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康

从1668到14468 十八洞村人换了思想

作者:鄂璠 来源:小康 202024期 时间:2020-09-11

“吃住不用愁,衣着有讲究;增收门路广,票子进衣兜;天天像赶集,往返人如流;单身娶媳妇,日子乐悠悠。”伴着阵阵苗鼓声,欢快的苗歌被洋溢着幸福笑容的年轻苗族姑娘们欢快地...

  “吃住不用愁,衣着有讲究;增收门路广,票子进衣兜;天天像赶集,往返人如流;单身娶媳妇,日子乐悠悠。”伴着阵阵苗鼓声,欢快的苗歌被洋溢着幸福笑容的年轻苗族姑娘们欢快地唱了起来。

  顺着歌声,投入蜿蜒滴翠的大山环抱中,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的木楼便映入眼帘,如鳞般的万瓦将它的原生态展露无遗。这是湖南湘西大山中的一个苗族聚居村。慕名而来的游客让这座从前寂静的深山苗寨热闹起来,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冲着村口处石碑上刻印着的“精准扶贫”4个红色大字而来,深深刻在石碑上的这4个字,也早已植根于村民们的内心深处。

  “欢迎各位来宾来到我们十八洞村,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是我们十八洞村的梨子寨,十八洞村总共有4个自然寨、6个村民小组,全村总共有239户、946个人。在2013年的11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就是从这个停车场下车的……”此时正是十八洞村的旅游旺季,解说员的声音此起彼伏。

  一群年轻的苗族姑娘讲解员中间,我这位中年男士讲解员显得有些特别。我叫施进兰,是十八洞村的原村主任,现任十八洞旅游公司副总经理,当然,我还是个“金牌讲解员”。

  故事讲述人 十八洞旅游公司副总经理、十八洞村原村主任 施进兰

  “金牌”可不是吹牛的,要说对十八洞村的熟悉和了解,我绝不谦虚,因为我见证了十八洞村的一系列精准扶贫行动以及脱贫摘帽的整个过程,我是实践者,也是全程参与者,更是受益者。

“总书记来到我们十八洞了!”

  十八洞村的苗歌可不是一直都那么甜美。

  过去因山高路远,自然条件恶劣,十八洞村和湘西乃至全国的大多数贫困村一样,虽然得到了国家扶贫政策的关照,却“年年扶贫年年贫”,村民生活长期徘徊在贫困线以下。“三沟两岔山旮旯,红薯洋芋苞谷粑;要想吃顿大米饭,除非生病有娃娃。”在这个典型的苗族聚居贫困村里,连苗歌传唱的都是生活的艰辛和无奈。

  我一直想和这样的贫苦生活“说再见”。2005年,在大儿子14岁、二儿子和女儿9岁的时候,为了生计,我和爱人不得不离开家乡,到我们心目中的“发达省份”浙江打工。到2013年的时候,我们的收入已非常可观,仅我一个人的月收入就能达到七八千元。老板觉得我踏实、勤奋、为人忠厚又擅长管理,还提拔我当上了车间主任。

  但这并不风光,远离家乡的日子其实不好过。母亲日渐老去、三个孩子的青春期都在“留守”中度过,怎能不让我惦记呢?可是惦记又能怎样呢?村子里几乎没有人有电话,少数几个有电话的年轻人都在外面找营生,偶尔才回趟家,这里哪有年轻人的“出路”呢?几百名劳动力都跑出去打工了,留守的不是老人就是孩子,我只能算计着离家近的几个外出务工青年回村的日子,借机请他们帮忙“联络”一下自己的母亲和孩子,再顺便打听打听村子里的情况。

  在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日复一日的奋斗中,惊喜终于来了。我清楚地记得,2013年11月3日晚,下了班之后,我回到租住的房间中,和往常一样打开电视收看《新闻联播》,没想到电视画面中居然出现了虽熟悉却不可思议的一幕幕,那是阔别8年的家乡,还有熟悉的乡亲们。

  “老婆老婆,你快过来看!总书记来到我们十八洞了!”我激動地大喊。

  那天,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湖南省湘西州花垣县十八洞村考察,在十八洞村村民施成富的家门前空地上召开了座谈会,同大家一起商量脱贫致富奔小康之策。在这里,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贫”,他强调:“脱贫致富贵在立志,只要有志气、有信心,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

  看到新闻后,我瞬间便产生了一个念头:外边再好,也不如老家,我要回去!

