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人物周刊

2020年,给大水一个去处

作者:佚名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202022期 时间:2020-09-13

受灾的三角乡,路边露出的电灯杆。图/本刊记者 大食南方水灾南方暴雨从5月开始。5月4日,中央气象台发布今年第一个暴雨预警,安徽、湖北、浙江、福建、江西等地有大到暴雨...

  

  受灾的三角乡,路边露出的电灯杆。图/本刊记者 大食

南方水灾

  南方暴雨从5月开始。5月4日,中央气象台发布今年第一个暴雨预警,安徽、湖北、浙江、福建、江西等地有大到暴雨。6月2日,中央气象台发布近五十天的连续暴雨预警,是2007年气象灾害预警信息发布制度建立以来降雨持续时间最长的。

  水灾首先出现在华南和西南。6月7日,广西桂林遭遇特大暴雨,引发洪灾,桂林阳朔降雨量创历史极值。一日后,广东也出现了今年最强的降雨过程,国家水利部在当天将水旱灾害防御应急响应等级提升至III级。

  6月11日,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当前我国已全面进入汛期。6月以来,强降雨集中在长江、太湖等流域,累计降雨量比多年平均要多5成到1.6倍。6月22日,重庆发布历史上首个洪水红色预警,綦江流域全线迎来强降雨,超过历史最高水位0.3米。

  6月26日深夜,四川省凉山州冕宁县北部地区突降暴雨至特大暴雨,彝海镇、高阳街道、灵山景区局部地区受灾严重。这场特大暴雨造成19人遇难、3人失联。此后,连续降雨引发“太湖2020年第1号洪水”形成,云南昭通洪涝、贵州铜仁山洪暴发,湖北黄梅山体滑坡,新安江水库首次9个泄洪闸孔全开泄洪等。

  7月2日,“长江2020年第1号洪水”形成,7月6日,“鄱阳湖2020年第1号洪水”形成,长江水位高于鄱阳湖水位,长江水倒灌入鄱阳湖。

  6月以来,珠江流域的西江、北江以及黄河上游、长江和太湖都发生了1号洪水,全国有433条河流超警,占了今年以来的96%;长江和太湖洪水并发,长江中下游干流监利段以下一度全线超警,中间洞庭湖还出现过超保洪水。这使得今年防洪形势时间紧,任务重。

  7月10日,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下称“长江委”)发布今年首个最高等级的洪水预警信号:鄱阳湖湖口附近江段、鄱阳湖湖区洪水红色预警。同时,将长江水旱灾害防御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次日,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将防汛应急响应提升至I级。

  7月12日上午,江西上饶市鄱阳县,多个村庄仍浸泡在洪水中。图/张梓望

  此后,鄱阳湖区出现多个堤坝溃决险情,启用单退圩堤行洪。随后暴雨转向湖北、安徽,安徽成为首个启用蓄滞洪区的省份。

  中小河流洪水多发、重发是我国汛期的一个特点。6月以来,我国中小河流中有397条超警,有100条超最高防洪水位,27条超过历史最高水位。

  7月12日,鄱阳湖标志性水文站星子站的水位突破有水文记录以来的历史极值。当日,九江市永修县三角乡三角联圩溃坝。在三角乡唯一没有被洪水淹没的建华村,一位村民跟我们说,是“抢修”(小围堤)保住了村庄。我们的摄影师听成“抢收”,抢收了水稻所以免受灾祸。新世纪以来,我国水灾的一个特点是,人员损失大幅降低,主要以经济损失为主。

  “没事,抢修和抢收一样。”摄影师说。没错,能保住一座堤,就能收到今年的农作物。

  截至7月13日上午7时,洪涝灾害已经造成了全国27个省区市3873万人次受灾、141人死亡或失踪、倒塌房屋2.9万间,造成直接经济损失861.6亿元。

  2020年的水灾到底有多严重,目前仍在评估中。

后三峡时代

  保卫一座堤坝,就保护了一片村庄或者城镇。而对于形势复杂的长江防洪体系来说,以三峡水库为核心的梯级水库群实施联合防洪拦蓄,是保证整个流域安全的关键决策。

  2009年,三峡工程正式竣工。按照设计目标,三峡工程的防洪作用主要在荆江河段,可使荆江河段遭遇百年一遇的洪水不分洪;遇超过100年的洪水,包括类似历史上的1870年大洪水,则可控制枝城流量不超过6.8万立方米/秒,加上分蓄洪区的配合运用,可防止荆江地区发生毁灭性灾害。

