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报道

暗战工业互联网“第一城”

作者:王哲 来源:中国报道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世界互联网革命已经进入“下半场”,如果说消费互联网是“上半场”,工业互联网就是那个重要的“下半场”。今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发展工业互联网,推进智能制造...

  世界互联网革命已经进入“下半场”,如果说消费互联网是“上半场”,工业互联网就是那个重要的“下半场”。

  今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发展工业互联网,推进智能制造,推动制造业升级和新兴产业发展。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蓬勃兴起,作为数字化浪潮下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工业经济深度融合的产物,工业互联网被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基石。作为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完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抓手,全国各地正抢抓工业互联网机遇。

  《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发展报告(2020年)》显示,2020年,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规模将达3.1万亿元,占GDP比重为2.9%,可带动约255万个新增就业岗位,工业互联网将成为国民经济中增长最为活跃的领域之一。从我国的经济发展情况来看,很多地市都有着工业互联网的巨大发展潜力,不少地市也为了抢占工业互联网高地而展开了“暗战”。

“青岛愿意做中国工业互联网的试验场!”

  “如果说信息技术制造成就了深圳,消费互联网成就了杭州,那么,工业互联网成就的必是青岛。”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说得“斩钉截铁”。

  在今年全国两会前,青岛已将“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的目标明确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并通过众多公开场合,传递自己抢抓工业互联网发展机遇的决心与信心。工业互联网发展到现在,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循,更没有成熟的模式可鉴,再往前就是一片“无人区”,每走一步都将创造历史。“青岛愿意做中国工业互联网的试验场!”王清宪说。

  这并不是“说大话”,青岛的工业基础雄厚,31个制造业大类齐全,特别是在消费工业领域,在计划经济时代就有“上青天”的美誉,改革开放以后又诞生了“五朵金花”,但进入消费互联网时代之后,青岛明显掉队了。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的互联网浪潮和第二个十年的移动互联网时代都“完美”错过,在工业互联网浪潮中,已经有过几次失败教训的青岛显然不希望再错过这个风口了。

  2015年,青岛开始进行布局。目前累计获批国家级工业互联网项目24个、智能制造类项目15个,还拥有海尔空调胶州互联工厂等81个数字车间。今年更是紧锣密鼓地出台了《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规划方案》以及《青岛市工业互联网三年攻坚实施方案(2020—2022年)》,力争2022年建成“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

  2019年9月20日,海尔集团正式发布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工业互联网平台——COSMOPlat(卡奥斯),作为和美国通用电气、德国西门子齐名的全球三大工业互联网平台之一,被认为是目前国内最为成熟、最有实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作为全球首家引入用户全流程交互联通,并且是最大的大规模定制解决方案平台,它目前汇聚了3.4亿用户、4.3万家企业和390多万家生态资源。

  海尔卡奥斯工业互联网平台相关负责人接受《中国报道》记者采访时介绍,在今年的疫情之下,卡奥斯平台靠“网状生态圈”来抵御“带状供应链”断裂风险的优势特别凸显了出来。作为国内三大卫材生产基地之一的河南省长垣市各大卫材生产企业的口罩原材料突然“断档”,苦苦寻觅未果的情况下求助卡奥斯平台后当天就凑齐2吨口罩鼻梁夹条、5台热风缝口密封机。卡奥斯平台的最大优势在于它是一个开放式平台,具备了为百业赋能的基本条件。青岛计划将其打造成工业互联网领域的“阿里巴巴”。

  “工业互联网瞄准的是工业生产领域的产业链、供应链,这当中牵扯到众多纷繁复杂、纠缠难解的细节问题、流程问题、成本问题……制造业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熟的,需要多年的磨砺与沉淀,这些成功的制造业企业转型工业互联网有着自己的优势。”青岛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局长卞成向记者介绍说,青岛不是仅有一个卡奥斯,而是融入到很多生产场景中。

  疫情期间,青岛港自动化码头接卸量逆势增长。它是我国自主设计、自主建造的自动化码头,也是世界第一个真正意义的全自动化5G智慧码头,实现了全球首创机器人自动拆卸集装箱钮锁技术及系统、氢动力轨道吊及系统等10项全球首创,从数据采集、接收处理全部实现了自动化,且平均作业效率远远超过人工码头,成为工业互联网在港口应用的典范。

  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青岛有基础、有实力,有底气,但也存在巨大的挑战与短板。由于几乎错过了过去20年互联网经济浪潮,青岛并没有诞生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头部领军企业,也严重缺乏相关背景的科技人才与管理者,并不具备攻关工业互联网领域底层技术研发的实力和条件,现有产业生态几乎不可能“内生”出相关行业、企业,必须靠外来“种子”改善本土生态。

  青岛本身的创业生态距离深圳,杭州还有很大差距,真正成为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依然任重道远。

各地“磨刀霍霍”

  发展工业互联网有基础、有优势的并不只有青岛,众多对手实力强劲,甚至在很多方面相对青岛有过之而无不及,例如上海、杭州、深圳、广州、重庆、无锡等等,都为了抢占工业互联网高地而“磨刀霍霍”。

