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与处世

爱是一缕阳光

作者:潘彩霞 来源:做人与处世 202020期 时间:2020-11-19

这年中秋,万家团圆,孙道临却惆怅起来。他把爱都奉献给了电影,36岁了还是孑然一身。他渴望有个家,他去找好友黄宗江,开门见山:“我想结婚了,请你帮忙找个对象。”黄宗江...

  这年中秋,万家团圆,孙道临却惆怅起来。他把爱都奉献给了电影,36岁了还是孑然一身。他渴望有个家,他去找好友黄宗江,开门见山:“我想结婚了,请你帮忙找个对象。”黄宗江和上影演员剧团团长张瑞芳都加入了媒人队伍,他们不约而同想到一个人——越剧演员王文娟。王文娟自十几岁学戏起,她就挑起了贫困之家的担子,身为长女,为了培养弟弟妹妹,她一再把媒人拒之门外。等弟弟妹妹都考上大学,她也成了大龄剩女。在舞台上演绎了那么多才子佳人、海誓山盟,尤其是饰演了林黛玉后,她渴望的是真挚纯洁的爱情。当张瑞芳专程来向她介绍孙道临时,她默许了。孙道临英俊儒雅,是众多女孩的银幕情人,从《渡江侦察记》到《永不消逝的电波》,每一部,王文娟都耳熟能详。何况,他还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

  很快,他们正式见面了。那天,送王文娟回家的路上,孙道临打破了沉默:“我看过你演的《梁祝》和《西厢记》……”令王文娟意外的是,谈起艺术,孙道临滔滔不绝。剧本的妙处与不足,对《红楼梦》的观感,对表演的见解,王文娟越听越惊讶,他所说的,与她心中想的不谋而合。她不由停下脚步,认真打量着他,脑海里突然想起台上的唱词:“眼前分明外来客,心底却似旧时友……”他真诚坦率,学识渊博,她被打动了。

  两人同在上海时,孙道临便约王文娟一起散步、交谈,从知识分子家庭,到燕京大学读书;从参加学生运动被捕,到后来偶然走上银幕;得知她和他一样,也曾随剧团赴朝鲜战场时,他笑着说:“或许某月某日在某个山洞里,我们曾擦肩而过也说不准呢!”两颗心的距离一下子缩短了,踏着梧桐落叶,他们难舍难分,舞台上的“十八相送”在现实中甜蜜上演。

  恋爱水到渠成,阻力却出现了。单位政审时,王文娟被领导约谈,孙道临曾经的被捕经历是“严重的历史问题”,领导要求她“站稳立场”。孙道临也一次次写申诉材料,说明情况,可回复总是让他等。领导们的谈话轮番上阵,王文娟整天心事重重,辗转难眠。可是,一想到孙道临靠着街边梧桐仰头流泪的情景,她就心如刀绞。黑暗中,她愿与他做伴。她选择等,尽管这一年,她已经34岁了。

  他们的痛苦,朋友们看在眼里,去北京开会时,张瑞芳忍不住向周恩来夫妇作了汇报。不久,王文娟赴京演出,邓颖超特意约她见面,对她说:“道临是个好同志,我和恩来觉得你们两个挺合适的。”光明乍现,王文娟泪水盈睫。

  这一年,爱情长跑终于结束。婚后,他们去庐山旅行,恰逢中秋,月色洒满大地,两人裹着一件棉大衣,坐在屋外的石阶上赏月。深夜的庐山万籁俱寂,他用极富磁性的声音为她朗诵他写的诗:“请给我一缕阳光/不是弯曲地从小树林爬过来的那缕/不是锁在公园的湖面上的那缕/不是躺在茫茫的散枝上的那缕/它,属于你的心灵/躲在你的眼里……”从此,上海淮海西路一条僻静的弄堂里,多了一个和谐的家。

