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商业评论

TCR-T新曙光

作者:李惠琳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5月底,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2020年会上,一项新型TCR-T细胞疗法ADP-A2M4的I期临床试验数据,引起了全球医疗界的关注。这项临床试验包括38名平均接受过3种...

  5月底,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2020年会上,一项新型TCR-T细胞疗法ADP-A2M4的I期临床试验数据,引起了全球医疗界的关注。

  这项临床试验包括38名平均接受过3种全身治疗的癌症患者,结果显示,9例患者(23.7%)病情得到缓解或肿瘤缩小,18例患者(47.4%)病情稳定。其中入组的16例滑膜肉瘤患者,在接受ADP-A2M4 T细胞治疗后,客观缓解率为43.8%,疾病控制率为90%以上,患者的中位反应持续时间为28周。

  ADP-A2M4疗法由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领导,与英国生物技术公司Adaptimmune联手研发,是一种以癌症抗原MAGE-A4为靶点的TCR-T细胞疗法。

  ADP-A2M4在临床试验中取得的重大突破,让TCR-T的疗效得到进一步验证,也给癌症患者带来了曙光。根据已公布的临床试验数据,TCR-T在滑膜肉瘤、多发骨髓瘤、卵巢癌、肺癌等多种恶性肿瘤中取得了良好疗效。

第四疗法

  免疫细胞疗法因为疗效显著,逐步发展成为除了手术、放疗、化疗之外的第四种肿瘤治疗方式。2013年,《科学》杂志将免疫细胞疗法评为年度十大科技突破之首。

  在细胞免疫疗法中有一个重要分支——过继性细胞疗法,是当前癌症精准医疗中的一大热点,其中有代表性的是CAR-T(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和TCR-T (T细胞受体嵌合型T细胞)两大新技术。

  根据美国专业期刊《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发布的报告,截至2020年3月,全球癌症细胞疗法管线包括1483种活跃疗法,比2019年同期增加了472种,其中CAR-T类疗法增加最多,同比增加了290种;TCR-T则增加了31种。

  CAR-T和TCR-T都属于经基因工程技术改造的T细胞疗法,其中CAR-T是通过识别肿瘤细胞表面抗原靶点而发挥作用,目前仅被批准用于治疗白血病、淋巴瘤等少数肿瘤,对治疗实体瘤效果不佳。

  相比之下,TCR-T能够识别肿瘤内外多种抗原靶点,可广泛用于治疗包括实体瘤在内的多种恶性肿瘤细胞,因此被寄予厚望。

  TCR-T疗法的技术关键在于提升T细胞的识别率。广东香雪精准医疗创始人李懿曾做过一个生动的比喻:T细胞就是监视着人体健康动态的“公检法”系统,不仅能识别人体细胞的“好”与“坏”,而且能够建立对“坏”细胞的重复打击模式。而肿瘤细胞可以借助逃逸机制“骗过”T细胞,最终便可能发展成癌症。

  TCR-T治疗机制,是提取患者自身的T细胞,通过基因修饰的方式增强识别亲和性,然后回输到患者体内攻击肿瘤,并最终达到清除体内肿瘤细胞的效果。目前,国内外针对TCR-T免疫治疗较为常见的适应症是滑膜肉瘤,这是一种恶性软组织肿瘤,当前并无有效的药物和治疗手段, 生存率极低。

研究活跃

  美国与中国是开发细胞免疫治疗产品最为活跃的两个国家,上述《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报告指出,美国和中国在癌症细胞疗法管线中占主导地位,美国在研疗法数量有600个,中国有508个。

  近年来,国内外涌现了不少专注于TCR-T领域的企业,目前相关研究仍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未有产品被批准上市。

  成立于2008年的Adaptimmune是国际上专注于TCR-T疗法的佼佼者,开发了对T细胞改造的技术平台SPEAR T,目前已进入临床试验的Spear T细胞疗法,包括以MAGE-A10、MAGE-A4以及AFP为靶点的针对多种实体瘤的TCR-T疗法。

