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体育

北京有个百队杯

作者:李立 来源:新体育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百队杯到底是什么?是一项比赛,更是一种情怀。对千千万万个北京踢球的孩子来说,这已经是他们一段美好的回忆。2020年8月15日,第37届京东·北京晚报百队杯足球赛鸣哨...

  百队杯到底是什么?是一项比赛,更是一种情怀。对千千万万个北京踢球的孩子来说,这已经是他们一段美好的回忆。

  2020年8月15日,第37届京东·北京晚报百队杯足球赛鸣哨开赛。

  北京市足协副秘书长陈长虹说:“今年因为疫情的袭扰,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大压力,担心百队杯赛能不能举行。但是,当国歌响起的时候,我们的心一下就稳定了:这意味着百队杯赛终于开踢了,你说我怎么会不激动!百队杯的文化精髓就是这样:无论遇上多大困难,我们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克服,为了孩子们,坚持搞下去!”

  一项业余赛事连续举办超过37年,在中国足球历史上,堪称空前纪录,这就是北京晚报百队杯。

大铁门被捶得咚咚响

  这一年暑假的一个清晨,北京市少年宫大铁门被捶得咚咚响,何处君行早?原来是几位从几十里外赶来报名的老师和学生。大峪街道办事处王常山老师第一个为街道小足球队报了名。他说,门头沟地处边远地区,孩子们参加比赛的机会很少。听说暑期举行足球赛,他们就紧催我来报名,真怕误了事。

  1984年7月1日,《北京晚报》第四版上刊登了一条消息,题目是《市少年宫将举行班级足球赛》。就是这样一篇不足200字的“豆腐块”文章,拉开了百队杯赛的序幕。百队杯创始人之一、时任市少年宫老师的王斌回忆说:“原本以为会有二三十支球队报名,没想到晚报这么一宣传,一下子就有超过100支队伍报名。”

  2020年百队杯U8比赛

  2019年百队杯赛

  前北京国安队员徐亮教小球员踢任意球。

  说起百队杯名字的由來,时任《北京晚报》体育部记者吕会民回忆说:“1984年暑假,北京晚报、北京市足协和北京市少年宫联合创办了这项面向中小学生的足球比赛,一开始想叫北京中小学生足球赛。在晚报上发布消息后,第一届比赛就有112支球队报名参赛,这在当时已是不小规模了。受此感召,组委会决定命名为百队杯足球赛。”

  吕会民透露,比赛变成“百队杯”完全是个意外:“当时还想过叫‘振兴中华杯,根本没想到第一届比赛就超过100支队伍,因为完全是自发组织的,很多都是胡同队、大院队。索性,就叫‘百队杯吧!”

  那届百队杯至今给很多人都留下深刻印象。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吕会民说:“那个时候,农民的孩子全班开进北京赛球,是稀罕事。勇士营小学位于朝阳、昌平和顺义交界的地段,五年级学生都是农民子弟。过去一放假,孩子帮助家里割草、干农活儿,补贴生活。淘气的孩子偷瓜摸枣净闯祸。他们进趟城真不易,需到6里地外的部队借车。随着改革开放,生产队有车了,‘面包、‘黄河、‘华沙都有,从报纸上看到班级小足球赛的消息,开着车就来了。他们的家长都非常支持,说:‘踢球也是有意义的事,好好踢,给咱农民露露脸。”

“美猴王”亲任领队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北京晚报百队杯的规模越来越大,名气也越来越响。1996年,报名队数首次超过1000支。吕会民说:“那年比赛开幕式当天,1000多支球队从四面八方涌向市少年宫,上万名孩子把整条景山后街拥得满满的,场面实在太壮观了。当时的市体委主任万进庆高兴地对我说:‘百队杯都可以改叫干队杯了。我说:‘十几年都这样叫过来了,孩子们也叫顺嘴了,还是叫百队杯吧。说完,我们都会意地笑起来。”

  1998年,北京晚报百队杯参赛队达到2062支,创下这项比赛规模的纪录。

  孩子们积极性高,球队玩出的花样也越来越多。1993年,闻名中外的美猴王剧团团长张四全成了百队杯足球赛中一支大院足球队的领队。

  这位“美猴王”从小痴迷足球,中国足球一次次失利,激起他为振兴中国足球出把力的愿望。他和团里的演员一合计,把家属大院的孩子们组织起来练足球。张四全每天完成繁重的演出任务后,总要抽出时间辅导孩子们训练。团里对此也很支持,为这支小足球队出钱、出场地。经过一番磨练,“美猴王”亲自率领“众小猴”来到百队杯赛场大显身手。

