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选刊·下

小证人

作者:佚名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下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皮克和妈妈住在英格兰古堡游览区内的一个大公寓里。皮克的恶作剧层出不穷,这也很难怪他:妈妈把他锁在家里去上班,他孤独难忍,在家里同时向消防队、警察局、急救站打电话,声...

  皮克和妈妈住在英格兰古堡游览区内的一个大公寓里。皮克的恶作剧层出不穷,这也很难怪他:妈妈把他锁在家里去上班,他孤独难忍,在家里同时向消防队、警察局、急救站打电话,声称“大楼失火了”“有人用刀架在邻居的脖子上”“我的心脏在绞痛”,把救火车、警车和救护车骗到他家楼下团团转,他却在阳台上乐得又笑又跳。

  不久,他又和好朋友佐卡把一只驴子弄到家里,妈妈把他的“驴子兄弟”撵了出去。皮克气极了,让佐卡冒充医生打电话给妈妈,说自己被汽车撞了,正在医院抢救。

  妈妈对此深信不疑,赶到医院急匆匆地从这个病房找到那个病房,躲在角落里的皮克被深深地感动了,一下子扑到她怀里,向她表示:从今以后再也不惹她生气,一定要做个好孩子。

  一天夜里,皮克被隔壁一阵激烈的吵闹声惊醒。他悄悄走上阳台,顺着栏杆翻到隔壁想看个究竟。透过窗帘,他看见邻居贝尔托先生和妻子尼娜正与一个外国人吵架。那外国人将一皮箱钱收拢好拎起来要走,尼娜拉着那人不放,贝尔托则猛地用一根尼龙绳勒住那人的脖子。

  那人拼命挣扎,眼看就要翻过身来。这时,尼娜拿出一把雪亮的刀捅进了他的胸口。那外国人一阵痉挛,终于软瘫下去。

  皮克惊呆了,他趁着贝尔托夫妇处理尸体的忙乱时间,翻回自己家里,一口气跑进妈妈房间,推醒妈妈,把刚才见到的一切都告诉了她。但妈妈认为他又在编造故事,就催他赶快回自己房间去睡觉。皮克只好害怕地蜷缩在妈妈脚边,眼前晃动着尼龙绳、尖刀、鲜血,久久不能合眼。

  第二天一早,他从噩梦中惊醒,妈妈已经上班去了。他决定把昨夜见到的事告诉罗里达警长。老警长一边听一边笑,最后对他说:“皮克,我可不会再上你的当了。”皮克发誓这次没说半点谎话。老警长半信半疑,只得派一个便衣警察装扮成电工,到贝尔托家去侦查一下。

  贝尔托和尼娜早已把尸体藏在麻袋里,正准备带着那一箱钱逃走,见有电工来检查线路,只得开门放他进来。便衣警察在几个房间里都看了看,最后来到卫生间。那只装尸体的麻袋就放在门后,地上还有一块血迹。

  尼娜走上前用脚遮住血迹,身子挡住麻袋,假意叫他仔细查查。那个便衣在室内草草打量了一下,就离开贝尔托家回去报告,说没发现任何可疑现象。老警长以为又上了皮克的当,就生气地命令一位执勤人员用摩托把皮克送回家去。

  皮克的妈妈正在街上买水果,准备外逃的尼娜也在一旁。执勤人员把皮克带到他妈妈跟前,大声告诉她皮克又编造邻居谋财害命的荒唐话。皮克惊恐地在妈妈身后注视着尼娜那双慌乱又凶残的眼睛,害怕得心脏咚咚直跳。

  尼娜马上把情况告诉了贝尔托,贝尔托吓了一跳,但听说谁也不相信皮克的话,就咬牙切齿地说:“咱们要赶快把他杀了灭口,最好是伪造车祸!”

  皮克和妈妈回到家里。他一刻也不离开妈妈。他知道两个凶手一定会对他下毒手……他不能离开妈妈,时刻注意着隔壁的动静。

  突然,电话铃声大作,有个陌生人打电话来,说他姨妈病了,要妈妈立即去一趟。皮克断定这是贝尔托夫妇搞的鬼,劝妈妈别去。但妈妈不知道这电话是贝尔托冒充医生打来的,不顾天已黑,一定要赶去探望姨妈。

  皮克见妈妈不肯带上自己,只好把门窗都关紧,害怕地呆在黑暗里。不一会儿,细小而清晰的脚步声传了進来,接着,门上的锁被撬得咔咔乱响。

  皮克的妈妈赶到姨妈家,发现她一点病也没有,觉得那个假电话必有蹊跷,猛然想起皮克说邻居家发生凶杀案的事来。她马上打电话给皮克,但怎么也打不通,她推断家里的电话线被人扯断了,急忙叫上出租车,火速往家赶。