  王文娟从小学戏,文化底子薄,孙道临亲自为她开出书单,在表演上提出参考意见,既是她的第一个观众,也是最坦率的批评者;她的声带开过刀,学过声乐的他便指导她科学发声;同样地,他筹划剧本时,她仔细阅读,说出自己的看法。夫妻比翼齐飞,长期的艺术实践中,王文娟逐渐形成自己的唱腔风格,被公认为“王派”。而依托于生活的表演,也让孙道临的银幕形象有了新的突破,《早春二月》中,他塑造的萧涧秋风靡一时。

  不久,女儿出生,孙道临欢喜万分。在外演出时,他给妻子写信:“年轻时听那首‘可爱的家庭,美好温暖却遥不可及,岁月动荡,山河破碎,何以为家?感觉自己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从不敢奢望爱情和婚姻,现在终于有人牵住了我的缰绳。”在爱的屋檐下,他们携手走过风雨,隔离、批判、检查、抄家无休无止时,他们互为依靠,共渡劫难。遗憾的是,艺术创作一度被中断十几年。

  终于云开雾散时,孙道临和王文娟争分夺秒,一个从演员到配音、导演、主持人,获奖无数;一个把演过百场的《红楼梦》完善再完善,塑造的“林妹妹”成为不朽经典。爱情途中,有清风明月,有思想共融。演过舞台剧《孟丽君》后,王文娟着了迷,抱着原著一遍遍地读,她有个愿望,想把这部剧编成电视连续剧。初时,孙道临不以为然,认为“无非是女扮男装,阴错阳差,热闹一番,没有多大意思”。在王文娟说服下,他拿起原著,不料再难放下。他亲自为她投拍了10集越剧电视片《孟丽君》,写到孟丽君与皇甫少华感情遭遇磨难时,往事浮现眼前,唱词自笔下倾泻而出:“有一日如能全力克魔障,飞越关山也要与你完婚姻;若是远离人世去,她的魂定要伴你飞升扶摇入天庭……”每每唱到这一段,王文娟都忍不住泪湿眼眶。

  彼此付出,彼此成就。80岁高龄时,孙道临想拍摄电影《詹天佑》,很多人劝他,这么大年纪了,何必冒险呢?只有王文娟鼓励他:“这样的题材是有意义的,我就渴望在银幕上看到这些精彩的历史人物,这样的险值得冒!”她的支持坚定了他的信心,《詹天佑》完成后,荣获第七届“华表奖”最佳故事片奖。

  艺术常青,身体却每况愈下。2005年,因面部三叉神经患病,孙道临卧床不起,记忆力锐减,亲朋好友来探望,他一概不识。中秋到來时,王文娟陪他赏月,提到当年的庐山之行,他轻轻握住她的手,肯定地说:“我记得。”世间一切都可以忘记,除了爱。

  因连日奔波在医院,王文娟高烧不退,只能住院治疗。她在10楼,孙道临在9楼。本想瞒着他,谁知2天后,他还是知道了。身体虚弱的他,颤颤巍巍抱着一只西瓜来到她床前,坚持要喂给她吃。转眼,她80岁生日到了,他在女儿陪同下,蹒跚着脚步,特意去商场为她买了一枚钻戒,并亲自戴在她手上。相守一生,她是仅存的人生记忆。

  2007年冬天,一代电影大师孙道临去世,身着白衬衫,红领结,黑西服,他安卧在鲜花丛中,从袖扣到领结,从衬衫到袜子,都是王文娟亲自挑选的。而她身上穿的,则是一件蓝绸缎小褂,只因他说过,不喜欢看她穿黑衣服。告别大厅里,红玫瑰开得深情而热烈。万分悲痛中,王文娟仿佛又听到孙道临那充满魅力的朗诵:“请给我一缕阳光……”这一生,他们就是彼此的阳光,那样无私纯粹。

  (责任编辑/刘大伟 张金余)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阳光照耀的青春

    阳光照耀的青春

  • 那一刻,我的世界春暖花开

    那一刻,我的世界春暖花开

  • 妈妈是战士

    妈妈是战士

  • 紫色身影

    紫色身影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