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窗

重回“二级响应”,北京安好

作者:荣智慧 来源:南风窗 202014期 时间:2020-08-01

仅仅过了一天时间,北京就从一个零病例的城市变成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响应级别为“二级”的半封闭区域。6月9日,北京最后一位新冠病毒病患者出院,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传...

  仅仅过了一天时间,北京就从一个零病例的城市变成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响应级别为“二级”的半封闭区域。

  6月9日,北京最后一位新冠病毒病患者出院,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传出“没有新病例、没有疑似病例”的好消息。搭建在办公楼、商场、小区门口的测温点正在拆除,位于北二环的雍和宫已经向公众开放,准备好迎接每天清晨更加繁盛的香火。

  6月10日,52岁的月坛街道居民唐先生,忽然感到全身发冷、乏力,他马上骑着自行车去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了:新冠病毒检测阳性。已经连续56天未出现本地传播的北京,立刻进入了“战时状态”。

  不过,据北京市民反映,重回“二级响应”,并未感觉生活发生了太大的变化:“不紧张不紧张”,“一切照常吧。”

病毒检测

  6月10日之后,相继近百名患者确诊,北京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响应级别从“三级”调回“二级”:大量公共场所再度关闭,小学再次推迟开学,丰台区高风险地区的居民区被“封闭管理”,出京进京也再次受限。

  多位确诊患者去过“新发地”菜市场。根据官方网站的数据,每天市场上交易超过1500吨海鲜、1.8万吨蔬菜和2万吨水果。市场雇用或接待约1万名工人和供应商,给首都北京供应90%的蔬菜和水果。这意味着感染的数量级,可能比人们想象得更为庞大。

  在新冠病毒病蔓延全球的半年时间里,其他国家已经有很多“经验”可以借鉴,特别是近邻韩国的大规模检测,是目前看来相当有效的处理办法。在封闭病毒扩散地、公布社区和边界的出入禁令后,北京随即展开了大规模的病毒检测,并从其他省市抽调医护人员,协助检测、化验结果。

  一张表情图片成了北京市民互相问候的新习俗,图上两位穿着大褂的老北京人远远地互相作揖,一个说“核酸了吗,您哪?”一个说“托您的福,阴着呐。”

  西城区月坛街道居民刘书华告诉南风窗记者,这一片街道属于“中风险地区”,因为近期第一例确诊患者唐先生,就住在离他家不到2公里的小区。他已经接受了社区组织的病毒检测。社区打电话通知他检测的时间和地点:休息日,在白云观附近的路边公园,从早上8点到夜里11点分成三个时段,属于某小区的居民可按规定时段检测。

  “我们做的是咽拭子,要排队,我去的时候少说外面有300多人吧,排队时间不长,不到半个小时我就进去了。”刘书华说。“外面是没有一米线的,大家就差不多那么站着,进到检测帐篷里就有一米线,还有保安和居委会的维持秩序。咽拭子特快,不到五分钟就完事儿了。”

  家在东城区景山街道的吴先生则是工作日做的检测,也是社区组织的,而且免费。他告诉南风窗记者,他们一家人都做了检测。他的一个朋友住东四街道,上周六(6月20日)在165中学也免费做了检测。

  针对社区居民的病毒检测基于自愿,并非强制。刘书华的父母就没有去检测,他们觉得在排队时反而更容易感染病毒。家在朝阳区和平西桥的王先生告诉南风窗记者,他也没检测。他因身体情况常常要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医院里的医护人员都做过”。他的一位“病友”在北三环的中日友好医院就诊,说6月22日上午,医院为全体病人做了病毒检测。

  社区检测会在3天内出结果,但居民没接到电话,就证明是“阴性”,“不用问了”;3天内接到电话,则是“阳性”,赶紧准备就医。如果在医院检测,医院会给就诊者一份“检测证明”,但社区默认“不给”。一些居民希望自己拿到检测“阴性”的证明,毕竟出京甚至去博物馆是要出示的。像位于天安门广场的国家博物馆,入馆参观前就必须拿出这样的医学证明。

