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体育

疫情中的F1

作者:刘轶政 来源:新体育 202008期 时间:2020-10-18

奥地利站,驾驶奔驰赛车的汉密尔顿。堪称闹剧本年度F1揭幕战澳大利亚大奖赛中止,看起来很突然,实则是一场闹剧。F1每场比赛前都要经历系统且项目庞杂的准备过程,各车队要...

  奥地利站,驾驶奔驰赛车的汉密尔顿。

堪称闹剧

  本年度F1揭幕战澳大利亚大奖赛中止,看起来很突然,实则是一场闹剧。F1每场比赛前都要经历系统且项目庞杂的准备过程,各车队要提前3-4周将两套以上的比赛物资运往比赛地。起初,F1对比赛正常举行持乐观态度,但迫于疫情的压力,澳大利亚站组委会于比赛前一周和当地政府商讨了是否继续举办赛事的问题,当时的决定是照常举办。

  F1竞赛总监罗斯·布朗说:“几周前,大概没有人预料到疫情发展速度如此之快。我们就像是在一艘船上,希望能顺利驶向比赛起点并进行一场精彩的比赛,即便可能会遇到困难。”但是,疫情形势突变,澳大利亚站比赛周中,有多达 8 名车队工作人员感到身体不适,接受医疗检查,结果有一位来自迈凯伦车队的工作人员检测呈阳性。

  赛场上出现了确诊病例,意味着一切安排作废,但F1赛事涉及各方利益,不是一两个人就能轻易决定停赛的。布朗在谨慎思考后,决定立即召集各车队领队商量对策。会议在关于是否停赛的表决中出现分歧,厂商车队和独立车队明显对立。法拉利、阿尔法·罗密欧、雷诺、迈凯轮等上市企业以及以发动机供应商形式参赛的本田都希望取消比赛,因为若出现连续感染,品牌形象和股价都会受到影响。然而,以销售能量饮料为主业的红牛,其商业事务与赛事本身关系不大,因此不希望比赛被取消。站在红牛一边的还有赛点车队,加拿大老板劳伦斯·斯托尔将观看儿子比赛作为日常消遣,哈斯和威廉姆斯等独立车队则保持中立。

  与车队领队们进行了3小时的会议后,布朗继续与澳大利亚站赛事承办方彻夜讨论,毕竟,数千万美金的巨额损失不能置之不理。会议过程外界不得而知,但布朗给出的答案是:如果少于 12辆赛车参赛,F1可以按照赛事规定中止比赛。

  周五当天,没有了以往练习赛中的盛况,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萧条景象,赛道上只有寥寥无几的工作人员按时到达。距第一次练习赛还有一个小时,法拉利和奔驰的维修间门户紧闭,雷诺的赛车根本没有组装,另外6支车队只有一半在做准备。据悉,奔驰车队领队沃尔夫在当天早上便电告布朗,奔驰车队决定退出揭幕站比赛,态度坚决。眼下,勉强继续“滞留”在赛场内的车队只剩5家,取消比赛的条件已生成,澳大利亚站组委会只好宣布了这个决定。但组委会仍不甘心,希望办一场其它形式的大奖赛作为交换条件,因为就在四天前,有一场超过8万人亲临现场的赛事在澳大利亚举办。但这边厢,维多利亚州首席医疗官建议停赛,地方政府也介入,现场观众都被疏散,新赛季F1就此画上休止符。

风雨飘摇

  经历了漫长的停赛后,7月5日晚,2020賽季F1赛事在奥地利中南部的红牛赛道重启。奔驰车手博塔斯夺冠,法拉利车手勒克莱尔和迈凯轮车手诺里斯分别获得亚军和季军,奔驰车手汉密尔顿因被罚5秒无缘领奖台。和疫情期间其他回归的赛事一样,重启后的F1给人一种陌生的感觉。

  据F1的CEO蔡斯· 凯里透露,为确保比赛人员的健康,看台上已见不到观众的身影,嘉宾也不能进入围场。赛场外同样禁止车迷聚集,有专门的安保人员维持,车迷只好在不远处的高山上用望远镜观赏比赛。现场每个人都戴着口罩,来到比赛地的人都要经过健康检测,并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中重复检测。

  和以往相比,围场内最忙碌的一群人是负责检测的医务人员。F1已限制了各车队的参与人数,要求每支车队最多80人抵达现场。为减少接触,他们不得离开各队区域,车队内部也要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赛后,组织方严格控制相关人员与未经检测的人员接触,将他们直接送往酒店或乘坐包机返航。

  减少工作人员严重影响了比赛质量,赛车的状态大打折扣。退赛的车手多达9人,机械问题成了退赛的主要原因,发生在莱科宁赛车上的问题更显低级,竟然是轮胎没有上紧。可见,如何培养一专多能的员工,让赛车保持稳定的比赛状态,是当前各车队面临的共同难题。

