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之家

从视听语言角度解析关于《小丑》的“人格的三重结构理论”

作者:刘昆雨 胡子轩 来源:戏剧之家 202023期 时间:2020-09-11

【摘 要】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在前一段时间尘埃落定,《小丑》主演杰昆·菲尼克斯斩获最佳男主角,《小丑》本身也获得“最佳原创配乐”奖项(此前还荣获以“艺术性”作为评判...

  【摘 要】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在前一段时间尘埃落定,《小丑》主演杰昆·菲尼克斯斩获最佳男主角,《小丑》本身也获得“最佳原创配乐”奖项(此前还荣获以“艺术性”作为评判标准的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菲尼克斯所饰演的亚瑟因童年遭受的非人虐待以及长大后的排斥,最终使其走上了化身为血腥小丑的黑暗道路。作为“边缘人”的亚瑟所代表的“自我”在以小丑为代表的“本我”和道德约束下形成的“超我”中夹缝生存,符合弗洛伊德的三重人格理论。本文就“三我”在影片中视听方面的表达进行讨论分析。

  【关键词】“三我”; 三重人格结构理论;视听语言

  中图分类号:J905? ? ? 文献标志码:A? ? ? ? ? ? ? 文章编号:1007-0125(2020)23-0138-01

  人自诞生之初便被烙印上了复杂的社会关系,作为人类社会的有机组成因子,环境对一个人的成长、变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影片主人公亚瑟承担着外部社会和内部家庭两方面的压迫,潜意识中的小丑也就是遵循“快乐原则”的“本我”在慢慢地消融亚瑟的“自我”和代表其个体社会化道德的“超我”,影片中时刻都在强调这一具化现象。当亚瑟被抢广告牌的孩子们殴打在地,潮湿街道旁的垃圾堆积如山,泛青蓝色的冷色调加剧了环境气氛的同时还暗示了所处社会的冷漠。原创配乐《Defeated Clown》低沉轰鸣的大提琴声与忽远忽近的警车笛声都象征着哥谭市的混乱现状。置于街道中央的亚瑟蜷缩在地上喘着粗气,无助的状态与他四周的垃圾没有任何区别。当镜头不断后拉,冰冷的气氛不断累积至顶点时,《JOKER》黄色字体的大标题出现并占满了整个屏幕。值得一提的是黄与蓝这一强烈的对比色正符合了角色自身“本我”和“超我”的两极对峙,当“超我”道德被践踏在地上,“本我”的爆发也在暗地里悄悄酝酿。

  匈牙利电影理论家贝拉·巴拉兹曾对蒙太奇理论做过系统阐述,他认为“上下镜头一经连接,原来潜藏在各个镜头里异常丰富的含义便像火花似地发射出来。”心理咨询室中,亚瑟面对咨询师抛出的问题“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被关起来”时,镜头跳转至另一个居于观察室的异时空,身着病服的他用头不断撞击门上窗口的明调画面与此前暗调的格局产生了极大的视觉反差。此处为展示亚瑟内心世界居住的“本我”而形成的心理蒙太奇,让观众第一次感受到小丑的实体存在与其不断冲击“自我”而造成的影响。规律且富有线条感的墙壁与整体非黑即白的构造风格的房间都营造出冰冷气氛的规则囚笼,同样也可以理解成“超我”对“本我”的道德约束。导演巧妙使用的蒙太奇语句让上下镜头递进后产生的艺术表达跃然于屏幕之上,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平铺直叙。

  《小丑》不单表达了明与暗、冷与暖、善与恶对比之后对人物产生的性格描摹,还抽象地颠倒了他们本身的含义。“超我”位于人格结构的最高层次,是个体社会化的结果和道德化了的自我。在亚瑟记录一个个“引人发笑的段子”时,“超我”控制着右手书写,记录着人们所认同的普世主义规范,但实际在暗调冷色系所修饰下的本子上记录的却是“性笑话总能使观众发笑”。

  “本我”崇尚“力比多”,特别是性本能组成的能量系统,而引世人发笑也就是“超我”维护的竟是“本我”所倡导的状态,极具讽刺意味。当亚瑟颤颤巍巍使用左手写字时,代表“本我”的小丑第一次短暂占据了他的身体,告诉他“有心理疾病,最糟的是人们希望你假装没病”。以左右手这一前后呼应的细节也为后段小丑用左手射杀三个地铁恶霸的情节埋下了伏笔。穿过地铁站进行追杀的组接镜头反而使用了暖色调,而这种变异的暖色不但没有给人以温暖安定之感,反倒令人紧张不安,达到了比冷色调更有冲击力的效果。

  更有力的说明则是当小丑闷死母亲时运用了全片少有的鲜亮明调,晕开的光斑在他的脸上熠熠生辉,在小丑的世界里,死亡的归属不是地狱而是天堂。

  《 Thats life》的配乐响起,小丑的装扮同时出场,像是对“俄狄浦斯式悲剧命运”的嘲讽。“超我”的认同与“自我”的束缚不过是承接“本我”愤怒的中间过程,“莫比乌斯圈式”的命运因果不断降临在哥谭市每个人的身上。影片所使用的视听语言和颠倒意义的戏剧化手法大幅度提升了人物三种人格的宽容度,除了增加艺术造型魅力之外,还符号化了美国当时是非颠倒的社会规范,显现出资本主义社会无法掩饰的弊端。

  亚瑟生活的时代在20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受到第二次石油危机、严重的债务危机和不断愈演愈烈的“双赤字”影响,美国经济持续低迷,大批工人下岗,失业浪潮席卷全国,1983年的失业率甚至达到二战以来创纪录的10.8%的最高值。在本就经济下行、满目疮痍的20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美国,亚瑟一系列被人视作“怪胎”的行为更加显得格格不入。在某些层面上,代表“自我”的亚瑟如同牵线木偶一般被“本我”和“超我”来回争夺,从未有一刻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自己。

  “本我”“自我”“超我”的三重人格使亚瑟陷入“一仆三主”的境地,导演想在《小丑》中表达的并不是鼓吹犯罪、拥护暴力,而是希望能多给“边缘人”一些爱与尊重,从而减少一些暴力过激事件的发生。

  参考文献:

  [1]王在恩.分号:《故乡》中的特殊密码,语文学习,2017.

  [2]张雪梅 .精神世界的富翁——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赏析,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0.

  [3]侯楠.錢钟书《读〈拉奥孔〉》所见 ——中国诗画与电影的离合关系刍论,中国民族博览,2017.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从舞蹈编导角度思考:舞蹈言说与舞蹈语言

    从舞蹈编导角度思考:舞蹈言说与舞蹈语言

  • 格力广告语言的“力与美”

    格力广告语言的“力与美”

  • 从歌德语言证书B1考试看我国中德合作专业本科生德语语言能力现状

    从歌德语言证书B1考试看我国中德合作专业本科生德语语言能力现状

  • 肢体语言艺术在合唱指挥中的运用探讨

    肢体语言艺术在合唱指挥中的运用探讨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