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月刊

你是我的谁

作者:孙在旭 来源:小小说月刊 202006期 时间:2020-08-01

五月中旬,下午六点,牡丹街华灯初上,晚风拂过慧远的长发,飘来一缕芳香。是香水还是洗发水?他苦涩地想。“小凯,你为什么愿意送我来?”她漫不经心地问。“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五月中旬,下午六点,牡丹街华灯初上,晚风拂过慧远的长发,飘来一缕芳香。

  是香水还是洗发水?他苦涩地想。

  “小凯,你为什么愿意送我来?”她漫不经心地问。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他不耐烦地说。

  “你是不是不想来啊?”

  “没有。我必须来。要我怎么说你好呢?这种事哪有晚上约的?”他看着精心准备的她,却高兴不起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万一对方是坏人呢?”

  “小凯,你想多了吧,只是见个面,吃个饭,如果看不上眼,就一拍两散,各回各的家。”

  “你很想让他看上你吧?看你今天这身打扮,平时也没见你这么上心。”

  “你生气了?”她问。

  “我没生气。”他一字一顿地说,“对你——我,永远不会生气。”

  但他伤心了。

  “那你到底想怎样?要送我来的是你,相亲的是我,你干吗管这么多?不爱来,你现在就回去。去去去,赶紧走。”看样子她却生气了。

  “我不是管你,我只是關心你。”仿佛觉得这句话不妥似的,他马上以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说:“你这么漂亮,不安全嘛。”

  “得啦,收起你这猥琐的心吧,你看谁都像坏人,我看你才像呢。喂,喂,眼睛往哪儿看呢?”

  “切——”他学着喜剧演员的样子把本来不太长的刘海用手往后一撩,终于把她逗笑了。然后又回过头一本正经地说:“慧远,你是怎么想的?这是第三次了,为啥不自己处呢?你就甘愿让别人安排你的终身幸福?”

  她沉默了。长久以来,身边没有一个男人能给她特别的印象。久而久之,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无聊的人,越是这样,就越是不喜欢与人相处。要说有什么男人能与她保持关系的话,也就是邵凯了。只是这种关系一直在友情与爱情之间徘徊,连她自己也说不清这天平的指针倾向哪边。她心烦意乱地想着,过了良久,突然下了一个决心。

  “算了,不问你了。”邵凯看着陷入沉思的她,没再说什么,从兜里掏出烟,点了一支。路灯下,沉默跟着两个人的脚步,越走越远。

  街上车水马龙,邵凯走在慧远的左边,一只手夹烟,另一只手揣进兜里。过十字路口的时候,一辆电动车突然闯了过来,他感到一双手轻轻地抓住自己的胳膊,马上又放开了。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他还是感受到了这突然的悸动,仿佛整个世界都停止了。他多希望这一瞬间即是永恒。他用余光偷瞥慧远,白净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希望这条路再远点,可是离约定的饭店越来越近了。她从兜里拿出手机当镜子照。

  “别照啦,已经很美了!”

  她一边把一缕头发绕到耳后一边问:“是吗?”

  他没有回答,丢掉烟头,又点了一支,脚步却明显放慢了。约定的饭店就在街对面了,他跟在她身后,一步之遥。

  突然他停下脚步,神情黯然地说:“你过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她回头诧异地看着他:“你不过去吗?”

  “我在这里能看到对面的情况。”

  她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好吧,祝我顺利。”

  他只是吐了口烟,摆了摆手,不再说话。

  红灯变绿,她迈出脚步,挤进人群。

  突然,他听到一句:“小凯,你是我的谁?”

  绿灯闪烁着,人群流动着,这声音如此微弱,仿佛来自遥远的彼岸。他抬头,正对上慧远的眼睛。他想了想,终究还是没说出来,就快变灯的时候,他听到自己说:“等你回来的!”

  不知她听到没有,他又摆了摆手,她转身小跑着穿过马路。

  夜色已经不知不觉沉了下去,他看见她上了二楼。

  接下来将是难熬的半个小时,或者更久。他无法忍受这种看不到她的焦急,他想穿过马路,她刚进去,他就一刻也不想等待了。

  当他终于走进饭店时,身穿白衬衫的服务员热情欢迎的同时,快速打量眼前这位先生。他一米七五的个头,穿了一件褐色李维斯T恤,黑色休闲裤干净利落,没有半点儿褶皱,额前的刘海有些随意地垂下来,刚好盖过眉毛。

  他径直走向楼梯,服务员紧随其后。

  他一踏进二楼大厅,就看见她打电话的背影。他在服务员开口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服务员疑惑地站定,看看打电话的女人,又看看他,把菜单轻轻放在桌子上,识趣地下楼了。

  大厅里稀疏地坐着几位客人,有老人,有孩子,可就是没有一个相亲模样的男人。

  慧远在给谁打电话呢?他走近了几步,想要听清楚些。

  可是,她突然把电话挂了,一回头正看见他。

  “小凯?你……”

  他像个正在偷东西的人被抓个正着,一时间百口莫辩,“我,我,饿了。”

  “你来得正好,我也饿了。”慧远找到一张小桌坐下,“我们一起吃饭吧。”

  “我们?”

  “是啊,那边说有事不过来了。”

  愤怒胜过窃喜,他真的生气了,一拍桌子:“什么情况?啊?这不耍人呢?”

  吃饭的人被吓了一跳,纷纷看过来。

  “你干吗这么生气,快给我坐下。”她反而无所谓地安抚起他来了。

  “你给我电话,我问问他,是不是拿咱们当傻子耍呢?”

  “你生哪门子气?快点儿给我老实坐下,都八点半了,你不饿我还饿呢。”慧远催促道。

  越是看她风轻云淡的样子,他越是气不打一处来,就没有这么办事的。

  “还有的是时间,明天再看呗,呵呵。”她看着他的眼睛说。

  他沉默了。

  楼梯口传来脚步声,还是那个服务员。

  他突然站起来,斩钉截铁地说:“不行,今天他必须来,你在这儿等着。”

  服务员又跟着下去了。

  看着下楼的邵凯,慧远并没有动。

  十分钟后,一个穿白衬衫的男人走上来,他一米七五的个头,眼睛里充满自信,头发乌黑发亮,梳成当下最流行的背头,身杆笔直地走向慧远。

  慧远没有站起来,双手托腮,看着这个男人。

  “你好,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慧远依然笑而不语。

  他士兵似的站得笔直,脸憋得通红,就像演讲时突然忘词一样,窘迫地卡在这了。她依然托着腮看他,眼中充满柔情。或许被这柔情鼓励了,终于,他开口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邵凯,介绍完毕。”

  她再也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就这样不管不顾地笑了足有一分钟才说:“是啊,等得太久太久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司马光葬妻

    司马光葬妻

  • 渡

  • 桃花墓

    桃花墓

  • 一串项链

    一串项链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