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化

一个人的自由行:普利茅斯(下)

作者:段艳丽 来源:世界文化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一边是古堡一边是海水从博物馆出来后,在路人的指引下,看到了保存完好的伊丽莎白屋(Elizabeth House)和都铎屋(Tudor House),它们都建于15、...

  

一边是古堡一边是海水

  从博物馆出来后,在路人的指引下,看到了保存完好的伊丽莎白屋(Elizabeth House)和都铎屋(Tudor House),它们都建于15、16世纪,是普利茅斯最古老的房子。都铎屋的牌子的最顶端上面还书写“Liberty”(自由),下面注明建于1599年。这些建筑并不刻意圈起来仅供参观,而是被正常使用着,大多变成了商铺,成了手工艺商店、餐馆等,附近有一个牌子写着“喜马拉雅香料:尼泊尔和印度美食”,古老的英国历史和异国饮食在这里奇怪地融合着,倒也没有太多的违和感,纵深历史的推进和横向文化的交流就这样自然地体现在当地人的日常生活中,呈现在远道而来的游客面前。小巷向上向下延伸,光滑而不平整的鹅卵石小道两旁是整齐而干净的房子,典型的英式小窄门。一位老人从一家商店的小门里出来,莳弄挂在墙上的花草,见我在拍照,举起一只手似是打招呼,我笑笑,离开。这一片地方就是有名的巴比坎(Barbican)区,曾经是普利茅斯的历史文化中心,现在被称为是该市最古老的街区。其实从“五月花”号展览馆二楼的窗户就能看到后面蜿蜒的鹅卵石铺就的崎岖小路,能看到黑底橘色的木牌竖写着的Barbican Theater(巴比坎剧院),其下的门框也被漆成了橘色,在一片朴实的黑白灰色建筑中很显眼。

  从巴比坎剧院拾级而上,就走到了城堡。有一位老人在扫地,见我在门口徘徊,过来主动打招呼。我问从哪里可以进去?老人说尽管这是城堡,但现在这里是军事基地,不对外。你可以去高地(hoe),可以看到全景。谢了他,我沿着古堡外墙向右慢慢走,就走到了这一片开阔的海域。岸边有一座炮台,架着黑沉沉的两挺大炮,炮口冲向海面。战争时期这里也曾炮声隆隆,火光四起吧?和平年代,一切都这么祥和美好。远看,海天一色;近处,水光潋滟,所有的景色都让人心旷神怡。海面在阳光照耀下波光粼粼,鸥鹭自由自在上下翻飞。往下看,海浪有韵律地拍击着海岸的礁石,一男一女在驾驶着两只小小的皮划艇游玩,在这样浩瀚的大洋里划皮艇是什么感觉?阳光正好,走累了,也想慢慢欣赏这迷人的景色,在岸边的长条木椅坐下来,从双肩包里掏出自备的午餐:两片面包加了煎鸡蛋、一片奶酪和生菜;喝了自带的茶水。徐徐的海风,和煦的阳光,一切都那么宽阔疏朗,明媚浩荡。前面是大海,后面是古堡,自然美和人工美一起,宛若身处一幅有着自然风光的历史画卷之中。真想就这样一直坐着,在自然淳朴宁静中,会不由生出一种愉悦的自由感,灵魂在光影交错中盘升。身处和平岁月,享受静好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美好的一天,美妙的时刻。确信,此时此刻一定会深留在脑海里,日后回想起来也会感激命运将自己带至此处。起身,请一位路人帮我拍照留念,我说了声 “Excuse me, Mam”(打扰了,女士)就立刻住嘴: 这位卷发披肩,穿裙子的人原来是位男士啊。尽管他戴着墨镜,我还是能从那健壮的骨骼辨认出来。我不好意思地笑笑,把手机递给他。他倒是毫不在意,很热情,邀我一起去登城堡后面那条路。我以还要欣赏这里的美景为由谢绝了。希望他不介意我的反应,其实如何着装,如何再次确定自己的属性是自己的事,在不损害他人利益的前提下,自由地做自己就好。

