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选刊·上

卖米

作者:郑凯应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上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鄂中地区把傻人叫“苕”,鄙夷某人傻,就说他“苕头苕脑”;把精明人叫“猴子”,夸奖某人精明,就说他“猴精猴精”。话说张郑湾有一对堂兄弟,人称苕伯、猴叔。这天,他俩约好...

  鄂中地区把傻人叫“苕”,鄙夷某人傻,就说他“苕头苕脑”;把精明人叫“猴子”,夸奖某人精明,就说他“猴精猴精”。

  话说张郑湾有一对堂兄弟,人称苕伯、猴叔。这天,他俩约好一起去邹岗街卖米,一大早兄弟俩没吃早饭就出发了。猴叔年轻力壮,会骑自行车,就在后座绑了两袋米,骑车走大路。苕伯不会骑车,就挑着一担米走小路。大路远小路近,哥俩走走停停,一个多小时后几乎同时到达街口。

  那时候刚放开粮食管控,除国营粮店收米外,邹岗街东头和西头各有一家米店。为了卖个好价钱,猴叔建议先分别打听一下,哪里价高就去哪里卖。苕伯抹抹额头的汗水,说:“都在一条街上收米,离得不远,价格肯定一样,何必费那劲?我没吃早饭,肚子饿得‘咕咕叫,赶快卖了米买油条和豆腐脑过早。”猴叔想了想,同意了。

  因离东头近,他俩决定把米卖给东头的店。搬米进店时,店里有个脸上长痦子的男人热心搭手帮忙,一聊才知道,他也刚在这店里卖完米。

  苕伯的米称了108斤,猴叔的称了168斤,按照每斤两角九分成交。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后,兄弟俩正准备走,进来一个女的,刚进门就冲那个长痦子的男人骂道:“你个苕货!刚才叫你去街西头问问价钱再卖,你不听,非说价格一样。我刚问了,那边一斤卖三角二,我们一板车米少卖十几块钱,娃一学期的学费没了!”

  男的说,自己咋知道有这么大差价。女的不依不饶,不仅对自家男人破口大骂,还把店老板也骂了,说他赚黑心钱。店主见女的这泼辣劲儿,知道不会善罢甘休,为了息事宁人,答应按三毛二的价钱补差价。苕伯、猴叔因在现场,也沾了光。经重新计算,店主又拿出些钱补给三人。

  走出米店,苕伯嚷着要去买早点,不料猴叔拉着他说:“快点回吧,我家里还有急事呢!”他说完一偏腿上了自行车。见猴叔坚持要走,苕伯只好扛着扁担跳上后座。

  剛出街口没多远,苕伯突然跳下车,站在路边对猴叔说:“猴子,我咋发现账算错了呢?你看,刚开始老板按两毛九一斤付钱给我们,后来那女的过来一闹,店主同意按三毛二重新算钱,应该只补上三分钱差价,结果他按三毛二又全额付了一次钱,我们这是卖一份米得两份钱啊!店主肯定是被那女的吵昏了头,等他回过神来,一定会来找我们退钱。”

  猴叔打着哈哈说:“我的苕哥啊,难怪人家叫你老苕!你真是苕得叮当响,这么简单的账到现在才算过来。知道我为啥拉你快走吗?我当时就发现店主算错了,怕他回过神来找咱!咱没偷没抢,发点意外之财怕啥?”

  苕伯却说:“我们咋能做这昧良心的事呢?万一……”

  猴叔笑嘻嘻地打断他,说:“放心,没有万一。一来他不认识咱;二来即使找到咱,这一手交货一手交钱的交易,人走账清,我们一口咬定没多收钱,他能拿我们咋样?”

  听猴叔讲了一番歪理,苕伯的“苕”劲腾的一下上来了,老着脸把猴叔狠狠说了一顿。见拗不过苕伯,猴叔只好同意回去退钱。

  哥俩调转车头,很快回到店门口。见苕伯下车往店里走,猴叔说:“苕哥,我们好事做到底,你先去退自己那份钱,我骑车去追那对夫妻,追回后我跟他们一起退钱。”苕伯想想有道理,高兴地答应了。

  苕伯跟店主说明来意,并将多出的钱退了。店主感激不尽,又是倒水又是敬烟,好一通招待。

  可是,两人左等右等,不见猴叔回来。苕伯这才知道中了金蝉脱壳之计,忙抱歉地对店主说:“实在对不起,我这堂弟精明过头,这回我得治治他这毛病!这样吧,麻烦你跟我跑一趟,上他家去要钱。”

  店主犹豫了一下,说就算找到人,他不承认又有什么办法。苕伯脖子一梗:“他敢!”