在新冠病毒病蔓延全球的半年时间里,其他国家已经有很多“经验”可以借鉴,特别是近邻韩国的大规模检测,是目前看来相当有效的处理办法。

  除了单位和社区,很多公司也组织员工自愿报名检测,家在昌平区、工作在海淀区的孙先生告诉南风窗记者,他没报名,“北城”居民没什么必要。

  目前来看,北京绝大部分社区采用的都是口咽拭子取标本,而不是医院的“核酸检测”。简单来说,前者更加简便易行,但只能看出患者有没有感染过病毒;后者复杂一些,能知道患者体内的病毒具不具备传染性。

  北京的人口超过2000万,病毒检测是一条漫漫长路,这样看来,“咽拭子”就是最“多快好省”的办法。“这个检测其实有点儿人民战争的意思吧。”刘书华说。

  比较特殊的情况是路过新发地菜市场的人,都收到了“大兴医药基地疫情防控办公室”或“大兴区新冠肺炎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的短信。短信中說,“经过大数据分析,您可能于某月某日(含)以后去过新发地批发市场。按照疫情防控相关要求,需要做核酸检测。如果您尚未做核酸检测,请于某时自行前往大兴区祥瑞大街永兴路口南侧做核酸检测。”

  据悉,这是政府与电讯运营商联手,通过收集手机信号所在区域信息,向所有可能经过新发地菜市场的人发送的短信。可以发现,这些检测是精确度更高的“核酸检测”而非咽拭子检测;收到短信的人,不仅仅是进入菜市场的人,他们中的大多数只是开车或坐地铁经过。另外,这种检测要自己掏250元的费用。

开门“三”件事

  吃饭、出行、居住,是北京市民的“开门三件事”。在重回“二级响应”之后,三件事都有些变化,但也不算太大。

  刘书华说,“从过年到现在,我们家附近好几家馆子关了。像之前一煎饼果子摊儿,没了。还有‘湘鄂情还是‘湘鄂什么的,也关了。最体面的一家(饭店)叫‘过山风,这是一毒蛇的名字,他们家人均消费500元以上,专门吃蛇的,我前几天路过看他们做家常菜呢。”

  两个星期前,也就是新一波确诊病例尚未暴发前,刘书华还去牛街吃烤羊肉串。牛街是北京最著名的清真美食一条街,过去属于宣武区,现在归西城区,居民大多为回族。烧烤店的顾客“非常多”,要拿号等位,刘书华拿了“2号”,还等了20多分钟。“二级响应”之后,到餐馆吃饭的人大幅度减少了。

  被迎头痛击的还有海鲜生食餐馆。6月13日,新闻说新发地菜市场切割三文鱼的砧板病毒检测呈阳性,一时间全国的三文鱼惨遭“下架”。虽然三文鱼能传染新冠病毒纯属误会,但很多以此为生的餐馆已经无法承受疫情下的第二波亏损。孙先生说他常去北五环肖家河的一家居酒屋吃饭,最近这家店已经宣布“无限期停业”。

  不过,受庞大的人口基数和多元的人口结构支撑,北京的餐饮业发展并不悲观。刘书华总结,“我觉得关了门的那些馆子,本来就是经营得青黄不接,所以才干不下去了。像一些现金流比较大、还不是靠分店或者加盟店抵押套现的那种饭馆,都应该活得还可以。”

  对于交通,人们普遍感觉是路上的车少了,地铁和公交里的人也少了。这对有“首堵”之称的北京来说,眼下的“人少”,除了过年期间也算“史无前例”了。

  6月19日星期五晚上6点,王先生从北海公园附近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回北三环和平西桥,坐124路公交车。“一辆公交车,里面居然就我一人儿。”关键那段时间正是周末的晚高峰,平时的公交车上只会听到售票员的一口标准京片子:“来都往里走一走了啊!不然谁都走不了!中间儿的那个,说你呢!”

