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选刊·上

刺青

作者:魏炜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上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贾刚在一家企业里的工会工作,是个不折不扣的繁忙上班族,这天晚上回到家,吃晚饭的时候,儿子小然忽然说道:“爸,妈,我不想上学了。”贾刚惊呆了,他妻子卢慧反应更强烈,瞪...

  贾刚在一家企业里的工会工作,是个不折不扣的繁忙上班族,这天晚上回到家,吃晚饭的时候,儿子小然忽然说道:“爸,妈,我不想上学了。”贾刚惊呆了,他妻子卢慧反应更强烈,瞪圆了眼睛大声问道:“你说什么?”小然重复着说:“我不想上学了。”

  小然今年上高二,明年就该考大学了,却突然提出不想上学了,也难怪卢慧反应这么强烈。听他又说了一遍,卢慧才确信自己没听错,激动地问道:“为什么?”小然说:“我想学刺青去。”卢慧大声说:“不许去!”小然说:“我现在学了刺青,很快就能工作了。等我上了大学,还是要学刺青,白耽误四五年,结果不是一样吗?”

  卢慧怒喝道:“我就不许你学那乌七八糟的东西!”小然不服气地说:“那是一个制造美的工作,怎么就乌七八糟了?”卢慧说:“那也叫美呀?正经人才不刺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呢!”小然就要反驳。眼看着母子俩就要吵起来,贾刚忙对小然说道:“别说了,你先回屋去吧。”小然气哼哼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贾刚也把卢慧拉到他们的卧室,劝她先平静下来,搞清了事情的原委,才好对症下药。不然,吵翻了,小然来个离家出走,那就更不好管了。卢慧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就让贾刚去调查清楚。贾刚又去跟小然说,这毕竟是大事,等他跟卢慧商量好了再决定,眼下还是先去上学。小然也答应了。

  几天以后,贾刚就把事情搞清楚了。小然一个同学的哥哥,开了一家刺青店,小然跟同学去玩儿了一次,然后就迷上了刺青,每天放学都要去学一会儿呢。听他讲完了,卢慧问他:“你说该怎么办啊?”贾刚说:“他既然喜欢,那就让他学去呗。他说的也对,就是上了大学,他还是要去学,那时候他也大了,咱也管不了他了,不白耽误好几年的工夫吗?”

  卢慧觉得贾刚说的也不无道理。小然不喜欢上学了,你逼着他去学,他未必会考上大学,弄不好再出点儿别的事,更麻烦。但儿子半途辍学,连大学都没去考,也让她太没面子了。她一时难以决断。贾刚又劝了她好几天,她这才认了命,点头同意了。贾刚给小然办了休学手续,小然就到刺青店去当了学徒。

  刺青店晚上活儿多,小然上午休息,下午和晚上才去上班。这天晚上,贾刚来到了刺青店。当时店里也没客人,小老板程悦正教小然手艺呢,见贾刚进门,他就问有什么事。小然忙跟他说是他爸。程悦就说:“叔,你是来看小然的吧?他心灵手巧,学得可快呢。我把手艺教给他,过不了两年,他就能自己开店赚钱了。”

  贾刚摆摆手说:“我的儿子,我了解。他认准的事儿,一准儿会尽心竭力地学好。我不是来看他的,我是来找你的。程悦师傅,你也收下我吧,我也想学这门手艺。”

  程悦和小然都愕然。

  小然笑道:“爸,你就别捣乱了。这行吃的是青春饭,人家客人一进门,看到你这岁数的师傅,转身就走,哪还有生意可做?”程悦跟着说道:“对呀。叔,我们这里都用流行元素,你也不懂啊,根本设计不出来,没客人会找你的。”

  好说歹说,程悦就是不肯收贾刚为徒。贾刚也赌上了气,在胳膊上粘了两块很丑的刺青图案,就在刺青店门口晃,搞得很多客人一看就给吓跑了。程悦出来劝他,他把脖子一梗,阴阳怪气地说道:“我在街上呢,爱干啥干啥,你管得着吗?”程悦被噎得直翻白眼儿,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得答应收他为徒。贾刚就喜气洋洋地给程悦当上了徒弟。

