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选刊·下

奇玉灵龟

作者:白婷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下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怪异女客老周名叫周海洋,其实并不老,今年只有五十八岁。人们之所以叫他老周,那是尊称,象征着他在古董圈的地位。他自己也特别自信,用他的话说,西京城倒腾古董的有谁不知道...

  怪异女客

  老周名叫周海洋,其实并不老,今年只有五十八岁。人们之所以叫他老周,那是尊称,象征着他在古董圈的地位。他自己也特别自信,用他的话说,西京城倒腾古董的有谁不知道我老周啊。

  确实,他玩古董那可是老江湖了。他二十出头的年纪,就对古董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兴趣,砸锅卖铁花了大价钱买了许多花瓶古玩,街坊们都说这老周疯了。可他那会儿收购的那些别人都不要的“破玩意”,现在随便拎出一件都价值连城。

  这些年老周声名鹊起,在天安街上开了一家店,叫周氏古董店,每天都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

  这几天老周突然发现不对劲儿,有一个戴墨镜的女人总是在玉器栏前转悠,也不说话,静静地站在那儿好像心事重重的,一连几天都是如此。这天那女的又来了,还是在玉器那一块来回转悠。老周实在忍耐不住了,走过去对她开口道:“小姐在这儿看了几天了,莫非小店的玉器太过粗糙都不入您的法眼?”老周虽然是笑着说这句话,但他眼角乜斜,显然对这位挑剔的女客人很是不以为然,他对自己的玉器很自信。

  他故意发问,带着嘲弄的意味,没想到那女子撇了撇嘴道:“你还算有自知之明,这里的玉都太差,没什么好货。”说完竟要离去。

  老周心里的怒火噌的一下起来了,他怒道:“这位女士,请留步。”

  女子转头看着老周,脸上带着一抹挑衅的微笑,说道:“怎么,先生有何指教啊?”

  老周气得一時语塞。他倒弄古董这些年,还没人说过他的东西差,尤其是玉器,那是他的拿手好戏。他店里的玉,不敢说都是稀世珍宝,却也大抵不凡,懂行的人看过之后莫不交口称赞露出艳羡的目光。只有这女子,看他的玉仿佛在看菜市场上的黄瓜土豆一样。

  老周指着一排上等的和田玉问道:“这些都是平庸货,那么您说什么样的玉才算上品啊?”

  女子缓缓说道:“在普通人看来,你这些东西也算稀罕了,是不是?”

  老周更生气了,女子那种有恃无恐的轻蔑口吻,简直是对他“老周”的一种侮辱。他紧追着问:“你说,到底什么玉才算上品?”

  女子神秘一笑道:“跟你说了你也不知道。”说完又要走。

  老周一把拉住了她,气愤道:“你今天不说出什么玉比我这儿的玉好就别想走。”

  看着气急败坏的老周,女子竟是一点都不生气,她神秘一笑道:“孕璜玉,你这儿有吗?只有孕璜玉才算是上等货。”

  听了女子的话老周先是一呆,随后哈哈大笑起来,他笑得声很大,简直是声震屋瓦。他本以为自己碰上了什么懂玉的高人呢,原来只不过是个妄人罢了。

  那女子怒道:“你笑什么?”

  老周心想孕璜古玉那只不过是传说罢了,现在世上只有“孕璜遗璞”四个大字刻在姜子牙的钓鱼台上,你拿传说在这儿卖弄,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看来这女子不是傻子就是个疯子,开始的怒气一下子消散了,他轻松地摆摆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那意思再明白不过,要开玩笑请去别地,我没空陪你寻开心。

  女子见他不信,她忽然从脖子上解下她的挂饰递给了老周,那是一块龟形状的美玉。老周一见那块玉,眼睛再也挪不开了,仿佛被雷劈了一样。他研究玉器这么些年,翡翠玛瑙孔雀石鸡肝石他什么没见过,可眼前这块玉却让他晃了眼睛。他推了推眼镜,想看得再仔细些。只见这块小小的龟玉散发出淡淡的绿光,虽然还不能肯定这就是传说中的上古名玉孕璜,但是凭他多年玩玉的经验,这东西肯定是件罕物。

  老周声音颤抖地对女子说:“你说你要多少钱。”

  女子道:“我不要钱,只要你帮我一个忙。”

  老周说:“只要你愿意把这块玉留在我店里,我什么都答应你。”? 女子道:“先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好吗?”