  6月29日,三峡大坝开启2020年首次泄洪,确保留足防御洪水的库区容量。截至7月19日,三峡大坝共拦蓄5次洪水,累计拦蓄量140亿立方米。

  三峡工程的关键作用之一是抵御洪峰。“长江2020年第1号洪水”的洪峰通过三峡大坝时,下泄流量从3.5万立方米/秒降至1.9万立方米/秒,7月20日,峰值高达7万立方米/秒的2020年入汛以来最大洪峰平稳通过三峡大坝,40%的洪峰被拦截在坝上,确保长江中游千里堤防全线不超警戒水位。

  三峡集团流域枢纽管理中心负责人近日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介绍,1998年长江发生全流域特大洪水,荆江一度面临分洪的抉择。如果当时三峡工程已经建好,可使荆江河段沙市站水位不超44.5米,城陵矶分洪量由108亿立方米减少到35亿立方米,长江中下游的防洪压力将会大大缓解。今年如果没有三峡工程,洞庭湖城陵矶地区和鄱阳湖湖口将超保证水位,会有部分分蓄洪区分洪运用,武汉段汉口站水位更高,长江中下游防洪形势将更加紧张。

  但三峡工程拦蓄洪水的能力并非无限大,其本身防洪库容为221.5亿立方米,截至7月18日12时,三峡水库水位达160.78米,基本达到洪峰流量,自身防洪库容还有125亿立方米。国家防办、应急管理部应急指挥专员张家团分析说,如果继续来大的洪水,通过三峡和上游四十多座大型水库群的联合调度,科学拦洪错峰,上游洪水基本可控。

  三峡工程主要对长江上游来水进行拦蓄,重点保障荆江河段的防洪安全并兼顾城陵矶地区的防洪要求。清华大学土木水利学院河流与生态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周建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三峽在一定程度内拦洪或放洪,对下游影响不大。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副总工程师陈桂亚则向媒体表示,由于鄱阳湖湖口距离三峡水库较远,再加上鄱阳湖水系自身来水较大,所以三峡水库调度对鄱阳湖水位的调蓄作用很有限。

  

蓄滞洪区

  在2020年的长江防汛中,另一个关键的防洪措施是蓄滞洪区的使用。作为长江防洪的最后一道防线,是否启用蓄滞洪区、何时启用蓄滞洪区,备受关注。

  蓄滞洪区是我国为了保护重点地区,不得已划定的“主动受灾区”,多为洼地和部分农田。根据水利部2010年公布的《国家蓄滞洪区修订名录》,我国共有蓄滞洪区98处,其中长江流域44处,黄河流域为2处,海河流域为28处,淮河流域为21处。

  和单退圩堤“退人不退田”不同,蓄滞洪区内留人又留田,遇到大洪水或者特大洪水,则转移人口,将蓄滞洪区作为行洪区域。

  7月12日傍晚,江西鄱阳县油墩街镇桥头村,水位仍在持续上涨,消防员正在往外转移村民。图/张梓望

  7月11日,长江委提请江西提前做好蓄滞洪区运用准备,江西省防汛抗洪指挥部当日开始安排启用康山和珠湖两大蓄滞洪区。同天,江西省水利厅的高级工程师胡国平正在待命前往九江市永修县支援,他在康山蓄滞洪区长大,家门口就对着闸口。“那天已经说要转移了,村子里敲锣打鼓开动员大会了。”

  江西最终没有启用蓄滞洪区,但在7月13日凌晨,首次要求鄱阳湖区全部185座单退圩堤必须主动开闸清堰分蓄洪水,减轻其他地区的防汛压力。洪水淹没了185座堤内的农田。

  7月中旬起,安徽的防汛压力大增。长江、淮河的干流均流经安徽,安徽抗洪面临南北双线作战。与江西以鄱阳湖水系为主不同,安徽境内分布着580个大小湖泊,自排能力远远弱于鄱阳湖。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防洪减灾研究所原所长程晓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安徽长江北岸的湖泊群以及周边的圩区、南岸三江流域内的一些小圩区,由于地势低洼,长江的高水位很难排出,如果遭遇暴雨,很可能溃坝或者漫堤(水位高出大坝开始漫溢),形成数月的内涝。

