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

银背大猩猩的故事

作者:尤今 来源:意林 202020期 时间:2020-11-19

在卢旺达深不可测的丛林里,我看到了朝思暮想的银背大猩猩和它的大家族。四目交投的那一刹那,我心跳如鼓。在它干干净净的眼神里,我看到了毫不设防的无邪。此刻,在相隔仅仅一...

  在卢旺达深不可测的丛林里,我看到了朝思暮想的银背大猩猩和它的大家族。

  四目交投的那一刹那,我心跳如鼓。

  在它干干净净的眼神里,我看到了毫不设防的无邪。

  此刻,在相隔仅仅一两米的短距离里和我对视的庞然大物,是一头“银背家族”的成年雄性大猩猩。高约两米,背部有一束闪闪发亮的银色毛发,脚很长,手更长。它直直地向我走来,丛林导游朱莉压低嗓音说:“别和它对视!”我赶快移开目光,它迤迤然地与我擦身而过。朱莉解释道,银背大猩猩有时会把人类的对视误会为一种“挑衅”的行为,为了自卫,或会发出袭击。

  银背大猩猩是群居动物,每一群由一头银背成年雄性大猩猩领导。我们所看到的“银背领导”,总共拥有九名“妻子”和十五头小猩猩。

  山地猩猩是素食者,这一刻,在温柔阳光的照射下,大大小小的猩猩或坐或站或攀爬在树上,嚼食的声音此起彼落,到处都是饱食的幸福。

  银背大猩猩被称为“温和的巨人”,它们的基因和人类相似,通谙人性。

  朱莉告诉我们一则非常动人的故事。

  那一回,朱莉和八名游客正在叢林里观赏大猩猩的千姿百态时,“银背领导”突然走向了她,焦急地发出了尖叫声。研究发现,银背大猩猩会通过二十五种不同的声音彼此进行沟通;而根据朱莉了解,一般低沉的咕噜声,是用以交谈的;呃呃的打嗝声,是饱食后满足的表现;隆隆的吼叫声,是用在纪律约束的;至于尖叫声嘛,就是警告的信号了。朱莉和猩猩长年相处,知道“银背领导”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因而毫不犹豫地领着游客以及大猩猩群组走向丛林安全的腹地。事情过后,从遗留下来的足迹,朱莉赫然知悉,有一大群凶猛、侵袭性极强的水牛曾经路过这儿!银背领导在自救的当儿,也尝试拯救被它视为朋友的导游,可谓情尽义至了!

  众所周知,银背大猩猩是濒危的稀有动物之一。20世纪80年代,在捕猎、疾病、战争以及失去栖息地种种不利因素的影响下,苟延残喘的银背大猩猩仅仅剩下两百多头,幸而美国一位动物学家戴安·弗西适时地拉响了警钟。

  戴安·弗西原本在美国肯塔基州的儿童医院工作,后来,兴趣转移,在英国剑桥大学考取动物学博士学位。

  1963年,她到东非旅行,旅途上结识了人类学家李奇。在三千多米高的维龙加火山群上,她第一次接触到充满了灵性的银背大猩猩,对于它们的生活习性产生了强烈的兴趣。1966年,戴安·弗西接受李奇的邀请,重又来到了卢旺达,在维龙加山脉的丛林里,展开了银背大猩猩的研究工作。

  起初,在丛林里的戴安·弗西只是偷偷地跟踪银背大猩猩,悄悄地观察它们的一举一动;后来,为了能够更好地接近它们,她模仿它们的声音,释放善意,渐渐地,取得了它们的信任。后来,猩猩们习惯了她的存在,也敞开心怀接纳了她。其中有一头名字唤作“迪吉特”(Digit)的雄性猩猩,还和她结交成朋友呢!

