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

朱一龙:放马见浮生

作者:吕彦妮 来源:意林 202020期 时间:2020-11-19

“跟着角色走,把自己打开”新剧《重启之极海听雷》(以下简称《重启》)和《亲爱的自己》都已经拍摄完毕,处于待播状态了,对于塑造角色过程中的心态起伏涨落,朱一龙此时的记...

  

“跟着角色走,把自己打开”

  新剧《重启之极海听雷》(以下简称《重启》)和《亲爱的自己》都已经拍摄完毕,处于待播状态了,对于塑造角色过程中的心态起伏涨落,朱一龙此时的记忆已恢复平静。

  “现在回想起《重启》时,很多记忆点都是片段式的。”这是他职业生涯里拍摄时间最长的一部戏,也是戏量最大的一次。“六十多集的戏,有一千多场,拍了六个月。”一度,他觉得这部戏可能再也拍不完了。

  “就是拍着拍着,你在那個墓穴的棚内场景里面待的时间太长了之后,很少见到太阳,人的精神包括身体的感受就是,可能这部戏拍不完了。”

  他饰演的吴邪从戏一开头,就是一个生了重病的人,要不停地咳嗽。朱一龙就要跟着角色的要求咳,“咳久了,就成了习惯。”就好像如果你一直想象自己呼吸困难,你就真的会呼吸困难一样。

  但即使这般投入,还是有一个自我的理性一直在拽着朱一龙,“我现在不能说,能把自己所有的习惯改掉。完全独立成为角色,我现在还是做不到”。

  在创作中完全抹掉自我的颜色,朱一龙知道,这“十分困难”,他和不少业已成熟、年事已高的演员前辈都探讨过这个问题。

“饰演陈一鸣的时候,我是犹豫的”

  最初《亲爱的自己》找到朱一龙去饰演男主角陈一鸣的时候,他是犹豫的。

  陈一鸣身上许多特质、对待事物的态度和做法,他本人都不认同。对角色为人行事的怀疑,同样出现在他面对《重启》中的吴邪时,所以那一次创作才会格外艰难。于是到了《亲爱的自己》,他本能地选择说“不”。

  后来导演丁黑与他的一席谈话,改变了他的思维方式。

  丁黑告诉朱一龙:“你自己很多时候认为你是什么样的,或者你是怎么要求自己的,但其实在别人眼里完全不是那样的。”

  “别人眼中的你,和你认为的自己,永远是不一样的。我跟你谈论我的时候,你所接触到我的时候,跟我自己想象的(都不一样),哪怕我表述得再清楚,其实也是不一样的。”这一点想明白了,他一下子知道该如何去看待和塑造那个自己并不能理解的陈一鸣了。

  “我原来总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我为什么要呈现一个这样的有非常多缺点的人物给观众?后来我想通了,在他的表面之下,他也有自己的诉求,也有自己的合理性,也能给别人带来教训和启发。”

  他在这一次创作里“是真的放开了”“把顾虑都拿掉了”。

  自私、大男子主义——这些粗暴的名词,都是未来陈一鸣可能会被观众谈论甚至诟病的地方,朱一龙都想到了。他控制不了旁人的观感和议论,但丁黑导演心中精准、强烈的价值观还是让他决定参与这次创作。

  出道时间足够长了,各式各样的创作方式与导演风格,他大体上都见过,也懂得了怎么去配合、呈现。只是,眼见再多甘苦人事,似乎朱一龙也早已定心,不让自己呈现在七情上面。你见他逢人便和善地微笑,眼里柔柔的,却并不一定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可能我就是这样的人。”即使这般不喜怒形于色可能会让他在日常中遭遇被误解,他也觉得“无所谓”。“我不用告诉别人我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不重要,重要的在于你完成每个作品之后,他们知道这个角色是什么样的,对我来说就是挺好的一件事情。”

  你不怕别人会因此觉得朱一龙是一个无聊的人吗?

  “如果你觉得我是一个挺无聊的人,那我承认,我就是挺无聊的。但我不担心,只要我演的角色不无聊就行了。”

  他坦荡到这样的地步,几乎要让人开始羡慕他的心无杂念了。

  “是的,我现在就是没有什么杂念,就想在职业上,可以出一些好作品。现在的我,不管是身体还是思想方面,都是自由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家务

    家务

  • 自我

    自我

  • 阅读——生命的突围

    阅读——生命的突围

  • 求婚,寒极做证

    求婚,寒极做证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