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集体经济

脱贫攻坚视角下农村大龄单身男性问题调研

作者:魏红梅 来源:中国集体经济 202021期 时间:2020-09-13

摘要:文章以陕西农村为例,调研发现不发达地区农村大龄单身男因其数量逐年增多,对当前扶贫工作和未来乡村发展将产生一系列影响。大龄单身男物质精神双贫困,可能成为社会治安...

  摘要:文章以陕西农村为例,调研发现不发达地区农村大龄单身男因其数量逐年增多,对当前扶贫工作和未来乡村发展将产生一系列影响。大龄单身男物质精神双贫困,可能成为社会治安隐患,部分成为精准扶贫工作的难点;冲击婚姻伦理,阻碍乡风文明建设;老无所依必将成为未来农村养老的巨大包袱等。通过探析原因,文章提出要将这一问题纳入构建乡村振兴制度框架的视野之中,尽快出台政策缓解并逐步解决农村大龄单身男问题。

  精准扶贫到了攻坚克难的关键时刻,乡村振兴也开始布局谋篇,大龄单身男性问题日益凸显,成为最难啃的“硬骨头”之一。根据西安交通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李树茁所带领的团队对全国人口发展进行了估计:“2015 年至2045 年,每年男性过剩人口将达到15%以上,平均每年约有120 万男性找不到初婚对象”。随着20世纪90 年代以来出生的男性迈入婚龄,西部不发达农村大龄男问题更加突出,可能引发严重的社会危机。解决好农村大龄单身男的问题,不仅关乎其个人和家庭,也关乎扶贫攻坚和乡村振兴工作的圆满成功。

  本文调研数据资料来自三个方面。第一,深入到陕西农村与大龄单身男、村镇县扶贫干部等进行了深度访谈,了解农村大龄男的生活及脱贫状态。第二,选取了陕西省委组织部2018年8月全省第一书记培训班的学员进行了问卷调查,总共发放问卷180份,有效问卷有163份,这一群体对扶贫和乡村建设有较为深入的思考。第三,选取陕南镇安县Z村进行了深度调研,以解剖麻雀的方法对一个村大龄单身男生存状况及脱贫问题进行了实地调查。

  一、陕西农村剩男问题基本情况

  陕西省全省贫困人口由2011年年底的775万人减少到2017年年底的183.27万人,脱贫591.73万人,贫困发生率由28.02%下降至7.54%,下降20.48%。七年来陕西脱贫攻坚成效显著,但农村大龄单身男问题日益突出,访谈发现扶贫干部很头疼部分大龄光棍贫困户,而且贫困程度越深的村,剩男数量越多。

  问卷中第一书记对本村剩男占贫困户的比例进行了统计,各地各村情况不同,加权百分比得出平均的剩男人数占贫困户的比例为14.8%。同时,在对样本村Z村的摸查得出,Z村的人口为 1820人,贫困户2018年为210户756人,其中大龄单身男为49人(包括8名已婚事实剩男),约占贫困户的23%。而且这一群体人数还将呈上升的趋势。这些大龄男除了一小部分是因为身体残疾或有精神疾病,大部分都是因为贫困找不上适婚对象,其中有一小部分钻了精准扶贫政策的空子,成为扶不起来的懒汉,使大龄单身男这一群体背负恶名,但其实大多数大龄男都是安分守己的弱势群体。

  二、陕西农村大龄单身男问题对扶贫及乡村未来发展的影响

  调研发现农村大龄单身男对当前扶贫和未来的乡村发展将产生的影响主要有四个方面:成为未来养老的巨大包袱(74.1%),长期无法脱贫(63.65%),影響乡村社会和谐稳定(59.3%),对婚姻伦理的冲击(52.5%)。

  (一)部分农村大龄单身男成为精准扶贫工作的难点

  精准扶贫推进过程中,部分大龄单身男成为扶贫干部最头疼的帮扶对象。通过对Z村的贫困户中大龄单身男性在贫困户中所占的比例进行分析,发现在2016、2017、2018这三年中,贫困户总数减少了,但大龄单身男性贫困户的数量却并没有减少,反而有轻微的上升趋势,这部分人数量虽少但对目前精准扶贫的负面影响极大。他们一般都年轻力壮,部分因为家庭缺失无约束,精神萎靡,自暴自弃,不事生产,甚至赌博等,被人唾弃。