  老周满心想着快点得到这块玉,哪有心思听她讲什么故事,可看到女子此刻庄严肃穆的表情,和之前的她判若两人,他也就不好说什么。他让那女子坐下来,倒了杯龙井给她。女子轻轻地抿了一口,放下茶杯,开始讲起自己的故事。

  “我叫贺小荣,有个妹妹叫贺小静。去年春天我和妹妹到骊山游玩,我忽然想上厕所,可是周围一个卫生间也没有。我去树林里方便,叫妹妹在树底下等我,结果等我回来我妹妹已经不见了。我爸妈去世得早,一直都是我们姐妹俩相依为命,这个妹妹对我来说比我的生命都重要。可我用尽了所有办法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我报警警察也找不到,我妹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哦,是这样。那恐怕不好找了。附近都是荒山野岭,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妹妹有可能被狼吃了都说不定。”老周面色沉重地说道。

  “我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女子说到这儿,“扑通”一声跪在了老周的面前。

  老周赶忙道:“快起来快起来!这是怎么说的,我帮,我一定帮。谁让我是热心肠呢。可是我要怎么帮助你呢?”这女子刚来时态度倨傲,现在却这般苦苦哀求,老周不禁动了恻隐之心。

  “我这玉原本不是一块,而是一对。”

  “什么,一对?你是说还有一块和这块一样的玉?”老周兴奋得声音发抖,他本以为如此稀世美玉世间已是绝无仅有,没想到美玉竟是一双。

  “这玉是我们家祖传的,我和我妹一人一块,而且两块玉可以完美地契合在一起。”

  老周道:“你是说希望通过寻找那另一半玉来找回你妹妹?”

  “没错。”

  荒山小庙

  老周古董店外面贴了一张告示:“本店新到稀世古玉一枚,此玉本是一对,本店愿出一千万寻访另一半美玉,有线索者欢迎提供,必有重谢。”古董老周的名声谁人不知,此事立刻轰动了西京,来观玉的人络绎不绝。可来的人有的是想买这块奇玉,有的是慕名前来观赏,看完赞叹一番就走了,一个月过去了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老周倒是不着急,他巴不得这玉能永远留在他这里呢,每天看着美玉乐滋滋的。只是苦了贺小荣,她几乎天天都来周氏古董店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可每次都是带着希望而来失望而归。

  “怎么样,是不是你妹妹。”小文看她端着望远镜半天不说话,还以为她没看清。

  “不是小静。可你说的没错,她身上戴的就是我妹妹的玉。看来一定要从这个小女孩入手,可那妇人寸步不离地跟着她。”

  小文笑了两声,说道:“一会儿她保证得出来。”贺小荣不明就里,小文趴到贺小荣的耳朵边说了几句悄悄话,两个人都笑了起来。原来昨天晚上小文偷偷往庙里的茶水里放了泻药,这么热的天她们不可能不喝水。果然不一會儿,只见那妇人面色痛苦地往茅厕的方向跑去了,贺小荣抓紧时机直奔那个小女孩。

  “小姑娘,你好啊,阿姨给你吃糖。”贺小荣拿出准备好的糖果给她。

  “谢谢阿姨,可是我妈妈说陌生人的东西不能吃。”

  “小妹妹,阿姨不是外人,吃吧没事的。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啦?”

  “我叫婉儿,今年九岁。”小女孩的声音脆脆的,非常稚嫩。

  贺小荣问什么小女孩就回答什么。

  “小妹妹,你脖子上的玉真漂亮,能给阿姨看看吗?”

