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市场周刊

吉宏股份:另辟蹊径还是皇帝的新衣?

作者:胡楠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202030期 时间:2020-09-08

吉宏股份(002803.SZ)近期相继发布了《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下称“修正公告”)与《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2019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下称“回...

  吉宏股份(002803.SZ)近期相继发布了《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下称“修正公告”)与《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2019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下称“回复函”)。

  据修正公告,2020年上半年,吉宏股份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3亿元至2.61亿元,同比增长71%至76%,而在前一份业绩预告中,上市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7亿元至2.37亿元,同比增长40%至60%。

  对于业绩的大幅提升,上市公司解释为,“2020年第二季度,公司跨境电商业务整体订单规模及效益增长幅度超过预期。”

  与此同时,回复函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交易所对公司2019年业绩的一系列质疑。

有异的经营数据

  吉宏股份的跨境电商业务由其子公司厦门市吉客印电商商务有限公司(下称“吉客印”)开展,据历年年报数据,2017-2019年,上市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33亿元、22.69亿元、30.09亿元,其中吉客印分别贡献营业收入2.15亿元、9.33亿元、11.90亿元,占公司总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9%、41.13%、39.56%。

  同期,上市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8206万元、2.28亿元、3.46亿元,其中吉客印贡献净利润分别为3404万元、1.05亿元、1.56亿元,占上市公司当期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41.48%、45.87%、44.92%。

  从数据的角度,不难看出吉客印从事的跨境电商业务所创造的净利润几乎占据了上市公司业绩的半壁江山。

  但是,如果将吉客印的经营数据与同行业企业的数据进行对比,则会惊奇的发现,公司跨境电商的经营数据好的“异常”。

  2019年,吉客印营业收入增速为27.55%,而同期,主营业务同样为跨境电商的兰亭集势(LITB.N)、跨境通(002640.SZ)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7亿元、178.7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7.07%、-16.99%。

  对于跨境电商业务的增长,上市公司相关负责人对《证券市场周刊》表示,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出口跨境电商网络零售市场交易规模为1.73万亿元,同比增长23.57%,公司业务增长实际上和行业保持一个基本持平的增速水平。

  另外,如果深入到毛利率的层面,吉客印的“优秀”程度更是令人咋舌。

  据2019年年报,吉客印的毛利率为74.29%,虽然相比上年同期下降0.33个百分点,但是同期跨境电商企业兰亭集势、跨境通的毛利率仅分别为40.06%、33.64%。2018-2019年,拼多多毛利率分别为77.86%、78.97%。

  对于毛利率过高的问题,上市公司表示,公司跨境电商业务营业成本包括采购商品的直接成本及直接运营人员工资两部分,而占跨境电商业务成本比例较高的广告费用、物流费用在销售费用中核算,2019年扣除成本及相关费用后净利率约为13%,处于行业正常水平。

  对于经营数据的“异常”优异,上市公司将其归结为两点原因:第一,公司B2C的业务模式具有特殊性;第二,公司销售区域不同。

  针对第一点,吉客印采用的是“自建营销单页广告”的业务模式。简单的说,公司针对每一样商品自建营销单页广告,并在社交网站定向投放广告,客户点击广告后被引流至公司自主开发的单页电商系统,进行商品的展示和销售,然后通过物流配送将产品送至最终消费者手中,该过程中公司主要赚取购销差价。

  而兰亭集势、跨境通则采用自建独立站模式,通过自有电商平台展示商品,并支持在线交易,公司对其经营的产品进行统一的生产或采购,主要盈利模式也为赚取购销差价。

  需要注意的是,据回复函,吉客印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按采购金额归集的前五大供应商合计金额分别为1.75亿元、1.82亿元,前五大供应商中有三家为阿里系电商平台,2019年与2020年上半年采购金额分别为1.38亿元、1.59亿元,占前五大供应商合计金额的比重分别为78.47%、87.16%。

  而且,上市公司对于销售区域的解释也颇为牵强。据回复函中数据,跨境通销售收入主要来自欧洲与北美洲,2018-2019年,上述两地区销售收入合计为132.32亿元、98.91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2.86%、70%;而被天泽信息所收购的跨境电商企业有棵树主要销售区域也同样为欧洲与美洲地区,2019年,两地区销售收入合计为25.64亿元,占公司跨境电商业务收入的比重为82.13%,另据Wind数据,兰亭集势收入均来自欧洲与北美地区。

  与主流跨境电商企业不同的是,吉客印的主要销售区域为东南亚地区,据回复函,2019年,吉客印在东南亚、东北亚、港澳台地区的销售收入分别为3.79亿元、1.61亿元、4.66亿元,占公司跨境电商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2.03%、13.62%、39.35%;2020年上半年,吉客印在东南亚地区销售收入的比重进一步提升,上述三地区销售收入分别为4.45亿元、1.82亿元、2.70亿元,占当期公司跨境电商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3.13%、17.59%、26.18%。

  通过对比可以发现,老牌跨境电商销售区域主要为经济发达的地区,毛利率普遍为40%左右,而吉客印主要销售区域为经济不那么发达的东南亚地区,毛利率竟然高达70%以上。试问,东南亚老百姓的购买力比欧洲与北美还要强?

