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上半月

不娶之恩:憨哥哥的守护至真至纯

作者:兔子 来源:知音·上半月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身患绝症的养母收养蒋晓菊,本意是为了让她长大后照顾自己的傻儿子。时光荏苒,大学毕业后的蒋晓菊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养母去世,和憨哥哥守护这个家2019年夏天,蒋晓菊答...

  身患绝症的养母收养蒋晓菊,本意是为了让她长大后照顾自己的傻儿子。时光荏苒,大学毕业后的蒋晓菊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养母去世,和憨哥哥守护这个家

  2019年夏天,蒋晓菊答应了汪浩的求婚。婚礼上,蒋晓菊搀扶着年迈的外婆坐在高堂上,汪浩指引哥哥坐到了外婆的旁边,两人跪下向他们敬茶。

  接过茶水的时候,蒋晓菊看见外婆眼里溢出了泪花,哥哥望着蒋晓菊一个劲傻笑,嘴里呢喃着:“妹妹终于变成新娘子了……”

  蒋晓菊,1993年出生于四川省大凉山市的一个偏远小镇。据养母描述,蒋晓菊的亲生父母都是外省人,在附近的一个菜市场里摆摊卖水果。因为家境贫寒、重男轻女等一系列原因,蒋晓菊出生后没几天,亲生父母便把蒋晓菊送给了养母,然后两人匆匆回了老家,从此杳无音信。

  蒋晓菊的养母名叫蒋春莲,她与前夫结婚后生下了哥哥蒋志强,哥哥比蒋晓菊大3岁,天生有些智力障碍,是个非常老实憨厚的人。养母的前夫嗜赌成性,欠下一屁股债,养母忍无可忍,与前夫离婚后,便独自带着哥哥和外婆在镇上生活,靠四处打零工维持生计。养母之所以收养蒋晓菊,是因为她被查出得了艾滋病,有可能是前夫传染给她的,也有可能是跟她有过往来的叔叔传染给她的……

  周围的街坊邻居都唾弃她。养母担心自己因病去世后,哥哥和外婆无人照顾,所以收养了蒋晓菊。她希望蒋晓菊长大了能够嫁给哥哥,保障哥哥后半生安稳。因为担心哥哥在学校被欺负,蒋晓菊五岁那年,养母把他俩一起送进学校的同一个班。

  哥哥是班里年纪最大的学生,而蒋晓菊则成了班级里年龄最小的学生。哥哥长得很结实,个头比班上的同学高出一大截,老师安排他坐在最后一排。

  哥哥从来不参加男生的活动,总是围着几个小女生打转,经常都会被女同学气得哭鼻子。久而久之,大家似乎发现了哥哥的智力有问题,课间时分,总有一堆人围在他的课桌边,以看“大学生”为乐。

  教室里时常会传来哥哥的号哭,有时候是被调皮的同学打了,有时候是被别人抢了东西,又或是被人捉弄了无力还击。

  每当这个时候,蒋晓菊总会冲到教室后面,提着扫帚把欺负哥哥的人追得满操场跑。即便经常弄得自己满身是伤,蒋晓菊也从不哭,因为哭就代表认输,蒋晓菊和哥哥就只能被欺负。

  三年级那年夏天,接二连三的暴雨之后,学校的操场近乎被洪水淹没,蒋晓菊的教室在操场对面,要上学就只能蹚水过去。同学们大多是被家长背着送到教室,哥哥学着那些大人的模样,把书包挂在胸前,挽起裤腿,背着蒋晓菊在水里艰难行走。

  这一幕,正好被班上几个调皮的男生看见,他们满教室宣传哥哥是猪八戒背媳妇,哥哥涨红了脸对他们吼:“晓菊本来就是我媳妇,不信你们问我妈。”在那个似懂非懂的年龄,蒋晓菊是“傻大个家的童养媳”成了大家嘲笑羞辱蒋晓菊的把柄,变成了她心里一道难以愈合的伤疤。