  这时,贝尔托和尼娜已经撬开门进入皮克家,他们打开收音机,嘈杂的音响掩盖了他们的脚步声,皮克一时分辨不清,在黑暗中被贝尔托一把抓住。

  他们把皮克塞进一辆偷来的轿车里,开到偏僻的街上把他推出去,驾驶着轿车一次次向他撞来。皮克左躲右闪,一次次逃开。忽然,他见街角来了位巡夜的警察,连忙大呼救命。警察以为驾车人是个酗酒者,拿出警棍想拦住轿车,谁知贝尔托横下一条心,开足马力撞倒警察。尼娜抓住皮克,又把他塞进车里。

  皮克被两个杀人不眨眼的凶手夹在中间,脑子一刻也不停地打着主意。

  突然,皮克一下拔出车上的钥匙扔出窗外,车子立即停了下来。贝尔托气呼呼地下车寻找,但黑暗中要找到一把钥匙谈何容易?不一会儿,等得不耐烦的尼娜也下车帮他去找,皮克趁他们不备,打开车门消失在茫茫黑暗里。

  贝尔托和尼娜找回轿车钥匙,发现皮克逃走了,吃惊不小。他俩连忙分头乱找,终于看见皮克的身影在铁道上急急窜过。他俩立即撵上去,眼看要抓住皮克了,这时一列火车急驰而来,把他们隔了开来。等列车开过去,皮克已不见踪影。贝尔托和尼娜只得开着车返回公寓,守候在大门外等皮克回来时再抓住他。

  皮克不敢回家,他敲开了佐卡家的门。佐卡的母亲也不相信皮克的话,拒绝他进屋。皮克只得要求佐卡去告诉妈妈,说自己躲在古堡里过夜,要她快来接他。

  这时,妈妈已回到家中,她发现室内很乱,皮克却不见踪影,便鼓起勇气去敲隔壁家的门。门虚掩着,屋里空无一人。她推开卫生间,门后装死尸的麻袋倒了下来,她一看,吃了一惊,更确信儿子已经遇到危险,急忙奔下楼去打电话。这时佐卡赶来了,告诉她皮克躲在古堡不敢回来。妈妈把这事告诉了大楼看守人,又叫佐卡去找警察,自己则叫了辆出租车直奔古堡。

  佐卡刚跑出大楼,就被一只大手抓住拉进汽车。原来,贝尔托早就注意到他了。贝尔托问:“你匆匆忙忙干什么?”佐卡说:“发生了凶杀案,要去找警察。”贝尔托说:“我们就是警察,快说!”佐卡信以为真,把知道的事都说了出来。

  再说皮克的母亲。当她赶到古堡时天已亮了。她一下车就边奔跑边高喊皮克的名字。蜷缩在暗处的皮克听见妈妈的叫声,从藏身的角落里跑了出来,抱住妈妈说:“妈妈,这次我可没说谎!”妈妈含着泪激动地抱住了自己调皮的儿子。

  这时,古堡外传来了佐卡的呼唤声,皮克大声回答:“佐卡,我在这儿!”他和妈妈循声望去。突然,贝尔托和尼娜出现在他们眼前!佐卡挣脱控制跑出来,大声喊叫:“皮克,快躲起来,有人要杀你们!”皮克和妈妈一愣,转身就逃。

  贝尔托用枪抵住了佐卡的头。皮克回头痛苦地呼喊着佐卡的名字,只得跟着妈妈择路逃跑。贝尔托向他们连发几枪都没打中,就凶神恶煞般追赶过来。

  皮克和妈妈不顾一切地跑出古堡,但清晨一辆车也没有,四周静悄悄的。他们跑到海港码头边,解开一条舢板拼命划向对岸。

  贝尔托和尼娜追到码头边,发现旁边正好有条没锁的摩托艇,他们纵身跳下去,一拉引擎绳,摩托艇突突突发动起来,盯住舢板追了上去。

  两船靠近时,贝尔托对准皮克就要扣动扳机。这时,几辆警车呼啸着赶到了岸边。贝尔托和尼娜也发现了警车,他们更加丧心病狂地开足马力,一次次向母子俩乘坐的小舢板撞去。

  因为找不到船,警察也束手无策。老警长一面担心地注视着航道中心惊心动魄的搏斗,一面取出警车里那支带瞄准器的步枪。

  贝尔托夫妇将摩托艇调转方向,准备给小舢板来一次致命的撞击。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老警长举起枪,眯起右眼扣动了扳机。“轰”的一声,摩托艇的油箱被击中起火爆炸,两个凶残的杀人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爆炸的气浪将小舢板颠簸得高高的,又猛地落下来,但这时任何力量也不能把皮克和他的妈妈分开了。

  选自《天下奇闻》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偷来的书

    偷来的书

  • 疯狂的决定

    疯狂的决定

  • 一瓶醋打了五十年

    一瓶醋打了五十年

  • 偏心的妈

    偏心的妈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