  退一步讲,即便是东南亚人民购买力足够强大,老牌跨境电商企业为何不开发东南亚市场,是因为不喜欢么?

  通过查询东南亚电商企业经营状况,《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东南亚电商市场的状况并不像吉客印经营数据表现的那么乐观。

  SEA(SE.N)是一家在美國上市的控股公司,其旗下的平台Shopee就是深耕于东南亚市场的“本土化”电商平台。2018-2019年及2020年第一季度,Shopee电子商务服务收入分别为18.53亿元、57.39亿元、18.89亿元,电子商务成本分别为30.63亿元、63.31亿元、20.23亿元,即毛利率分别为-39.49%、-9.35%、-6.65%。

  综合上述信息,可以发现,吉客印“异常”优异的毛利率明显存在着各种不合理之处,到底是其业务开展另辟蹊径还是一件皇帝的新衣?值得关注。

  对于销售区域的问题,上市公司认为,东南亚及东北亚地区电商行业发展情况良好,具备流量红利优势,获客成本较低,且公司跨境电商业务具备完善的系统、精准营销、规模优势和优异的管理组织等竞争优势。

频繁变动的货代

  据回复函,吉客印的回款主要采用“货代”模式,货代公司提供国内提货、国内报关、短暂仓储、订舱、运输,国外清关等服务,公司与国际货运代理、地派物流公司三方系委托合作关系。

  2019年与2020年上半年,吉客印跨境电商业务按照收款金额归集前五的货代的合计收款金额分别为5.70亿元、5.36亿元,前五大第三方支付平台分别为1.74亿元、5438万元。2019年,吉客印前五大货代收款合计金额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为47.91%;由此可见,公司的收款十分依赖货代。

  2019年,吉客印跨境电商业务按照收款金额归集的前五大货代分别为深圳易速配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下称“易速配”)、森鸿国际快运(香港)有限公司(下称“森鸿国际”)、深圳市博佳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博佳图”)、广州信捷物流有限公司(下称“信捷物流”)、深圳市超时代跨境电商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超时代”),各家收款金额分别为1.96亿元、1.15亿元、1.03亿元、9982万元、5609万元,占公司前五大货代合计金额的比重分别为34.38%、20.16%、18.12%、17.50%、9.84%。

  而2020年上半年,信捷物流、易速配、Ninja Logistics Pte. Ltd.(下称“Ninja”)、深圳市翼通达跨境供应链有限公司(下称“翼达通”)、博佳图收款金额分别为1.63亿元、1.37亿元、9569万元、7072万元、6970万元,占当期公司前五大货代合计金额的比重分别为30.39%、25.55%、17.86%、13.20%、13.01%。

  通过对比可以发现,2020年上半年,2019年曾经名列公司第二名的森鸿国际第五大货代的超时代突然消失在公司的前五大货代名录中,新进入前五名录的两家货代分别为Ninja与翼达通。

  基于吉客印的业务模式,货代公司必然与海关以及东南亚当地的物流公司保持长期的合作关系,而这种“大”货代的变动显然存在一定的问题。

  据公开信息,超时代成立于2018年7月18日,2019年即成为吉客印的前五大货代之一;而且,其公司网址www.csdexpress.com已无法打开,该域名已经到期并未续费。另外一家货代公司翼达通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据企查查,翼达通成立于2019年2月20日,也同样是成立后次年便成为吉客印的前五大货代公司之一。

  大货代突然“消失”、成立一年后便成为公司的“大”货代,不禁让人对吉客印的货代以及其业务的真实性产生怀疑。

  对于货代频繁变动的问题,上述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2019年的前五大物流供应商中,有三家仍为2020年上半年的前五大供应商;另外,公司根据业务区域规模,选择与当地物流公司有长期合作关系且规模相当、价格适中的货代公司进行合作。

  除此之外,吉客印的货代公司参保人数也颇为人诟病。据公开信息,2018年,信捷物流、博佳图、易速配、超时代参保人数分别为15人、4人、4人、零人;2019年,信捷物流、易速配参保人数分别为12人、零人。

  对参保人数的问题,上市公司将其归结为工商信息中参保人员信息大多数为2018年、2019年数据,较为滞后;以及国际货运代理受自身处理的订单规模以及淡旺季影响,业务操作人员变动较快,操作人员中临时工和劳务派遣员工较多,这部分从业人员未进行公示。

  但是,如果从业务实质的角度,上述说法是否站得住脚?