  “可以,这是我最好的朋友给我的。”

  “是吗?你的朋友对你真好,她叫什么名字啊?”

  “她没有名字。”小女孩说。

  “没有名字,怎么可能呢。是人都有名字的。”

  小女孩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种悲伤的神色,好像想到了什么痛苦的事情,她的眼泪忽然流了下来。

  她对贺小荣说:“阿姨,我唱一首歌给你听吧。”

  那小女孩轻轻地唱道:“黄河清,黄河清,黄河清了龙开心;龙开心,龙开心,龙开心了人安宁。”

  贺小荣道:“小妹妹,快告诉阿姨,这首歌儿你从哪儿学来的?”

  小女孩被她吓了一跳,这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婉儿,不是告诉你不准和陌生人说话吗?”那妇人已经回来了。

  小女孩见到妇人,似乎非常害怕,她开口道:“妈妈,我再也不敢了。”那妇人冷冷地看了贺小荣一眼,什么话也没说,拉着婉儿走了。

  小文兴冲冲地跑过来,却看到贺小荣蹲在地上小声地哭泣着。

  “姐姐你怎么了?”

  “那首儿歌,那首儿歌……”贺小荣哽咽着说不出话。小文看这情形,只好扶起她,带她回去。

  回到老周的古董店,贺小荣的情绪才慢慢平静下来,她把见到小女孩的事情告诉了老周。

  老周道:“这女人这么老,怎么也是五六十岁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九岁小女孩的妈妈?这里面肯定有文章。”

  贺小荣道:“周大哥,我只能报案了,听了那首儿歌,我已经能肯定我妹妹在那妇人手上。”

  老周惊讶道:“说不定只是凑巧小女孩也会而已。”

  贺小荣道:“不可能。那首儿歌是我编出来哄我妹妹高兴的,天底下不会有第二个人会唱。”

  老周这才明白了,他望着贺小荣,心里非常感慨。

  天降灵龟

  小文给贺小荣介绍了一个出色的检察官朋友,名叫柳媛。

  看到柳媛的时候,贺小荣简直不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比小文大不了多少的娇怯怯的女生竟然是一名出色的检察官,办过不少的有名案件。

  柳媛正色对贺小荣说道:“小文把你的情况都跟我说了,我建议你现在不要报警,凭我的直觉,这件事非同小可。万一打草惊蛇,可能会坏事情。”

  柳媛这么一分析,贺小荣觉得非常有道理,“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好呢?”

  柳媛神秘地笑道:“我准备玩一个游戏。”

  贺小荣和小文齐声道:“什么游戏?”

  柳媛提起自己带来的笼子,她打开盖子,努了努嘴道:“就是它。”

  小文“呀”的一声尖叫,原来那笼子里竟然是一只小乌龟,更奇的是它的头竟然是金色的。此刻的它正仰着头,眯着它那小眼睛,好奇地望着她们俩。

  小文忍不住去摸它的头,谁知那乌龟居然把头一摆,躲开了。贺小荣一见这龟,心里竟有种说不出的喜欢,好像和它很有缘似的。说也奇怪,当她用手去摸那龟的时候,它竟然乖乖不动,温顺异常。

  “你们可别小看这家伙,这是我们局的秘密武器。”柳媛道。

  “秘密武器?”小文立即来了兴趣。柳媛说,这只金头龟是经过专门训练的,在很多案件中立过功。

  第二天中午,柳媛、贺小荣还有小文,三个人带着灵龟一齐朝着神女庙出发了。在车上的时候,她们三个已经商量好了作战方案。贺小荣犹自不放心:“这样真的行吗?万一不行,岂不是还损失了这只乌龟。”柳媛信心十足地说:“放心吧,我保证万无一失。”