  经过多年仔细地观察与研究后,戴安·弗西发现,银背大猩猩善良温驯、性喜和平,绝对不会主动地对人类发出攻击;除非是受到了挑衅,才为了自卫而使用武力。它们和传说中那凶猛残暴的恶兽是截然不同的。

  1978年,上述那头友善的猩猩迪吉特竟然被偷猎者残酷地杀死了,戴安·弗西如遭雷殛,伤心欲绝。岂料六个月之后,她熟悉的一整个大猩猩家族也被杀害了。义愤填膺的戴安·弗西正式向偷猎者升起了“宣战”的大旗帜,她积极组织巡逻队,高价悬赏捉拿偷猎者。她以沉重笔调写成的《反对猎杀山地猩猩》一文,在脍炙人口的《国家地理》杂志刊登后,全球瞩目,捐款纷至沓来。

  1978年,戴安·弗西运用捐款成立了“迪吉特基金会”,并以此从事保护与研究银背大猩猩的工作。

  1983年,《迷雾中的大猩猩》一书面世,戴安·弗西在书中以生动翔实的笔调,叙述了她在卢旺达丛林研究银背大猩猩长达十八年的艰苦经历与成果,全面揭开了原本蒙在银背大猩猩身上的神秘黑纱。而后,根据这部书改编而成的同名电影,犹如当头棒喝,让全世界意识到银背大猩猩所面临的危机。

  让人至为震惊而又至感难过的是,四处呼吁保护银背大猩猩的戴安·弗西,却未能保护自己。1985年,年仅五十三岁的她,在研究营地被枪杀,迄今仍未破案。

  她的生命终结了,可是,她留在日记里的最后几句话,却成了醍醐灌顶的经典语言:“当你了解了一切生命的价值,你就不会苦苦地纠结于过去,而会积极地致力于保护未来。”

  戴安·弗西多年不懈的努力,并没有随着她的逝去而付诸东流。如今,银背大猩猩已被卢旺达政府及其他国际机构立法保护了。在20世纪80年代,全球银背大猩猩只剩下二百余头,目前,数目已达八百余头(四百零八头在卢旺达和刚果,四百头在乌干达),令人振奋的是,数目仍在不断地增加中。

  乌干达政府在倾尽全力保护银背大猩猩之余,还一石二鸟地将“观赏大猩猩”发展为遐迩闻名的观光节目,借以增加收入——每名游客必须付出750美元申请一张观赏许可证。有关方面相信,认识能促进了解,了解能激起关心,关心有利于保护。

  卢旺达火山国家公园坐落于维龙加山脉,里面只有寥寥十个银背大猩猩组群,为了不让蜂拥而来的游客干扰到它们日常的生活,公园管理局每天只允许十组游客(每组八名)进入丛林追寻它们的踪迹。一旦寻着了,每组只能有一个小时近距离的接触,之后,便得撤离了。

  那天,我们一组八人在导游朱莉和荷枪监护人员的陪同下,进入了深不可测的丛林。

  走不多久,便看到了上述那头背部闪着银光的雄性大猩猩。它就直直地站在那儿,以长长的手臂抓着茂盛的树叶“咔嚓、咔嚓”地吃着。由它领导的二十余头猩猩,也散在不同的角落,吃吃吃、吃吃吃;对于我们这些好奇的围观者,连眼皮也懒得抬一抬。有一头母猩猩,亲昵地抱着幼婴在哺乳;另一头小猩猩,吃饱了之后,惬意地躺在地上,露出了圆滚滚的肚皮。

  啊,这是一个没有恐惧、没有忧虑、没有暴力、没有饥饿的地方,这是一个充满了爱和温情的世外桃源。

  我的耳畔,忽然响起了戴安·弗西的话:“当你了解了一切生命的价值,你就不会苦苦地纠结于过去,而会积极地致力于保护未来。”

  戴安·弗西恬和的笑脸,也在这时清清楚楚地从猩猩群中闪现出来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泰北的大象

    泰北的大象

  • 别了,我的小猩猩

    别了,我的小猩猩

  • 猩猩的“奶爸”

    猩猩的“奶爸”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