  据回复函,2019年,易速配共结算代收货款173次,平均每次结算代收货款金额约113万元,2020年1-6月共结算代收货款92次;如果按照全年365天进行计算,2019年易速配平均结算天数为2.11天,2020年上半年平均结算天数为1.98天,货代作为中间方,需要与他国家代收款的物流公司进行结算,而后再与吉客印进行结算。

  而且,2018-2019年,吉客印跨境电商业务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5478萬元、6945万元,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87%、5.83%,跨境通该数值分别为7.82%、6.52%,而入住第三方平台的有棵树2017-2018年为7.31%、11.20%。可以发现,通过“人工”代收方式进行结算的吉客印结算效率竟然显著高于通过支付平台进行结算的跨境通,这显然不符合常理。

  另外,东南亚地区各个国家用语言差异较大,吉客印的劳务派遣与临时工变动频繁,能否与当地物流公司进行良好的衔接暂且不论,也不考虑东南亚小语种的影响,然而现在劳务派遣和临时工的质量都如此之高了吗?而且,频繁变动的临时工可以直接上手工作,结算效率显著高于支付平台,若真如此,那可真是“国之幸事”。

  对此,上述负责人表示,各个物流公司根据自身业务规模、订单情况及各岗位需求灵活匹配相应工作人员,其基于行业性质特征及工作内容聘请的临时工与劳务派遣人员,主要用于从事体力劳动,无需具备与他国人员进行沟通的语言能力;另外,第三方平台主要通过系统进行结算,平台规模较大、结算周期固定,公司根据各个区域业务规模,综合各物流供应商的信誉、规模情况约定不同的结算周期,同时酌情收取相应的保证金,保证单次结算金额与其缴存的保证金基本匹配,以此降低物流供应商代收货款带来的风险,为此存在部分物流供应商结算频率高于第三方平台的现象。

高溢价收购少数股东股权

  2020年6月19日,吉宏股份发布公告,以1.2亿元的价格收购吉客印少数股东来宾市鹤超商贸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来宾鹤超”)所持吉客印7%股权,交易完成后,吉客印成为上市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截至评估基准日2019年12月31日,吉客印资产账面净值为6261万元,基于收益法的评估值为17.23亿元,评估增值16.61亿元,增值率为2652.44%。

  据Wind数据,天泽信息2018年收购跨境电商有棵树100%的股份,并于2019年4月实现并表。有棵树账面净资产9.12亿元,评估值为34.03亿元,评估增值率增仅为273.03%,而且,有棵树在2018年就已经实现营业收入34.403亿元,净利润2.67亿元,无论营业收入规模还是净利润水平均明显优于吉客印。通过对比不难发现,吉客印的价值则存在着一定的高估。

  更有意思的是,来宾鹤超原股东为刘顺峰与孙志爽,持股比例分别为99%、1%。2018年4月4日,刘顺峰将其所持有来宾鹤超99%的股权全部转让给邹荣华,2019年11月27日,孙志爽将其所持有来宾鹤超1%股权全部转让给郜耿志。需要指出的是,孙志爽在此之前一直担任来宾鹤超的法人。

  同时,孙志爽还兼任吉客印及其子公司西安吉客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西安吉客印”)的监事,而就在孙志爽转让来宾鹤超股权之后不足1年,上市公司就以1.2亿元的价格高溢价收购来宾鹤超新股东手中的股份,这未免过于巧合了,很难不怀疑上市公司通过股权收购的方式向来宾鹤超新股东进行利益输送。

  对此,上市公方面表示,来宾鹤超及其股东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持股5%以上股东以及公司董监高不存在关联关系,也不存在其他可能或已经造成公司对其利益倾斜的其他关系,其内部股东变更属于正常交易行为,不存在利益输送问题。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信维通信激进扩张问疑

    信维通信激进扩张问疑

  • 欣旺达:业绩失速

    欣旺达:业绩失速

  • 外资怎么买周期股?GPFG启示录

    外资怎么买周期股?GPFG启示录

  • 如何利用巨浪获利

    如何利用巨浪获利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