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商业评论

美国运通入局

作者:邱月烨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8月底,杭州西子湖畔,一家注册资本10亿元的“新”金融公司——连通(杭州)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连通”)正式亮相。事实上,距离连通正式成立,已经接近三年。背后资本...

  8月底,杭州西子湖畔,一家注册资本10亿元的“新”金融公司——连通(杭州)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连通”)正式亮相。事实上,距离连通正式成立,已经接近三年。

  背后资本雄厚,它是美国运通与连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的合资企业,双方分别持有连通公司50%股份。

  2018年,连通提交了银行卡清算机构筹备申请并被审查通过,在入华的清算牌照之路上,获得实质性进展。根据相关规定,连通需在一年筹备期内完成筹备工作后,依法定程序向中国人民银行申请开业。

  今年6月,连通获得了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中国境内首家中外合资银行卡清算牌照。无论对于美国运通,还是中国支付行业的持续增长和发展来说,这都是历史性时刻。

  在美国运通之后,还有万事达、Visa等也在积极争取拿牌照。

  对于国际卡组织来说,中国政府颁发的这张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意味着真正开放了巨大的中国市场。过去,由于没有牌照,在中国境内无法消费美国运通的外币卡,美国运通也不能发行人民币卡,因此能够在国内开展的业务非常有限。

  有了牌照之后,连通的银行卡清算网络能处理美国运通品牌卡在中国境内线上线下的人民币支付交易。在产品方面,已有多家银行率先推出了近20款全新的美国运通品牌人民币信用卡,不仅能在境内外接受美国运通卡的线上线下商户使用,也能在国内主流的移动支付平臺绑卡支付,并且所有境内外消费均以人民币结算和入账。

  2020年8月,连通已与国内16家主流银行、3大移动支付头部平台(微信、支付宝、云闪付),以及7家非银行支付机构分批开展银行卡清算业务。

  连通CEO刘伟德在美国运通工作已有20年,此前负责亚洲区域的风险管理工作。美国运通最令他引以为傲的地方,在于“人无我有”的独特能力,涉及产品管理、客户管理、风险及信息管理三大领域。

  在to C的产品线中,百夫长卡最为知名,发卡采取的是邀请制,只向白金会员发放,且要求持卡人净资产不低于1.16亿美元。事实上,美国运通有非常完整的产品线,覆盖从大众市场到超高净值市场的各消费层级人群,拥有从小微企业到世界500强的各类企业客户。

  在接受《21CBR》等媒体的采访时,刘伟德等高管谈到了美国运通的独特能力,未来连通将赋能中国金融业,并为消费者带来更有价值的创新服务。

更多选择

  两年前的某一天,美国运通的CEO施恺睿突然打电话问我:“你对中国市场有多大的期望?”

  施恺睿说,第一,大家都知道中国的支付(消费)市场是全球最大的,你知不知道,中国的支付市场体量比美国加上欧洲还大?第二,中国移动支付是全球领先的,美国运通可以从中国市场学习。第三,每年有大约两亿的中国人出境旅游和消费,从跨境支付来说这也是重要的市场。

  我自己做了一个风险管理的调查,这些数据的确是真实的。中国大概只有不到15%的人拥有护照,可以想象一下,当这个百分比增加一倍,增量(境外消费)是非常有潜力的。

  还有一点,中国市场还有非常多的小微企业。很多人不知道,美国运通的小微企业业务在国外很多市场是领先的,我们希望把它带来中国市场。我们可以在中国国内协助小微企业发展,服务小微企业的成长。

  施恺睿认为,未来中国会在美国运通的全球市场中排名第一。因此我从香港来到了上海,基本上是从零开始。

  美国运通有支付和清算网络,主要负责技术;连连集团更加了解中国的本土市场,了解如何跟监管部门沟通,他们拥有丰富的经验,为我们提供非常多的资源和合作伙伴。此外,还有浙江省的支持。浙江省有很多的小微企业,我们会把浙江省作为一个试点,协助银行进行小微企业的风险管理。

  过去两年,连通跟央行等监管机构以及所有合作伙伴一起,摸着石头过河。我们与监管部门一起探索,监管部门也希望我们带来国外的经验,希望消费者除了银联之外,有更多的选择。

