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界

拾古得新 归于心源

作者:耿文燕 来源:美术界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读韦文翔先生的《锦绣》系列作品,感受到其画面呈现出来的色泽润艳、细密瑰丽的视觉效果。此系列作品在保留往昔作品中迹简雅正、意趣清奇的文人气息的同时,增添许多综合元素及...

  读韦文翔先生的《锦绣》系列作品,感受到其画面呈现出来的色泽润艳、细密瑰丽的视觉效果。此系列作品在保留往昔作品中迹简雅正、意趣清奇的文人气息的同时,增添许多综合元素及技法手段。仔细研究后不难发现,韦文翔先生依旧秉承着“从传统中寻找美”的绘画思想,并从古法中加以变化,从而创作出具有传统水墨意趣的现代作品。

一、构图形式与构成元素

  唐代张彦远曾说过:“经营位置,则画之总要。”因此在传统绘画中布局章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韦文翔先生的作品,以对画面留白的营造处理来表现构图的空间和虚实变化,这也是传统绘画里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宋代盛行“马一角、夏半边”的山水构图,堪称注重留白的典型。《锦绣》系列作品大多采用了三边满、一方留白的构图形式,引人无尽的遐想空间,纸素咫尺,却有千里之势。作品的横幅构图相对于传统中国画立轴、卷轴的构图形式而言,在经营布局时,通过墨色的浓淡轻重、用笔的疏密错落等强弱对比来把控画面节奏,从而引导读画者的“卧游”路线。

  对构成元素的运用则是韦文翔先生画面的另一大特点。这得益于他数十年的专业设计经验,将西方绘画中的透视关系、色彩搭配、明暗分割等平面设计构成元素巧妙地融合到传统水墨中。朱朴编著的《林风眠》一书中曾记录:“中国现代艺术,因构成之方法不发达,结果不能自由表现其情绪上之希求,因此当极力输入西方之所长,而期形式上之发达,调和吾人内部情绪上的需求,而实现中国艺术之复兴。”

  因此,平面设计构成元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中国传统构图的形式美的加强,进一步提升了画面的装饰性。而对构成元素的选择,则依赖于画家对画面布局的平衡能力,既要保留传统水墨语言,又要合理采用现代构成元素。以《锦绣系列一》为例,画面中的竹枝分布错落有致,与排列整齐的波形水纹相呼应,横向、纵向的长短线条在大小墨块中穿插交错,使画面形成自然分割;色泽清雅、意象朦胧的山泉溪流与细巧描绘的奇禽灵兽,在虚与实之间形成鲜明对比,相携共生且达成整体画面的协调作用。

二、传统仕女形象与西方人体造型

  《锦绣》系列作品中的人物形象以仕女为主。仕女画主要以描绘古代女性形象,在传统人物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传统仕女画反映了某一特定时期的审美观念,人物形象各不相同,如唐代的丰腴华贵、宋代的精致典雅、明清的婉约俊秀等。

  韦文翔先生采用了传统仕女画题材,依据唐诗宋词之意境或引用民间风俗、神话传说等内容,描绘出精美、耐人寻味的画面。他笔下的美人形象,是一种趋于理想化的美,并不拘泥于哪朝哪代。在人物造型上淡化写实性,主观放大人物的头部比例,手脚则比现实中都略小一些;对头饰与服装纹饰的着重刻画则增强了画面的装饰性。在表现技法上,用线劲秀古逸,颇有“吴带当风”之气,以高古游丝描来体现衣裙飘逸流动之感。设色则遵循传统,脸部多用“三白法”,服饰薄施水色,再加以重色装点。

  与传统仕女形象相呼应的,是画面中若隐若现的现代人体元素,这也是韦文翔先生作品中极有意思的一部分。玲珑曼妙、婀娜多姿的女性形体局部,巧妙地隐藏在画面各处,如乍泄春光,令观者有忽逢桃源之感。在崇尚解放天性、以人为中心的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等为代表的艺术家便创作了大量的人体油画,传播人文主义精神的同时也将人体艺术推向了顶峰。与中国传统绘画追求的意象美不同,西方的人物画审美更趋于科学化、理性化。在人物形象的处理上,韦文翔先生体现出扎实的造型功底,恪守真实的比例结构,加以恰当的变形,人物造型以中国传统写意人物画笔法勾勒,同时融合克林姆特、席勒等西方画家的绘画技法,线条看似随意轻松,寥寥数笔却能精准地勾勒出肌肉和骨骼。这是传统仕女画在时代背景发展下的美好演变。

三、泼墨泼彩的技法应用

  泼墨,是传统绘画技法之一。唐代王洽善用此法,张彦远的《唐朝名画录》中便记载有其作画过程:“以墨泼纸素,脚蹴手抹,随其形状为石、为云、为水,应手随意,出云霞,染成風雨,宛若神巧,俯视不见其墨污之迹。”

  《锦绣》系列作品将泼墨法与泼彩法相结合,以墨作底,以色醒墨,达到色墨互破互融的境界。在此前提下,韦文翔先生大胆地突破了传统绘画中“以线造型”的原则,画面中更多的是块面的运用。当然,大部分的点景、人物等保留传统勾描法的独特韵味,线条的精减和色墨块面的增加均取决于协调画面需要。以《锦绣系列一》为例,舍墨而以色笔勾勒花瓣,突出其柔嫩质感,重色提尖,衬托出荷花的洁白无瑕。鲤鱼采用双钩法来表现其工细富丽、轻盈华美之感。而荷叶则纵情泼墨,流动如生,在墨未干之际,将调制好的石青石绿泼洒至所需要的位置,暗处又以浓朱砂层层积染,呈现出瑰丽的视觉效果。具象的鲤鱼、荷花被抽象的荷叶围绕,三者既巧妙融合,又形成鲜明对比,别具一番风味。善用泼彩法的张大千曾提出见解:“色之有底,方显得凝重,且有旧气,是为古人之法。”

  无论是泼墨法还是泼彩法,在实践中都是十分考验绘画功力的,这取决于其偶然性与不确定因素。画家需要具备一定的掌控能力,泼墨、泼彩之后对画面的整体调控是技法运用的关键所在,这将直接决定是否能达到画者心中预设的装饰效果。此技法的熟练运用,显现出韦文翔先生对于水墨语言的认知和表达能力。

  

韦文翔/锦绣系列三70cm×150cm 2020年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简析程建国的绘画艺术

    简析程建国的绘画艺术

  • 意大利艺术大师桑德罗·特劳蒂的绘画创作精神探究

    意大利艺术大师桑德罗·特劳蒂的绘画创作精神探究

  • 难得本色是天然

    难得本色是天然

  • 中国传统山水画写生的守正与笃行

    中国传统山水画写生的守正与笃行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