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周刊

种花、种田、种情怀 魔都“头顶”生机勃勃

作者:吴雪 余诗扬 来源:新民周刊 202030期 时间:2020-09-08

上海天安千樹效果图。1995年的上海,1.69平方米的人均绿地面积还赶不上一张单人床大,而去年这一面积已经是一间超过8.2平方米的小卧室了。过去30年上海城区绿化率...

  上海天安千樹效果图。

  1995年的上海,1.69平方米的人均绿地面积还赶不上一张单人床大,而去年这一面积已经是一间超过8.2平方米的小卧室了。过去30年上海城区绿化率提高了32%,但土地资源日趋紧张让人不禁担忧,中心城区绿化还能种在哪?多年前,上海市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就给出了答案——立体绿化。

  在上海苏州河畔,有一座别致的建筑“天安千树”全网刷屏了。这座被两千棵树包围的魔幻新地标,有着400级台阶,数百根清水混凝土的生命立柱上,高低错落地种植了2000多棵不同的植物。有蓝色花境系的鼠尾草、百子莲,也有秋日黄昏系的千鸟花、火星花。有山、有树、有河,这道自然风景线,吸引了全球各地摄影爱好者前来朝圣。

  事实上,“屋顶立体绿化”在上海早已存在,上世纪90年代初,人民广场改成了超大型地下商城,顶上建成屋顶花园,成为上海著名景观。但由于观念瓶颈,起初的五年,屋顶绿化仅在静安、长宁等区稍具规模。

  2007年,《上海市绿化条例》将屋顶绿化写入地方性法规,“屋顶绿化”按下快进键。2010年上海举办世博会,共完成各类立体绿化(包括屋顶绿化)40万平方米。2012年10月《建筑节能项目专项扶持办法》出台,单个绿化示范项目最高可获补贴600万元。2015年,新修订的《上海市绿化条例》规定,凡高度不超过50米的平屋顶应当实施立体绿化。

  五年来,从屋顶花园到菜园农场,再到绿植与钢筋水泥结合的商业综合体,上海,显然在屋顶绿化的探索上,走出了一个“都市农夫”的全新模式——种花、种田、种情怀。

长在建筑上的植被

  8月初的上海,台风“黑格比”刚刚过境,社交媒体上就天安千树的植被安危讨论得热火朝天。网友留言担心植被损毁,天安千树项目商管负责人薛建民表示,天安千树自有其灌溉、养护、固定系统,这种担忧大可不必。施工六年,这座被千棵树包围的魔幻新地标,初露真容,吊足了大众的胃口。有人把它臆想为“古巴比伦空中花园”,还有人为它的千树植被所惊叹。但许多人并不知晓它的内在玄机。

  走进莫干山路上的天安千树施工地,机器的轰鸣声并不妨碍我们为其驻足停留。漫步在苏州河岸,这个逐层升高的立体绿化景观,远远看去,好像一座绵延大山。天安中国张婷婷告诉《新民周刊》,天安千树的主创设计师是Thomas Heatherwick(以下简称:Thomas),2010年他因设计上海世博会英国种子圣殿馆,在中国名声大噪。

  “如果我们在这个地方建造一个方盒子建筑的话,开发商是乐意的,因为有更高的利用率,但风景就会变得压抑。天安千树沿线的苏州河长寿十八湾的第一湾,很美。不好好利用就太浪费了。”张婷婷说,这座建筑的设计原型以安徽黄山为样本,其实是综合了很多山的特点。比如垂直岩壁的设计、不同树种的搭配。未来中庭空间也会体现山的禅意。“就好像一个人绝望时,在悬崖峭壁的谷底,抬头看天,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按照Thomas的设计理念“有山必有树”,为了呈现山中自然之美,便有了种上1000棵树的构思。天安千树模拟树木从岩石夹缝中伸出的生态模式,筛选了60%长青植物与部分落叶植物,安放于建筑露台上。在建筑上层绿化方面,模拟了高纬度山区上的植被组合,大多选择体量偏小,适应能力强的植被。而那些较大的灌木则被隐藏起来,只有从山顶俯视时才能被发现。

  张婷婷介绍,景观设计师在花境设计上也花了心思,为保证所有绿植长盛长青,设计师巧妙设立了三种尺寸的“花盆”。“每个花盆对应不同树种,分别栽植灌木和乔木,背阴区域选择耐阴植物,比如玉簪、绣球、一叶兰、虎耳草;不同位置还会安排各种耐风力的植物,有利于变换温度、湿度、二氧化碳的浓度等。”

  此外,景观设计师还运用“四时不同”的理念,搭配不同花种,实现了“春青、夏绿、秋红、冬雪白”之景。为避免低层草甸花草灌木品类太过单一,他们在地面上增加了银姬小蜡、斑叶芒、紫穗狼尾草等,设立了不同波段的花坡。而走进周边的垂挂景观,枝枝茂密,叶叶丰盈,像是走进了山谷间一道静谧无声的“花瀑布”。