  (二)个人生活动荡埋藏社会治安隐患

  农村大龄单身男过多,将成为乡村社会和谐稳定的隐患。研究表明,婚姻是反社会行为和非法暴力行为下降的可靠预测指标,现代家庭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稳定成年人精神的功能。

  (三)冲击婚姻伦理,阻碍乡风文明建设

  农村大龄单身男对农村婚姻伦理冲击很大。首先,农村婚姻市场失衡,男多女少现象日趋严重,早婚现象开始抬头;高彩礼现象愈演愈烈,婚姻犹如买卖,因婚致贫也成为贫困的一大原因,偶尔还会出现换婚,骗婚、容留被拐卖妇女的现象。其次,早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农村青少年接受高等教育。受教育程度低,又使其未来发展不可避免受限,形成代际贫困的恶性循环。再次,畸形男女比例不利于培育平等健康的性别关系。男方娶妻成本较高,在某些地方形成了畸形的女尊男卑,部分年轻女性好逸恶劳,不愿吃苦,一旦出现家庭纠纷就闹离婚,分家另过、不赡养老人等现象较以前增多。最后,乡村人才流出。婚恋市场上的严峻形势,使一部分本来可以留在农村干一番事业的男青年被迫外出寻求机会,加剧了乡村建设人才匮乏的现象。

  (四)老无所依必将成为未来农村养老的巨大包袱

  这些大龄单身男若不能步入婚姻养育儿女,未来的养老负担将不可避免地完全成为政府的负担,如现在兜底扶贫的五保户一样。由于20个世纪7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还正值壮年,所以这一问题现在尚未完全凸显,但在未来可以预见的几十年,数量庞大的单身男将成为未来乡村养老很难承受的负担。

  三、陕西农村大龄单身男现象的成因分析

  陕西农村大龄单身男性日益增多的原因众多。根据问卷分析,大龄单身男凸显的原因主要有:个人和家庭因素,(87%);男方婚姻成本过高(56.8%);个人受教育程度(44.4%);有赌博、懒惰不良嗜好(38.3%);此外男女性别失衡和城乡差距,分别占34.6%和27.8%。

  (一)家庭贫困,个人能力低下,物质精神双贫困

  与同龄男性相比,农村大龄单身男在婚恋市场中受到冷遇主要是贫困所致。其共同特点是受教育程度低,大部分都是初中以下教育。他们往往是代际贫困的受害者,父母贫困愚昧,不重视孩子的文化教育,成人以后个人能力低下,性格上内向自卑,不善于与人交往,难以在婚恋市场上赢得女孩的青睐,成为物质和精神双重贫困者。

  (二)乡村婚姻消费攀比,男方婚姻成本过高

  课题组调查了第一书记所在村的彩礼标准,发现彩礼少则2~3万,多则20万以上等,因婚致贫率也从3%~30%等。一是落后乡俗和攀比之风在农村较盛,彩礼以及婚礼花费在乡村日益攀高;二是女方父母为了给自家儿子攒钱结婚,索要高价彩礼;三是由于农村女孩一般没有稳定的工作,女方父母索要彩礼,想给女儿未来生活奠定更好基础。凡此种种,男方婚姻成本高居不下,因婚致贫层出不穷。

  (三)城乡二元发展不均衡与梯度婚姻挤压

  城乡发展不均衡加剧,互聯网、交通等便捷使得城市的“虹吸”效应凸显。择偶过程其实也是一种资源交换的过程,城市居民比农村居民拥有绝对资源优势,“男高女低”的择偶趋势使得“梯度婚姻挤压现象加剧”,女性比男性有更大机率在城市或市郊定居,城市剩男比起农村剩男更有优势,富裕地区农村又优于不发达地区农村,于是凸显出主动选择单身的“城市优质剩女”和被动失婚无人问津的“农村劣质剩男”。在陕西这样欠发达的地区,“农村剩男”聚集尤为突出。