  见苕伯如此仗义,店主只好答应了。随后,店主推出摩托车,载上苕伯朝湾里开去。

  很快,他俩进了湾,老远就看见猴叔家门口围了一堆人,都侧着耳朵听屋内动静。他俩穿过人群来到门前,听到屋里传来猴婶的哭骂声:“呜呜……你个掉脑壳的!一家人从牙缝里省出点粮食叫你去卖,你倒好,把卖米的钱给弄丢了,我娘还等着这钱看病,这叫我咋活呀!”只听猴叔低声下气地说:“我也不是故意的,要怪只能怪苕哥,他非让我回去退钱不可。要不是这么一折腾,我也不会把钱弄丢了。”

  苕伯和店主听了两口子吵架,啥都明白了。苕伯见猴叔昧了一回良心,反吃了大亏,对他又恨又同情。就在这时,门开了,猴叔垂头丧气地出来,猴婶怒气冲冲地跟在后面。猴叔见苕伯和米店老板站在门外,做贼心虚,脸“刷”的一下红了。

  苕伯把事情经过对众人说了一遍,又对猴叔说:“你俩刚才说的话大家都听到了,来,大家评评理,看这事怪不怪我!”

  大家都说猴叔不地道,这事不能怪苕伯。猴叔低着头说:“都怪我鬼迷心窍。我追上那对夫妻后,请他们跟我回来退钱,两人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俩还请我吃了油条和豆腐脑,叫我回来就说没追上。我原本打算退钱,但想人家不退,我为啥要退……”

  听猴叔说完,苕伯狠狠瞪了他一眼,满脸歉意地对店主说:“本来应该把我卖米的钱给你顶账,可我这糊涂弟弟家里有人生病,还需要这钱应急。请你给我个面子,先让他打个欠条,等下半年新米出来后还168斤给你,我打保票,行不?”

  一直没说话的店主听了,叹口气,说:“唉,大叔,您这是为人家喜事敲破自家锣啊,真让我大开眼界,也让我惭愧!”

  听了这话,大家都奇怪地望着店主。只见他掏出一个小布袋,说:“猴叔,看看,这是你的钱包吗?”

  猴婶见了布袋两眼放光,嚷嚷道:“这正是我亲手缝的钱包,咋在你手上?”

  店主这才讲出了原委。

  原来,猴叔他们走后没多久老板就醒悟过来,因为不认识他们,急得团团转。转到门口,他看到地上有个小布袋,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卷钱和一张小纸条。店主把钱数了一下,发现正好是自己重复付出的两笔钱,再打开纸条,发现那是一张公粮收据,猴叔的姓名及地址都写在上面。店主心想,这真是老天有眼,于是打定主意:如果他们今天不主动把钱退回来,自己就昧下这钱,让他们吃了桐油吐生漆。后来见苕伯主动劝说,店主虽然感动,但不愿放过其他人,所以不想跟他来湾里要钱。经不住苕伯再三邀请,他才来了。苕伯对这事的处理方式让店主很受感动,见猴叔认错态度好,便决定把钱还给他。

  店主取出多付的钱后,把钱包还给了猴叔,又对苕伯说:“大叔,谁说您苕?您这是大智若愚啊!有些人精明过头办苕事,您办的才是真正的明白事。生意人诚信为本,您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

  见这边的事已了,猴叔问店主:“老弟,那对夫妻咋办?”

  店主说:“放心,我自有办法。那夫妻俩以为我不认识他们才起贪心,其实大错特错!就在刚才,我突然想起在小周湾亲戚家见过那男的一次,他脸上痦子显眼,所以印象很深。我想,到时候把你们的故事跟他们说一说,必要时再请你们做个见证,想必他们也是一时糊涂。”

  一番话说得大家都连连点头。

  选自《故事会》2020.5上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老信差迷走金竹寺

    老信差迷走金竹寺

  • 庙岭

    庙岭

  • 招伙计

    招伙计

  • 钧瓷梅瓶

    钧瓷梅瓶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