  有人提出天安千树植被如此之多,所处位置又错综复杂,养护问题如何解决。薛建民告诉《新民周刊》,这个我们完全不用担心。天安千树共有450多根柱子,所有的灌溉系统、保湿系统、排水系统、加固系统全都藏在这根柱子里。“可以实现自动灌溉,雨水探测器探测到过湿了,它就排水,地下室收集雨水,干的时候可以循环利用,节能环保,我们也有机器平台,利用升降台人工修剪。”

  据了解,天安千树还保留了苏州河原有的特色,打造了一条900米的滨河步道。“今年3月份我们移植了日本早樱,以后每年都会在这里盛放,配合苏州河景观,成为一条浪漫的樱花步道。” 薛建民说,目前由于层层退台的设计,面向苏州河的一面,每一层都会有露台,且每个露台看出去的风景皆不同,那么在招商时,他们筛选一些契合整个项目氛围的商户,比如餐饮、咖啡店、设计师品牌店之类。

  天安千树一期的商场预计明年开业,二期建筑的酒店和办公,也会陆续建成。由于该建筑在荣氏面粉厂旧址上建造而成,后期将在周围原有文物建筑上做一些博物馆、展览馆等文化业态。当日落黄昏,在郁郁葱葱的森林建筑之间,你和爱人一边坐在露台上手捧咖啡,一边欣赏着滨河步道两旁的樱花纷飞,这份浪漫恐怕是申城独一无二的存在了。

绿植也可以很艺术

  移步异景,走到莫干山路这一侧,天安千树像是大山从中间被一刀切开般陡直,外墙立面上还印有16位世界级大师留下的艺术涂鸦。张婷婷指着一幅老虎与兔子的涂鸦说,“千树就像一个大千世界一样,包罗万象,兔子和老虎也可以和谐相处。”

  与天安千树相比,屋顶绿化还可以有另一種艺术的呈现方式。如果把ins上最火的高冷风和森系花园放在一起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在虹口区溧阳路611号的1933老场坊,《新民周刊》记者看到许多前来打卡的小姐姐们,正在高冷色调的廊桥、牛道、旋梯,摆Pose拍照。镂空水泥花格窗下的光影,斑驳色泽的伞形柱,8米挑高的圆形空中舞台,在这之前,1933最为知名的就是《小时代1》的拍摄地,各种综艺节目的取景地。

  浓浓的工业风,似乎跟文艺沾不上半点关系。但你不知道的是,在这座高冷工业风的建筑顶层,还藏着一座600平方米风格迥异的秘密花园。花园的入口有些隐秘,乘坐玻璃电梯,穿过木质走廊。“这里有四百多种植物,三角梅、铁线莲、芦荟、风车茉莉,日常维护就是修剪、浇水、治虫,现在天热属于蚜虫高发期。”冯师傅一边修剪花枝,一边解释道。

  再往里走,花园深处,还有一片“白色紫藤隧道”,有人来这里求婚、举办草坪婚礼,开展diy课程;旁边八米长台上,摆满了上百种多肉植物,行走其间就仿佛走进了爱丽丝梦游仙境。每逢天气好的日子,还有喜欢写生的艺术生,在花与影交织里作画,一坐就是一天。如果你是路过的游客,在露台休憩区喝一杯冷饮或咖啡,小坐片刻,也是一种享受。

  “整个园区是特别工业风的,如果改变太多会很怪,所以我们希望有一个相对集中的地方,空中花园正合适。”上海众桁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作为1933的运营方,其执行董事王晓蕾告诉《新民周刊》,2007年,他们在接手老场坊时就进行了第一次改造。由于文物保护建筑的限制,保持了“修旧如旧”的原则。比方说,外立面不能做任何霓虹灯等,改造上也无法动结构,伞形柱的表面也尽可能保持当年的风貌。

  “外墙水泥剥落必须定期修补,其实难度挺大的,因为1933年水泥都是从英国进口的,现在的水泥颜色已经很难接近那个颜色了。”王晓蕾说,结合1933的历史特点,他们希望做出更有文化的内容。“我们与上海话剧中心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专门做了微剧场,一年有将近200场演出。一般的创意园区,有80%办公,20%商业配套,但我们保留了自己运营活动场地,这个舞台已经成功举办过法拉利F1派对、保时捷60周年纪念、《蓝莓之夜》亚洲首映派对等活动。”

  1933 老场坊屋顶600 平方米的秘密花园。摄影/ 余诗扬

  1933老场坊不是静态的,而是流动的、推陈出新的。王晓蕾认为,空中花园,恰是他们创新变化的样本。2015年,空中花园的念头出现。作为运营方,他们与专业的绿化园艺公司合作,从在冬天-8℃的严寒中拔下第一颗螺丝钉开始,打磨抛光、刷油漆,再到第二年屋顶气温达40℃的酷暑中继续劳作。2016年,屋顶花园完工。一开始,他们甚至为了花园的观赏性,专门闭关了几个月,等待花朵的盛放。

