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

再来一节政治课

作者:骆阳 来源:意林 202019期 时间:2020-11-19

高三的时候,我最不愿上政治课。政治老师老杨是班主任,上个厕所都要限制时间,两分钟不回来就得派人去找……但通常是找人的人也回不来了。于是,总复习用的4本政治书就成了我...

  高三的时候,我最不愿上政治课。政治老师老杨是班主任,上个厕所都要限制时间,两分钟不回来就得派人去找……但通常是找人的人也回不来了。

  于是,总复习用的4本政治书就成了我的发泄工具,其中第一册《经济生活》是限制级别的,里面写满了吐槽老杨的段子——当时觉得第一册最难学。当然,我不愿上政治课还有一个原因。上了高三,我们对“杨式教学”产生了抗体,他的段子已阻挡不了我们滚滚而来的困意,毕竟郭德纲连着给你说三年相声你也得烦,偏偏老杨还总爱占课。某天中午,老杨又来占语文课,正巧我趴着睡着了,睡梦中隐隐听到老杨喊我名字,突然想要挑战一把他的权威——我继续装睡,没想到老杨竟然发动前后左右的小伙伴一起挠我痒痒。

  挠痒痒真是全世界最让我无法忍受的酷刑,我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两手重重往桌上一拍。老楊大喝:“反了天了,给我去教室后面站着!”我仰着脖子,语不惊人死不休:“我有起床气你知不知道?”

  班级一下炸开了锅,老杨说:“我再说一次,给我去后面站着,Do you understand?”我慌了,想不到一个政治老师的英语水平竟然如此之高。然而待我走到教室后面,老杨又把我揪上了讲台,他抽出一张答题卡,“看你写写画画挺认真,结果整了个32分,把你的政治书拿来,我看看你都记了些什么!”

  听到老杨的话,我心头一颤:“我……没带政治书,今天本没有政治课。”于是老杨结合政治书里的材料数落我,一直到下课。

  后来高考结束,我被老杨一个电话叫到班里。想来可能是老杨舍不得我,把我叫去说些煽情的话,可没想到,打开门,看到老杨在撕书,“我哪点对不起你,你这么讨厌我?”

  “老师,我不讨厌你。”

  “书上你写得很清楚了。”书上写了:老杨真烦人,又占课;天天让我结合材料;老杨小短腿,开车够不着油门……老杨撕完书,把碎片又塞回麻袋,吸了下鼻子。

  嗯,这就是我们的杨哥,一个来无影去无踪、训起人来带风、大学毕业好多年依然会让人想起的真男人。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湖南707分文科状元何润琪:寒门难出贵子,是最大的谎言

    湖南707分文科状元何润琪:寒门难出贵子,是最大的谎言

  • 不仅仅是左手

    不仅仅是左手

  • 你长大了卖什么

    你长大了卖什么

  • 跟着感觉走

    跟着感觉走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