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选刊·上

盗号者

作者:佚名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上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发邮件的人不是她。里克现在搞明白了。他翻动邮件,停在最后一封上。那些文字还在那里,跟她的口吻几乎一样,但却是别人写的。他对此确信无疑。他先前设下圈套,现在证据已经到...

  发邮件的人不是她。

  里克现在搞明白了。他翻动邮件,停在最后一封上。那些文字还在那里,跟她的口吻几乎一样,但却是别人写的。他对此确信无疑。他先前设下圈套,现在证据已经到手了。

  里克重重地坐回到破旧的灰色转椅里,陷入了忧伤和沉思。旁边地板上,那条小金毛寻回犬同情地发出呜咽。

  差不多一个星期以前,他就开始怀疑了。否则该怎么解释呢?同样的文字,一如既往的欢乐,但不知怎么的,就显得不真诚。这事不对劲。

  他和苔丝的密切关系已经持续几个月了。如果你每天都在网上和某个人互写邮件的话,那你一定会非常了解他。事情的开始很简单,他们相识在一个狗狗讨论群里。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交谈甚密,无话不说了。尽管那些只是屏幕上的文字,但他却借此作为陪伴和抚慰。有人分享你的思想……这排遣了日常生活的寂寞。相识没过多久,他就开始匆匆打发白天,急于回到家中电脑前,看她又给自己留了什么言,然后充实地度过一个又一个令人兴奋的夜晚。

  她没有设法掩盖自己的身份。里克知道她的全名,也知道她在哪里上班,还知道她已经结婚了,而且并不快乐。他甚至幻想着去拯救她。这是一个愚蠢而又幼稚的想法──对他的年纪来说。里克的年纪当然是个问题。但藏身于电脑屏幕之后,扮成他人容易至极。撒个小谎,五十三岁假装成三十五岁,又有何妨呢?

  里克转过身去,面朝显示屏,盯着最后那封该死的邮件看。为什么会有人冒充她呢?一开始他对此恼火,而现在他却害怕起来。这不是开玩笑那么简单。盗号者对她十分了解……知道她有写邮件的习惯,知道她谈话的方式。苔丝从未说过她要出远门,而且里克也十分清楚,如果她出远门,一定会在邮件里提及。那么是谁在掩盖她的突然离开呢?更重要的是──她目前在哪里呢?

  坐在键盘前,里克突然感到巨大的失落。确信无疑之下,他采取了行动。他一只手伸向打印机,另一只手拿起了电话。

  第二天,两名警察来到他家门前。

  “她是被勒死的,”高个警察说,“干净利落。她没有遭受太多痛苦。我们觉得你可能会想知道这些。”

  里克点了点头。他神色悲伤,看着两位警察走到桌子的另一边。他小心翼翼地扶着身后的椅子,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她丈夫干的?”他平静地问。

  “那是个虐待狂,”高个警察怒形于色,“但是多亏了你的电话,我们抓住了他。起初他还想抵赖,后来号啕大哭,跟个婴儿似的。他把她埋在了花园里。他在那块地上栽满了花,每天精心打理。”里克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

  另一名警察在小餐椅里挪动了一下肥重的身体。“回答我一个问题。”他说,“我能理解你可能会产生怀疑,因为你们每天相互写信,但是你怎么确切地知道有人盗了她的号,顶替了她呢?”

  里克惨笑了一下,然后轻轻拍了拍脚边小狗的脑袋。“想象一下,如果你和一个人在一起生活了数周甚至数月,突然,某天晚上,她看起来没变,但实际上已经被人冒名顶替了——在灯熄灭的一刹那,你就能察觉到。”

  他目视远方,小狗慵懒地舔着他的手。

  “在电脑上也像那样……你像是和一个人的意识生活在一起。你知道那个人隐秘的心思,知道那个人的梦想,那个人的本质。”

  里克叹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老了──比几个月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老。

  “我立即觉得可疑,”他说,“于是设了个圈套。”

  两名警察向前探出身子。里克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得破旧不堪的纸,解释说:“这是我收到的最后一封邮件。”

  发件人:苔丝

  收件人:里克

  主题:开学第一天

  在先前发给苔丝的信里,里克写道:

  “亚历克斯在校第一天真是個灾难!她藏在我身后,所以我不得不留下来,一直和她待在一起。”

  “别担心,里克!很多孩子开学第一天都不开心。记得五岁那年开学时,我哭了几个钟头……”

  里克仔细把纸叠方正,放回了口袋。

  “有些情况苔丝知道,但这位写信人不知道,”他简洁地说,“亚历克斯是我的狗。”

  选自《译林》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老千

    老千

  • 笑无常

    笑无常

  • 卖米

    卖米

  • 无臂刀客

    无臂刀客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