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

天喔国际 王者难归

作者:周慧娴 来源:商界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在2018年5月的一天,天喔国际掌舵人林建华突然失踪,董事会一头雾水——平日高高在上的林建华这是怎么了?怎么会不声不响地消失?是被绑架了,还是跑路了?很快,没有林建...

  在2018年5月的一天,天喔国际掌舵人林建华突然失踪,董事会一头雾水——平日高高在上的林建华这是怎么了?怎么会不声不响地消失?是被绑架了,还是跑路了?

  很快,没有林建华的公司就像失去主心骨,惜别往日辉煌。2018年,天喔国际2度停牌,业绩受挫,多名高管离职……种种惨剧叠加,其颓势一直持续到今年。

  7月底,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显示,三家天喔国际关联公司——天喔(武汉)食品有限公司、武汉天喔茶庄饮料有限公司、武汉市南浦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合并破产清算。判决书指出,这3家公司管理混乱,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形同虚设,各企业实际上已丧失法人意志独立性。与此同时,这3家公司资产、债务都高度混同,已经违反了相关规定。

  而天喔国际自身也因财务问题,处于退市的边缘,留给这家公司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主席失联

  林建华“失踪案件”其中的原委并不离奇。当时,他正协助中国有关部门进行经济案件的调查。一开始,天喔国际还极力撇清与此事的关系,但后续有证据表明,林建华涉及的经济案件直接将公司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一方面,失踪消息传出,天喔国际股市遭遇暴跌,市值蒸发。这一年,公司遭遇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金额为41.73亿元,而在一年前,其营收还高达50.18亿元;另一方面,林建华所涉及的经济案件与其创建的另一家公司“南浦食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也牵连到天喔国际。

  林建华“失联”后,有关部门要求天喔国际提供与南浦相关的财务资料,其中包括天喔集团自2008年以来向南浦销售的过往金额。此外,资料还涉及到南浦与天喔国际下属三家子公司分别于2016年12月31日、2017年12月31日以及2018年3月31日交易的公司来往间结余。

  天喔国际也在自查中发现账务存在3笔“不寻常交易”, 涉及资金高达21亿元,而这笔巨款均是由林建华向多方合作伙伴及关联公司以购买货品的名义拨划,其中有16.85亿元是以预付货款的名义被支付给南浦食品。

  吊诡的是,钱是付了,天喔国际却一直未收到交易货品,而公司董事会也宣称对资金的流出毫不知情。换句话说,天喔国际内部监督机制形同虚设,独断专行的林建华背着董事会上演了这场瞒天过海的戏码,犯了公司管理的大忌。

  很明显,董事会其他成员的发言权无足轻重,这也解释了为何在林建华“东窗事发”后,多名高管选择离职。

  2018年,执行董事林铿,独立非执行董事沈亚龙,独立非执行董事刘干宗、张睿价、王龙根,首席财务官吴文楠,执行董事兼运营总监徐建新,天喔国际执行董事和行政总裁严志雄纷纷出现在离职名单上。

  就这样,林建华的“暗度陈仓”让天喔国际肩负巨额负债,并让公司在运营及管理上遭受重创。

  曾经叱咤风云的天喔國际从此一蹶不振。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林建华是主导天喔国际沉浮的关键人物,是他一手把公司推向巅峰,亲手断送了公司前程。

  接触过林建华的人,往往喜欢用“固执”来形容他:“很难听进去别人的意见”。拥有这种性格属性的人,做事风风火火,扛得起大风大浪,也容易因个人的偏执,将事业带进死胡同。

  天喔集团虽是一家上市公司,但其管理系统却极其老旧,林建华一个人便可以决定公司的大小事务。

  林建华事发后,有知情人士曾透露:“对他出事丝毫不意外。”

成也萧何

  在早期,林建华也的确成就了天喔国际的灿烂。

  1998年,林建华背井离乡,告别了莆田醉人的南国风情,只身北上来到烟雨朦胧的上海做生意。在异乡,他开启了绚烂的人生乐章。从最初的沿街批发商店做起,到随后创办天喔国际,林建华亲手导演了中国经销商的逆袭奇迹,并从中展示出惊人的魄力。

  天喔国际以天喔蜜饯、炒货系列产品起家,后来逐渐发展成主营饮料、食品、零食及其他产品的制造、分销及贸易业务的食品企业。发展到后来,其不仅拥有自有品牌天喔,还代理分销雀巢、马爹利、轩尼诗等大牌。

  林建华作为曾经华东地区食品饮料及进口酒类的商超渠道王者,直接让天喔产品占领了食品陈列架最显眼的位置。

  21世纪10年代开始,市面上刮起健康饮料的飓风,天喔国际迅速抢占细分领域,顺势推出蜂蜜柚子茶。随后,这瓶天喔蜂蜜柚子茶风靡一时,成为公司自创立以来最成功的的单品,也将林建华的人生乐章推向高潮。

  2013年,天喔国际登陆港交所。在此后的4年里,其年营收基本都保持在50亿元左右。

  在公司上市同年,其代理品牌中的高端产品受到政策影响,而中低端产品的毛利率又很低,代理品牌逐渐成为公司的拖累,因而天喔提出“重点发展自有品牌,尤其是自有品牌中的饮料”的战略。

  于是,天喔国际几乎把所有筹码都投注到蜂蜜柚子茶这一单品上。天喔国际的巅峰是该单品带来的,然而这样的巅峰通常伴随着危险。

  2015年,天喔集团斥巨资从德国引进全世界最先进的无菌冷灌装生产线技术,前后总共投资了1.6亿元。但当时不少品牌纷纷“后发制人”,推出同品类竞品。蜂蜜柚子茶不再是天喔国际的独门专属,前后夹击之下,天喔国际并没有诞生第二款爆品,也为日后的滑铁卢埋下伏笔。