  随着养母有艾滋的事也在学校里流传开来,蒋晓菊和哥哥成了“过街老鼠”,无论跟谁当同桌都被人嫌弃。迫于无奈,身材矮小的蒋晓菊只得去到最后一排,与哥哥坐在一起。

  蒋晓菊十岁那年,杨母离世了。临终前,她用近乎哀求的语气对蒋晓菊说:“晓菊,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但我一直把你当亲生女儿对待,求你将来一定要照顾好哥哥和你外婆。”

  蒋晓菊哭着答应了。养母过世后,在街道办事处、好心邻居的帮助下,蒋晓菊为她举行了简单的葬礼。晚上,外婆将蒋晓菊和哥哥揽入怀中,老泪纵横:“你们以后还有我呢。”

  从那以后,外婆每天天不亮就推着小推车步履蹒跚地出门,她要步行十多里路去临镇的蔬菜批发市场买菜,然后拿到镇上的菜市场卖。

  高原的冬天格外寒凉,清晨的风总是带着刀刃一般,刮得人脸颊生疼。一整个冬天,外婆干裂的双手,新伤旧伤不断,从来没有愈合过。卖菜的同时,她还得四处捡废旧纸箱和矿泉水瓶子。为了减轻外婆的负担,蒋晓菊和哥哥每天上下学的路上,都会把废弃的纸箱和矿泉水瓶子收集起来,周末的时候拿到废品回收站去卖。

  外婆病重,憨哥哥辍学供我读书

  2004年6月,蒋晓菊和哥哥小学毕业,蒋晓菊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城一所重点中学,哥哥却只能留在镇中学。从县城到蒋晓菊家,车程将近一个小时,蒋晓菊只能住校。考虑到去县城读书开支不小,再加上外婆和哥哥无人照顾,蒋晓菊坚决放弃了县重点中学。班主任得知后惋惜不已,他带着蒋晓菊去了镇中学,将蒋晓菊的情况告知了校长。

  最终,镇中学同意减免蒋晓菊中学三年的学费,但是课本费、杂费等一些额外费用,蒋晓菊仍需自己承担。即便学校减免了蒋晓菊的学费,但蒋晓菊和哥哥读书所需的开支,依然让外婆头疼不已。那段时间,她几乎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的觉,晚上就坐在路灯下缝鞋垫,第二天放在菜摊旁边卖。外婆的眼睛本就不好,针时常扎在手上,看着她那双千疮百孔的手,蒋晓菊和哥哥都心疼不已。

  那时候哥哥14岁,虽然智力不够,好在有体力,邻居大叔照顾他,让他跟着去仓库搬货,一天给他六十块工钱。蒋晓菊又在家附近的小超市找到了一个促销饮料的兼职,每天有三十块钱的收入。

  谁知第一次做促销,晚上清点货物的时候,蒋晓菊的饮料不知道怎么回事,少了两瓶,被老板扣了五块钱。下午回到家,蒋晓菊晚饭没吃几口,哥哥看出了她的心思,他走到蔣晓菊身后,偷偷塞了五块钱到蒋晓菊的兜里,憨厚地笑了:“分你五块,这样你就不算被扣钱了。”蒋晓菊的眼泪夺眶而出,为自己的不争气难过,也为哥哥的宠溺感动。

  中学的课业相比小学繁重了许多,蒋晓菊每天沉浸在书海里。蒋晓菊明白只有优异的成绩,才能让她和哥哥活得稍微有些尊严。

  虽然哥哥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坐在角落里发呆,但他成长了不少,在面对同学的欺负和霸凌的时候,他不再只是哭泣,至少还能说些硬话保护自己。有一次大扫除,轮到哥哥倒垃圾,一个调皮的男生在垃圾筐里放满了大石头,又在表面铺了一层垃圾,来掩盖“真相”。

