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经典美文

请回答, 我的青春

作者:余湘 来源:文苑·经典美文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聒噪的蝉鸣、炽热的阳光、满目苍翠的大树、空气中草木的清香混杂着被曝晒的柏油路的味道——那是夏天的味道。我闭上眼睛仔细寻觅着这味道,像拿着一块失落的拼图,试图完成整个...

  聒噪的蝉鸣、炽热的阳光、满目苍翠的大树、空气中草木的清香混杂着被曝晒的柏油路的味道——那是夏天的味道。我闭上眼睛仔细寻觅着这味道,像拿着一块失落的拼图,试图完成整个版图。那块版图上熠熠闪光的,正是我的青春。一生只有一次的青春啊,我堵上从心口喷薄而出的意难平,拿着那块失落的拼图,一次一次叩响回忆的大门。

  听见了吗?我的青春。听见了,就请回答吧!

  一

  第一个开门的就是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还是那样,瘦瘦高高,两条腿竹竿似的。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了月牙儿,让人如沐春风。

  那时候你觉得数学太难了,恰好对画画感兴趣,于是选择了艺考。那是我们第一次朝着不同方向走去,但是我们仍然无比珍惜路上的每一次同行。

  以前上完一节晚自习,我们会去操场上散步,消除满心的疲惫。但是自从你选择了艺考,就必须去美术室画画了,我也就不去操场了。不过晚上下课的时间是一样的,所以我们晚上还是会一起回家。即使你家就在学校对面,同行的路仅仅是从教学楼到校门口短短的几百米。

  那天晚上,临近下课了,你还没有回来。班上的同学差不多都走完了,楼下的门卫大叔开始吹哨子让我们赶紧回家。我来到你的座位,找出了在盒子里躺着的钥匙,是你家的钥匙。美术室在办公楼这边,我决定去楼下等你。夜色像一滴浓得化不开的墨,笼罩着校园。楼上偶尔有人急匆匆地下来,但都不是你。我抬头看楼上,零星的几处亮着灯,我判断不出哪一盏灯下有你,只能安静地在楼下等。不过同行一小段路,为什么要这样巴巴地等着呢?因为我还没有和你说今天的趣事,你也没有和我分享今天画画的事儿。反正,没有和你一起回家,这一天就好像不那么完整。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你终于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我的面前,惊讶地问我怎么还没回家。我笑嘻嘻地拿出你的钥匙,说等你呢。你有些不好意思解释说,老师少有地拖堂了。我们相视一笑,在偌大的校园里,似乎只剩了我们两个人。我们一如既往地说说笑笑,你谈起今天在画室老师又有哪些令人哭笑不得的举动,我则告诉你班里谁和谁又发生了些什么。说完,我会笑得前俯后仰,你把眼睛弯成月牙儿。一到校门口我们就得挥手说再见了,可即使这样,这段同行的路也珍贵无比。

  我第一次在全校同学面前主持,你第一次登台弹古筝,我们第一次伴舞……我们很多事情都是在一起做的,青春中每个闪亮的时刻我们都在为彼此见证。我的一生还那么长,可我觉得已经很难再遇到像你这么难忘的人了。

  我轻轻挥手,像每次在校门口告别的那样,郑重地说:再见,我们还会再见。

  二

  第二个开门的是你,我高中三年的班主任。印象中你总是留着干净利落的平头,挺着有些发福的肚子,在教室外面踱来踱去。你看上去并不那么高大伟岸,但还是凭着出色的人格魅力在大家记忆中深深扎根下来。

  从高一开始,你就要求我们都能跑下来三千米,每天下午放学都要签到跑步。对于不常运动的我来说,这无疑是个天大的折磨。可是三千米说来就来,你规定不管跑快跑慢,一定要跑完全程,不能中途停下。我还没跑到两圈就不行了,你在旁边喊着让我坚持。我觉得自己狼狈极了,发丝凌乱、汗流浃背,甚至一度想让自己晕过去。可我低估了自己的身体,直到最后还在跑道上“苟延残喘”。你依旧在旁边呐喊,要求我不能停下。而我居然就这样跑完了全程,尽管倒数,尽管狼狈不堪。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意志力的力量,好像再怎么艰难的事情,坚持一下就好了。

