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界

芰荷为衣,芙蓉作裳

作者:佚名 来源:美术界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从记事起,我就不断在南北方之间辗转。故乡的概念,虽然定格在浙南氤氲湿润的空气中,但其实我在那里,不过五年光景,甚至不如后来在日本的时间长。漂泊久了,这印象愈发遥远。...

  从记事起,我就不断在南北方之间辗转。故乡的概念,虽然定格在浙南氤氲湿润的空气中,但其实我在那里,不过五年光景,甚至不如后来在日本的时间长。漂泊久了,这印象愈发遥远。记忆总是伴随各种旅途上的画面和声音——车站里昏黄的灯光,轮船悠远的汽笛,列车轰鸣,轻舟摇浪……彼时是茫然无知,之后的追忆,却格外浓烈。日本古语有“色熟”一词,指鲜艳的色彩经过时间的作用,会变得如酒醇厚。记忆的画面也是一样吧。

  我在画中,一再描绘的黄昏颜色,正是这种漂泊之感带来。暮色苍茫,枯荷听雨,愁从中来,无处可依。然此愁并非悲苦,而更多的是契合心灵的慨叹,姑且也称之为“乡愁”吧。拨开愁雾,寻找安宁。恽南田谓黄子久“尽神明之运,发造化之秘,极淋漓飘渺”,苏东坡感叹“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就这样在天地间感受生命,清濯悲情。

  我的先人起于邹城,后迁至楚地,再辗转至浙南,家谱记为“邹支楚派”。楚辞里南国水泽的荒渺远寂,于我却独觉亲近。“山峻高以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霰雪纷其无垠兮,云霏霏而承宇……”“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在画中,我追求那片融为一体的绸缪:摇曳婆娑,光怪陆离,实是取之造化,超然实境的心灵体验。我感受到的世界,生机无限,宁静的表面之下,暗流涌动,那是生命的节奏,仿佛不和谐的现代乐音,暴风骤雨般疾进,又夹杂扭曲和不安。将充满膨胀力量的各种元素压缩在一个平面空间里,并且以协调的方式呈现“不协调”,这样的画面,非浓墨重彩不能酣畅淋漓,也最适合铺锦列绣,雕缋满眼的“错彩镂金”笔法。突破极限,构架画面的张力,就如全音量地歌唱方能尽其情。清代词人周介存所谓“求实,实则精力弥满,精力弥满则赋情独深”,深以为然。

  “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感屈子芳菲悱恻之怀,我也喜荷。有人问我为什么总是画荷花。其实我的画中,鲜见真正盛开的花朵。最常描绘的是秋日的荷塘,花已零落,香瓣盈池。夕阳西下之时,冷俊幽峭之中,那生命之最后瞬间所呈现的光华,美得惊心动魄。“客散酒醒深夜后,更持红烛赏残花”,静观寂照中,深深觉得自己的心灵节奏,已经和这荷塘的生命节奏合为一体。

  和大自然的节律一旦合拍,心灵就此安顿,也就此定下画面的基调:夕阳斜照的浓重色彩,以及背后万籁俱寂的黯淡深邃。我偏爱重彩和墨色的结合,炫目于眼前的辉煌灿烂之外,也醉心于四边深远厚重的阴翳之美。唯此,更能衬托那一片温暖光芒。

  偶然间有残花,呈现最优美的飘落曲线,散于黝黝水影之中,独留枯荷,兀然自立,丝毫不因暮色清冷而退缩。如此生命意志,天若有情,岂不感动。

  有风。微风轻拂,池水回旋跳跃,枝叶轻扬舒卷,这韵律、节奏、秩序、旋动,似蹁跹起舞。“摇荡性情,行诸舞詠”,移步换景,信笔勾勒,让我也参与这生命的律动,在寻找中“遇见”那个美丽性灵,让静止的画面凝固流逝的时间。

  有光。波光粼粼,涟漪摇曳,“舍形而悦影”正在此时。花影参差处,露珠闪耀,扑朔迷离。《维摩诘经》说:“是身如影。”我们不需要概念地去编造抽象的画面,自然中的世界又何尝是真实的呢?一切不过是幻像,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原来我们什么都不熟悉,我们是那么的孤独。似曾相识的情景妙不可言,就让我们尽情欣赏这不真实的美。

  有雨。暮雨沾衣,秋水连天。心灵遂进入一种无限的渺茫。“微雨轻寒花落时”。不知身湿,已全心浸淫在这无边苍然的世界。云烟飘渺、雾霭蒸腾。薄雾起时,似正从大地深处向心灵深处弥漫而来。陶然醉酡处,物我之间的界限渐渐由模糊而消解,如梦如幻,身与物化,神与天游……

  人到中年,机缘巧合,我再次踏上前往异乡的旅程。“在路上”,是朋友圈常有的内容。有朋友说,自我移居北美之后,作品虽然色彩较从前更加浓重,画面却似乎比以前更加感伤了。眼前的世界更加广阔,怕是“乡愁”愈发浓重的原因吧。时光易逝,红颜催老,乃是常态,本无需特别关注,但有人提起,就会在内心深处触碰那一份柔软。漂泊中,作“幕天席地之游”,总能从仿佛混沌苍茫的“乡愁”里汲取生命元气。王船山云:“唯此窅窅摇摇之中,有一切真情在内,可兴,可观,可群,可怨……”我也希望自己的作品能“以追光蹑景之笔,写通天尽人之怀”,永远呈现那一片灿烂的光华。

孟繁聪

  199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9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2000年毕业于日本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获得平面设计硕士学位。2002年任清华大学出版社艺术总监。2014年起执教于中央美术学院蒋采苹重彩画高级研究班。

  现工作和生活在北京、温哥华,为职业艺术家。李可染画院重彩画研究中心学术委员。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乐只君子 福履将之

    乐只君子 福履将之

  • 平凡中的力量

    平凡中的力量

  • 文心应物 与古为徒

    文心应物 与古为徒

  • 野逸与雅正

    野逸与雅正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