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化

晚清外交官对俄国的考察(下)

作者:赖某深 蒋浩 来源:世界文化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赴沙皇俄国开展“葬礼外交”的专使王之春所写的考察记光绪二十年(1894年),王之春以头品顶戴、湖北布政使的身份,作为唁、贺专使前往俄国,一面吊唁沙皇亚历山大三世逝世...

  

赴沙皇俄国开展“葬礼外交”的专使王之春所写的考察记

  光绪二十年(1894年),王之春以头品顶戴、湖北布政使的身份,作为唁、贺专使前往俄国,一面吊唁沙皇亚历山大三世逝世,一面庆贺尼古拉二世加冕。《使俄草》即记此行经历,分八卷,起自光绪二十年十月十六日奉旨派充专使赴俄,终于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闰五月十七日因枪伤奉旨赏假一月。

  日记的内容大体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为卷一至卷四,从光绪二十年十月十六日至二十一年二月二十二日启程离开俄国,记作为唁、贺专使赴俄经历。

  之所以派王之春,是因为光绪十七年(1891年),他署理广东布政使期间,曾代生病的广东巡抚刘瑞芬接待过来华旅行的俄国世子尼古拉二世。

  此时正是中日甲午战争期间,王之春此行负有特殊使命。这从行前光绪帝召见王之春的问答中可看出端倪。光绪帝于十月十八日召见王之春时说:“甲申年间,朝鲜巨文一岛,英人曾泊兵船于其地。俄人恐其占据,屡来问讯,嗣诘英人,英人以恐为俄占具复。俄遂与中国定约,日后俄人断不占夺朝鲜地土。今倭人乃无故召衅,占据朝鲜全境,俄人岂得视若无睹?”王之春回答:“俟到彼国,从容与外部议及,彼纵不助我,将来亦免为其占踞朝鲜境土地步。况今中俄交谊正孚,当必秉万国公法与倭人诘难也。”利用俄、日矛盾,寄希望于俄国对日本在甲午战争中“占据朝鲜全境”施加压力,这正是此行目的所在。

  巨文岛事件的解决是晚清政府利用外交斡旋手段处理大国矛盾的比较成功的特例。巨文岛地处朝鲜半岛南部海域,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巨文岛事件的大背景是英俄争霸亚洲。1885年4月,英军占领巨文岛,酿成了一场国际争端。后在俄、中、日各方压力下,最终以俄国不侵占朝鲜领土和英军撤出巨文岛为结束。王之春从总理衙门查阅巨文岛一案,及“与英俄往还各卷,逐一翻阅所有要件”,对完成出使使命信心十足,赋诗一首:“凭将玉帛化兵戎,远慑强邻信使通。国体自尊仍礼让,邦交宜固仗和衷。”

  行前,王之春还拜会了俄国驻京公使喀希尼。喀问王有何使命,王答以是赴俄国作为唁、賀专使。喀说:“如此,则我即电告敝国,当以异常礼数相待”。

  十一月初一日,王之春出都。五日到天津,晋谒李鸿章,咨询朝鲜巨文岛事甚详。六日闻金州、旅顺相继失守,作诗慨叹:“闻见纷纷付异词,探来消息信还疑。千钧一发忘轻重,枉设东南水陆师。”

  十二月初十日从上海坐船启程,经香港、新加坡、印度洋,光绪二十一年正月初二到达亚丁,接到驻俄公使许景澄一函,“云西例,凡特使皆以头等公使相待。平素入国境,必以护照为凭。特使则由俄主饬边境官照料,至国都,即备赁大客店为宾馆,亦西例也。西例,客店靡丽逾于王宫。”二十一日,到达俄国边境,俄派官员迎候,“并遣御用火车来迎”。次日到达圣彼得堡。二十四日即获尼古拉二世接见。两人之间进行了如下对话:

  尼古拉二世说:“我见贵大臣甚为欢悦,前在广东游历,曾蒙接待,款洽至极。现在中日两国快要停戈讲和,闻贵国今派李鸿章赴东洋相商一切,果否?”

  王之春答道:“是。中日战事,昨蒙大皇帝劝释,敝国实深感谢,尚恳大皇帝主持劝释,俾两国仍臻和好。”

  尼古拉二世表示:“凡事以和为贵,贵国与敝国邦交二百馀年,又承远来,自无不竭力相助之理。烦代为致意贵国大皇帝。”

  二月初八日,王之春一行与驻俄公使许景澄同赴俄皇陵寝敬献花圈,吊唁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余率参赞至垅前行三鞠躬礼,其礼官则屈一足于椁右,以手指画心作十字势,礼毕退出”。花圈是“雕银花圈,大可三人合抱。费卢布二千馀金”。