  到了神女庙附近,贺小荣用望远镜又看到了那个小女孩和那个妇人,然后回头对柳媛点点头,开始按计划行动。柳媛放出了那只金头龟,金头龟摇摇摆摆地往庙门方向爬去。金头龟爬进了庙门,那个叫婉儿的小女孩第一个发现了,她惊喜地叫道:“乌龟。”她果然非常喜欢这龟,目光再也转不开了。她拉着那妇人的手央求道:“妈妈,我们把它带回家吧。”那妇人非常警惕地说道:“这地方怎么会有乌龟呢?”说完走出庙门四处张望,什么也没有发现。那妇人本来是不肯的,无奈婉儿实在太喜欢那龟了,最后只好答应了她。婉儿高兴地抱起乌龟和妈妈回家去了。

  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柳媛喜上眉梢:“搞定了。”

  贺小荣不放心地说道:“这样就行了?”

  柳媛拍拍手说:“放心吧,我们可以回家静候佳音了。”

  第二天中午她们三人又来到了神女庙外的树林,贺小荣惊讶地发现那只金头龟已经在那儿了。

  “天呐,怎么会这样。它是怎么回来的?”

  柳媛笑道,“这就是它的厉害之处,无论多么蜿蜒的山路,只要让它经历一次,就能记住路线。现在我们只要跟着它走就行了。”

  荷花坟墓

  贺小荣她们三个没想到的是,在那只神奇的金头龟的带领下,她们竟然来到了一片开满荷花的湖边。只见漫天遍野的荷花随着微风摆动,碧绿的荷叶衬着粉白的荷花。一路上跋山涉水忽然看见这等美景,她们三人都呆住了。

  “这里好美啊。”寻妹心切的贺小荣见到了这样的桃花源,在一瞬间忘掉了一切,仿佛置身世外。

  “是啊,要是能在这儿住一辈子我都愿意。”就连一向爱玩爱闹的小文竟然也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

  “你们两个小心点,别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只有受过专门训练的柳媛还能保持冷静,她早注意到这里的一切美景都非自然,显然是有人请建筑大师造出来的。

  她们两个这才如梦初醒。这时候只见那只乌龟朝着湖水的方向伸着脑袋,并不停地挥舞着爪子。

  “这乌龟不会搞错了吧,难道她们住在这湖里?”小文道。

  “我的龟绝对不会错,一定就在这湖里。”

  “可是我们要怎么过去呢?”贺小荣犯了难。

  就在这时忽然听见小文道:“看,那儿有船。”果然,在一片荷花丛中,竟然停泊着几只皮划艇。她们三人惊喜万分地上了船,小文扳动船桨,小船推开层层莲花的包裹,朝着湖中心去了。呀,也不知道这湖有多大,竟然一望无际似的。

  “我实在划不动了……这里居然还有岛!”才喊累的小文忽然发现新大陆似的大喊大叫起来。小船这时刚绕过了一大片茂密的荷花,这座小岛仿佛从天而降似的出现在眼前。小船靠了岸,她们三人上了岸。

  小岛上布满了参天古木和荆棘野草,她们三人走得很吃力。不知道怎么的,贺小荣觉得心里直发毛,好像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将要发生。她们三人全都屏气凝神地走着,没有人说一句话。一阵阴风从树林里吹过来,三个女孩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因为她们看见了一群坟堆。

  各种大大小小的坟头上面长满了野草,简直就是一个乱葬岗。

  “这简直就是聊斋里的画面,我们还是走吧。”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文也怕了。

  柳媛咦了一声:“你们看这里有一个碑。”她走到那座坟前,这是一座孤坟,和那些乱葬岗离得很远。坟两旁种了一排松柏,这里所有的坟都只是一个土疙瘩,只有这一个前面立了一块石碑。

  贺小荣走上前,想看看这墓有什么稀奇,忽然看见墓碑上刻的字,“爱女小静之墓”,她脑子轰的一声,差点儿晕了过去。

  “姐姐姐姐,你别担心,说不定只是巧合罢了,天下叫小静的人何其多啊。”