  (四)计划生育后遗症——性别失衡的受害者

  计划生育政策虽然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其后遗症却日渐凸显。农村长期的“男孩偏好”导致很多女孩“消失”,女性缺失的后遗症现在开始陆续爆发。专家估计20世纪90 年代及21 世纪初出生的一代人进入适婚年龄时,性别失衡的后果将爆发式显现,那才是最危险的时候。大量农村剩男是这一政策所产生的副作用的受害者。

  四、缓解农村大龄单身男问题的路径

  农村大龄单身男性人数量日益增多,这一群体如果不能在政策中有所补偿,有所受益,必然会发展成为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中拖后腿的力量,甚至发展成为未来社会的隐患。出台政策缓解并逐步解决这一问题,要尽快纳入构建乡村振兴制度框架的视野之中。

  (一)全方位提升乡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缩小城乡差距

  城乡差距过大,乡村缺乏吸引力是近年来不发达农村大龄单身男问题凸显的重要原因之一。乡村振兴的五大目标需要全方位搭建切实有效的制度框架。投入财力技术,提升乡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打造不输于城市的现代化生活,使得乡村“洋”起来;输入有效模式,盘活现有资源,发展适宜产业,使得乡村富起来;注入现代元素,优化乡村人居环境,使得乡村美起来。这样,不愁留得住本地女性,更能吸引外来女性,增加大龄男解决婚姻问题的机会。

  (二)加大教育培训,设计精准扶贫专门项目,对症用情帮扶农村大龄男

  全方位加强教育培训,提高致富、人际交往等能力是解决大龄单身男的重要途径。首先,确保农村青少年至少接受高中以上教育,斩断教育贫困的代际传递。在成人教育培训时,除了紧贴产业需求,也要考虑创造更多机会,使大龄男接触到更多未婚女青年,增大其恋爱结婚的可能性。其次,精准细化对大龄单身男的帮扶计划。对能力低弱者,设计帮扶项目促其脱贫致富成家;对“无志”懒汉,扶志为主,并辅以适当奖惩手段,促其自立。使所有大龄男都成为乡村振兴的建设者和受益者。

  (三)塑造现代文明的乡村文化,倡导节俭婚俗

  缓解农村单身大男问题要将现代理念融入乡村文化之中。首先,倡导健康平等的性别关系,目前陕西农村的男孩偏好已经有所扭转,今后要持续提高女性地位,使失衡的男女性别比例逐渐回归到正常范围。其次,移风易俗,倡导节俭婚俗。从改造乡规民约开始,遏制高价彩礼,打击变相买卖婚姻,打造文明乡风。最后,营造宽松文明舆论环境。为农村大龄单身男去“污名化”,缓解其心理压力。

  (四)筑牢医疗养老保障体系,发展农村集体养老互助银行

  首先,逐步打破城乡壁垒,提高农村医疗养老保障的标准,筑牢医疗养老社会保障体系。其次,发展更多的养老模式来补充农村传统的儿女养老、家庭养老模式。要发挥村集体的力量,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的如瑞士的时间银行,开发农村养老银行。鼓励现在正值壮年或有劳动力的老年人去养老组织提供服务,这些劳动可以置换成服务费提现,也可以存入自己的账户,等自己年老时换取所需服务。通过不断丰富和补充养老模式,确保单身大龄男性老有所养。

  参考文献:

  [1]刘世昕.剩下3000万——中国农村剩男现象调查之一[N].中国青年报,2016 -02-23.

  [2]高伟.陕西:脱贫攻坚工作取得的阶段性成果http://www.ishaanxi.com/2018/0929/886971.shtml,2018-09-29.

  [3]姜保全,李树茁.女性缺失与社会安全[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

  【作者单位:陕西省委党校(陕西行政学院)文化与科技教研部】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乡村振兴视域下农村党建和红色文化思路探究

    乡村振兴视域下农村党建和红色文化思路探究

  • 我国农村居民收入结构对其消费倾向的影响

    我国农村居民收入结构对其消费倾向的影响

  • 农村土地权利制度变迁因素分析

    农村土地权利制度变迁因素分析

  • 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对农民增收的影响与对策

    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对农民增收的影响与对策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