  截至目前,安徽省已经启用十个蓄滞洪区。7月16日,安徽长江干流全线超预警。7月18日,安徽白湖东大圩开闸蓄洪,缓解西兆河汛期压力;次日凌晨3时许,安徽滁河大堤破开两处缺口,滁河水涌入荒草二圩和荒草三圩蓄滞洪区。当日中午12时,滁河水位从凌晨1时的14.33米下降到13.81米。7月20日上午8时起,淮河沿线蒙洼、南润段、邱家湖、董峰湖、姜唐湖、上六坊堤和下六坊堤等7处行蓄洪区启用,次日王家坝水位降至保证水位。

  7月14日,江西省鄱阳县油墩街镇西河,国道351段被洪水阻断,附近村民在道路上晒稻谷。图/宋金峪

  相较于2016年安徽129个千亩决堤中漫决了125个,2020年安徽的抗洪没有硬抗到底,而是在不同圩区之间实行联防联保,一些圩区主动进洪牺牲自己,保护其他圩区。

中小河流防洪之难

  7月7日,2020年高考首日,安徽黄山市歙县主城区遭遇五十年一遇的洪水,道路受阻,大量考生无法赶到考场,歙县考区将原定7月7日进行的语文、数学科目考试延期至7月9日。我国高考历史上,第三次启用备用考卷。

  洪水淹没主城区的场景,上一次出现在歙县还是1969年。在网络上,歙县居民怀疑是因为上游丰乐水库开闸泄洪,却没有通知下游及时做好应对。同样被居民怀疑上游水库无预警泄洪的,还有广西阳朔县遭遇的遇龙河洪水。6月7日,阳朔遭遇有气象记录以来的首次特大暴雨,在遇龙河景区,水淹过了部分民宿的一楼。当天,两名在香樟华苹酒店的住客遇难。由于下游民宿从业者普遍没有收到通知,不少民宿从业者困惑,洪水是否由金宝河上游的久大水库和阳朔垌水库泄洪导致。

  《南方周末》和《中国新闻周刊》的报道指出,歙县和阳朔县的上游水库并非主动泄洪,均为自然溢流。在水库建设中,溢洪道的设计是为了给超安全限度的水位一个外溢的通道,保证水库的安全,防止溃坝。溢流分为自然溢流和闸门控制,我国不以防洪为主要目的的中小型水库基本都是自然溢洪设计,歙县和阳朔的上游水库均属此列。

  2020年南方大水中,一些中小河流附近的三四线城市受灾相对严重,中小河流应对洪灾十分吃力。1949年之后,我国对于七大江河的治理力度不断加大,七大江河的防御能力上升显著,能够对抗大型甚至是特大型洪灾,但因为地方管理、资金投入等方面的差异,加之河流数量多且偏僻,中小河流仍然存在防洪困难。

  中小河流预报难度偏大,城区预警系统不及时,是应对洪灾的薄弱环节。以歙县为例,歙县是暴雨性洪水,从降雨到形成洪水,大约在一小时左右,留给它的接受信息、形成决策、传达命令等环节的时间非常短暂。

  而在此次洪灾中,歙县村镇居民撤退更为及时。乡镇干部多年应对洪水,熟悉各种半夜叫醒村民撤人撤物的转移手段。

  同样的,阳朔县水利局局长梁军城告诉《南方周末》,按照阳朔县水库防洪预案,当水库可能溢洪时,应由水库通知县应急局、水利局和下游乡镇政府,由乡镇政府通知辖区内的各村委。相较之下,阳朔本地村民获取信息的渠道更为通畅,6日晚,部分山体滑坡监测点的村民在村干部的预警下连夜撤离。而因为信号稳定性,或是预警短信的地区个性化设计等原因,游客和部分民宿从业者未能及时收到预警。

  国家水利部在近期的新闻通气会上介绍,一些中小河流洪水多发重发,区域性暴雨洪水重于常年。中小河流堤防、小型水库等工程险情及堰塞湖险情均有发生。

  中小河流分布广泛且流域较短,预报难度偏大;堤防建設及治理投入相对不足,防洪标准相对较低,全国9.4万多座小型水库普遍年久失修,是洪灾多发重发的高风险区域。又因为中小河流多经过山间,水流湍急,一旦发生洪灾,就有伴随泥石流等次生灾害的危险。

