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选刊·下

于天放越狱

作者:萨苏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下 202006期 时间:2020-08-01

行之有效于天放,黑龙江人,和张甲洲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一对好搭档。两人在齐齐哈尔省立高级工业学校时就是同学。而后,一起闹学潮,一起南下北平。与张甲洲不同,于天...

  行之有效

  于天放,黑龙江人,和张甲洲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一对好搭档。两人在齐齐哈尔省立高级工业学校时就是同学。而后,一起闹学潮,一起南下北平。与张甲洲不同,于天放没有先北大后清华的辗转经历,他是1929年直接考上清华的,成绩是黑龙江考生中的第一名。在清华,于天放经张甲洲介绍入党,回东北前,担任清华大学党支部书记。

  他和张甲洲共同创建了红三十六军,担任该军情报处长;该军战败瓦解,他又和张甲洲一起在黑龙江富锦县从事地下工作。1937年,他和张甲洲一同调任抗联第十一军。张甲洲牺牲后,于天放担任该军第一师政治部主任,转战于富锦、绥滨、七星砬子等地。该军军长祁致中被错杀,第十一军部队编入第三路军。

  到1941年,抗联主力受损太重,不得不撤入苏联,休整后,以小分队的形式回国对敌发动攻击。留守在东北境内的抗联部队在日军残酷扫荡下,大多失利。

  在东北境内,坚持时间最长的抗联留守部队,就是于天放率领的第三路军第六支队。于天放的秘诀是,把部队暗藏在山上,机关设在村里,灵活地战斗或转移。他自己伪装隐藏在日伪控制的宋万金屯,在周边地区大力发展反日救国会,随时获得最及时的情报,以便部队可以应对敌人的扫荡。

  这套行之有效的战斗方法使该部一直坚持到1944年12月,因为汉奸告密,于天放被捕。此时,东北已经沦陷13年。

  从书生转为将军已经是一个奇迹,更奇的是,于天放创造了一个历史,他的传奇还没有完结。被敌人抓捕之后,这名曾经在清华大学读书的老游击队员,经过精心筹划,在1945年7月击毙日本看守,越狱出逃。

  想上电刑

  于天放越狱的过程,战后经过黑龙江省公安厅预审处处长康曾对日本战犯中西正枝等的审问,得到确切的证实。

  北京公安学校的老教师蔡文先生是这次审问的参与者,据他回忆,日本战犯对于天放的印象深刻而怪异,“以为他是个疯子,情绪很不稳定”。

  原因是,于天放居然逼着鬼子给他上电刑。

  众所周知,电刑是残忍的日本宪兵最残酷的刑罚,许多熬过“老虎凳”、上“大挂”的坚强抵抗人员,面对电刑,难以承受。于天放偏偏发出这样的挑衅,令日本宪兵恼羞成怒,决定给他一些颜色看看。

  电刑之下,于天放果然老实很多,甚至同意和日军合作。日军迫切需要知道,如果抗联引导苏军进攻在东北的日军,其可能的进军路线。作为抗联支队长级别的高级军官,于天放自然知道这一情报,同意根据记忆,给日军在地图上标注危险地域。

  然而,于天放的标注工作十分迟缓,他反应迟钝。

  日本警察经过科学分析,认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叫给于天放上过电刑呢?上电刑的后遗症就是动作迟缓、反应迟钝啊。

  从1944年12月到1945年4月,于天放的绘图任务仍然没有完成。

  其实,这根本就是于天放设计的圈套。从被捕那天起,他就做着越狱的准备。由于是在冬天被捕,即使越狱成功,没有青纱帐的掩护,也难逃被日军再次追捕的命运。因此,于天放将越狱的时间定在春夏之后,那时,监狱周围有了高秆庄稼的掩护。

  准备就绪

  怎样拖延几个月的时间呢?逼着敌人给自己上电刑,然后伪装迟钝,就是他的招数。

  这段时间里,于天放一面和敌人周旋,一面做了很多准备工作。

  首先,他是被关在囚车中送到监狱的,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城市。因为能听到火车的鸣笛声,他判断自己所在的监狱和火车站距离不远。每天,他设法获得日出和日落的时间,然后根据日期推算出监狱的纬度,再凭借记忆判断在这个纬度上有几个城市,哪个城市的监狱在火车站附近。经过一番推理,于天放弄清了自己的位置,应该是黑龙江的北安,并且想好脱逃的方向。

  但是,监狱在北安的什么地方呢?

  有一天,大风刮开一扇狱窗,他便向外看,见到两层灰色小楼。看守不在时,于天放就此询问另一个被捕人员曲某,曲某说:“此地定在火车站北,实业银行对过,东边是大街,西边是通向黑河的铁路。一过铁路,便没人家了。”

  其次,他设法联络监狱中另一个被捕的抗联战士赵忠良,准备两人共同实施越狱。

  最后,他反复观察敌人监狱的保安设施,设计了脱逃路线,以便在越狱过程中避开敌人哨兵的监视。

  准备基本就绪,青纱帐渐渐起来之后,于天放忽然“发疯”了,他大骂日本看守,拒绝继续和日本人合作……由于他是在审讯室里发作的,日本军警大怒,当即将他按到刑凳上,狠灌凉水。

  一下子,于天放又老实了。

  他们哪里知道,于天放已经做好越狱的最后一项准备工作:获得越狱所需的武器。

  越狱成功

  在灌凉水的刑凳旁边,于天放看到了一个壁炉,壁炉的门已经坏了,是一个一斤多重的铁疙瘩,对手无寸铁的于天放来说,这是一个极好的越狱武器。

  于天放不得不让鬼子给他上刑,否则他就没法接近这个壁炉──真是实实在在的苦肉计。

  7月11日,得到武器的于天放,看好了骄横而粗心的日本看守石丸兼政,在石丸值夜班时要求上厕所。与此同时,赵忠良也要求上厕所。

  稀里糊涂的石丸带着两个镣铐囚徒进了厕所,再也没能活着出来……

  拿到石丸身上的钥匙,于天放和赵忠良越狱成功。

  逃出虎口的于天放遭到日军的疯狂追捕,他躲开一次又一次追捕,在老百姓的掩護下,一直坚持到8月15日,迎来了抗战胜利。赵忠良不幸被日军抓回,壮烈牺牲。

  于天放是越狱成功的抗联人员中级别最高的一人。

  选自《特别关注》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二里半

    二里半

  • 送情报

    送情报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