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之家

从《平凡的世界》看话剧塑造文学人物的途径

作者:佚名 来源:戏剧之家 202023期 时间:2020-09-11

冯震【摘 要】话剧《平凡的世界》塑造经典文学人物形象的方法值得学习。抓住作品主线,凸显人物。突出两兄弟的命运主线,重点展示他们的爱情和生活。创设典型情境,表现人物。...

  冯震

  【摘 要】话剧《平凡的世界》塑造经典文学人物形象的方法值得学习。抓住作品主线,凸显人物。突出两兄弟的命运主线,重点展示他们的爱情和生活。创设典型情境,表现人物。展现了陕北人民的生活环境和社会环境,观众很容易接受并体验人物身上所发生的具体事件,以及人物之间错综的矛盾关系。构建情感关系,反映四对男女的情感变化。依托话剧的审美优势构建戏剧情节,为塑造人物形象增加了戏剧的动作性。刻画表演细节,使人物形象更丰满,性格更鲜明。运用舞台手段,诗意地渲染了作者的天地情怀。

  【关键词】平凡的世界;话剧;人物;塑造

  中图分类号:J805? ? ? 文献标志码:A? ? ? ? ? ? ? 文章编号:1007-0125(2020)23-0009-02

  话剧《平凡的世界》是陕西人民艺术剧院继《白鹿原》之后的又一经典之作。将百万余字的原著完美地呈现在戏剧舞台上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但是编剧孟冰、导演宫晓东做到了。编剧先后七度易稿,将原著改编成三万多字的剧本,在导演的精心设计下,该剧在三个小时内展现了20世纪70年代末期到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生活在陕北黄土高原上人民的生活状态和文化血脉。作品完美保留住了原著的核心精神。文学作品转换成戏剧,既能传递出原著的精髓,又能在戏剧舞台上塑造经典的人物形象,从话剧《平凡的世界》中我们可以学习到文学人物的塑造方法。

  一、抓住作品主线,凸显人物

  把百余万字的长篇巨著改编成为戏剧作品,必须遵循戏剧的艺术规律和审美特点,从结构上、人物上进行整体调整。小说全景式地书写了在巨大社会变革和冲突中陕北人民的爱情与劳动,挫折与追求,浓缩了中国西北农村的历史变迁过程。在这个庞大的故事里,孙少安和孙少平两兄弟的命运是主线,话剧编剧将原著重新安排布局,但保留了这条主线,重点展示他们的爱情和生活。同时设计了另外几条辅线,用四对青年男女的情感历程作为全剧的架构支撑。剧情跌宕而清晰,凝练而节制。兄弟二人在特定年代对命运的抗争,对生活的选择,构成了生活的两极。剧中重点刻画的少安和少平两兄弟代表着当时社会上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物。他们都是生活在陕北地区的普通人,默默承受着生活的重压。少安是长子,他精明而沉稳,由于家族的束缚,他扎根于黄土高原,为了撑起这个家,他放弃自己的学业和梦想,还要面对村支书田福堂的算计,凭借自己的努力抗争着。在改革浪潮的影响下少安开创出一份事业,他不满足于替别人拉砖,开了砖窑厂挣了不少钱,遇到问题破产后也没有放弃,无视村民的冷嘲热讽,卷土重来再次成功,他是农村变革的先觉者。少平是农村的知识青年,他自尊自立,善良热心,执著追求理想生活和理想的人格,在贫穷和苦难中仍然保持着高傲的灵魂,追求飞扬的生活。

  这两个人物的塑造,立体地诠释了那个时代城乡人民的形象。两个人物互为表里,其他多重人物围绕主线徐徐铺展开来,在情节上展示和解读了苦难历史和时代风貌,在情感上吸引了观众。

  四组青年男女的感情线塑造了人物形象,折射出改革时代的社会关系,内涵丰富。孙少安和田润叶、孙少平和田晓霞、田润叶和李向前、郝红梅和田润生,这四组人物在情感纠葛中,动态展现出其个性,在矛盾情节中个人的境遇和个人的性格形成冲突,又与他人形成戏剧冲突。按理说三个小时的舞台演出会让观众觉得乏累,但是由于剧情紧凑跌宕反而让人意犹未尽。

