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与处世

心灵的救赎

作者:张侗 来源:做人与处世 202019期 时间:2020-11-17

沈浩波是著名出版人和诗人,尹丽川是著名诗人和导演。新世纪之初,一位早年颇有名气的第三代诗人,也是先锋派诗人,来北京游玩。沈浩波和尹丽川请他吃饭,席间,他们推杯换盏,...

  沈浩波是著名出版人和诗人,尹丽川是著名诗人和导演。新世纪之初,一位早年颇有名气的第三代诗人,也是先锋派诗人,来北京游玩。沈浩波和尹丽川请他吃饭,席间,他们推杯换盏,开怀畅谈诗歌。就在酒酣耳热之际,那位诗人得意扬扬地大谈如何打骂老婆云云,令人瞠目结舌。

  沈浩波和尹丽川非常反感,质问他作为现代人,还标榜先锋诗人,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能做家暴这样没有人性的事?诗人却面不改色,不屑的表情溢于脸上,还大言不惭地说打骂老婆才是个性先锋的标签,唾沫星子简直要喷到沈浩波的脸上。沈浩波实在听不下去了,面色凝重地说:“我尊重你的诗歌写作,虽然你的诗歌在语言和形式上颇给人以现代和先锋之感,并且对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当代诗歌亦有贡献,但今天听你一席话,琢磨着你做人处世在精神上却并不现代,甚至是反现代的,更感觉你远没有成为一个文明的现代人。所以你詩歌上的现代性和先锋性其实非常局限。”那先锋诗人还振振有词地辩解,脸上溢满不屑与轻慢。沈浩波气得胸中像燃烧着一团火,但他还是强忍愤怒又说:“我没想到已走进新世纪,你还标榜自己是当代先锋诗人,可出乎意料你骨子里保守、封建、腐朽。你人虽已在新世纪,可精神还停留在封建社会。现在连你的呼吸都是生锈发臭的。”说完他和尹丽川扬长而去,那位诗人却并不在意,依然摆出大男子主义的傲娇,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这位诗人身上所体现出的,不是道德不道德的问题,而是价值观的腐朽,是一种被时代摒弃的“土和脏”。正是这种“土和脏”的精神世界图景每时每刻都在影响、塑造某些人的心灵,形成或深刻或狭隘的精神视野,影响着内心的自由度。好多人崇尚先锋性、现代性、标新立异,可骨子却藏着保守、封闭和陈腐的东西,这些精神上价值观层面的保守、封闭和陈腐,无不流淌在他们的生活为人处世中,时时散发着恶臭。

  其实,质疑他人并无意义。更多的时候,我们应质疑自身,考问自己的心灵,进而不断刷新自身。如果不清理精神世界中的“土和脏”,我们的一举一动仍然被无数陈腐的观念所束缚,在交往中就会暴露自己做人处世的狭隘与自私,无法实现个人精神图景的现代化。我们做人处世要能够与时俱进,容纳当下,能够将生活和生命中正在遭遇的一切,纳入不断的思考中,把思考所得与人分享、交流,并在交流中触及撞击灵魂深处的东西,让自己的生活和生命具有当下质感。

  说白了,我们的言谈举止就是我们精神世界当下图景的映射。当我们用当下撞击腐朽,用开放对抗自私,用真诚彻底刷新人性中的伪善,用与时俱进清除心灵深处的“土和脏”,无论我们的做人处世,还是与人交往,就不会再有陈腐而贻笑大方的言行,就有了现代性,才能完成现代人心灵的救赎。

  (责任编辑/刘大伟 张金余)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当冷水泼到你的头顶

    当冷水泼到你的头顶

  • 心灵的账户

    心灵的账户

  • 心灵之舟

    心灵之舟

  • 流沙河剪名片

    流沙河剪名片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