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选刊·下

磨刀滴水脆

作者:任万杰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下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南宋时期,建康府(今南京市)一派繁华,手艺人齐聚于此,特别是北街的磨刀匠张一手,牌子挂着“磨刀王”,更是大家公认的磨刀界第一名,老百姓要磨菜刀,士兵要磨大刀,砍头的...

  南宋时期,建康府(今南京市)一派繁华,手艺人齐聚于此,特别是北街的磨刀匠张一手,牌子挂着“磨刀王”,更是大家公认的磨刀界第一名,老百姓要磨菜刀,士兵要磨大刀,砍头的要磨鬼头刀,因此,张一手生意好得不得了。

  可是,城里又来了一位刘半炷,无论什么样的刀,他都能在半炷香之内磨好。

  磨刀界有磨刀界的规矩,那就是比赛,谁磨的刀好谁就是“磨刀王”。比赛当天人山人海,大家都想看看张一手与刘半炷谁的技术高超,公证人是商会的赵会长。

  赵会长带来两把缺口的破菜刀,这非常考验磨刀人的戗功。磨刀人不怕钝菜刀、锈菜刀,只需要戗薄就可以了。可是缺口菜刀,锋利只是一个方面,还需要封口,让刀完好如初,对火候的把握要恰到好处。

  赵会长宣布比赛开始,张一手迅速拿起一把菜刀,又从身旁拿过一根尺把长的铁杆,两头有横扶手,铁杆中间镶一把戗刀,暗暗用力将缺口菜刀的两刃刮薄封口,然后放在自己的磨刀石上磨锋。

  刘半炷也是拿起一把菜刀,在地上放上一块磨刀石──这块磨刀石不简单,前部粗砂,后部细砂,同石不同砂本已难得,且整体圆润、滴水发出清脆响声。张一手偷眼一看,不觉倒吸一口凉气,这是磨刀石中的极品“滴水脆”,自己更不敢马虎。

  刘半炷磨刀的角度是15度,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角度越小刀锋越薄,越锋利,但也越容易磨损变钝。15度是磨刀最低角度,刘半炷开始磨上了。

  规定时间内两个人都磨好了刀,贴上自己的名字,将刀放在了赵会长面前,赵会长特意带来自己的厨子李师傅,两把刀分别切20斤精肉,比的是刀的断力。切后,两把刀不分上下。

  随后是分别切20斤软骨,比的是刀的脆力。切后,两刀也是不分伯仲。最后是20斤骨肉相连,比的是刀的耐力,切到最后张一手磨的刀出现了卷刃,而刘半炷磨的刀完好无损。

  张一手看着自己的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刘半炷的刀没事,而自己的刀会损耗这么大,他拿起刘半炷的刀看了看,用手试了试刀锋,用指头弹了弹刀背,长叹一声,说:“我输了。”最终刘半炷得到了“磨刀王”的称号。

  回到家,张一手的儿子张皋不明白地问:“爹,你为什么认输啊?”张一手说:“儿子,你不知道,我磨的刀是拉伸铁弥补缺口,因此时间一长刀会损害,而刘半炷磨的刀,是把刀背不用的铁挪到刀刃上,用暗力让刀得到重新淬炼,这样的刀完好如初,经久耐用。”

  张皋试探地问:“爹,你不能这样做吗?”张一手气愤地说:“我当然能,可是这需要‘滴水脆,爹没有,因此才输了,但爹不服,什么‘磨刀王,投机罢了。”不服归不服,刘半炷得到“磨刀王”的称号,开了半炷磨刀铺,收了很多徒弟,生意红火。可毕竟建康府很大,虽然张一手家生意不如以前,但还是可以的。

  几年后的一天晚上,一个神秘人来到张一手家,递上5万两银票,想磨10万把刀,说完神秘人又放上一把大刀,张一手一看,这把刀已经锈迹斑斑,身体一颤,立刻明白了,这是军队来的人,就说:“对不起,我不与军队来往。”

  神秘人说:“你是大宋子民,就任金人凌辱?”张一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什么也说不出来连连摆手,神秘人長叹一声走了。几个月后,突然听说刘半炷劳累过度病了,而且病得很重,半炷磨刀铺也宣布关门,徒弟都走了。没了竞争对手,张一手有些高兴。

  一年后,前方传来消息,岳飞带领岳家军往北不断收复失地,打得金人连连败退,皇帝让岳飞退兵,岳飞不听,最后被皇帝用十二道金牌召回,要在风波亭斩首。

  行刑当天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人,张一手也去了,法场上在岳飞旁边还有一个人绑在柱子上,张一手感觉这个人很面熟,想了好久突然想起来了,这个人就是那晚来的神秘人。他赶紧问旁边的人,这个人是谁?旁边人告诉他,这个人就是岳飞的儿子岳云。

  听完,张一手感觉浑身无力,踉踉跄跄回到家不住地叹息,岳飞满门抄斩不久,一队官兵把半炷磨刀铺围上,带走了奄奄一息的刘半炷,不久也被问斩了。

  这天晚上,张一手正在想刘半炷的事,儿子张皋领着刘半炷的大徒弟铁牛来了,张一手赶紧把铁牛带到密室,问:“铁牛,你来的正好,我有些事弄不明白,前段时间,你师父为什么突然病了?”

  铁牛带着哭腔说:“有一天晚上,岳云找到我师父,要磨10万把刀。原来是岳元帅想出兵,皇帝难为岳元帅,从库存中挑出10万把锈刀,岳元帅没有退缩,拿来5万两银票,让岳云带来求我师父磨刀,我师父带着我们不分昼夜,磨了好几个月刀,完成时师父累倒了,最后还被株连。”

  先前张一手已经猜到八九分,听完也不感到奇怪,虽有几分敬意,但还是带着一些埋怨道:“你师父是好样的,能为岳元帅磨刀,不过人为财死,5万两要了你师父的命和那门好手艺,不值啊!”

  铁牛愤愤地说:“张师傅您可不能血口喷人,我师父根本没拿那5万两,连钱带刀都交给了岳元帅,他老人家还把自己的所有积蓄拿出来,分给了我们,让我们快走,等我们走后,他就关了铺子。”

  张一手身体一颤,问:“铁牛,那你为什么不走啊?”铁牛从怀里拿出“滴水脆”,递到张一手手中,说:“师父说等他没了,让我把这块磨刀石交给您,他说这块磨刀石只有在您的手中,才能发扬光大。”

  张一手拿着“滴水脆”举过头顶,泪水涟涟地说:“我不如他,我不如他……”

  从此,张一手堂前放着一块磨刀石,后面是刘半炷的画像,上面写着三个字“磨刀王”,磨刀前张一手都要带着所有弟子进行跪拜。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写字不用桌

    写字不用桌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