  新闻发布会与颁奖仪式凸显疫情期间的不同。参加发布会的车手始终戴着口罩,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新闻工作者更是站得远远的,只有话筒摆在车手座椅的正前方,提醒人们这的确是一场新闻发布会。颁奖仪式缺少了以往的热闹场面,没有了疯狂的追捧与激情庆祝,领奖台上的车手被口罩遮掩,表情中看不出多少胜利后的狂喜,喷洒香槟同样十分克制。

  驾驶红牛赛车的阿尔本。

  驾驶红牛赛车的维斯塔潘。

  口罩成了热议的话题。现场的各种口罩五颜六色,让画面更显缤纷。奔驰领队沃尔夫的帅气面罩竟在网络上成了热点,法拉利车手维特尔则成了反面典型,他与红牛领队霍纳交流时没有佩戴口罩,之后红牛和法拉利的领队都收到了邮件警告。

  重启之后的美中不足本在预料之中,能够恢复比赛就已值得庆幸,但重启并不代表本赛季的F1赛事能一帆风顺。完整赛程至今无法确定下来,目前已有8场分站赛停办,美国、巴西、墨西哥等疫情相对严重的分站赛充满了不确定性,原计划的22场比赛很可能有一半无法照常进行。5月宣布退出的荷兰站最为特殊,时隔35年后首次举办,偏偏赶上无人观战的窘境,主办方很不情愿,希望将比赛推迟到2021年举办。

  

劫后余生

  严峻的现实,让重启的意义超越了比赛本身。长期停赛,F1的财政受到重创,各支车队面临着严峻的生存问题,预计疫情将使F1损失至少4300万美元。凯里表示,F1在2020年第一季度收入同比缩水高达84%。据悉,F1所有者自由媒体集团已通过一系列内部交易筹措了14亿美元的额外流动资金。

  各车队陷入危机中,失去了从大奖赛中获得收入的机会,赛事越少,提供给车队的奖金数额就会越少。不仅如此,各车队当前所面对的最大问题是如何维持生存。今年5月,雷诺集团与迈凯伦集团公布了第一季度的财报。雷诺集团宣布裁减20亿美元预算,并开展有史以来最大的裁员行动。迈凯伦集团第一季度总营收下跌超过六成,亏损从2019年的2290万美元增加到1.66亿美元。

  博塔斯畅饮香槟。

  奥地利站比赛,迈凯伦车队虽然表现出色,但此前为度过难关已经采取了变卖资产和裁员的措施,甚至用F3的车型参加了测试。此外,威廉姆斯等车队宣布将大部分雇员临时解雇,以便让当地政府支付基层员工的大部分薪水。早在数月之前,副领队克莱尔·威廉姆斯就明确表示,比赛能否正常进行,将直接决定车队的商业健康:“F1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难以置信的艰难环境中。我们是真正的独立车队,不像大多数竞争对手那样有来自制造商的支持。我们今年的比赛至关重要。在安全的情况下,一定要恢复比赛。”

  國际汽联主席让·托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2020赛季的比赛受到巨大冲击,或几支车队难以为继,自己将坚决支持F1降低成本,他说:“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我们现在看到的F1将一去不复返。”在疫情的影响下,F1面临一场重大的改变。

  不久前,世界汽车运动理事会通过投票,将年预算限制从1.75亿美元下调至1.45亿美元,2021年生效。过程看似简单,但推进时十分艰难,即便是1.75亿美元的预算上限,在车队之间也存在分歧。小车队渴望将预算帽下调至1亿美元,期待将与性能无关的部分预算同样含在预算帽中。大车队对此态度迥异,法拉利领队比诺托表示,如果预算帽继续降低,法拉利有可能会退出F1。显然,车队间无休止的“军备竞赛”造成了难以逆转的强弱差异,但大车队不想让这种相对固化的差异被规则打破。然而,疫情引发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成为推动F1改革的外因。

  为缓解生存压力,各车队对预算帽的标准不再那么坚持,尤其是大车队。之前,法拉利明确反对将预算帽降至1.45亿美元,但在实行新规后,以沉默的方式表现出妥协姿态。如今,1.45亿美元并非整个预算帽下调计划的终点,逐步下调预算上限已成为国际汽联和F1未来的目标。双方计划在2022年将这个数字下调到1.4亿美元,未来继续下调到1.35亿美元。为了降低成本和削减研发支出,F1下赛季继续使用2020款赛车的底盘,不同程度地冻结其他零部件的研发。此外,奖金分配也有所调整,各车队所获得的奖金将更加平均。

  在疫情的冲击下,没有什么比存在更重要。迈凯伦CEO扎克-布朗坦言:“赛事重启是为了活下去!”为了释放疫情带来的生存压力,F1正在努力转型。将来,围场内外的人们或许会感谢这次劫后余生。

  责编 王敬泽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中超严格执行防疫

    中超严格执行防疫

  • 张庆鹏“九哥”不老

    张庆鹏“九哥”不老

  • 疫情中,国安合力前行

    疫情中,国安合力前行

  • 危机中的机遇

    危机中的机遇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