  那天晚上,我竟激动得彻夜未眠,转天一早,我就去工厂里和老板请假了。管理岗位骨干员工的请假并不容易,再加上当时已临近春节,订单非常多,老板一再挽留我。但我仍然归乡心切,一时心急,甚至提出了辞职,顶着有可能损失两个月工资的压力,我毅然踏上了回十八洞村的归程。

拼上三年

  2014年年初,精准扶贫的大幕在十八洞村正式拉开。花垣县委专门抽调龙秀林、吴式文、龙志银、谭卫国、石昊东5名党员组成十八洞村精准扶贫工作队,同时选派施金通为第一支书驻村。

  这是中国的第一支精准扶贫工作队,干的第一件大事便是精准识别贫困对象。为确保公平公正,村里明确“户主申请、群众投票、三级会审、公告公示、乡镇审核、县级审批、入户登记”的精准识别“七步法”。为防止穷人落榜、富人上榜,又摸索出“家里有拿工资的不评、在城里买了商品房的不评、在村里修了三层以上楼房的不评……”的“九不评”要求。通过“七步法、九不评”,136户542人被精准识别出来,驻村工作队和村支两委逐户分析原因,一户户地扶、一个个地帮。

  在精准识别时,我被评为建档立卡户推荐人选,但按照“九不评”要求,我自愿退出了。

  说起这件事,就要讲一件我连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返乡不久后,我这个早在1999年就入了党并担任过竹子村村主任的“老党员”就被十八洞村精准扶贫工作队盯上了,他们开展工作时总是拉上我,对我说:“你是党员,必须要发挥党员作用。”

  看到这里,大家可别误会,十八洞村实际上得名于2005年7月,在区划地名调整中,由原来的竹子、飞虫两个村合并而成,因村内有18个天然溶洞而得名。从1999年到2001年,我当了3年的竹子村村主任。

  全家福 如今的生活越过越好,十八洞村村民施进兰幸福地和家人一起拍了张“全家福”,右一为施进兰,右二至右六依次为施进兰的女儿施湘、母亲石陆花、二儿子施康、爱人龙齐英、大儿子施健。

  转眼间13年过去了,想不到的是,2014年5月15日,村委会换届选举,我竟高票当选了十八洞村的村委会主任。这一年,我都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就职时,却在台上有些控制不住地激动,我将压在心底的那股志气喊了出来:“有钱没钱、拼上三年!”

转变“等靠要”思想有多难

  我和十八洞村的其他干部一样,一直牢记着习近平总书记在同大家座谈时指出的方向:“发展是甩掉贫困帽子的总办法,贫困地区要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把种什么、养什么、从哪里增收想明白,帮助乡亲们寻找脱贫致富的好路子。”

  人均耕地仅0.83亩,地无三尺平的十八洞村能发展什么产业呢?精准扶贫工作队和村支两委经过无数次“头脑风暴”后终于“脑洞大开”,想出了一个好办法:跳出十八洞,发展十八洞,在20公里外的花垣镇紫霞村流转土地1000亩,采取“公司+农户+基地”模式,引进龙头企业苗汉子果业公司,集中种植湘西本地有基础、带动脱贫较为明显的优势特色产业——猕猴桃,村民以产业帮扶资金和自筹资金入股。

  好日子还要通过奋斗才能过上?长期贫困的村民们都摇了摇头,谁都不愿意入股。归根结底,是因为老百姓对种植猕猴桃的前景不看好、不信任、不认可。

  至今回忆起那段日子,我都觉得心酸,不仅村民们不支持我,纷纷阻工以示抗拒,连最亲密的爱人都无法理解我。2014年,我和爱人一直过着两地的生活,我独自在家乡艰难地开展着工作,爱人则一个人留在浙江奋斗打拼。当时二儿子和女儿都在上高中,家里的开销比较大,我做村主任的工资是每月400元,为什么要当拿不到多少钱又得罪人的村干部?爱人自然不理解我的选择。

  村民们都“穷怕了”,听说村里面来了一支精准扶贫工作队,有村民直接问时任十八洞村精准扶贫工作队队长龙秀林:“这次带了多少钱来?”还有村民听说这支精准扶贫工作队真的不分钱不发物,竟然连夜在村部的围墙上写满了“村干部、工作队、集体贪污扶贫款”的大字报。

  精准扶贫工作队和村支两委这才意识到:贫困户“等靠要”思想严重才是块真正难啃的“硬骨头”,必须要把老百姓的志气和信心提起来!

