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月刊

锁子

作者:张亚秋 来源:小小说月刊 202006期 时间:2020-08-01

锁子是我十舅姥爷的独苗。十舅姥爷姓殷,字勤,是破落的满族后裔,奶奶的最小堂弟。十舅姥爷娶了村花女人宝鬟,结婚十五年之后,村花舅奶才“开怀”生了一个宝贝儿子。舅奶按族...

  锁子是我十舅姥爷的独苗。十舅姥爷姓殷,字勤,是破落的满族后裔,奶奶的最小堂弟。十舅姥爷娶了村花女人宝鬟,结婚十五年之后,村花舅奶才“开怀”生了一个宝贝儿子。舅奶按族谱给孩子取了个大名“殷实”。十舅姥爷在城里最好的银匠那里打了个纯银长命锁挂在儿子脖子上。于是,这个一辈子都没有几个人想起大名的男人就被大家自然而然地叫了“锁子”。

  锁子和我同年,论辈分我当叫他小叔。他爹娘宝贝他,就经常带他进城来我家串门长住。因为他个头不高又与我同岁,我便不肯叫他叔,只叫他锁子,于是被极其讲究规矩的爷爷抽了好几下家法鞭子,令我改口。不肯服软的我就用自己的眼睛小刀子一样剜着锁子,吊着脸子耍着性子不和他玩。可是锁子太想和我玩了,于是他就在地上不停地打滚,哭着非要和我一起“招猫逗狗”。大人们没法,也就容了我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由着我大呼小叫“锁子锁子”去了。

  锁子很喜欢我给他绘声绘色地讲小说《烈火金刚》。我找出书来给他看,他说不看,他不识字。我诧异他居然不上学不识字。锁子说舅奶舍不得他去上学,他也离不开舅奶的“咂儿”。天哪!都快九岁了还吃“咂儿”,我是十分不明白舅奶咋这样惯他。

  锁子十一岁的时候,舅奶从一个走村串巷的会算命的货郎手里买了一大堆洋货后,那货郎对舅奶说,你儿子天生好命,日后大富大贵,定让父母穿绫罗住高楼。从此,舅奶就更加宠惯锁子。

  锁子十八岁时定了门親事。准新娘是乡村供销社营业员,长的白白净净,模样可人,身上总有股香味。锁子不再腻着舅奶,有空就往对象那里跑,和对象卿卿我我,十分甜蜜。偶尔也会用自行车载着对象来城里看电影下饭馆到我家串门。奶奶似乎不大喜欢锁子的对象,老是在他们走后抖搂椅垫,嘴里莫名其妙地嘟囔些我听不懂的话。后来问母亲,母亲说奶奶嫌锁子的对象“脚飘”。

  在我老家有种说法,女孩脚飘多是缺少家教,婚后容易出轨。仿佛是为了印证奶奶的先知先觉,婚后半年锁子就带着即将临盆的媳妇来我家,是怕乡间大夫笑话他媳妇结婚不到十个月就要生产。奶奶的脸色虽然不是很好看,但好在妈妈对锁子媳妇好,我看锁子也挺不易,一个大老爷们天天洗尿布刷尿桶的,就时不时地帮帮他,结果我和锁子竟然学会了伺候月子。

  呆了差不多半年,锁子领着他的儿子和媳妇回去了。过了半个月,锁子来城里住院。原来回去后被街邻说孩子不像“月科儿”,而且长的也不像锁子,反倒像供销社主任。于是锁子就同常来家里打听媳妇啥时上班的供销社主任动手支了“黄瓜架”,结果被人家打了个耳膜穿孔。供销社主任扬言要去法院告他侵犯名誉,吓得锁子只好自认倒霉,躲在城里不敢回乡。

  大学毕业我回老家探亲,一日忽听奶奶说起锁子,奶奶说锁子媳妇前几年和一个包工头跑了,去了哪里也不知道,还带走了锁子的宝贝儿子。于是锁子就一路从齐城南下,经过长春、沈阳入关,又从北京一路南下直到广州,寻找媳妇、儿子。听说媳妇出现在某歌厅,就把自己辛苦赚来的钱一把一把撒出去,一个歌厅一个歌厅去找、去问、去寻。人没找到,却在一次醉酒之后,不知何故惹了歌厅保安,被打折了腿。

  折了腿的锁子只好又流浪着回了老家。那一年,舅爷舅奶为了给锁子医腿,卖了乡下的地和房子,凑足了十七万块钱去了邻省一家私人医院给锁子治腿疾。

  没想到,锁子的腿治了半年也没治好,就和医院扯起了官司。在签署医患纠纷调解协议书时,竟然遇到了自己的媳妇。原来锁子媳妇是这家医院的“医政科主任”。

  世界就是这样小,相遇的那一刻锁子一把撕碎了调解协议书。

  舅爷舅奶拗不过锁子,在二十万白打了水漂之后,收拾行李又回到东北。

  锁子在我家附近摆了个修鞋摊,修拉锁,擦皮鞋,钉鞋掌,换鞋跟。顾客里回头客居多,锁子会给等待的顾客用类似山东快书讲《烈火金刚》里的“肖飞买药”。但总不如我讲得流畅。

  奶奶说,你去看看锁子吧,他经常会问起你。

  可是,直到离开家乡,我也没有去看锁子。我怕,他再在地上打滚;也怕,自己再听到他讲“肖飞买药”。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终于记起来

    终于记起来

  • 红尘异事 憨姥娘

    红尘异事 憨姥娘

  • 佛珠

    佛珠

  • 蓝花瓶

    蓝花瓶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