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与生活

减法中的衡山路(下)

作者:何菲 来源:食品与生活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都市情感作家,专为本刊撰写熟男熟女的奇情美食。那些年我常去的还有桃江路衡山路口的“俏江南”。这家店清净雅致,将江南小桥流水进行西式设计,包房用玻璃...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都市情感作家,专为本刊撰写熟男熟女的奇情美食。

  那些年我常去的还有桃江路衡山路口的“俏江南”。这家店清净雅致,将江南小桥流水进行西式设计,包房用玻璃隔断,很是通透。服务很好,对得起10% 的服务费。进门是长长的玄关,中间是一条甬道,四壁是瀑布流水,微醺时总怕一脚踩到两旁的潺潺流水里。我与不少亲朋好友都曾在此聚餐。不知何时,这家店成了“辉哥”火锅店。惊觉上海竟然有那么多火锅的粉丝。

  还有东平路口的泰国餐厅,开了许多年, 藤蔓老树缠绕,东南亚风情浓得化不开,底楼连带着售卖东南亚工艺品。二楼靠窗的沙发位置适合晒太阳、冥想及发呆。如今这家店已经歇业,店门与围墙被砌在一起,有着断壁残垣的凄凉。好在墙上刷着“建筑可以阅读”的字样, 显示它处于待定状态。

  从前,从衡山路一号线地铁站出来,一拐弯就是一条碎石铺路、翠竹点缀、曲径通幽的小路,通往“唐韵”茶坊。这是家自助式茶坊, 在大众化茶坊中品味和价格都略高一点。记得千禧年前后直至2010 年左右,很流行这类茶坊, 后来慢慢衰落的同时,在上海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大量新兴公共空间,名曰“会所”。

  “唐韵”大门很小,里面却很深,且不规则, 有点洞府感。内部空间分割得巧妙有趣,博古架上陈设着各种茶具和工艺品,每个空间用朦胧的竹帘和木栏杆作为隔断,颇有些唐风汉韵。我常常在“唐韵”谈事,更多没事可谈时,就在那儿喝茶看书。我喜欢坐在有着很高的玻璃天棚的区域,一杯龙井,一碟水果,一碟零食,逢到中午再吃点简单的自助餐。常见到有些人带着笔记本电脑在那儿办公、写东西或拗造型。那时在上海工作的人已经懂得工作生活化。当时很少有无线上网,是需要网线的。

  在“唐韵”打牌的人并不多,谈事的人多。记忆最深刻的是洗手间的命名,男用的门上写着“听雨轩”,女用的门上写着“涌泉阁”。

  如今的“唐韵”所在地已经成了“永平里”—— 老式洋房里弄改造成的小型休闲园区。衡山路口进去,永嘉路口出来,咖啡店、酒吧、西餐厅、面包房云集,也有豆捞火锅“齐民市集”和秘鲁餐厅。在当下的上海,这种网红打卡地风格的园区不胜枚举。

  “永平里”对面依然是“欧登保龄球馆”,但早已没了往昔的热闹喧嚣,保龄球馆只占据了一隅,成了一种逝去的休闲业态的象征性存在,遗址般的存在。

  记得“欧登”旁边曾是一家“寒舍”茶馆。二三十岁时,我很喜欢“寒舍”,尤其是衡山路和上海戏剧学院附近的那两家。午后的阳光透过沿街的大玻璃斜射进来,空间里咖啡香、茶香、烟草香漫溢。龙眼奶茶和金橘红茶是我喜爱的品种。21 世纪初,“寒舍”茶馆与“真锅”咖啡都是连锁品牌里调性挺适合我的存在。

  那些年,晚上八九点钟的衡山路从乌鲁木齐路到高安路一段总是水泄不通。领馆广场是衡山

  路最繁华的地段,如今酒吧餐厅已屈指可数。衡山路的小饭馆里,“锦亭”早已不知所踪,“雍记衡山小馆”自疫情以后还未恢复营业。不少酒吧、咖啡馆门可罗雀,有些则人去楼空。这些风物如同一梦,速热也速朽。

  上海西區有格调的马路不胜枚举,汇聚着各年代的经典建筑和传奇轶闻,曾被遗失的东方情调在这个区域首先复活。对知性的涵养以及对旧物、旧情、旧时光的珍存,仿佛是西区的一贯追求。或清新,或隐逸,或神秘,不紧不徐地勾勒出人文与生活业态的整体气质,如此种种,无疑由一条源远流长的脐带牵扯着。有人说外滩是上海的大幕,而衡山路则是上海的庭院。如今的衡山路,热闹繁华虽不复当初,却运筹帷幄着,在下一盘大棋。

  衡山路就这样告别了过去。告别过去不仅是因为业态低端,交通制约也是很大因素。衡山路是一条肩负着通行功能的交通主干道,车流量很大,对于酒吧、咖啡馆这种需要开放空间的业态有着天然制约。餐饮、娱乐、零售等商业服务也与衡山路既定的高雅居住功能十分违和,削弱了其固有的品位与韵味。

  如今衡山路东段和西段又开始重新集聚人气, 东平路近衡山路的“上海啤酒坊”,因装修简单、食物量大、性价比高,正日益成为老外最喜欢的上海酒吧之一。西侧从衡山电影院以西到紧邻徐家汇商圈的“衡山坊”,人气趋于成熟。题外话,我曾在衡山电影院看过一部法国短片,它用浴室镜子讲述男人的一生, 从刷牙时掉下一颗乳牙的小男孩,到脱下假牙的拄拐老翁,几个洗漱的重复动作,年华就在镜前流走了。在衡山电影院, 我还看过《半生缘》和《如果爱》。最近一次去,是去年国庆假期时看沙溢导演的《亲密旅行》,那次是包场赠票,也是我对衡山电影院由表及里全面翻新后的初体验。

  原名“树德坊”的“衡山坊”由11 栋独立的花园洋房和两排联排洋房组成,坐落在衡山路天平路交会处,曾是著名的高档住宅区,建于20 世纪三四十年代,文人雅士云集。重新修缮后的“衡山坊”集中了艺术与创意办公、精品商业、精致生活、极致美食等功能,不啻为“迷你新天地”。而衡山坊一带,正是20 多年前我第一次与衡山路亲密接触的咖啡酒吧“天秤座”的原址所在地。想来人生只要是无数幸福的小断片连续,大概便是很大的幸福了。

  前不久工会主席来征询我们疫情后本地游的推荐路线,我脱口而出:“衡复风貌区”,不仅因为它离我家很近,更因为它是上海城市文脉的发源地和承载区,是兼具百年历史人文精神与未来时尚特色的文化高地。衡山路的旧业态正在消亡, 逐渐进入升级迭代的新时代,新旧交替之际的百年衡复,将更有玩味的价值。老舍曾说,生活是种律动,须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滋味就含在这变而不猛的曲折里。

  如此,少即是多。岁月不居,弹指芳华,对于见证过衡山路兴衰的人们而言,唯有经历过独特的人生场景,才能将一切得失归于平静。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苏州的大肉与小肉

    苏州的大肉与小肉

  • 《新时代上海市食品安全社会共治研究》报告新鲜出炉

    《新时代上海市食品安全社会共治研究》报告新鲜出炉

  •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助力“早餐工程”升级新模式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助力“早餐工程”升级新模式

  • “三两春”的私家菜

    “三两春”的私家菜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