  过了一会儿,慢慢走到城堡的后面,看到门口有雕像,整体呈三角形,底座旁各站两名士兵,其中一个一只手搭在眼前,望向对面;另一位则拄着长枪低头静默,底座上面站立的是长着翅膀的天使,因年代久远通体泛出斑驳绿色。雕像旁边有介绍,上面写着“英国遗产”(English Heritage),原来这就是著名的“皇家要塞”(Royal Citadel)。石碑上介绍说,这个要塞是1665年由查理二世下令开始修建的,当时正值第二次盎格鲁-荷兰之战,这里的枪和守军不但防御了敌人的海上进攻,而且也阻止了陆地进攻,其华丽的大门是巴洛克风格的代表作。

  远远看见了灯塔,红白相间。斯米顿塔(Smeatons Tower)始建于1759年,原址并不是在这里,是后来于1882年搬到这里的,据说里面有93级台阶,爬上去可以欣赏到附近迷人的景色。但遗憾的是,灯塔没开门,不能攀登。到了灯塔,自然也就到了著名的普利茅斯高地(Plymouth Hoe)。这是普利茅斯的地标广场和步行区,在维多利亚时期是贵族们的度假之地。长椅上有一对老年夫妇戴着墨镜,一直在看着对面的海,偶尔扭过头来对聊两句。我怀疑他们在这里坐了一下午,因为我来时他们就在这里坐着,直到我离开他们还在这里。真正赏景的人。

愿世界充满和平

  沿着灯塔往对面走,就看到了三个高高竖起的纪念碑。先找到了有名的弗朗西斯·德雷克爵士的雕像。这位海盗出身的船长,出生在德文郡一个贫苦农民的家中,以大胆和勇敢著称。他是英国第一位完成环游世界一周的探险家,也曾为当时的伊丽莎白女王掠夺了不少财宝,后来女王曾亲自访问驻扎在普利茅斯港口的德雷克舰队,并在旗舰的甲板上封他为爵士。这个雕像要是为纪念他在1588年击退西班牙“无敌舰队”而塑,手拿三叉戟和盾的勇士高高地站在石碑上,底座上有三门炮,中间是英国皇家标志性的鹰,石碑上用金色刻着两行字:He blew with his winds and they were scattered(他随风吹动,他们四散而去),这个句子在英国大败西班牙后非常有名,因为在当时的战争中,强大的西班牙舰队还遭遇到了暴风雨,最终溃败。对英国来说,犹如神助。

  然后回过头来仔细看海军纪念碑。其后有一个站立的普通士兵雕像,其双手插兜,双脚分开自然站立,目视前面大海,最自然最日常的姿态,却也最感动人。就是这样的一些普通人,在为反法西斯战争中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上面写着:这座纪念碑献给那些在战争或和平时期为英国商船队或渔船队服役或曾服役的人们。这座纪念碑是新的,于2019年9月3日在“商船节”(Merchant Navy Day)揭幕落成,我这才知道英国还有这么个节。高大的海軍纪念碑底座前面两边分别刻着:1914—1918;1939—1945两次世界大战的日期。底座上面前后各趴着两只狮子。纪念碑顶端,是一个蓝色的球体,被箭簇托起。高大的纪念碑和雕像诉说着往日炮火的激烈、战争的残酷。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普利茅斯是英国主要海军基地之一,在战争期间几乎完全被摧毁,尽管主要轰炸目标是海军基地和造船厂,但是平民伤亡率非常高。几乎所有的政府建筑、大多数学校和教堂都被炸毁。绕过去,后面,还有两座雕像,分列两边,一男一女,都驾着两匹马。男人高高扬起手中的三叉戟,女的怒目圆睁,长发飘起,白马在嘶鸣。男女紧张的肌肉,充满着力量感,让人震撼。男的应该是海神波塞冬吧?女的呢,该是他的情人得墨忒尔吧?铁马冰河,他们正在与滔天巨浪奋力搏斗。