  王之春此行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葬礼外交”——通过派出“专使”悼念俄皇进行外交活动。作者对于自己的使命有清醒的认识,在书前的《凡例》中三次提到“专使”,并说“专使唁、贺,系属创举”,前所未有。俄国对此也不可谓不重视,派出专人到边境迎接,安排乘坐御用火车,给王之春颁赠“头等宝星”,派画家给王之春一行画像——这都是驻俄使节从未享受的殊荣。但是外交使命,却被尼古拉二世 “凡事以和为贵,贵国与敝国邦交二百馀年,又承远来,自无不竭力相助之理。烦代为致意贵国大皇帝”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打发了。

  第二部分为卷五至卷七,起自光绪二十一年二月二十三日至德、俄交界处,止于四月二十九日派人赴马赛买船票准备回国。主要记在英、法的外交活动。为何在完成赴俄使命后还在英、法耽延两个多月之久,是因他积极展开秘密外交活动,试图挽救甲午战争的败局。为此他一方面与大胆建议出奇兵偷袭日本的驻英参赞宋育仁密切联络,另一方面试图再次聘请以治军严明著称的英国军官、前北洋水师提督琅威理来中国。此方案得到老上司——南洋大臣张之洞的支持,但因遭到驻英公使龚照瑗与李鸿章等主和派的反对而流产。

  在获悉《马关条约》中日已换约后,作者赋诗一首《接电报已换台湾割让之约,慨然书此》:“独自骑牛远过关,台澎已在有无间。事机一失成流水,生面重开待转圜。毕竟让谁当柱石,剧怜如此好江山。须臾稍缓能坚定,纵使臣庸主未孱”,“自念身羁数万里外,千钧一发,关系匪轻。辽、旅虽还,台、澎不复……此其中殆有天焉!”又在给宋育仁的诗中写道:“明知缘木且求鱼,奇计陈平尚有馀。吐尽蚕丝难作茧,掉来螳臂使当车。地如掌大中兼外,人已心寒尔与余”,悲叹自己的奇计功败垂成。

  第三部分为卷八,起于光绪二十一年五月初一,止于闰五月十七日,记从巴黎回国途中见闻。最值得注意的是扑朔迷离的刺杀案。作者五月初三从马赛坐船,有三个日本人同行二十一天,二十五日至锡兰后这三个日本人改乘德国轮船先行。闰五月初八日作者到西贡上岸游玩时,“昏黑之中,突闻枪响,伤穿左腕。武弁等随车赶到,跟踪寻缉,仿佛遥见二人,似曾同舟改乘德轮先行者”。作者向总理衙门发电汇报,“并留弁在埠,暗地会捕,不动声色而已”。十二日记,“得黄弁西贡来电,云查缉毫无影响”。是否因作者在俄、英、法展开秘密外交,遭到日本刺客的追杀,变成了一个无头案。

  

外交官妻子单士厘的访俄考察记

  虽然说夫荣妻贵,但晚清众多外交官的妻子却寂寂无名,能够在历史上留下姓名的非单士厘莫属,因为她写下了《癸卯旅行记》,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女子出国游记。

  单士厘(1863—1945),亦称钱单士厘,祖籍浙江萧山。她自幼受到良好教育,聪颖过人,博学能文。其夫钱恂(1853—1927),字念劬,自号积跬步主人,湖州人,清末著名外交官,青年时就随薛福成出使英、德、俄、法等国。1899年任湖北省留日学生监督。单士厘通日文,曾为其夫担任日语翻译,还曾试译福岛安正《单骑远征录》。福岛安正有“日本情报战之父”之称,1887年任驻德国使馆武官。1892年2月11日,他从柏林动身,单骑踏上穿越俄罗斯西伯利亚之旅,经西伯利亚、蒙古草原和中国东北地区,到达终点符拉迪沃斯托克(中国名“海参崴”),此行福岛安正至少换了八匹马,历时488天,行程一万四千公里,创下了情报侦察史上的奇迹,最后形成了著作《单骑远征录》,记录了整个行程。

  1903年单士厘随其夫从日本东京出发,经朝鲜、中国东北、西伯利亚作俄国、欧洲之游。《癸卯旅行记》即记此行经历,书凡三卷,起光绪二十九年癸卯(1903年)二月十七,止同年四月三十。日记虽然只记八十天事,全文只有几万字,但内容却非常丰富,书中揭露了沙俄对中国的野蛮侵略以及清朝高官、将领的无耻嘴脸和卖国行径。

  途经海参崴时,记曰“此为咸丰十年(即1860年,海参崴是《中俄北京条约》签订后被沙俄割占并改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所‘赠与俄国者,俄建为东方第一之重要军港,而附设商港。自光绪廿四年又‘慨赠辽东半岛与俄,于是旅顺大连湾为俄人东方不冻之第一良港,而海参崴次之”。一个“赠”字,再一个“慨赠”,对丧权辱国、腐败无能的清朝统治者无异于鞭挞,愤慨之情,溢于言表。