  贺小荣满眼含泪说不出话来,就听见小文说:“嘘,有人来了。”她们三人急忙躲到了松柏后面。好在那松柏甚是宽大,躲在背后不容易被发现。

  随着一阵脚步声,来的人居然是庙里的那个妇人还有那个小女孩婉儿。她们俩没有理会那些乱葬岗,直接来到了这座孤墳面前。只听见那个小女孩说:“小静,我和妈妈又来看你了。我很想你,妈妈也是,昨天我得到了一只乌龟,我很喜欢,我想让你也看看……”

  那妇人也道:“乖女儿,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每年都会给你过生日,看看妈妈给你带了什么……”说着她打开随身带的篮子,拿出一些竹叶编成的小动物,放到了小静的墓前。那妇人接着说道:“前几天庙里来了一个女人,说是你的姐姐来找你了,可是妈妈真的舍不得你啊,你是妈妈最爱的女儿。”

  听到这里贺小荣再也忍不住了,她已经能百分百地确定,因为她妹妹小静最喜欢竹编了,小静从小就叫姐姐买竹叶编的小兔子给自己玩。贺小荣一下子从柏树后跳了出来,刚才还虚弱的她此刻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一把掐住了那妇人的脖子怒喝道:“是你害死了我妹妹!”

  幸亏柳媛拉开了贺小荣,那妇人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吃惊地问道:“你们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婉儿高兴地叫道:“小乌龟,原来你跑到这儿了。”

  那妇人看着那乌龟终于明白了过来,她叹了口气道:“原来你们早有准备。”

  柳媛直视着那妇人的眼睛。她学过心理分析,感到那妇人的心理防线已经开始崩溃了。她开口道:“事已至此,你还是跟我们说实话吧。”

  那妇人看了看柳媛,又回头看了看小静的墓碑,终于讲出了事情的真相。

  “这个小岛有个名字,叫不足道。”

  柳媛沉吟道:“看来这岛的主人很有文化啊,这名字的意思是不足为外人道。”

  那妇人含着笑点了点头:“这位姑娘说得对。可是你们想想,什么样的事情才不足为外人道呢?”

  小文抢着说:“当然不是什么好事。”

  “这碑是你立的?”柳媛道。

  “对。”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庙里的神像也是你做的吧?”

  “对。小静是最可爱的女孩子,她死了以后一定化成神仙了。”说到这儿那妇人满脸的幸福,仿佛想起了自己那个乖巧聪明的女儿。

  柳媛追问道:“贺小荣的妹妹贺小静是被你给拐卖到这儿的吧?”

  妇人道:“不是我,我只是个看门的。”她抬起手指了指乱葬岗的后面,说道:“你们走出这片树林,会看到有一栋大别墅,那里就是他们的总部了,你们想知道的所有秘密都在那里。”

  柳媛道:“谢谢。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呢?案子破了之后,你也难逃责任。”

  妇人平静地说:“我当然知道。可是我已经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自从小静去世以后我的心也跟着死了,我现在什么也不在乎了。”

  一个星期以后,西京市破获了一起重大案件。原来所谓的“不足道”岛是一个犯罪组织者创建的基地,他们拐卖妇女儿童,那些乱葬岗就是一些不听话的孩子被他们打死后埋在那儿的。那个妇人是主犯的母亲,常年在岛上帮他们看门。当贺小静被人贩子带到岛上时,那妇人发现自己和小静很投缘,就认了小静当干女儿。她总共收了两个女儿,一个是小静,一个是婉儿。后来因为贺小静不听犯罪分子的话,死活不肯和买主走,被犯罪分子杀害了。那妇人无意间发现了山上的破庙,她为了赎罪,把贺小静做成了神像。

  选自《上海故事》2020.5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戚氏的福报

    戚氏的福报

  • 民妇斗县官

    民妇斗县官

  • 狐狸洞里去接生

    狐狸洞里去接生

  • 读心破案

    读心破案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