  朱先生住在北五环的回龙观新村,上班在北二环的德外大街,平时坐公交要一个多小时,他对南风窗记者说,最近达到了通勤“半小时”的破纪录“成绩”。

  刘书华最近发现,每个地铁口都配备了热成像检测设备,后面坐着安保人员。热成像检测设备比体温枪准确得多,使用者不会举到手臂发酸,被测的人也不用特意停下脚步。公交就没有这个设备,顶多是车辆安全员和售票员提醒乘客“戴上口罩”。一些编码以9开头的出京公交,已经停运。

  在居住方面,只有高风险地区—北京城南的丰台、大兴实施小区封闭。月坛街道这种中风险地区,不封小区,不需要出入证,居民们该买菜买菜,该上班上班,生活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唯一受到影响的,可能是房屋装修。孙先生正在装修上地的房子,本来计划 3月份开工,但现在连拆旧都没完成。上地街道为保证因“二级响应”无法开学的中小学生在家上网课,规定小区内不得产生噪音。“网课”像是一个魔咒,只要一念,人人都要拜服。装修的业主很难据理力争。

  商量了半天,街道同意每天下午5点半到6点的半个小时内可以施工。孙先生说,“我同意工长也不会同意啊,半个小时也得给工人一天的工资。”

  而且,邻居们投诉的理由永远只有一个—网课,不分年龄段。有个大学生说他每天从早上7点半一直到下午5点半都要上网课,令孙先生怀疑自己上了个“假大学”。还有人连小孩子练钢琴也投诉了,说钢琴声和噪音一样,影响自己家孩子上网课。

  装修不得不停止了。

“我觉得北京维护安定的需求,要远远大于刺激经济的需求吧。”他说。

大局为重

  新冠病毒病在北京的第二次暴发提醒人们,即使病毒短暂消退,也不要掉以轻心。大流行还远远没有结束。

  在欧洲,情况也不是一帆风顺。德国西部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暴发了新一轮疫情,约有7000人被隔离,学校和幼儿园也再次关闭。

  美国确诊人数已经超过12万。俄罗斯、巴西、印度和埃及等大国还处于传染的上升曲线上。

  而且,即使没有放松警惕,病毒卷土重来也令人猝不及防。在放开全国出入限制后,北京还一直拒绝湖北籍或武汉籍人士进入。一张流传甚广的图片说明了这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现象:一个身穿全套铁质铠甲的中世纪骑士,全身严密包裹,但一支箭不偏不倚地正射在唯一暴露出来的眼睛处。他的头上写着“北京”。

  6月18日晚,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正式发布6月北京新发地新冠疫情及病毒基因组序列数据,分别来自确诊病例和环境样本。通过数据比对发现,3组序列均带有D614G突变。

  北京市疾控中心研究员杨鹏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表示,此次引发北京疫情的新冠病毒经全基因组测序判定是从欧洲方向来。

  这句话的意思是,病毒在遗传进化谱系上属于欧洲进化分支,并未指认病毒一定从欧洲输入。在此之前,东北地区、内蒙古的输入性病例,病毒也屬于欧洲分支。

  一些尚未通过同行评议的论文指出,D614G变异可能会增强新冠病毒感染人的能力和毒性,但这一结论还需要更多的临床数据支撑。

  和其他城市着急“恢复经济”,大撒消费券相比,北京显得更为“淡定”。一方面,作为政治中心,北京不喜欢“冒险”;另一方面,北京有“实力”不去冒险。

  北京也发了一波“消费券”,但是抢券的过程很麻烦。使用者必须要先选择消费所在区,填写姓名电话等信息注册,才有“抢券”的资格,比如一个人住在西城区,但想去朝阳区消费,就要点进朝阳区的页面,方能注册、抢券,想去海淀区消费,就要把同样的流程再走一遍。

  刘书华说,“我也抢了,特别麻烦,最后都填烦了。进去一看,热门商店的消费券全没了,像西单大悦城满100减20的券,秒光。别的我也不想去,就退出来了。”

  “我觉得北京维护安定的需求,要远远大于刺激经济的需求吧。”他说。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步步惊心的庚子之难

    步步惊心的庚子之难

  • 来信

    来信

  • 穿过北京“玻璃墙”

    穿过北京“玻璃墙”

  • 来信

    来信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