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与处世

文人书斋命名之趣

作者:白雪 来源:做人与处世 202020期 时间:2020-11-19

“直当花院里,书斋望晓开。”自古以来,文人读书藏书做学问的地方统称为书斋,他们为了表达自己的志趣情操和精神风貌,不管自己的书斋大还是小,华美还是简陋,往往要起个雅号...

  “直当花院里,书斋望晓开。”自古以来,文人读书藏书做学问的地方统称为书斋,他们为了表达自己的志趣情操和精神风貌,不管自己的书斋大还是小,华美还是简陋,往往要起个雅号,或明志以自勉,或托物以寄情,不仅寓意精深,而且妙趣横生,成为一种富有特色的人文景观。

  刘禹锡的书斋名是“陋室”。他曾在此专门写下脍炙人口的《陋室铭》,以描绘自己书房的简陋和清幽:“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把自己的“陋室”与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类比,乃君子之宅,表达了作者洁身自好、不慕富贵的节操和安贫乐道的情趣。“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则点出了陋室不陋的原因,在于“德馨”。人生之路,坎坎坷坷,遭挫折而不颓废,受冷遇而不沮丧,这是《陋室铭》留给人们的文化启示。

  陆游晚年的书斋叫“老学庵”,语出刘向《世说新语》“老而好学,如炳烛之明”。陆游一生致力于收复中原大业,终因主上昏庸不明,无力回天,晚年致仕后隐居家乡,读书赋诗,并将作品结集成《老学庵笔记》,表示自己要活到老、学到老。

  蒲松龄的书屋名为“聊斋”。蒲松龄一生与官场无缘,长期在乡间做塾师,过着清贫潦倒的生活。在创作《聊斋志异》时,为搜集素材,他常喜欢请人到书房来闲聊神侃,说狐道鬼,然后,根据聊天讲的奇闻逸事加工整理,写成小说。他的书屋“聊斋”便由此而生,表现了他对社会人生的思考和憧憬,抒发了他一生的理想与爱憎。

  梁启超将自己的书斋命名为“饮冰室”。他兴趣广泛,学识渊博,在文学、史学、哲学、佛学等诸多领域,都有很深的造诣,各种著述达1400万字,影响了一代中国人。“饮冰”二字,出自《庄子·人世间》:“今吾朝受命而夕饮冰。”是讲一位叫沈诸梁的大臣,上朝时接受了皇帝交给的重任,事关国家安危,心中万分焦急,回到家中便饮用冰水来解心中烦躁。梁启超以此为斋名,并用“饮冰子”作为笔名,表达对国家、民族命运的忧虑与焦灼。后来,诗人余光中到“饮冰室”参观时,留下一句话“其室名冰,其人犹热”,確是恰如其分。

  鲁迅的书斋,曾以“俟堂”和“绿林书屋”为名。鲁迅在教育部任职时,有个长官颇想挤掉他,他就针锋相对,表示“君子居易以俟命”,看这位长官如何动作。为此,鲁迅就称自己的住处为“俟堂”,并请陈师为他刻了一枚印章“俟堂”,又将所集拓片编辑为《俟堂专文杂集》。鲁迅先生支持学生爱国运动,被反动文人诬为“学匪”。他为反击,索性以牙还牙,遂把自己寓居北京阜成门内西三条胡同的书斋,取名为“绿林书屋”,以示“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大无畏战斗精神。

  沈从文有两个书斋名号:“窄而霉斋”和“小小窄而霉斋”。1931年,沈从文在山东大学任教时,住在福山路三号的小楼里,由于青岛比较潮湿,他给自己的居室取了个雅号:“窄而霉斋”。当然,这里相比在北京东堂子胡同住的“小小窄而霉斋”还是要好得多。北京的那间小屋十分简陋,房间原是堆放煤的,临时在墙上开了个小洞作窗,仅可容身,又潮湿发霉,那真是名副其实的“小小窄而霉斋”。但其巨著《中国历代服饰研究》在此完成。沈从文的好友、诗人荒芜对此十分感叹,挥笔写道:“对客挥毫小小斋,风流章草出新裁。可怜一管七分笔,写出兰亭醉本来。”彰显出一种不甘沉沦,向往阳光的奋发之气。

  (责任编辑/刘大伟 张金余)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惜时谢客

    惜时谢客

  • 钱玄同食言

    钱玄同食言

  • 屋陋不荒凉,心陋是真穷

    屋陋不荒凉,心陋是真穷

  • 文胆变文贪

    文胆变文贪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