  此外,当时各大品牌还先发制人,开始布局电商渠道,而天喔国际却对电商的火爆始终保持着一种冷静的态度,在一次次的谨小慎微中,公司错失了为数不多的自救机会。

  新式茶饮的崛起,让蜂蜜柚子茶很快丧失领地,传统饮料单品已经让消费者审美疲劳,而天喔国际的营销与推广方式依旧故步自封,在喜茶、奈雪的茶推崇的“精致主义”地狂轰乱炸下,蜂蜜柚子茶毫无还手之力。

  2015年至2017年,天喔国际财报数值虽然漂亮,却禁不起推敲——其营收从49.08亿元略微增长到50.18亿元,但净利润却从3.66亿元大幅跌至1.7亿元,同比下跌20.66%。

  如若没有林建华的突然“失联”,想必大楼也不会坍塌得如此之快。,可惜没有如果。

  那么,林建华及南浦食品到底如何挑动天喔国际的命脉?

牵丝挂藤

  南浦食品也是林建华一手创立的公司,创建时间甚至比天喔国际更早。这两家公司总部均位于上海松江区,相隔仅3公里。

  由于创始人的因素,两家公司情同手足,业务往来十分密切。南浦是天喔国际最大的供应商,但天喔国际希望尽可能掌控自家的渠道,很早之前,天喔就开始逐年减少对南浦的依赖。公司通过自建销售渠道、自行覆盖华东现代渠道,让南浦在天喔的销售占比从2010年的44.8%下跌到2017年的7.4%。

  不过只要林建华存在,双方的关系就注定不能被撕裂开,这也是天喔后续受南浦经济调查案件牵连的主要原因。

  南浦的经济案件还与其另一大股东——上海糖业烟酒有关。

  南浦食品在2008年第三次资产重组后,天喔国际间接持有其51%的股权。2016年,天喔国际出售2%股权给上海糖业烟酒,同年,林建华卸任南浦食品总裁一职,将大权让给上海糖业烟酒。

  就这样,上海糖业烟酒在南浦的持股比例上升到51%。而前者是光明食品集团全资子公司,在林建华“失联”之前,就有原光明食品集团董事长吕永杰被调查的消息被曝光……近年来,光明食品频频被曝高层贪污腐败,吕永杰便是其中之一。

  先是光明食品原董事长“落马”,再是其全资子公司持股比例过半的南浦食品因经济案件接受调查,天喔国际的账面又与南浦纠缠不清,林林总总,错综复杂。

  此番南浦事件对天喔国际最直接的影响主要有两点:一是让公司莫名其妙背负巨债,二是林建华的失联,让公司群龙无首。

临危“继位”

  2018年6月,林建华之子、年仅25岁的林奇奉命于危难之间,接手天喔国际。留给这个年轻人的是一个管理系统混乱、岌岌可危的帝国。

  在林奇接管公司的同时,天喔国际发布公告称,上海市公安局在今年5月,两度对天喔国际部分资产实施了为期两至三年的冻结。一般而言,公司资产被冻结多为经营陷入困境、到期還不上债务、被起诉等,林建华留给自己儿子一堆烂摊子。

  为还清遗留下来的债务,林奇开始四处奔走,带领着天喔国际借钱。然而巨额的亏空已让公司无力回天。当时有员工自爆,公司已经窘迫到无法支付购买饮料原材料的款项,工厂一度停工停产。

  另外,天喔国际的管理难度极大。天喔不仅拥有自有品牌,还有分销代理,再加上不同片区市场销售的产品、价格体系、营销方式都不尽相同,公司从内部到外部的架构和业务都极其复杂。

  偏偏就在这时,一套800平米的陆家嘴豪宅在网络上走红,其价值达1.7亿元。有网友发现视频中亮相的豪宅女主人疑是林奇的妻子,豪宅就是他们的婚房。天喔国际因欠款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其少东家又被爆拥有顶级豪宅,这让林奇走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不被资本市场看好。

  最终,林奇还是让公司失望了,这位毕业于伦敦大学的高材生未能力挽狂澜。

  5月8日,天喔国际收到香港联交所信函,上市委员会已决定取消公司的上市资格,除非天喔国际申请复核取消除牌决定。随后5月18日晚,天喔国际发布公告称,已根据上市规则向上市复核委员会秘书提交要求,要求将除牌决定提交给上市复核委员会复核。联交所与公司于6月至7月间交换文件。

  在此之前,林奇就已经被公司罢免,2月13日,天喔国际发布公告免除林奇董事会主席职务,但他还将继续出任执行董事等其他职位。同时,天喔国际还称,公司、联席临时清盘人与一名投资者就建议重组该集团签订无约束力条款书。

  有内部人士透露,在天喔国际重组计划中,公司正在尝试全新的运营模式。从2020年开始,公司便试落实“区域爆款”策略,以区域分公司的形式,分析当地饮品爆品趋势,相对应定制,推出新品。然而这一改革还没有看到成效,其关联的3家公司又面临破产清算,这让天喔国际距离复牌似乎更加遥远了。

  从营收额高达50亿元,到亏损近42亿元,天喔国际仅仅用了5年。而造成致命一击的,则是自家霸道的创始人。在这危急存亡之际,天喔国际自身的弊端被无限放大,曾经的王者在渠道和推广上不求革新,早已与机会擦肩而过,此刻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呜呼哀哉!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掘金自贸港:要不要去海南开家公司?

    掘金自贸港:要不要去海南开家公司?

  • 香飘飘不香了

    香飘飘不香了

  • 一个不会先问“为什么”的世界

    一个不会先问“为什么”的世界

  • 老干妈:决不傍人篱壁

    老干妈:决不傍人篱壁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