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周刊

国际新秩序:“新地域主义”

作者:刘迪 来源:新民周刊 202030期 时间:2020-09-08

庚子年现已入秋。疫情深刻影响全球各个角落,东京也不例外。疫情初起,日本厚生劳动省即号召国民回避“三密”。所谓“三密”即密集、密封、密接,指高度聚集、密闭场所、近距离...

  庚子年现已入秋。疫情深刻影响全球各个角落,东京也不例外。疫情初起,日本厚生劳动省即号召国民回避“三密”。所谓“三密”即密集、密封、密接,指高度聚集、密闭场所、近距离接触。中日都是汉字国家,一個“三密”,言简意赅。

  眼下的东京,凡60岁以上男女皆尽量减少外出,鲜有人去居酒屋、酒吧或卡拉OK消遣。池袋、新宿等地已无往日喧嚣,但年轻人仍无畏,他们今天成为酒肆歌厅消费主力,虽其勇可嘉,但不免为他们捏一把汗。

  散步途中,再也没有偶遇中国观光游客。自今春以降,日媒经常报道航空公司、著名酒店以及老牌百货店经营困难,数千万外国游客消失,日本观光业遭痛击。疫情下日本产业蒙上阴霾,但其对华贸易业绩表现尚好。第二季度在华日资业绩迅速恢复,让日本产业界见到一丝明亮。

  中日地理如此接近,但两国关系却是当今世界最复杂的双边关系之一。一方面中日存在历史问题、领土问题,另一方面日本战后加入美国阵营。在中美关系全面紧张的今天,中日关系更加入国家安全保障因素。

  如何处理在“美中两个巨人之间”定位问题,是最近几年日本外交的重要课题。对日本来说,中美之间“不选边”很难,但在中美关系日益紧张的前提下,日本是否有全面对抗中国的选择?

  今年是战后75年,旧金山和约签订69年。在这个漫长的“战后”时代,对日本保守主义政治来说,摆脱“战后体制”是其首要目标。许多日本人认为,“战后体制”对日不公,他们想获得更为自主的国际地位,实现“自尊”。

  今天,新地域主义可能构成全球化受挫后各国的选择。

  日本很难在中美之间左右逢源。在中美之间,日本并无不选边的可能。在今天的日本,“亲华”是政治不正确。如果官方做出某一涉华任命,必须向媒体申明,强调该人不仅业务纯熟,且其敢于对华表明严厉态度。近日外务省任命下任驻华大使垂秀夫,即有如上处理。

  这个世界是否还能“回到过去”?一种意见是期待疫情结束后“回到过去”,另一种意见是我们再也“无法回到过去”。我们究竟要信哪种意见呢?

  “回到过去派”认为,只要疫苗研制成功全民接种即万事大吉,我们就会恢复往日生活。但是,我们假设如某一新冠病毒疫苗被证明有效,我们给特朗普打了一针,但中美关系能回到过去吗?

  中美关系其实是一种结构问题。旧结构已然失衡,新结构尚未建立。在这种情况下,中美关系是否丧失了希望?其实,不论双边关系如何紧张,但每个国家的人民,都渴望更好生活,都希望通过国际贸易,丰富自己的物质生活。每个国家人民,将会通过自由的媒体,了解对方的真实想法、意图。从这点看,我们需要等待。

  我们都在时间之舟中,我们的确无法回到“2019”那个“过去”。为构筑更好的生活,我们必须毅然进入一个未知世界。下一个秩序是怎样的秩序,我们不得而知。但新秩序的形成,其动力不是某一政治家的妄想或煽动,而是经济现象背后那只“看不见的手”。最终,许多国家许多个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将成为构建新平衡的强大动力。

  今天,新地域主义可能构成全球化受挫后各国的选择。这种“新地域主义”,是基于生活圈的开放地域主义。从亚洲地区看,目前东盟已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中国东盟之间经贸、人员往来仍有扩大潜力。中国外交应恢复自己的周边外交传统,寻求构建新时代经济发展及安全保障的亚洲地域模式。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马克思与《资本论》

    马克思与《资本论》

  • 日本:雄心与无奈

    日本:雄心与无奈

  • 都市背景下的鲁迅与鲁迅文学

    都市背景下的鲁迅与鲁迅文学

  • 韩日龃龉加深

    韩日龃龉加深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