  二、创设典型情境,表现人物

  情境是戏剧的本质所在,是戏剧作品的构成要素之一。戏剧与小说的区别之处就是在典型情境中塑造典型人物。狄德罗说情境就是“人物性格的周围环境”,戏剧人物的塑造和展现离不开戏剧情境。“作为一台优秀的现实主义剧作,《平凡的世界》将典型环境、典型情境、现实语境融为一体,表现得非常好。”[1]话剧《平凡的世界》为我们展现了陕北人民的生活环境和社会环境。土色的窑洞,旋转的碾盘,数不尽的坡坎和雕塑感的农民,陕北高原人物群像躍然眼前,让观众瞬间进入到贫穷而压抑的戏剧环境中。

  故事背景是我们国家刚经历了“文革”的重创,人民生活水平极低,科技文化教育尚未有很大的发展,在这种鲜明的时空环境中,观众很容易接受并体验人物身上所发生的具体事件,以及人物之间错综的矛盾关系。

  剧中事件构成了四组爱情关系,在这些事件中深刻展示了改革开放背景下青年农民的人生观和爱情观。正是这种贫穷和物欲的社会关系,决定了少安、少平的爱而不得,以及田润叶的被迫选择,正如润叶对李向前所说的“我并不想和你结婚……可现在的社会环境,还有家庭都不会允许我这样做。” 家庭的发展历程体现了整个社会的变迁,展现了改革开放后生产力的发展、经济水平的提升。正如田福军所说“尽管我们都是些普通人,无法改变我们国家的局面,但我们应该有一双分辨黑白的眼睛,有一颗能严肃思考我们国家命运的头脑。”体现了对国家的命运关注和思考。

  情境分为外部和内部两个方面,外部情境一般指事件的外部生活和社会结构,内部情境指人物的精神世界,是构成人物形象和角色性格的基础。可以说内部情境是演员表演和创作的主观因素,它能够传递出剧中角色的情感、意志、心理、思想和价值观。为了让演员能够建立起内部情境,话剧《平凡的世界》编剧孟冰曾带领剧组五十余人去作者路遥的故乡采风,在这一过程中完成内塑。

  三、构建情感关系,雕琢人物

  话剧《平凡的世界》是具备真情实感的不可多得的诗意现实主义佳作,塑造的人物形象有血有肉,入心入情。剧作的可贵之处就是把作者路遥悲天悯人的情怀融入到真实可感的人物情感中抒发出来,创编者举重若轻地在四组青年男女的感情纠葛中展现改革开放时期人性和爱情的觉醒,在生活的磨难和重压下人们对理想和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四对男女的感情模式各不相同,代表了不同的爱情内涵。

  孙少平和田晓霞的感情真挚纯洁,他们代表着一代有理想、敢于追求内心向往的生活的青年。他们的爱情在精神上和人格上是平等的。二人虽然社会阶层不同,但是拥有共同的价值观,在交往的过程中,展现出孙少平高尚、质朴、坚毅和优雅的人物形象。但是在他与田晓霞的相处中也是存在着犹豫的,从这种犹豫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他性格深处的自卑。在他的性格中自卑与自信并存,促使他在苦难中成就自我。

  孙少安和田润叶的爱情因为现实生活被理智地遏制了,在润叶对未来充满憧憬的时候,少安和秀莲相亲并结婚了。少安和秀莲之间应该是恩情多于爱情。少安的责任感让他心中装着很多人,往往忽略了身边人。在他的情感纠葛里,展示出他的仁爱善良、勇敢刚毅,在苦难面前不屈服,在命运碾压下不低头。

  田润叶和李向前的爱情是苦涩和无奈的。润叶的悲哀是由她的性格所决定的,面对少安的逃避和李向前的苦苦追求,润叶选择了后者。如果像大多数人一样稀里糊涂过日子,也许她是幸福的。但是对待爱情专一的她又是自私和不现实的。庆幸的是李向前的爱是无私的,这份全心全意、一往情深的爱使他最后打动了润叶,得到了幸福的家庭。