  从此以后,每天一下班,贾刚就跑到刺青店里,跟着程悦学手艺,直到关门才回家。周六周日休息了,他更是整天都黏在刺青店里,认真地学习。

  小然一直以为贾刚学刺青是假,监督他才是真的。可他不怕,他就是来学刺青,也不干啥坏事,才不怕他监督呢。过了一个多月,他发现贾刚还真是学刺青的,似乎比他还有兴趣,简直就是热情高涨。贾刚进步也很快。有一天下午,贾刚没来,刺青店里只有程悦和小然两个人。程悦说道:“小然,你爸比你学得快呢。”小然说:“怎么可能?”程悦说:“真的,我不蒙你。我看得出来,他功夫很扎实,也用心学,好像还挺有感觉。再过个把月,他就能把你落下一大截啦。”

  小然不服气,偷偷观察着。

  晚上,又来了一位客人,是个美女,要在肩膀上刺青。程悦问她想刺个什么图案?美女说,好看就行。程悦转脸对贾刚和小然说,你们各去设计一个吧,完了让美女选。

  现在刺青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想出了什么图案,就用针在身上刺,而是在电脑上设计出图案后,由机器来刺。所以说,设计图案就很关键了。特别是客人没有明确意向,只说要好看的,就更难办了。

  很快,小然和贾刚就设計出了图案。小然设计的是一只灵动的蝴蝶,而贾刚设计的却是一只胖乎乎的肉虫子。程悦看了,未置可否,叫过美女来看。美女看了蝴蝶,没说话,一看那条肉虫子,就高兴地说:“我要这个!”

  小然败给了老爸,很不服气。他问美女:“你怎么会喜欢那条肉虫子啊?蝴蝶翩翩飞舞,多美呀。”美女瞄了他一眼,反问道:“我这么胖,飞得起来吗?这只虫子蠢萌蠢萌的,这么可爱,倒跟我有几分像呢!我就刺它了!”

  美女选择刺条肉乎乎的虫子,真让小然大跌眼镜。事后,程悦给贾刚发了200块钱奖金。他说他原本也是想给美女刺只蝴蝶的,但没想到贾刚会设计出一条虫子来,更没想到美女会选择那条虫子。他问贾刚怎么产生了这个灵感,贾刚说他看到美女有些胖,脑子里灵光一闪,就想到了这条虫子。小然愤愤不平地想:灵光一闪,我看你能闪几回!

  过了几天,店里来了个小伙子,让程悦在他胳膊上刺个威猛的动物。程悦给他设计了几个方案,狮子、老虎、龙、蛇,够凶猛的,他都想到了,可小伙子看了都摇摇头说不好。小然也捋胳膊挽袖子,上场设计。他想到的就是那几位美国英雄,超人、蜘蛛侠、美国队长、钢铁侠,可小伙子还是说不好。程悦没办法了,只好给贾刚打电话,看他能不能早点儿到店里来。

  贾刚请了假,直奔店里。

  小伙子又说了他的想法。贾刚上上下下打量了小伙子一番,说道:“你比较瘦,胳膊也细,再凶猛的动物文到你胳膊上,都显得很瘦小了。瘦小的动物怎么会威猛呢?你倒不如改变一下思路。”小伙子点点头,说道:“你说说,怎么变呢?”贾刚说:“不如文把刀吧。”

  三个人异口同声地问道:“刀?”

  贾刚绘声绘色地说道:“我说的这把刀,那可不是普通的刀,而是关公使的那把青龙偃月刀。青龙偃月刀高啊,正好可以从你的手臂文到手腕,上为刀面,下为刀杆。刀背向里,刀刃向外。你一抬胳膊,那刀就像被人举起来往下劈呢,说不出来的威风。再有,关公代表着忠厚仗义,你把他当偶像,也更容易结交朋友。”

  小伙子说:“你给我设计个效果图看看。”

  贾刚坐到电脑前,忙碌了一阵子,效果图就出来了。小伙子凑过去看了看,兴奋地说道:“就是它了!”小然和程悦凑过去看,只见那把青龙偃月刀被贾刚设计到一条胳膊上,正跟他设想的一样,显得那么威风,还不让人反感。

