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家长

寒门子弟想改变命运, 只有一条路可走

作者:五月风 来源:现代家长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从小县城到大城市,我们唯一的优势,就是自己勤奋努力“我买房了。”老何边吃菜边轻描淡写地说。老何是我的高中同学,现在一所政法大学工作。趁他来京开会,我约他一起吃饭。“...

  从小县城到大城市,我们唯一的优势,就是自己勤奋努力

  “我买房了。”老何边吃菜边轻描淡写地说。

  老何是我的高中同学,现在一所政法大学工作。趁他来京开会,我约他一起吃饭。

  “多大的?”我问。

  老何抬起头,露出标志性的微笑:“你猜猜。”

  我笑了,想起多年前,他用同样的语气对我说过这三个字。

  “100?”

  “再大一点。”

  “120?”

  “再大一点。”

  “150?!”我有点激动,不自觉地抓住了老何的肩膀。

  老何用力点点头。

  那一瞬间,我们都紧紧抓住对方。因为兴奋,两人的手都有些颤抖,又都有点想哭。或许是因为我们知道,他这一路走来,是多么不易。

  高中时的老何:靠借来的电蚊拍,高考时睡了两天好觉

  上高中时,老何一度非常颓废。

  我们所在的县城学校,对文科班不太重视,成绩是高是低,老师、家长都没什么期待。概括一下就两句话:成绩比较低,玩得比较嗨。而具体到老何,还得加一句:家里比较穷。

  那段时间,老何几乎每晚都去网吧打游戏,白天则想办法补觉:早读,是深睡眠时间;上课,用书挡住脸,眯一会儿是一会儿;中午,饭不吃就去补觉……

  这种日子大概持续了一个月,老何觉得身体扛不住了,同时生活费也扛不住了。

  当年,老何的爸妈在外省的一个城市卖早点,每天凌晨一点起床,除了过年,全年无休。他们要负担老何、老何妹妹的日常开销,日子过得很累、很苦,也没法给老何太多的关注,只能隔几天通个电话,问问情况,叮嘱几句。

  老何觉得,这样下去肯定考不上本科。想到以后可能要继承爸妈的早点生意,重复这种看不到头的劳累,他有点恐慌,于是到了高二下学期,开始用功起来。

  当时,我和老何走得比较近。虽没刻意比较过,但说实话,我没看出他有多大的潜力,而且自认为他还没有我聪明。

  虽然学习上有很多不如意,生活也比较艰苦,但这些都没对老何造成什么影响。读书时,我们喜不喜欢某门功课,很多时候和任课老师有关。当时,我们好几个学生都对某位老师不满,背地里说他的坏话,上课也不认真听讲。

  一天上晚自习,因为快放假了,這个老师管得比较松,有个哥们儿竟然买了很多烧烤拿到教室来,我们几个躲在教室后面吃……

  当时老何在看书。闻到烧烤味,他抬起头来,正好和我四目相对,彼此心领神会地一笑。我示意他拿几根吃,他点头:“好,等我先去问几个问题。”

  于是,我边吃边等。

  可老何站在讲台旁,问完这道题,又问那道题。当我们吃完了所有的烧烤,老何仍在和老师讨论问题。

  我纳闷:老何这家伙,怎么对老师一点意见也没有,还能和他讨论这么长时间?

  之后我问老何。老何笑着说:“抱怨也没用,想把功课学好,还不是得找老师!”

