过百货一楼时,竟看到张建龙的身影。当时,他正在一家名品柜台试戴手表。没过一会,张建龙就走向了收银台。

  待张建龙走后,魏娟走向那个柜台,指着柜员还来不及收拾的手表,询问她们:“我看刚刚那位男士戴的手表很好看,不知道要多少钱?”

  柜员拿出一块一模一样的表,笑着回答她:“这块表是今年的最新款,还可以参与商场活动,算下来只需要8100元钱。”

  即使做足了心理准备,魏娟还是大吃一惊,问:“什么表这么贵?”

  晚上,吕希下班回来,魏娟将自己下午看到的那一幕告诉了吕希。周末,吕希和张建龙外出约会,刚好看到他手上戴了一块新表,便问他:“买了新手表?多少钱啊?”

  张建龙摇摇手,笑着对吕希说:“这个不贵,打完折才500多块钱。”吕希没作声。

  下午吃饭时,吕希故意说自己的手机没电,向张建龙借手机用一下,便打开了他的支付宝账单,上面赫然显示他不仅有一笔8000多元的消费,还有另外几笔高消费。她将手机拿给张建龙看,质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张建龙这才不得不告诉她:“前两天,我们部门聚会,一个同事在饭桌上炫耀自己新买的手表很潮很大牌,当时,他刚好坐我身边,坐下的时候竟指着我的手表说现在这个款式已经淘汰了,弄得我在大家面前下不了台。所以,我才去买了一块新表。”

  吕希觉得张建龙自制力太差,事后又故意欺瞒她,心里非常生气,和他大吵了一架,再次下定了分手的决心,但张建龙不同意,一直纠缠吕希。魏娟很担心,要女儿小心。可吕希说,张建龙对她不会做出什么过激行为。

  2019年11月2日,趁魏娟外出买菜,张建龙再次找吕希,提出想和她外出走走。

  出门前,吕希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说想要跟张建龙一次说清楚。魏娟赶回家时,已不见女儿和张建龙的身影。

  据案发后,张建龙向警方交代,那段时间,他被借贷公司和信用卡账单连环催债逼得喘不过气来,连家都不敢回,只能每天在辦公室睡折叠床。因为压力太大,他在工作上犯了几次错,公司里渐渐有一些传言,说他借了高利贷,同事个个离他远远的,最后领导都找他谈话,表示如果他继续这个状态,只好解雇他。

  时至今日,张建龙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不仅欠下了巨债,还有可能失去工作。那一刻,他想到了吕希,那是他绝望时唯一的救命稻草,他只想和她回到过去,好好工作,好好生活。

  他试着约吕希,想要请求她的原谅。当时,他们沿着路边一直走,没多久就走到了张建龙租住的房子。张建龙说自己口渴,让吕希跟他去家里歇歇,喝杯水。没想到,吕希竟然答应了,这让张建龙有些欣喜。

  回到家,张建龙再次向吕希请求复合,甚至不惜给吕希跪下了。

  可吕希自始至终都表现得很不耐烦,甚至当张建龙说起自己的窘境时,她不仅没有丝毫心软,眼神还流露出一丝瞧不起,直言与张建龙再无可能,遂准备离去。

  张建龙原以为吕希是爱自己的,没想到在自己穷途末路的时候,她却如此狠心。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张建龙心里充满了对失去爱情、失去工作和被追债人逼迫的恐慌,顺手拿起桌上的水果刀追上吕希一顿乱砍,直到她失去反抗……

  不知过了多久,张建龙冷静了下来,才发现吕希不动了。他非常害怕,最终来到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公安分局自首。

  而此时,眼看女儿失踪一整夜,魏娟正担心不已,却接到女儿被杀的噩耗,整个人崩溃了。她拉着办案民警的衣袖,一再要求严惩张建龙。

  2019年12月,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公安分局以故意杀人罪对张建龙实施了拘留,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魏娟带着女儿的骨灰回到了老家。每每想起女儿,她就痛彻心扉。她非常后悔当初发现女儿和张建龙的生活方式有问题时,没有及时扭正他们的观念,放任女儿和男友享受现代高配生活,以至于最后让女儿命丧刀下,失去精神支柱的她,不知该如何度过自己的晚年生活。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均为化名。)

  [编后]高配生活,人人都想要。但暂时没有实现高配的能力,却强行拥有高配生活,一定会毁掉你。本案便是实例。张建龙追求所谓的高配生活,说到底是一种虚荣心和物欲在作祟,而他自身并没有与这种高配生活相符的能力,也不再踏实地工作和生活,悲剧结局可想而知。好的人生,要耐得住寂寞,要熬得住重复与单调。找到对的方向,重复,再重复,人生繁盛由此而来。

  编辑/包奥琴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高宠师”和“忠犬”系男友:爱情过敏着甜蜜着

    “高宠师”和“忠犬”系男友:爱情过敏着甜蜜着

  • 女排名将这样炼成:妈妈的眺望我飞翔的方向

    女排名将这样炼成:妈妈的眺望我飞翔的方向

  • 单亲妈妈母爱出击:勇敢“年下恋”治愈女儿恐婚

    单亲妈妈母爱出击:勇敢“年下恋”治愈女儿恐婚

  • 小村花麻辣打造“怂”男友:8年真情化蛹成蝶

    小村花麻辣打造“怂”男友:8年真情化蛹成蝶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