  在这样一个开阔,占地这么大一片的地方,纪念捐躯的烈士们,说明他们在人民心中的位置。巨大的雕像站在这里,守卫着家园,保护着家人的安宁。前面是一望无际的海面,后面是绵延起伏的草地。乌鸦偶尔低旋,发出“啊啊”的叫声,(英国实在有太多乌鸦)有时甚至落在雕像上休憩,紧张地注视着来往的行人。牺牲了的士兵们也都曾是鲜活的生命,是老母亲怀里难舍的儿子,是幼儿所依赖的父亲,是与妻子深情缱绻的丈夫,就那样一去不返了,白骨不知掩埋在何方。时光流转,岁月蹉跎,战争所造成的折磨和痛苦会被人们渐渐忘却吗?长风浩荡,春去冬来,当往昔战争的场面越来越远,他们会担心、恐惧昔日情景重现吗?狂风暴雨式的子弹是否还会在耳边呼啸?所有激烈的、惨烈的战争场面还会在他们心中回闪或翻腾吗?白天夜晚,无数游客走过他们身边时,是否都带有和平的美好祈愿?没来英国前,不知道战时的轰炸如此触目惊心,几乎每到一处,都有人告诉你这个地方被轰炸过,现在已修复,或者干脆就留下当初轰炸的痕迹。总会有人告诉你,“二战”时的闪电战如何如何。原先只是存在书本上的书面知识,如此鲜活地真真地呈现在眼前,才能了解战争的残酷。英国的“国殇纪念日”(Remembrance Day)又快到来了,这个纪念日又被称为“阵亡将士纪念日” “停战纪念日”,因为定在每年的11月11日(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于1918年11月11日11时);也为了纪念在战争中牺牲的战士,同时也以此表达对世界和平的愿景。人们常常会在胸前佩戴一朵红花来表达对死难者的怀念。早早地,电视台的主持人们就在胸前戴上了小红花,而一些建筑上、甚至树上也挂上了红花。在那一天,人们集会表达对士兵的感激,会去敬老院看望退伍老兵、为老兵募集资金等。我在图书馆遇到的一位老太太就告诉我,周日这里将有一个盛大的聚会,人们悼念为国捐躯的烈士们。

  在旁边还有一个公园叫“感官花园”(Sensory Gardens)在入口处,一块细长的石碑上用四种文字写着全世界人民对和平的渴望和向往:英文写的是“May peace prevail on earth”,背后是中文:愿世界充满和平。旁边是纪念碑,原来是纪念大屠杀中的死难者。这个花园在阳光下并不清幽,不显眼。园子里很少见到鲜花,标示牌上甚至写着不让摆放纪念品和鲜花,多的是绿色的草坪和低矮的灌木丛,朴朴实实。有一个伸着脖子的巨大石龟,放在灌木从中,不知是何用意。木牌上写着一句话:Please respect this as a place of peace and quiet contemplation(此处谨遵安宁及静默沉思),提醒大家,这不是一个嬉闹的公园,到这里来就是要默想、沉思。不用鼓噪,不用口号,甚至不用成群结队,自己一个人,或走或坐,与自己交流,与心中的神交流,与先辈交流,与未来交流。每个人都可以反思战争给人类带来的灾难,思考一下人类未来命运。想起约翰·多恩那段有名的话(后来被海明威放在扉页,引做书名):

  没有谁是一座独立的岛屿;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土,整体的一部分。大海如果把一个土块冲走,欧洲就小了一块,就好像海岬缺了一块,就像你的朋友或你自己的田庄缺了一块一样。每个人的死等于减去了我的一部分,因为我是包括在人類中的。因此不必去打听丧钟为谁而敲,它是为你敲的。

  普利茅斯大学就在火车站附近,在里面走了一圈。它的建筑与传统的英式红砖白墙不同,是白色为主的更现代的建筑。旁边学生们安静地学习,在和平的年代中承继知识开创未来。

  我买的车票是高峰过后可以任意登上开往回程的火车。已错过了本来要上车的时间,等了20多分钟,赶了下一趟车。窗外,已是黑黢黢一片。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英国维多利亚时代女性小说趣味主题研究

    英国维多利亚时代女性小说趣味主题研究

  • 罗马人留给英国的遗产

    罗马人留给英国的遗产

  • 《我们小巷里的萨莉》与格拉布街的亨利·凯里

    《我们小巷里的萨莉》与格拉布街的亨利·凯里

  • 一个人的自由行:普利茅斯(上)

    一个人的自由行:普利茅斯(上)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