  我第一次有点佩服老何了。要说,他有太多的理由可以抱怨,但既然没用,那就不抱怨了。

  到了高三,老何的成绩有所提升。但奇迹没有发生,他的高考成绩刚到一本线,被一所不太出名的学校录取。

  这不足以以让人留下特别印象。与此相比,我倒清楚地记得他高考前的一件小事。

  为专心复习,高考前一段时间,老何没住宿舍,而是租住在校外,因经济紧张,他没买蚊帐。

  正值盛夏,蚊子多得很。高考前几天,老何身上到处是蚊子咬的包,活像起了荨麻疹。

  看到老何的惨状,有位家住县城的同学把自家的电蚊拍借给老何用。

  高考前一天,老何在出租屋里拿着电蚊拍愉快地装大侠,边挥拍子边“嘿嘿”地叫着。靠借来的电蚊拍,高考时他总算睡了两天好觉。

  现在想想,真是心酸。

  大学时的老何:他如此惜时,因为有太想完成的目标——改变命运

  老何的大学生活,我知道得很少。

  我和他上的大学不在一个城市,我们只能在回老家时见上一面。

  不过,每次大家在县城聚会,老何都只待一会儿。中午吃完饭去KTV,他只唱一两首歌就走,理由是:县城到他家的车,最晚的班次是下午2点,再晚就回不去了。

  我一直相信这个理由。

  直到有一次,老何来县城办事耽误了时间,到了下午三四点,我让他去我家过夜,他却嘿嘿一笑,说其实五点还有一趟去他家的车。

  于是我想,老何可能是因为不太会唱歌,为避免尴尬才提前走的。

  但几年之后我才明白老何提前离场的真正原因——他要回去接着学习。

  我没想到老何如此惜时,同时也终于明白,老何有太想完成的目标——改变命运。

  大四寒假,我和老何再次在县城见面。

  当时,老何报考了一所著名政法大学的研究生,那天考研成绩刚出来。

  我问:“考了多少分?”

  他露出标志性的微笑:“你猜猜。”

  研究生的录取分数一般是340分左右。我见他有掩藏不住的兴奋,料想他考得不错,“370!”我一口气加了30分。

  “再高一点。”他嘿嘿一笑。

  “380?”我想这次应该差不多了。

  他又笑笑:“再高一点。”

  “你,不会超400了吧?”我瞪大眼睛,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肩膀。老何随即也用手抓住我,笑容中闪现出一些光芒。

  我瞬间明白。

  老何真的考了400多分!

  我们紧紧抓住对方,并情不自禁地仰天长啸。很久没有这么放肆地吼过。

  我真替老何高兴。

  老何在四年沉默的付出后,终于有了回报。他即将登上一个全新的平台。

  毕业后的老何:靠超出常人的勤奋努力,留校、出书、买房,甚至学会写歌了

  毕业后,我的生活像过山车般跌宕起伏。相反,老何过得非常平静,在那所政法大学里读硕、读博、发论文、谈恋爱……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但对于未来,我们有着相似的忧虑:我为工作忧虑,他为论文忧虑;还有,我们都为房子忧虑。

  从小县城走到大城市,我和老何都清楚:我们唯一的优势,就是自己的勤奋努力。但即使勤奋努力,对有些事可能还是无能为力。

  我原以为,老何博士毕业后很可能会去某所不太知名的一本或二本高校任教,如我身边的一些师兄师姐。

  不过,老何总能创造惊喜。

  某天,他给我打来电话,说留校了。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因為师兄师姐曾告诉我,去这种水平的高校任教,得有国外留学经验,至少也得去北大清华复旦这种国内一流学校读个博士。

  我突发奇想地在期刊网上输入了老何的名字,数了数跳出来的论文数量,想到一句话:“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

  其实,从来没有什么惊喜,那都源自超出常人的努力。

  没想到一年后,老何的学术之路又有了新进展。

  原来,他闭关好几个月,默默完成了一本书稿。想到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本书就要问世,他自然有说不出的高兴。但就在此时,原本已经谈妥的出版社突然告诉他,因为某些原因,这本书出不了了。意思是:你白干了。

  我知道后,尽力安慰他。

  几个月后,我突然收到老何的微信:“你的地址发我一下,我把书寄给你。”

  我不知道老何做了多少次的尝试,只知道他用了各种方式,终于让这本书没有胎死腹中。

  此时,这本书就在我的手边。扉页上,有他写给我的赠言: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很普通的一句,是不是?是,又不是。

  我欣赏老何,不是他有多优秀,而是他身上有股劲。他出身寒门,却从不抱怨自己的境遇;他沉默着,却始终不忘在沉默中前行。

  对寒门子弟来说,有些难题是一生中不得不面对的。但不管多难,都必须努力、坚持、向前,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去解开这些难题。

  后来,老何又给了我一次惊喜。

  前文提到,我曾一直以为老何不太会唱歌,所以当某一天看到他发来的这个消息时,我非常惊讶。“我写了一首歌。你帮我看看,歌词有没有要改的地方。”

  我眼中没有音乐细胞的老何,竟然会写歌?难以置信。

  后来我才知道,老何利用业余时间,不仅自学了吉他,还学了作曲。

  下载完他传来的音频文件后,我迫不及待地打开。

  几秒钟后,音乐响起。

  这首歌可能不那么专业,但那一瞬间,我终生难忘——

  悠扬的吉他声中,那个沉默的男人缓缓哼唱,声音温柔低沉,气息平和坚定:“我不知道是否会花开,我只知道需要等待……”

  【编辑:杨子】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保护环境

    保护环境

  • 肚子饱不饱,只有自己知道

    肚子饱不饱,只有自己知道

  • 给孩子留面子,就是给他留未来

    给孩子留面子,就是给他留未来

  • 你知道孩子在背后吐槽你吗?

    你知道孩子在背后吐槽你吗?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