  程晓陶在接受采访时多次指出,今年存在发生流域性大洪水的可能性,但防洪压力目前更多体现在中小河流上。

家住水边

  7月10日,长江委发布鄱阳湖区洪水红色预警。与此同时,本刊记者分别前往鄱阳县和永修县,记录这两个既遭遇溃坝、也在死守圩堤的湖区县城。在鄱阳县油墩街镇荻溪村,近百米的决口附近垮塌了五座房屋,一座倾斜在水中。我们遇到了其中一位屋主黄紫益,他与家人借居在附近的姨夫家。

  三角乡受灾村民在湖东学校安置点。图/本刊记者 大食

  等待洪水退去的日子里,白日无事,黄紫益会和周围的村民聊天。当我们的记者最后一次与他聊天时,他说我知道与你说这些对我们家不会有太大帮助,一开始就知道,但能帮到你们我也很开心。

  经历了亲人的接连去世、常年打工和花费半生心血所建房子的倒塌,黄紫益身上仍然有一种乐观,也许是他的天性,也许是经年累月面对生活的勇气造就的。

  还有镇上的承包大户余时发,洪水淹没了他所有的农田和鱼塘,但他看起来并没因此而郁郁寡欢。“钱不重要,命重要,”他说。白天,他开着船接送村民出入、运送物资,晚上和其他留守的村民在水面巡逻。每隔两三天,要帮前面那户人家留在三楼的十几只鸡喂水。

  他的人生哲学特别简单——什么事都是小事,我管它怎么样,吃的喝的都管好,死了就没事了。

  在永修县三角乡的洪水边,我们遇到了许多想回家的受灾村民。想回家搬点东西,想回家守着屋子,或者就是想回家看一眼被淹成什么样。他们情绪低落但并不绝望,“又不是没经历过,83年,98年”,村民勇哥说。

  淹没三角乡的洪水上飞起了成群的白鹭,他们原本多在鄱阳湖面上活动,唯有稻子成熟时才会飞来。还有七天,三角乡就能收割早稻了。洪水冲垮了鱼塘,水面上翻出了一些鱼。许多村民下水打鱼,然后开玩笑道:“没得米吃,只能吃鱼了。”

  三角联圩溃坝后,永修县另一条保护五万亩以上农田的重点圩堤九合联圩上的人力陡然增多。每公里巡防点上的值守人员到岗到位,每小时查险;省市县三级的水利專家来回除险;有近一千名部队战士增援九合联圩处理险情;本地人开始用“你什么时候去巡堤”来替代“你吃了没”作为问候。

  在永修县防了27年洪水的水利工程师江国保说,保护一座堤,最重要的是一寸都不能垮。

  目前,长江防洪形势仍然严峻。主汛期以来,长江流域降雨量为1961年至今最高,但目前中下游的洪水小于1998年。我国长江防汛关键期为“七下八上”(即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降雨中心区域将由长江中下游转移至上游地区,洞庭湖和鄱阳湖地区将迎来“喘息”之机,但仍需警惕退水期极易发生垮塌险情,以及中下游发生类似1998年的“二度梅”情况。

  据水利部长江委预测,2020年长江流域发生流域性大洪水的可能性较汛前预测有一定程度的降低,但可能性依然存在。

  对于2020年洪水的影响,以及其在我国水文史上将处于什么样的地位,目前谈论都为时过早。过去22年里,我国的防汛能力大幅提高,加固堤坝、兴修水库、退田还湖等等水利工程都使得我们今天应对洪灾更为科学。

  17年前,时任水利部副部长张基尧在一次工作会议上说,我国的防洪工程建设思路自1998年以来发生了重大调整。“从单纯的抗拒洪水转变为在防洪抗洪的同时,要给洪水以出路。洪水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的启示,就是如果人类不给水出路,水就不给人生路,这是一个辩证法。”

  而无论是长江防洪体系最为关键的水库群联合调度,还是每一座大小堤坝上的守卫战,其最基本的思想与大禹治水的故事仍然一致:疏导洪水,给大水一个去处。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想回家的人

    想回家的人

  • 生活在洪水上

    生活在洪水上

  • 洪水围的村与人

    洪水围的村与人

  • 江西

    江西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