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经典美文

飞来树

作者:冯骥才 来源:文苑·经典美文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我居楼上,窗外无绿,时感空茫。一次突发奇想,在阳台外下层的屋顶上放一木盆,植木一株,不久枝长叶长,绿意盈窗,与屋内草木内外相应,生气盈然是也。然而,我人太随性,事情...

  我居楼上,窗外无绿,时感空茫。一次突发奇想,在阳台外下层的屋顶上放一木盆,植木一株,不久枝长叶长,绿意盈窗,与屋内草木内外相应,生气盈然是也。

  然而,我人太随性,事情又多,常常忘了窗外还有一株小树,忘了浇水。有一段时间荒芜了太久,致使小木枯萎死去,这使我颇为惋惜,并发誓不在窗外再种任何植物,免得再犯下这种叫人家“为我而生、因我而死”的罪过。

  转年,一日伏案工作,忽见窗外一枝新绿向我招摇,开窗一看,那木盆里竟然自己生出一株小树来。哪来的树?经人说方知,此树是随风飞来的榆树种子——榆钱儿落入木盆,这年雨水多,便發芽生根,长出树来。

  楼顶生树,不亦奇迹?我好欢喜。

  不过,我改不了天生的随性,再加上那些年忙于文化抢救,人多在外边,少在书斋,有时多日不浇水,发现树叶蔫了,才赶快把一盆水倒下去。这样——时而大水漫灌,时而滴水难求;小树时兴时衰,居然一直活着,并愈长愈高。榆树的生命竟这般顽强!

  如果再高再大怎么办?一天,我想出一个好办法,请人协助,把它搬到了我的学院,择一块风水好地,面南朝阳、倚石傍水,栽上了。谁想它在这儿得风得水,活得舒服,不过几年,干粗如腿,身高三丈,渐成大树,亦学院一景也。

  人问它的称呼,我想起它的身世——因风飞来的一个榆钱儿,便笑道:“叫它飞来树吧。”

  自何处飞来?居然来自我的书房。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窗外的风景

    窗外的风景

  • 青藏星夜

    青藏星夜

  • 树殇

    树殇

  • 雨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