  哥哥使出浑身解数也抬不动,男生就笑他不仅是个傻子还是废物,哥哥不高兴地与他争论,见状蒋晓菊赶紧上前调解。无奈之下,蒋晓菊只好和哥哥一起将垃圾抬到垃圾房,哥哥看见一堆大石头后,愤怒不已,男生在一旁笑弯了腰,一个劲指着哥哥说:“不仅哥哥是傻子,原来妹妹也是。”

  哥哥涨红了脸,眼睛里满是怒火,嘴里吼道:“不许你骂我妹妹!”那是蒋晓菊第一次见他那么愤怒,说完,他想都没想就捡起一个石头向那个男生砸去。

  顿时鲜血顺着男生的脸颊滑落,他的眼镜也被砸坏散落在地上,男生捂着额头,嘴里嚷嚷着“你们死定了”,就朝班主任办公室跑去,班主任把男生送到医务室包扎伤口。不一会儿,他的父母就火急火燎地来了,一看见哥哥就破口大骂,让赔偿医药费。哥哥站在角落里,握紧了拳头,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等到下午的时候,不知道老师怎么联系上了外婆,她颤颤巍巍地出现在了老师的办公室门口。

  “赔钱是肯定要赔的,但是我家孩子是什么样,我自己清楚,他不会无缘无故惹事,所以我们坚决不道歉。”最后,外婆赔偿了那个男生医药费、眼镜费一共五百元,这是蒋晓菊一家人两个月的生活费。

  放学回到家,哥哥就躲进了屋子里,任谁敲门都不开,晚饭也没有吃。外婆老泪纵横,搂着蒋晓菊说:“咱们虽然穷,但也是有志气的,你和哥哥这些年受的委屈,外婆都看在眼里。”

  从那以后,蒋晓菊就告诉自己,一定要拼命努力,让自己强大起来,这样才能保護好外婆和哥哥。

  就这样煎熬着,他们升到了初三。那个冬天,外婆感冒都舍不得看病吃药,最终积劳成疾,病倒在了菜摊上。治疗费高昂,住医院又需要人照顾,眼看着他们正处于升学的关键时期,外婆死活不愿意接受治疗。

  最终,哥哥决定放弃学业,他坚定地对蒋晓菊说:“反正我也考不上高中,就让我回家照顾外婆吧,我已经是男子汉了,以后我保护你们。”

  就这样,未满18岁的哥哥辍学回家,承担起了供蒋晓菊读书和照顾外婆的重担。那一病之后,外婆的身体日渐衰弱,哥哥每天接替她去蔬菜批发市场进货。每天菜批发回来后,他让外婆照看菜摊,自己去郊区的库房帮人搬货,晚上还在老小区里守大门。

  因为担心蒋晓菊下了晚自习回家不安全,哥哥学会了骑自行车。每天晚上九点,他总会准时出现在校门口。一个深冬腊月的夜晚,天空飘起了雪花。蒋晓菊一出校门,就看见哥哥正望着一辆白色的轿车发呆,蒋晓菊问他在看什么,他一脸羡慕地说:“如果我也有一辆车就好了,这样你就不会受冻了。”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的蒋晓菊,泪流满面。

  不娶之恩,憨哥哥的守护至真至纯

  2007年夏天,蒋晓菊以年级第一的成绩考入县重点高中,外婆和哥哥脸上都乐开了花。哥哥拍着蒋晓菊的肩膀,让她放心去上学,学费的事情他会想办法,他坚定地说,他一定会把外婆照顾好。

  那时候,仓库老板见哥哥踏实,又知道蒋晓菊家的情况,便把哥哥介绍到他亲戚家学修自行车,他对哥哥说,掌握一门手艺,在家门口开一个修车铺,不仅比打工强,还能照顾家里。

  于是,哥哥一边打工,一边学习修理,他虽然脑袋不够聪明,但是在修车上竟然有些天赋,学了半年不到就能够独立修车了。蒋晓菊在县城上学,为了节省路费,一个月才回家一次。每次她回去,哥哥总会买很多好菜。