  “租金和活动的收入占比较大,空中花园可以忽略不计,我们会牺牲一些经济利益,给大家一个好去处。拍照传播,对1933的品牌影响力也是延续性的。”如今,花园免费对外开放,里面的植物品种多达百余种。一阵微风吹过,花朵摇曳起舞。王晓蕾说,明年他们会把整个1933做成一个沉浸式的体验,中间会用到一些VR或者AR的技术。在不影响原有园区业态的情况下,会给它增加一些内容。不排除设置项目时,把最后一站设置在空中花园。

城里人的一亩田

  每一个城里人心里都有一亩田,种桃种李种春风。屋顶绿化不仅是绿化,还可以有点田。在闵行区七莘路3655号凯德购物广场有一个小蜜蜂农场。作为2015年建成的全国首家商业性屋顶农场,最开始的面积不到1500平方米。清晨,来到小蜜蜂的蜂巢入口,迎面而来的空气里夹杂着青草清香。在这里,你只需每月支付一定的租金,就能获得一个V-BOX种植箱的菜地,蔬菜种苗与日常养护,会有专业人员提供,圆了不少都市人的田园梦。

  屋顶是一个生态环境比较特殊的地方,白天和晚上的温差大,蔬菜在暴晒和寒冷环境下如何存活十分讲究技术。

  小蜜蜂农场创始人王主丰,生于浙江安吉东坞,一个美丽的小乡村。26岁那年,王主丰辞去“铁饭碗”的工作,只身闯荡上海。“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安吉那么美,一定要把‘竹乡这个概念种到上海人的心里去。”王主丰告诉《新民周刊》,在屋顶最先开始试验的是“屋顶菜园”。但经营花园与菜园有所不同,技术难度上存在很大差异。

  最大的区别在于,种植蔬菜用一般的种植容器很难种活,因为屋顶是一个生态环境比较特殊的地方,白天和晚上的温差大,蔬菜在暴晒和寒冷环境下如何存活十分讲究技术;再加上屋顶有荷载,传统的泥土难承其重,此外,屋顶缺水也是个问题,蔬菜比较娇贵,水浇多了会烂根,水浇少了会渴死。结不了果,维护的难度很大。

  王主丰说,经过一年的努力,他们结合露台实际面积,将菜园划分为两个长方形种植箱自由组合,同时设计了免人工自动浇灌系统的技术专利,不用人工不用电,接上水管就能自动灌溉,可以节省40%的经费,80%的空间、90%的水、95%的种子和98%的劳作时间。除此之外,在室外雨量较大的情况下,先进的排水过滤系统,还可防止植物不会被淹没,种植基质不流失。

  小蜜蜂农场的巨型滑梯。

  土壤也选择了中国最好的泥炭产地之一长白山有机泥炭土保障产量,使得单箱(0.45平方米)种苗的产量可达40斤绿色蔬菜。“现在绿色蔬菜价格都要25元/斤,我们的产值可达1000元,按照每人每天一斤的产量,初步估算下,一家三口仅10㎡面积,20个种植箱就可以自己自足,吃上无污染的绿色蔬菜了。”王主丰说,试行期十个月,小蜜蜂农场接待近十万余人,周末单日曾突破1000人。

  小蜜蜂农场不仅可以满足家庭种植,还能满足小花园、露天平台,只用两个园丁种植养护1200个种植容器,产值可达100万元。真正实现了用最好的人工种植更好的蔬菜。“一开始是菜园的展示,后来是菜园的科普,再到扩大面积,增加游乐趣味性。作为闵行区的科普教育基地,2015年我们还参加过上海空间艺术季展览,是闵行区唯一一家单位。”

  如今,小蜜蜂农场每年客流量可达到6万到8万人,10000平方米的建筑空间,是这样一幅光景: 你可以穿过长长的鲜花隧道,感受一年四季植物的变化;还可以来到自然工坊,种菜、采摘、喂养小动物,体验乡间田野的乐趣;辛苦劳作之后,不妨到精灵剧场听听故事,看看3D科普动画,把大自然的知识都记在脑子里。中午时分,在一旁的即采即食餐厅,你还可以把采摘的新鲜蔬菜做成喜欢的蔬菜沙拉,讨好你的味蕾。

  当然,在王主丰心里,城里人的这亩田,创造的可能性远不止如此。未来,他们计划将小蜜蜂农场做成一个沉浸式都市儿童体验。主要分两大块,一个与农作相关,一个与娱乐相关,比如在屋顶上看星星、看飞机、露营、捕鱼、体验蔬菜种植,同时再增加一些当下趣味性的东西,亲子团、生日会、卡丁车赛等,真正成为一站式的城市田园家庭体验中心。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露台,在最爱它的城市C位出道

    露台,在最爱它的城市C位出道

  • 崛起,屋顶上的上海

    崛起,屋顶上的上海

  • “体荟魔都”九大网红打卡点

    “体荟魔都”九大网红打卡点

  • 东京的秘境和奇店

    东京的秘境和奇店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