  在海参崴博物馆院外,她发现宁古塔副都统讷荫为沙俄侵略者迟怯苛夫所立的“功德碑”,她将碑文照录,怒斥道:“讷荫满洲世仆,其忠顺服从,根于种性,见俄感俄,正其天德”,字里行间,不难看出作者的愤怒和厌恶。驻海参崴的中国商务委员李兰舟“以此碑竖立崴埠(即海参崴),引为国民之大辱,曾录告北京政府,政府不答”。相反,迟怯苛夫将此事向沙皇报告时,“俄君谓不应受此举”,更可以看出清朝的腐败以及讷荫的厚颜无耻。

  清朝将军,闻喇叭声,率兵狂遁,“庚子之乱(八国联军侵华那年),黑龙江有协领曰庆益斋者(原注:不知其名),统兵一大枝,在松花江北岸向沿江发炮四五十出。时哈尔宾(今哈尔滨)无俄兵,总监工厌之,乃聚工人二十,驾小舟一,渡江吹喇叭以恐之。协领果闻喇叭率兵狂遁,所遗物品不少”。

  庚子之变后,沙俄势力深入中国东北。哈尔滨 “贸易无大小,皆以卢布计”,中国之货币“仅可为一葱一菜之交换而已”。而“荷兰、波兰,亡入于俄者且百年,而民间尚用格勒历、用旧币”,作者不禁发问:“哈地不五年已尽忘旧惯,竞投俄好,岂果种性血统之不同乎?抑教育久忘之故乎?”

  在哈尔滨,沙俄“已建石屋三百所,尚兴筑不已,盖将以为东方之彼得堡也。兵房已可容四千人,亦兴筑不已”。负有守土之责的“满洲世职”恩祥,却与侵略者沆瀣一气,“本鱼肉一方,自俄人来此,更加一层气焰,每霸占附近民地,以售于俄人”。沙俄警察无故殴打哈尔滨铁路公司的高等华员,随意屠杀中国同胞是家常便饭,“至于毁居屋,掠牲畜,夺种植,更小事矣”。最骇人听闻的是:“又闻一俄医士之言曰:曾亲至东省,欲以医学考察种族灭绝之原因。尝见一哥萨克持刃入一老幼夫妇四人者之家,攫少者肆无礼,其三人抱首哭,此哥萨克次第杀此四人而出。夫哥萨克诚强暴,然四人者,纵无器械,岂竟不能口啮此兵,而默然待死乎?此不必以医学考察,而知其必灭云云。予笑谓此唾面自干之盛德乎!专以克己无竞为学派者,其效乃召灭种,可骇!”在近代反侵略斗争中,敌军的残暴固然令人发指,但有的民众逆来顺受、少有反抗、引颈就戮、“默然待死”不是多次重演?

  女性的眼光,使單士厘观察更加敏锐、细致。外交官妻子的身份,又使她的记述少了许多官方色彩,下笔无所顾忌。胆大直言的性格,使她的日记成为晚清出国考察记中少有的直抒胸臆、抒发感情、唤起民众觉醒的好作品。

  书中还真实记载了沙俄统治下的各方面情形。与沙俄对中国无孔不入的情报搜集相比,中国对沙俄的情形实在了解太少。书中记述驻海参崴的中国商务委员李兰舟,为由西伯利亚陆路归国的第一人,“闻其由西伯利(亚)陆路归国时,未有铁路,万里长途,三马敝车,冰雪奔驰,较缪君祐孙之仅至伊尔库次克者过之,盖中国一人而已”。 李兰舟此行有何著述不详,缪祐孙则著有《俄游汇编》(见上文)。

  正因为作者是从陆路乘坐西伯利亚铁路赴俄的,加之外交官妻子的特殊身份,使她得以了解沙俄统治下的各方面情形。沙俄实行愚民政策,报纸不发达,“盖俄本罕施小学教育,故识字人少,不能读新闻纸。且政府对报馆禁令苛细,不使载开民智语,不使载国际交涉语,以及种种禁载。执笔者既左顾右忌,无从着笔,阅者又以所载尽无精彩而生厌,故新闻纸断不能发达。此政府所便,而非社会之利也。”

  沙俄对于其殖民地芬兰,“设种种苛例”,“禁设学校,断其入仕之途(原注:俄官无一芬人),在武备尤禁。又强设医院(原注:选极下等之医生设院于芬,俾收不杀而杀之效),无非欲塞其智慧,绝其种嗣(原注:禁婚嫁),又不欲留种他土,故禁不使出境。俄廷用心,可谓周密。”揭露沙俄的种族灭绝政策,无非是警示中国人要提防沙俄的狼子野心,避免像芬兰那样沦为亡国奴。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晚清外交官对俄国的考察(上)

    晚清外交官对俄国的考察(上)

  • 晚清官员对日本的教育考察

    晚清官员对日本的教育考察

  • 史上最牛外交官:一个人就灭了一个国

    史上最牛外交官:一个人就灭了一个国

  • “丝绸之路”的由来

    “丝绸之路”的由来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