  郝红梅和田润生历经苦难终成眷属,他们翻天覆地的人生境遇和爱情故事不禁让人感叹人生冷暖和世事无常。润生对爱情的选择和勇气让他值得收获精彩的人生。

  在四对男女的情感变化中,创编者依托话剧的审美优势构建戏剧情节,为塑造人物形象增加了戏剧的动作性和直观性,展现了戏剧人物的性格发展史,同时“透视出改革时代的社会关系”[2]。

  四、刻画表演细节,衬托人物

  话剧的细节刻画是指演创者通过分析剧本和角色,在对人物和环境深入理解的基础上加入细腻化的表演。通过细节表演,可以使人物形象更丰满,性格更鲜明。戏剧和小说一样,由故事情节撑起框架后,通过典型人物在典型环境中的语言和行动去丰富形象。优秀的演员塑造人物的过程其实就是以小见大、以点带面打造细节的过程。艺术家的魅力就是能够通过细节的刻画,让所表演的人物具备真实感。

  话剧《平凡的世界》体现了很多生活上的细节,经过演员的表演,恰如其分地渲染和衬托了人物的内心世界,这些细节刻画更丰富、更深刻、更复杂,传达了人物的思想和情感。比如润叶的父亲田福堂是个文化不高的村官,演员在表现他喝酒时,低头把洒在桌上的酒都吸个精光,一个细节动作充分展现了人物的节俭。用细节刻画人物性格,可以通过人物的外貌、神情、身体形态、服装等来完成;也可以通过语音语调、语速的快慢等来表现,比如新婚之夜田润叶在情感上不接受李向前,但理智告訴她难以逃避。演员身体上的拒绝透露出人物的内心感受。服装、化妆等可以展现人物的职业、性格、时代、身份、年龄等。动作细节和语言细节很好地揭示了人物的内心和思想情感。戏剧细节比文学作品中的细节更直观,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能表现出复杂和丰富的内涵,更生动表现了平凡的世界中的人性,让人回味无穷,更深刻理解了路遥所说的“只要是有人的地方,世界就不是冰冷的!”

  五、运用舞台手段,渲染人物

  多元化的舞台艺术手段是话剧艺术魅力的体现。话剧《平凡的世界》舞美设计张武、灯光邢辛、服装造型设计丁冀燕等人也施展了不凡的艺术功力,对剧本进行反复推敲,打造出完美的舞美效果。最令人震撼的是360°旋转舞台的运用。自上而下分布着碾子、山坡和窑洞的三层转台,完整构成了具有西部特色的人物活动场景。这一舞台设计具着意蕴深远的象征和隐喻的意味。人生就像旋转的磨盘,周而复始地奋斗和挣扎、追求和幻灭,表现作者超越现实的诗意精神和天地情怀。在《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的背景音乐中,观众充分感受到大西北高亢与苍凉的风韵,领略到浓郁的民族气质和诗意情怀,也更贴近人物的心理和其生活的环境。

  在中国戏剧艺术百花齐放的当下,话剧《平凡的世界》牢牢坚守着现实主义的阵地,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时代感召力。小说中塑造的经典人物形象伴随着一代又一代人成长,影响着几代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足见其思想性和艺术性。时代呼唤经典,文学作品中经典人物的塑造是个值得探究的课题,《平凡的世界》为我们提供了可参考的经验,希望更多的经典人物形象被用心用情地呈现在舞台上。

  参考文献:

  [1]<平凡的世界>的不平凡[N].陕西日报,2018-12-27(012).

  [2]仲呈祥.观话剧<平凡的世界>三思[N].人民政协报,2018-11-26(012).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舞台四十年回眸

    舞台四十年回眸

  • 浅谈中国古典舞《红豆》的艺术特色

    浅谈中国古典舞《红豆》的艺术特色

  • 浅谈童话剧的表演艺术和审美价值

    浅谈童话剧的表演艺术和审美价值

  • 浅谈高甲戏人物形象的塑造

    浅谈高甲戏人物形象的塑造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