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

华灿光电巨亏10亿

作者:肖丽琼 来源:支点 202006期 时间:2020-08-01

继2019年巨亏10亿元后,华灿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灿光电”,300323)今年一季度又亏了7500万元。对刚亏掉的10亿元,华灿光电似乎想淡化处理。就在...

继2019年巨亏10亿元后,华灿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灿光电”,300323)今年一季度又亏了7500万元。对刚亏掉的10亿元,华灿光电似乎想淡化处理。就在年报发布当晚,华灿光电同时发布了一份最高15亿元的定增计划。

不过,对华灿光电来说,2019年想要“翻篇”并没那么容易。因为年报中涉及业绩的关键数据自相矛盾等原因,深交所对华灿光电发出“年报23问”。外界关注的是,华灿光电如何能自圆其说。

匪夷所思的搬迁

华灿光电的前身,是成立于2005年的武汉华灿光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灿有限”)。2011年,华灿有限整体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华灿光电主要从事半导体材料与电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 LED 外延片及全色系LED 芯片等。

因为同属LED芯片企业,又都是湖北的上市公司,华灿光电常被投资者拿来与三安光电相提并论。但不论是公司规模还是市值,华灿光电与行业龙头三安光电都有着较大差距。

2019年底,华灿光电的总资产为115.71亿元,不足三安光电的一半;截至今年4月28日,华灿光电市值约为63亿元,三安光电则超过827亿元。

在上市公司中,华灿光电可以归到特别的一类——无实控人公司。众所周知,大部分上市公司都是有控股股东或实控人的。在A股,仅有5%左右的公司因股东比较分散,且持股比例相当而无实控人。

从2012年登陆资本市场时起,华灿光电就一直处于这种状态。在招股书中,公司的股权结构图像极了一张军棋布阵图,40多位股东通过十余家公司持有华灿光电的股份,排得密密麻麻。

其中,持股比例较高的周福云是浙江义乌人,2005年参与创建华灿有限,2007年5月起担任该公司董事长。10年后,周福云离任华灿光电董事长一职,现任华灿光电名誉董事长。

和大多数义乌商人相类似,周福云早年也是從传统贸易起家。一个偶然的机会,周福云接触到华灿有限的初创技术团队,并和他们一起在武汉创办了这家公司。

彼时,我国LED外延芯片行业,随着LED应用领域的不断拓展而快速发展,地处武汉光谷的华灿光电快速成长。尤其是2010 年,华灿光电实现超常规发展,产能和销量增长3倍以上。

2012年6月1日,华灿光电在深圳创业板上市,发行股票5000万股,每股发行价20元,共募集资金10亿元。

2016年起,华灿光电将生产基地迁往有着“世界商都”之称的浙江义乌。2017年,公司董事会通过议案,将武汉厂区的产能全部转移至义乌。如今,华灿光电仅注册地仍在武汉,并保留少部分管理和销售人员。

作为一家光电企业,放弃“光电之都”武汉而将生产基地搬至光电产业并不发达的义乌,多少有点令人匪夷所思。而华灿光电最终“舍鄂赴浙”,与义乌商人周福云有着极大的关系。

2016年,华灿光电在义乌投资60亿元建设华灿光电LED外延、芯片和蓝宝石加工项目。这成为义乌大力发展光电产业的开端。周福云曾表示,这是他回馈家乡的“大礼包”,他还将帮助家乡继续引进LED产业延伸项目,使义乌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LED产业集群,让LED成为义乌新的“世界名片”。

华灿光电此举确实起到了抛砖引玉的作用。自此以后,义乌又吸引了多个10亿元以上级的光电产业项目落户,包括总投资20亿元的瑞丰光电项目、55亿元的木林森照明项目、60亿元的爱旭太阳能项目、总投资25亿元的东方日升项目等。

年报数据“打架”

决定迁往义乌的头两年,华灿光电的业绩确实像坐上了火箭,净利润成倍增长。2015年,公司还亏损近1亿元,到了2016年和2017年,就分别盈利2.67亿元和5.02亿元,华灿光电确实摆出了一副追赶“老大哥”三安光电的架势。

不过好景不长,华灿光电很快就呈现疲软态势。2018年,公司的净利润降了近一半,2019年更出现断崖式下跌。2019年年报显示,华灿光电实现营业总收入27.16亿元,与上年基本持平;归母净利润亏损10.48亿元,如果扣除政府补助等非经常性损益后,亏损高达13.73亿元。

对于突然出现的巨额亏损,华灿光电表示系LED 芯片产业整体产能过剩、产品价格大幅下跌所致。不过,亏损主要集中在前三季度,通过对产品结构和客户结构的调整,公司在第四季度亏损幅度已环比收窄。

这一解释显然并未让监管部门信服。4月17日,华灿光电收到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要求其对23个问题作出回复,包括公司的负债水平多年持续较高,销售费用和财务费用大幅增加,以及公司研发人员锐减而研发投入却增加的合理性等。

其中,最让深交所关注的是华灿光电年报中数据“打架”的问题。华灿光电称,令2019年亏损巨大的是LED衬底片业务。一方面,行业不景气,LED衬底片价格降幅较大;另一方面,因公司“战略性控制衬底片业务产能”导致成本增加,使得该业务的平均毛利率下滑。同时,公司还全额计提了LED衬底片业务收购形成的商誉减值 2.54 亿元。

这种解释看似说得通,但年报中的销售数据却呈现的是另一番结果。根据年报,公司在2019年LED衬底片的销量和收入分别增长了71.69%和9.46%,与此同时原材料成本比2018年减少了36.35%。说行业不景气,但是华灿光电卖出的产品却更多,收入也更高,而且用的原材料更便宜。这种情况下,不但没赚到钱反而还亏了不少,这无论如何也站不住脚。

深交所认为,华灿光电的解释明显自相矛盾,要求华灿光电详细列举相关数据并自证逻辑合理性。

此外,华灿光电出售和谐芯光(义乌)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谐光电”)的交易也再次被提及。去年11月19日,华灿光电公告,拟以19.6亿元的价格将子公司和谐光电卖给天津一家公司,第二天就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华灿光电表示,卖资产纯因“缺钱”,通过此次交易,公司商誉不但没有减值还赚了2.43 亿元。在年报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华灿光电对该交易的进展等作补充说明。

截至目前,华灿光电仍未对问询函作出回复。

巨额定增引质疑

不过,卖掉和谐光电并没能改善华灿光电的流动性困境。就在2019年年报出炉当晚,华灿光电还抛出了一份定增计划,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不超过15亿元,用于“Mini/Micro LED的研发与制造项目”和“GaN基电力电子器件的研发与制造项目”。

华灿光电表示,募资所投项目均是其长期规划的重点突破领域,募资金额中的12亿元将投给Mini/Micro LED,建设期为3年,预计年均利润总额为2.5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Mini/Micro LED也是三安光电未来重点发展方向之一,且投入更加“大手笔”。去年,三安光电在鄂州葛店建设“Mini/Micro显示芯片产业化项目”,总投资120亿元,是华灿光电的10倍。看来,华灿光电对这位“老大哥”确实追随得很紧。

不过,这一募资计划也引发了投资者对华灿光电的质疑。有观点认为,受疫情影响,今年很多公司都会选择保守的发展战略,暂停大幅度的产业扩张,以存活和稳定为主。华灿光电此举,不知到底是心中真的有底,还是仅为了解决流动性困境的变通之策?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维珍疯狂

    维珍疯狂

  • 极速搜索

    极速搜索

  • 志在智造

    志在智造

  • 四方光电冲击科创板

    四方光电冲击科创板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