  从那时起我就坚持跑步了,为了下一次三千米的体面。在这过程中,我竟然慢慢爱上了跑步,跑步的时候我可以忘记一切,只需要向前跑。风在耳边呼啸,我感受着风中少男少女们汗水的味道,红色塑胶跑道的味道。跑完之后,我用力地喘息,感知到鲜活的生命在跳动。

  你一定不知道这对于我来说有多重要。那时的我曾有一段时间仿佛被巨大的黑暗笼罩,看不到丁点的光亮,只能像这样用力往前跑,用力靠近光。

  你总是希望我们能够全面发展,各种各样的比赛在班里办得有声有色,辩论赛、演讲比赛、好声音、诗词大会等等不一而足。你说你要培养“野性而又高贵的人”,所以我常常自省,害怕让你失望,努力朝着你期许的方向生长。

  三

  门越开越多,从门里汹涌而出的都是关于我青春的点点滴滴。可有一扇门却紧紧地关着,任凭我在外面如何敲,它总是不愿意回应我。

  当我最后一次敲响的时候,门开了,是一个大男孩。白色的T恤衫,牛仔裤。你冲我笑,手不知所措地摸着后脑勺。

  我想起我得结石的时候,医生叮嘱我每天要去医院打吊瓶,每次七瓶,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那时候爸爸妈妈的工作很忙,我让他们不用陪我。可当我看到临床的病人都有亲朋好友相守时,不免生出形单影只的凄楚。

  那天是周末,我试探性地问你是否可以陪我一起去,没想到你一下就答应了。我们带着作业一起坐公交去医院,你就坐在我旁边,穿着白色T恤、牛仔裤。我想起很多次我和你去操场散步,晚霞晕染在天边,风轻柔地拂去一天的燥热。我和你一圈又一圈地在塑胶跑道上走着,一人占一条跑道,彼此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可是现在,没有了白色的界限,你的白T恤紧紧挨着我亚麻色的衣摆。我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打破这微妙的平衡。

  终于到了医院,你我又开始没心没肺起来。护士姐姐帮我打针的时候,悄声问我,你是不是我男朋友。我故意笑着说,怎么可能,我是她姐。后来医生也来询问我的情况,你没等医生说话,就抢先开口:“我是她哥。”说完,我们都哈哈大笑。七瓶,似乎一下子就打完了。窗外暮色渐浓,时间流逝的痕迹如此明显。

  回家的时候,我们还是坐公交车,我在靠窗的位置,你依旧坐我旁边。我打开车窗,看到了路灯沿着直线依次亮起,我看到一个奇怪的店名,欣喜地想回头告诉你。一回头就看见了你的眼睛,你的眼睛乌黑透亮,那里没有人间,只有我的影子。目光交会的瞬间,像平行的跑道突然相交。我们慌乱地收回目光,假装镇静。那晚,车窗外的风不停地吹过来,风中有柏油路和汽车尾气的味道,也夹杂着绿化带中草木的气息。

  当初我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三缄其口,那些平静表面下的暗流涌动只有自己清楚,不管怎样,那些秘而不宣的心事总是美的。记忆中你还是那个少年,可是,有些爱也只能这样,止于唇齿,掩于岁月。

  我不停地打开门,问候一遍,又一一地关上,郑重告别。我知道每种味道都藏着一些梦想和青春,人生代代无穷已,青春年年望相似。这味道就像是一只蝴蝶,随意地振动翅膀,掀起心脏与之共振。闭上眼睛,就能听见它轻轻地叩门。

  “听见了吗?听见了,就请回答吧!”

  摘自《中國青年作家报》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美好的事物

    美好的事物

  • 初夏的江苏味道,还“内斗”吗?

    初夏的江苏味道,还“内斗”吗?

  • 骨中的钙

    骨中的钙

  • 今年元夕时,家和人团圆

    今年元夕时,家和人团圆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