赋能银行

  接下来,我们有几个优先级的工作:

  第一,确保系统的稳定性。我们已经花了两年多的时间,这是美国运通选择我做这个职位的原因,因为我是做风险管理的,这也是监管认为非常重要的一点。

  第二,收单和发卡业务,有一些新的技术,比如“一芯双应用”会落地。

  第三,绑卡。有的人会说,现在市场上有支付宝、微信,怎么会绑信用卡呢?大家不要忘记,绑卡交易也是很重要的,我们跟主要支付平台都有合作,在国内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商户受理美国运通卡。

  第四,差异化。如果只是清算,大家没有什么差异化,为什么要选择连通公司呢?把差异化的经验带到国内,是监管部门对我们非常大的期望。

  从全球业务来看,“三方模式”只有美国运通在做,即美国运通既是发卡行,又是清算网络,又是收单机构。在中国市场,我们采用的是“四方模式”(卡组织、发卡行、收单行、商户),我们会把海外“三方模式”的经验和优点介绍给“四方模式”的合作伙伴。

  这就是连通的“人无我有”,这个独特的业务模式是我们很大的优势。美国运通作为一个金融服务机构,尤其在卡组织方面,具有独特优势,积累了大量的刷卡经验、商户合作经验、风险管理经验,以及与商户的直接合作权益等。

  受疫情的影响,当前金融市场面对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坏账率风险。

  我们在国外市场已经积累了这些经验,比如在经济下滑时的防控等。这些都是合作伙伴非常认可的,我们可以协助他们,提供一整套系统化的服务和工具。

  催收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是比催收更重要的是服务:你怎样通过比较人性化的交流,提前了解客户需求,能否提供更优的帮助?这也是跟我们的风险管理和客户体验关联的。

  在中国台湾地区和韩国等地,发卡太多确实是个问题,一个非常重要的点就是管控,需要建立风险模式,引入机器学习等。从产品管理的角度来说,就算在经济环境下行的时候,客户管控好了,风险自然会降低。最主要的是产品管理要非常好,权益给到客户,培养忠诚度,而不是客户需要大额信用才来申请。

  美国运通从1958年开始发卡,它的产品定位和客群目标明确之后,生命周期会很长。美国运通在产品管理方面最强的一点,就是能够打造长青产品。我们在前期设计的时候,能够适当地排除一些过高的风险和过多的授信。我们希望能够赋能中国的银行,分享经验、工具和案例。

共同探索

  服务创新,这个理念在我们所有的产品设计、风险管理、权益创新中是无处不在的。

  比如,黑金卡、白金卡是美国运通第一个创造的,我们能及时抓住中高端人群的需求。我们跟国内合作伙伴的服务创新,随着时间推移也会不断涌现出来。

  美国运通的使命叫“服务创新,连通世界”,对消费者来说是多了一个选择,对业内的机构来说,多了一个共同摸索、探索的机会。

  中国市场现在是开放的,银联旗下的云闪付也是我们合作创新的一个平台,美国运通人民币卡可以在云闪付APP平台上进行绑卡,享受诸多便民服务。银联跟我们合作,都是以消费者安全、便民的支付体验为前提的。

  我们也跟国内的支付平台探讨,能否给消费者打造创新的体验、不同的权益,让我们的持卡人得到好处和便利。国内的企业也有很强的走出去的意愿,美国运通是知名品牌,对企业品牌认知度也有非常大的好处。

  中国市场的创新变化真的非常快,比如现在是“刷、插、挥、扫”这四种支付方式,再过一两年是不是有新的方式出现?我们无法判断。作为卡组织,各尽其职,不管创新变化到什么程度,基石是稳的。

  我们也在密切关注数字货币,跟银行、监管部门都有密切的沟通。创新是社会进步的基石,开始做的时候不一定方方面面都想好了,这是一个过程。

  随着各方的参与,数字货币会有不同的应用,关键是最终的创新能够让消费者得到便利。我们的创新实验室处于研究的阶段,具体细节不方便透露,但这是创新的开始,希望连通能够作出贡献。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隐匿的腾讯金融

    隐匿的腾讯金融

  • 微信破局大交通

    微信破局大交通

  • 支付新未来

    支付新未来

  • 跨境支付竞技场

    跨境支付竞技场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