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选刊·下

断指麒麟

作者:何汝锋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下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这天夜里,朱三菜侍候老母亲吃完药,转身正要出门,母亲叫住了他。朱三菜心头一惊,生怕母亲追问他的去向。可母亲并没有问他,只递给他一个热气腾腾的粽子说:“这是娘亲手包的...

  这天夜里,朱三菜侍候老母亲吃完药,转身正要出门,母亲叫住了他。朱三菜心头一惊,生怕母亲追问他的去向。可母亲并没有问他,只递给他一个热气腾腾的粽子说:“这是娘亲手包的肉粽子,饿了就吃它。”朱三菜这才放下心来,把粽子揣在怀里出了门。

  说起朱三菜,万州地界上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小子自幼丧父,他娘只盼着他一顿饭能吃上三个菜,便给他取名叫三菜。朱三菜长到七八岁时,家里穷念不起书,他便天天跟着走江湖卖艺的师傅学着舞刀弄枪,不想竟练出了一身好功夫。十八岁时,从乡下来到了万州城,凭着一身功夫竟还混出了名堂,手底下有了一帮小地痞。现在别说一顿三个菜,就是三十个菜也吃得起。

  朱三菜虽说是地痞,对母亲却非常孝顺。以前母亲在乡下时,他骗母亲说自己在做生意,每年都寄去大笔银两。现在母亲病了,朱三菜又将她接到身边,雇人侍候她。可每次母亲问他干什么营生时,他总是含糊其词地说帮朋友做生意。

  朱三菜今晚要去的地方是大盛布店。这大盛布店在西大街上,屋高瓦明,檐壁又雕了九个小狮子,气势不凡。可自从这大盛布店开张后,它对面的杨家商行的生意便一蹶不振。杨家商行的杨老板心里气不过,让人找到朱三菜,拿出五百两银子,要他做两件事:一是砸了布店;二是在神龛前拿了布店镇店之宝──铜麒麟。杨老板再三叮咛朱三菜,那铜麒麟是宝物,朱三菜一定要亲自拿到手。见这桩买卖的油水不错,朱三菜满口答应。杨老板给了他一张布店构造图,哪儿是仓库、哪儿是账房、哪儿有神龛,上面标得一清二楚。这不,就在今晚,朱三菜便要动手了。

  朱三菜刚到布店门口,弟兄们都已等候多时了。为首的李三一见老大来了,顿时有了主心骨,便挑头捅开了布店大门,朱三菜带着人,手持棍棒冲了进去。可奇怪的是,偌大的屋子找不见一个人,柜台上一匹布都没有。朱三菜叫人四处查看,自己则来到侧屋。他推开门,见正面墙上挂着一块红布,红布后面就是神龛。朱三菜扯掉红布,神龛前赫然供着一只铜麒麟。这铜麒麟做得惟妙惟肖,十分精致。朱三菜高興极了,伸手去拿麒麟。

  就在这一瞬间,铜麒麟突然张开嘴,一口咬住了朱三菜,蒺藜般的牙齿将朱三菜的手指咬得死死的,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朱三菜发出一声惊叫,众人循声而至,无不大惊失色。朱三菜拖着那只沉甸甸的铜麒麟,额头渗出黄豆大的汗珠。他心知中计,马上吩咐手下赶紧撤。这时,店外响起衙役的喊声,喊声由远而近,转眼间已近在咫尺。朱三菜急了,让人打碎窗子,从窗口逃到后院,翻过院墙,就能进到菜市场。那边摊铺林立,可以暂避风头。一时间,众人惊慌失措,纷纷作鸟兽散。唯有李三见朱三菜拖着铜麒麟行动迟缓,便一把将他背到身上,一路飞奔,连夜逃离了万州。