  2016年4月,Adaptimmune开发的NY-ESO靶向T细胞疗法获得美国FDA授予的孤儿药资格,适应症为软组织肉瘤(包括滑膜肉瘤、黏液样圆形脂肪肉瘤等)。2017年,葛兰素史克(GSK)与Adaptimmune达成合作,获得了靶向NY-ESO Spear T细胞疗法独家研发权。根据已公布的NY-ESO-1 SPEAR T疗法治疗滑膜肉瘤的Ⅰ/Ⅱ期临床数据,12位患者入组,第1组缓解率达50%。

  据Adaptimmune透露,目前ADP-A2M4的研究正在进行针对MAGE-A4滑膜肉瘤的Ⅱ期试验,基于Ⅰ期试验的数据,Adaptimmune预计相关产品有望于2022年在美国上市。

  而在国内,包括复星凯特、优瑞科、香雪精准、药明巨诺等在内的多家本土药企也展开了布局,针对多种肿瘤类型研发TCR-T疗法和相关药物,但进展缓慢。

  香雪精准医疗是其中取得阶段性进展的企业之一。作为香雪制药旗下的控股子公司,香雪精准医疗成立于2015年,开展以TCR技术为主的新一代抗肿瘤新药和过继免疫治疗临床应用技术。

  2018年,美国生物制药公司Athenex与香雪精准成立合资企业Axis Therapeutics,以开发和商业化香雪拥有的高亲和力TCR-T技术。2019年3月,香雪精准获得国内首个TCR-T产品临床试验许可批文。

  根据公司公告,香雪精准已建立TCR-T完整的技术平台及工艺,具有完整的自主知识产权。TAEST16001注射液是香雪精准研发管线的第一个产品,针对的靶点是HLA-A*02:01及NY-ESO-1抗原肽组成的复合物。

  现有临床研究数据表明,采用TAEST16001治疗肿瘤的病人,其回输的T细胞在体内能够长时间维持,并体现较好的治疗效果,已开展I期临床试验。

難题待解

  随着技术的不断突破,TCR-T细胞疗法的前景令人期待。不过,目前来看,该疗法要进入临床应用,仍面临不少挑战。

  北京可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CEO谢兴旺透露,制约TCR-T发展的技术瓶颈有两个:一是临床可用TCR(T细胞受体)的获取难度高,需要建立更加高效的亲和力优化体系,以获得足够的临床级别TCR;二是亲和力改良后,TCR攻击脱靶风险大。

  具体风险包括肿瘤微环境的抑制影响、脱靶毒性、神经毒性,以及和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等。比如,在日本,一项关于亲和力增强型NY-ESO-1 TCR-T的临床研究已发现脱靶毒性。

  不良反应也体现在Adaptimmune公布的ADP-A2M4疗法的I期临床试验上,数据显示,97.4%患者经历了一些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最常见的是低血细胞计数,比如淋巴细胞减少、白细胞减少等,半数患者出现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两名患者出现了与临床试验相关的死亡。

  总体来看,在ADP-A2M4疗法临床试验中观察到的副作用,与接受清除淋巴细胞的化疗以及接受细胞疗法的癌症患者所经历的副作用,基本一致。

  另外,TCR-T疗法需要突破的难题是,癌症患者个体之间存在极大的治疗反应差异,比如,靶向一个抗原的药物杀死了相应细胞之后,有的患者可以实现抗原信号扩散,进而清除所有的肿瘤细胞,有的却不能。

  “同样是癌症晚期,总不能说有的患者免疫力强,有的患者免疫力弱,所以造成治疗效果的差异吧?”李懿认为,这暴露了业界在基础研究上的不足,目前包括TCR-T在内的肿瘤免疫治疗领域,仍面临因为对治疗机制的不完全了解而产生的研究障碍。

  对于TCR-T新药研发的风险,香雪制药也在公告中提到,由于可能涉及技术、工艺等一系列的难题与创新,研发周期长、投入大,过程中不可预测因素较多、风险较大,后续能否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上市,尚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在李懿看来,肿瘤免疫治疗的诞生是对免疫系统本身功能的加强,免疫治疗与其他治疗方式相结合,可以为医生和患者提供更多治疗方案。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昂贵的CAR-T疗法

    昂贵的CAR-T疗法

  • 奇妙的电场治癌

    奇妙的电场治癌

  • 癌症新商业

    癌症新商业

  • 传奇生物探路

    传奇生物探路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