  这个时期,百队杯的赛场上还出现了一位大家非常熟悉的球员身影,他就是后来的国家队队员邵佳一。

  邵佳一正式接触足球是在5岁。那年,父母带他去参加北京市幼儿足球学校招生考试,报名的孩子近800名,但只招收80人左右。佳一被录取了,成为一名小足球运动员。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佳一和队友开始参加百队杯,一直踢到中学。想起以前踢百队杯的日子,佳一称:“绝对是一段美好的回忆,是百队杯令我渐渐爱上了足球,激发了我在绿茵场上的想象力。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真想再踢一场百队杯。”

“小亚亚洲杯”登场

  2004年,年维泗给孩子们颁奖。

  2012年,馬拉多纳来到鸟巢与百队杯高中组冠军的小球员们一起踢球。

  高洪波现场给参加百队杯的孩子签名。

  邵佳一为获胜球队颁奖。

  2004年7月13日上午,崇文体育场内,255支球队的2000多名小选手身着运动服整齐列队,北京晚报百队杯足球赛在热烈气氛中开幕。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亚洲杯北京赛区组委会主任胡昭广、北京市体育局局长孙康林,中国足协副主席阎世铎、足球老前辈年维泗都出席了开幕式。当年高考北京理科状元汪涵代表运动员宣誓。之后,维拉潘为百队杯开球。维拉潘表示:“‘小亚洲杯为亚洲杯营造了大赛气氛,预祝北京晚报百队杯与亚洲杯一同取得圆满成功。”那年恰好是百队杯创办20周年,崇文体育场内办了两个展览,一个是前12届亚洲杯的历史,另一个是百队杯20年历史展。

  如此热闹的一幕为百队杯发展历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但谁能想到这是百队杯发展最为艰难的一段时期呢!

  经过2002年前的辉煌后,中国足球进入低谷期,百队杯也不可避免地面对低潮期,一度甚至要办不下去了。

  2002年,在韩国,中国队以三战全败的成绩结束了世界杯之旅。中国足球终于见了次世面,非但没有突飞猛进,而且出现疲软,百队杯也跟着下滑。

  吕会民说:“2004年、2005年是百队杯最低潮的时候。参赛队只有一百二十多支,将将能保住‘百队名号。随着中国男足在各层面的比赛中越来越丢人,国内职业联赛越来越混乱,那些喜欢运动的孩子远离足球,好像更喜欢打篮球了。家长们也不再支持孩子踢球,觉得踢球是没前途的事。”

  困难阶段,赞助商纷纷离去,北京市教育局和少年宫也不再参与主办。即使如此,百队杯依然努力给孩子们提供一个最好的踢球大舞台,请来很多高水平裁判,给孩子们把关。

  从1999年开始,国际级裁判孙葆洁也开始执法百队杯,即使当上金哨,也没有间断过。他说:“每年来这里当裁判,是我给自己规定的一项任务。我参与了多届百队杯,可以说与百队杯一起成长。让孩子们高兴是我的最大心愿。”

  同样一直在坚持的还有马世经。1984年,马世经获得二级裁判员资格,开始执法百队杯。2003年,他从裁判员、赛区裁判长成为百队杯总裁判长。2004年,马世经和他的3个学生勇擒歹徒,先后被授予北京市和全国“见义勇为”荣誉和英雄称号。那年,马世经62岁。此后,他又以裁判长的身份执法百队杯比赛8年,一直干到70岁。

父子兵名气都不小

  虽然举步维艰,但是办好百队杯的心意始终不变。虽然中国足球长期低迷,但是孩子们热爱足球的心意始终不变。百队杯的赛场上,前前后后冒出很多小球星。

  2010年,百队杯赛场来了一个特殊的观众,他就是当时的中国男足主帅高洪波。这次,他到球场的身份是参赛小球员的父亲。

  那一年百队杯开幕式当天,高洪波穿着白色T恤,出现在奥体中心西侧的2号足球场上,他是来看儿子比赛的。尽管他一身休闲打扮,刻意低调,几分钟后还是被在球场上热身的小球员认出来。孩子们向高洪波涌来,要求签名合影。有个孩子兴奋地说:“这球衣我不洗了,得保存着。”不管孩子们提什么要求,高洪波都耐心地微笑着满足他们。可惜,孩子们穿的都是别国国家队队服,唯独没有中国国家队队服,这让高洪波有些无奈。他说:“世界杯结束后,西班牙队、荷兰队和德国队的队服一下火了。这支西班牙队经历了从2002年到2010年8年磨练才成熟,才有了今天的成果。中国队也需要时间,希望几年后孩子们都喜欢穿着中国队队服参加百队杯。”

  高洪波的儿子参加的是切曼尔德景山队,他们的领队是守门员戴像逐的父亲。戴领队介绍说:“孩子们自己组队报名,开赛前到东单租场地训练。高指导是国家队主教练,经常出差,没法给孩子们多指点,但孩子们热情高,练得很投入。”