  给小伙子做完了刺青,小伙子站到镜子前仔仔细细看了几遍,高兴地说:“师傅,你给我设计的这个,比我想的好多了,你不愧是专业的啊。”他转脸对小然和程悦说道:“你们也跟师傅多学着点儿,别一来人就喊师傅。这么大了,也该把门面撑起来了。”三个人面面相觑,一时哭笑不得。

  小伙子付完钱走了。程悦把钱塞进贾刚手里,诚心诚意地说道:“贾叔,你真是深藏不露啊。你还当什么徒弟呀,干脆给我当师傅吧。快,把刚才的诀窍教给我。要不是你及时过来,这笔生意就丢啦。”

  贾刚把钱推回给他,笑笑说:“那我就简单地说两句。刺青虽然是一个边缘行业,但总的来说,应该也算是绘画的一种。它是把图案刺到人的皮肤上,这就跟壁画更贴近了。壁画的创作,讲究画随景意。咱们平时出去旅游的时候,看到有的山壁上画着很美的壁画,这壁画那就得根据周围的山势、景色和岩石的质地、颜色来构图,并且充分利用岩石的凸起和凹陷,这样作出来的画,会更有立体感。人的皮肤,根据所处的位置不同,也是有变化的。背部就比较平缓细腻,适合作大幅静态美图。肩膀处有活动,但面积小,可以做适中的图案。胳膊上晒得比较黑,那就得简洁突出,不能太繁复。人不同,皮肤不同,还要根据人物的个性来选择图案。”

  贾刚说得头头是道,小然和程悦已听得如痴如醉。

  贾刚忽然打住了话头儿,看了看表,说道:“哎呀,天不早了,咱该回去了。”程悦忙说道:“贾叔,明天你再给我讲讲吧。”贾刚点点头,说没问题。他和小然换好衣服出了门。

  小然已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十分艳羡地说:“爸,你懂的可真多。”賈刚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也就是现学现卖得啦。再深奥的,我也不懂啦。”小然一愣:“谁给你讲的?”贾刚说:“美术理论课上老师讲的啊。”小然低头不语。

  第二天早上,小然对贾刚和卢慧说:“我想上学去了。”卢慧一愣:“你咋想通了?”小然淡淡地说:“程悦哥教了我好几个月,可他只能教给我怎么画图。我爸上了几个月的美术班,回来一讲,我就觉得眼前豁然开朗了。我忽然明白了。跟着程悦哥学,我顶多也就学成一个刺青匠;可上了大学跟着老师学,我没准儿会学成一个美术家。那时候再搞刺青,就会刺出更美的图案了。”卢慧虽然不想让小然大学毕业以后还干刺青,但他现在肯去上学,那已经去了她一块心病,她忙着应下来。

  小然上学去了。

  贾刚却不上班了。他交了辞职信,在商业街上租了一间店面,专门搞起了刺青。他现在再也不像在公司时那么繁忙,一门心思只想着怎么设计美妙的图案,很轻松,脸上也有了笑模样,每天晚上回家都给卢慧讲遇到的好笑的事。卢慧原来很生气,现在看他心情好,也跟着高兴起来。她到刺青店去看过,那些大姑娘小伙子的,对贾刚还挺信任。贾刚给他们设计出图案,他们看着满意了,再刺到身上。

  卢慧看着,心里也有些痒痒。有一天,她就问贾刚,她适合刺个啥样的图案。贾刚给她设计了一个蓝妹妹,刺到了她的胳膊上。晚上,小然看到了,惊叫着说:“好美的刺青啊!”卢慧心里也美美的。

  贾刚暗暗地笑了。他已经打下了伏笔,若是几年后小然真是选择做刺青这个行业,卢慧该不会太反对了。他现在也才明白,选择了自己的喜爱,才会轻松快乐。他已经享受到这份快乐了,也想让儿子享受到……

  选自《故事林》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三两肉

    三两肉

  • 一剑封喉

    一剑封喉

  • 偷梁换柱

    偷梁换柱

  • 打折

    打折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