  2010年6月,蒋晓菊顺利考入成都一所重点大学,选择了行政管理专业。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哥哥激动地满街跑,见人就说他的妹妹考上大学了。9月,蒋晓菊收拾了行装,一个人踏上了去省城的求学之路,蒋晓菊原本打算带哥哥和外婆同行,他们却因为舍不得路费死活不愿意去。

  临走时,哥哥拿了张银行卡给蒋晓菊,他说女孩子在外面一定不能亏待自己,缺钱就跟他说,他给蒋晓菊想办法。他又一脸严肃地对蒋晓菊说:“你一定不要让人知道你哥哥是傻子啊,我不想给你丢脸。”酸楚涌上心头,这么好的哥哥她骄傲都来不及呢。上大学后,蒋晓菊也没有懈怠,每天泡在图书馆里,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做兼职,每学期都努力争取全额奖学金。哥哥的负担减轻了不少,他用微薄的积蓄在家附近开了个修理铺,外婆在铺子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不用再辛苦地摆摊卖菜了。

  2014年,本科毕业后,蒋晓菊回到家乡所在的县城,成了一名公务员。那一年的年夜饭上,哥哥跟往常一样把鱼泡夹进蒋晓菊的碗里,又将鱼刺最少的肚皮部位夹进外婆碗里。蒋晓菊望着眼前这个从17岁就独自扛起整个家的大男孩,想起养母临终前的托付,终于下定了决心,她要嫁给哥哥,用一辈子来报答这份养育之恩。

  “等过了年,我们就结婚吧。”蒋晓菊望着哥哥,语气很平静。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转瞬立即摇着头反对起来:“我知道自己傻,不能娶妹妹啊。”外婆也坚决不同意蒋晓菊嫁给哥哥,她说这二十多年的朝夕相处,在她眼里,蒋晓菊一直都是她的亲孙女。她希望晓菊能够嫁给一个好人家,如果可以的话,带上哥哥,保障他有口饭吃就好。

  哥哥埋头扒着饭,抬头对外婆说:“我可以养活自己,只要晓菊过得好我就开心了。”从那以后,哥哥更加努力工作,他告诉晓菊他要存很多钱,还要照顾好外婆,这样她就可以安心嫁人了。

  2018年初春,在同事的介绍下,蒋晓菊认识了汪浩,他是一名警察。他的父母在他上大学的时候因为一次意外,双双过世,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因此他对亲情有着更深刻的认知。

  在了解蒋晓菊家的情况后,汪浩不禁为蒋晓菊一家人的亲情所感动,欣然地接受了蒋晓菊的外婆和哥哥。2019年夏天,蒋晓菊与汪浩结婚了。当婚纱落地的那一刻,蒋晓菊看见哥哥眼里溢出了泪花,他的小小新娘终于成了别人的新娘。或许,那些他替蒋晓菊负重前行的岁月,蒋晓菊这一生都无法回报,但蒋晓菊一定会用她的余生去保护好他。

  被收养的妹妹从小背负着长大嫁给哥哥的使命,没想到结局却让人眼热。扫码关注并回复关键词:兄妹查看更多手足情深的故事。

  编辑/宋美丽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谁来守护女编导的“秘密”?是那深海般的姐弟恋

    谁来守护女编导的“秘密”?是那深海般的姐弟恋

  • 古玩店鉴画真假成谜:谁怜亡父作局一腔爱子情

    古玩店鉴画真假成谜:谁怜亡父作局一腔爱子情

  • “耿”出新境界:“借尸还魂”还敢为兄讨公道

    “耿”出新境界:“借尸还魂”还敢为兄讨公道

  • 女儿跳楼稚子何辜?对峙两亲家结盟守护破碎童心

    女儿跳楼稚子何辜?对峙两亲家结盟守护破碎童心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