  都说“虎父无犬子”,很多球迷都想看一看高洪波的儿子踢球有没有高洪波当年风靡京城“冷面杀手”的范儿。小高身高1米87,一看就是块运动员的材料。高洪波自豪地说:“我现在看他,都得抬着头看了。”切曼尔德景山队还真“职业”,一开场就安排小高和另一名身强体壮的队友负责后防,先立足不失球。渐渐地,小高参与到中场组织,一板一眼地传球,透着有自己的想法。他要通过球来调动全队,不像大多数小球员那样自己单干,搞个人英雄主义。小高也像他老爸一样在场上“遛弯”,特别会节省体能,一定要找到最好位置等着球来。很遗憾,小高从小没有接受过正规足球训练,老高的解释是学校不让孩子踢球。

  除了在赛场上踢得如火如荼,2011年,百队杯的小球员们首次走出国门。那一年,高中组冠军旸轩队出访韩国。在韩国5天的交流中,旸轩队与当地业余球队进行73场比赛,大获全胜,体现了北京青少年的良好精神风貌,也表现出一定的足球水平。

  一切始于热爱

  坚持总会有回报。2015年2月底《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台,百队杯迎来再次腾飞的机会。参赛队数稳步上升,除了传统的足球赛,新增城际交流赛以及篮球赛,再加上每年一次足球论坛,让百队杯的内涵更加丰富。

  2016年,百队杯历史上第一次增加了篮球赛事。至此,爱打篮球的孩子们不必再眼巴巴地羡慕只有足球百队杯了,他们也有了属于自己的赛事。同年,北京晚报百队杯走进了中国体育文化博览会,首次将这一有影响力的青少年赛事品牌带入国家体育的展示平台。在新疆乌鲁木齐市的国际会展中心里,仿照微缩版大巴扎城墙建造的百队杯展区共有6个主要板块。内容分别是北京有个百队杯、百队杯的国际范、百队杯的星星范、百队杯的交流范、百队杯的学术范、百队杯的传承范。展板上可以看到孩子们在赛场上挥洒汗水,看到布拉特、米卢、贝克汉姆、皮埃罗等名人参加百队杯活动的珍贵照片,看到高洪波、谢峰、邵佳一、刘英等踢过百队杯的球星风采,看到百队杯论坛、百队杯城际赛、百队杯冠军队出国交流比赛等照片,浓缩了百队杯33年的历史精华。

  2018年,百队杯历史性地走进《焦点访谈》。8月8日,在我国第十个全民健身日那一天,央视《焦点访谈》节目报道北京晚报百队杯赛,真实还原了为北京孩子们免费提供赛事、默默奉献的故事。在节目中,京报集团体育新闻中心负责人袁虹衡深有感触地说到:“百队杯成功举办35届,已形成自身的品牌效应,亚足联秘书长曾为它开球,国际足联主席曾为它题字,但不为人知的是创办这项赛事的初衷极为单纯。”

  “起初,我们没有想未来它要为中国足球起什么作用,只是想让更多的孩子喜欢足球、热爱足球。”袁虹衡介绍,当时进入独生子女时代不久,很多孩子的交往、团队协作能力出现问题,身体情况也不理想,举办百队杯就是要让他们利用暑期时间锻炼身体、愉悦身心,同时普及推广足球运动。现在百队杯还有篮球赛,未来还要组织排球赛和冰球赛,把越来越多的孩子吸引到运动场上,让体育达到教育的目的。

  2018年,在首届人民足球颁奖晚会上,北京晚报百队杯在“优秀草根社会赛事”奖项评选中排名第一。2019年,北京晚报百队杯入选北京“十大文化体育盛典”榜单。

  前中国足协主席年维泗说:“北京晚报百队杯是扎根在北京的青少年赛事,是北京青少年足球的摇篮,很多北京籍的国家队队员和职业球员小时候都曾踢过百队杯。我在中国足协工作时,曾经向全国推广过北京晚报百队杯的模式。后来,这种基于青少年足球的业余赛事逐渐在全国推广,又有了上海的新民晚报杯、广州的市长杯等类似的青少年赛事,但真正一直坚持到现在的只有北京晚报百隊杯。”

  一切始于热爱,这就是百队杯。

  责编 柏强

  小队员们夺冠后兴奋不已。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疫情中,国安合力前行

    疫情中,国安合力前行

  • 工体 年过花甲 涅槃重生

    工体 年过花甲 涅槃重生

  • 陈中 有梦的人生最精彩

    陈中 有梦的人生最精彩

  • 吉喆 永远的51号

    吉喆 永远的51号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