  中国最大的工业城市上海,低调地提出了打造工业互联网2.0版的口号。上海在电子信息、装备制造与汽车、生物医药、航空航天、钢铁化工等领域有一大批优质企业,同时拥有长三角广大的腹地,发展工业互联网有巨大的优势。上海市人民政府2018年印发的《上海市工业互联网产业创新工程实施方案》里提出,全力争创国家级工业互联网创新示范城市,并带动长三角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

  《中国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一批工业互联网的“上海模式”已经涌现。C919大飞机的200多万个零部件实现与人、机、车间与各控制系统、管理系统的广泛互联,运营成本降低20%以上,生产效率提高20%以上;上海三菱电梯建立起辐射全国的大型用户服务中心,实现了约6万台电梯的远程监视,实时捕获电梯性能异常,通过个性化保养服务将电梯故障消灭在萌芽状态……上海工业互联网产業规模已初具形态,产业链不断完整,上海已经形成了以松江区为首的工业互联网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嘉定区、宝山区、上海化工区以及临港地区也形成了4个上海市工业互联网创新实践区。

  但记者也注意到,在工业互联网十大云平台当中,上海目前还没有占据一席。

  借助用友精智工业互联网平台提供的智能生产与精细化成本管控服务,位于重庆的富川古圣机电公司实现了“计划到订单、订单到排产、排产到交付”的生产全过程智能管控,用工人数缩减为700多人,而生产效率提高了近30%。目前,用友精智工业互联网平台在重庆已累计为1.1万户企业提供“上云上平台”服务,连接了2600台套生产设备。强大的工业基础、低廉的成本和“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位置,都是老工业城市重庆发展工业互联网的底气。重庆为工业互联网发展拟定的目标是:到2022年将初步构建工业互联网平台赋能制造业发展格局,培育3~5个国家级服务平台,建成20个以上个性化定制、网络化协同、服务化转型的制造业平台。

  在GDP方面与青岛并驾齐驱的无锡给自己的标签是“中国物联网之都”,作为工业互联网的“光纤”,物联网的实践与布局同工业互联网高度重合,记者此前在无锡采访时了解到,无锡近年来在工业互联网上的成果与实践更多,更能“看得见摸得着”:作为全国唯一的国家传感网创新示范区,无锡已经聚集了超过2000家相关企业,承接的物联网工程遍布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700多座城市;物联网及相关产业营业收入年均增幅超过20%,无锡已经建成了国家超级计算中心、国家智能交通综合测试基地、国家物联网感知装备产业计算测试中心、国家医疗健康物联网产品测评中心等公共服务平台,并且已经开展全球首个城市级车联网应用项目……

  发展工业互联网,需要以互联网思维重新审视组织工业生产全流程,离不开5G、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的底层支持,而华为、腾讯等能够为工业互联网提供技术解决方案的“巨头”均为深圳企业。深圳的高新技术企业已经超过1.7万家,高新技术产业实现产值2.63万亿元,高居全国首位,顺势而为发展工业互联网条件得天独厚。

  广州则云集了华为云、阿里云、腾讯云、微软云等国内外主流云计算开发平台,先后引进了树根互联、航天云网等近20家各类工业互联网平台,培育了中设智控、机智云、裕申、中和、中船互联等多家本土工业互联网平台……

  在天津海尔洗衣机互联工厂内,工作人员利用5G技术进行检验工作。

  还有拥有阿里巴巴的杭州、工业基础雄厚且人才济济的南京、从疫情中浴火重生的工业重镇武汉、去年抢先举办了首届工业互联网全球峰会的沈阳……这些城市都有在工业互联网大潮中“乘风破浪”的基础与实力。

政府要到位而不要“越位”

  “对于各地而言,更重要的是找准自己的切入点,从生态层面谋划布局,去寻找互联网与产业的结合点,真正让政策养分滋养到工业互联网‘热带雨林中,最终形成产业生态。”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刘晓光接受《中国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良好的营商环境环境、丰富的人才资源、先进的技术资源、雄厚的数字经济和工业实力对于打造工业互联网高地来说都十分重要。各地争夺工业互联网高地的现象,无疑对于中国工业的发展有着积极意义。工业互联网的价值足够庞大,空间足够广阔,足以支撑多座城市立足和发展,因此各地发展工业互联网,都应立足各自的基础和优势,扬长补短,真抓实干。

  同时也有受访的专家向《中国报道》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各地要避免不顾地区实际盲目发展,以工业互联网之虚,行金融地产之实更不可取,政府要到位而不要越位。

  “中国发展工业互联网需要蹄疾步稳求实效。”在中国科学院院士梅宏看来,目前我国工业互联网技术路线还未达成共识,工业互联网的核心技术仍需突破,不能一味追求规模,需要遵循问题导向,需要切实解决企业生产中的问题,“不能把传统互联网比烧钱、比赚人气、圈用户、找流量等模式复制到工业互联网中来,因为工业行业特点千差万别,各个企业的信息化水平也参差不齐,不同于消费互联网的‘贏家通吃。”梅宏还特别强调,发展工业互联网,各地要避免“政府热、企业冷”的状况,避免“运动式”推进和无谓的浪费。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融入亿万百姓的智慧城市梦想

    融入亿万百姓的智慧城市梦想

  • 拉美民众对中国互联网行业认知度最高

    拉美民众对中国互联网行业认知度最高

  • 风口上的跨境电商

    风口上的跨境电商

  • 你是“智慧城市”居民吗?

    你是“智慧城市”居民吗?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