  一出万州城,李三便请了个郎中给朱三菜诊治。郎中把那铜麒麟取下后,发现朱三菜的四根手指早已筋骨皆断。郎中摇了摇头,给他上了一些白药,说:“这铜麒麟是暗器,通常会淬毒。算你命大,这只没毒,否则你不仅手保不住,恐怕连生命都有危险。”朱三菜看着郎中,再看看李三,长叹一声。他知道自己不收手也得收手了,舞不了枪,弄不了棒,他还怎么混。

  当天晚上,李三买来大饼牛肉给朱三菜吃,朱三菜却没有胃口。李三吃饱喝足后,不一会儿就鼾声如雷。朱三菜痛得睡不着觉,索性坐起来,掏出临走时娘塞给他的粽子,含泪撕去粽叶,咬下一口,没想到竟咬出一角白布来。朱三菜取出布条一看,见上面绣着一间草屋,娘就坐在草屋前。

  盯着布条,朱三菜的眼泪顺着脸颊哗哗地流淌。天没亮,他便将身上的散碎银子全部塞进李三怀里,不辞而别。第二天一早,李三揣着朱三菜给自己的银子,追出几里地,也没找到他。从此以后,万州城里再没有人知道朱三菜的下落。

  一晃十年过去了。李三在江湖上跟人有一顿没一顿地混饭吃,后来被人打残了腿,沦落成乞丐。这天,李三拄着拐,来到了朱家洼。李三觉得这地名耳熟,仔细回想,才记起这里正是朱三菜的老家。但一别十年,不知道朱三菜流落到了何处。停在街角,李三向一个小孩打听朱三菜。小孩一听,说:“你找朱百万?就在前面街上,最高的门楼,朱红大门就是他家。他可是朱家洼首富,良田千顷,铺子也有好几家呢。”李三嘿嘿一笑:“我问的是朱三菜,不是朱百万。”小孩嗔道:“是啊,朱百万的小名就叫朱三菜!”

  李三又惊又喜,急忙跛着脚上朱家门前拜望。听说是李三,朱三菜急忙出来迎接。看到李三如此模样,朱三菜急忙让家人给他打水洗脸,换了衣服,又端来大盘牛肉。李三吃饱喝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说:“大哥,我残了腿,已经无处落脚,还想跟着大哥。”

  朱三菜扶起他,沉吟半晌,一言不发地领他进了祠堂。李三见祠堂正中挂着朱三菜老母亲的画像,两边燃着香烛。而画像下面,供奉的竟是一只铜麒麟,正是让朱三菜手残的那只。李三惊诧地看着朱三菜。朱三菜说他残了手后,连夜赶回朱家洼老家。想不到母亲已经买下百亩良田,盖起三间瓦房等他。他年年捎回的银子母亲都置了地,买了房。朱三菜在老家落下了脚,精心经营田地。后来,又娶了大盛布店的小姐,也跟着岳父做些生意,想不到十年工夫竟成了朱家洼的首富。

  “你娶了大盛布店的小姐?”李三惊得张大嘴巴。朱三菜点点头。朱三菜告诉李三,自从母亲住到万州后,便知道了儿子干的勾当,母亲又气又怒,但她知道儿子的秉性,劝诫恐怕无用,便想起了大盛布店老板——他母亲娘家的远房兄弟。十年前的那次夜袭便是布店老板受他母亲所托布下的局。这只铜麒麟也是母亲高价买来的暗器。准备妥当后,母亲亲手包了一枚肉粽,又把画了图的布条藏在了里面,是想叫朱三菜知道,她已回老家,在茅屋等他回来。

  李三看着老夫人的画像,一时心里百感交集。他上前上了炷香,然后跪到老夫人遗像前,喃喃地说:“我就留下来给老夫人守祠堂吧。”

  朱三菜点点头说:“到现在,我还常常梦到我娘。在梦里,我娘一只手拿着又热又软的肉粽子,另一只手拿着又凉又硬的铜麒麟……”说着,朱三菜的眼角渗出了泪花……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治懒

    治懒

  • 寻找兔毫盏

    寻找兔毫盏

  • 名厨崔二

    名厨崔二

  • 寻找海半仙

    寻找海半仙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