  于是,开道德讲堂,树致富榜样,推行“思想道德建设星级化管理”模式……几招下来,成效初显。与此同时,村支两委、党员干部、小组长带头入股,然后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村支两委还组织那些迟迟不肯入股、性格泼辣、能说会道的“当家人”前往都江堰国际猕猴桃节参观学习。在都江堰,这些村民第一次“见识”了高级小轿车,回村后纷纷交钱入股、同意种植猕猴桃。

  思想通则百事顺。后来,不仅在修路、农网改造、机耕道建设中,村民们纷纷出工出力,没有一个讲价钱的,而且在2017年还创造了用不到半年时间建成十八洞村水厂并投产的奇迹。十八洞村山泉水厂既增加了村集体经济收入,又吸纳了周边群众进厂务工,甘甜的矿泉水甜了十八洞村村民的生活,如今每小时就有1万瓶十八洞村矿泉水从这里产出……

年轻大学生让我们看到了未来

  水厂建成的这一年,猕猴桃才挂果,精准扶贫工作队和村支两委早就意识到,对脱贫心切的十八洞村民来说,“远水解不了近渴”。他们坚持中长期与短平快相结合,带领村民们先后培育起了特色种植、特色养殖、苗绣、劳务经济、乡村旅游五大稳定产业。

  让每个村民都有着很强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是乡村旅游。根据梨子、竹子、飞虫、当戎4个寨子的不同特色,十八洞村坚持农旅一体化思路,分别打造以红色教育、乡村振兴、农旅融合、青少年研学为主题的旅游线路和景点。2017年6月26日,我卸任村委会主任后,以支部委员的身份带领老百姓搞起了乡村旅游。2019年,十八洞村旅游公司正式营运,我成为十八洞旅游公司副总经理。2019年全村共接待游客60多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1000余万元,乡村旅游已成为十八洞村最大的富民产业,十八洞旅游公司能提供62个就业岗位,其中80后、90后的年轻员工占到了70%的比例。

  近7年來,十八洞村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2013年,全村人均纯收入只有1668元,贫困发生率高达56.8%;2015年,全村人均纯收入达到3580元;2016年,全村人均纯收入增加到8313元,136户533名贫困人口全部实现脱贫,贫困发生率下降到1.28%;2017年2月成功脱贫摘帽,成为湖南省第一批成功脱贫摘帽的贫困村之一;2018年,猕猴桃销售收入782万元,村民人均分红1200元,全村人均纯收入超过1.2万元;2019年,全村人均纯收入增长到14468元,是2013年的8.6倍,村级集体经济收入达到126万元。

  在我工作和生活都非常“艰难”的2014年,我的母亲鼓励我说:“你不要为家里的事情操心,孩子读书需要用钱,你要理解老婆的想法,我现在身体还好,家里面的事情由我来打理,你只管为老百姓多做事就好。”在我母亲看来,她们那一代人一直贫困,一手把我们拉扯大后,我们这代人却还是贫困,现在赶上了好时代,有这么好的机会,就一定要把老百姓带动起来一起致富、一起奔小康。

  我没有辜负老一辈人的期待。现在,我们十八洞村人终于过上了好日子。我爱人2015年就回到村子里了。这几年,越来越多的青壮劳力回到村里,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也纷纷返乡,我的大儿子施健、二儿子施康、女儿施湘就是其中的代表,令我们欣慰的是,一群有想法、有冲劲的年轻人,正在用创新与实干的精神去点亮十八洞村的未来。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打造精准帮扶“南海”品牌

    打造精准帮扶“南海”品牌

  • 在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上的讲话

    在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上的讲话

  • 如何走活国企重组融合“一盘棋”

    如何走活国企重组融合“一盘棋”

  • 大数据时代,杭州精准阻击

    大数据时代,杭州精准阻击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