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文萃

史密森的神秘礼物

作者:林达 来源:领导文萃 202011期 时间:2020-08-01

每个大国都有自己顶尖的博物馆。到法国,不可不去卢浮宫;到英国,不可不去大英博物馆;到俄罗斯,不可不去冬宫。到我们中国来的“老外”,没有一个不想去故宫博物院。这些博物...

  每个大国都有自己顶尖的博物馆。到法国,不可不去卢浮宫;到英国,不可不去大英博物馆;到俄罗斯,不可不去冬宫。到我们中国来的“老外”,没有一个不想去故宫博物院。这些博物馆,无一例外都是当年的王室遗产,那里面成百上千年的精华积淀,不是花钱就能建得起来的。美国只有200多年历史,没有王室遗产这一说,在艺术收藏上先短了一口气。可是,你要是跟美国人这么说,他们在点头承认的同时,或许会悠悠地回你一句:“不过,我们有史密森尼,他们有吗?”

  史密森尼就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华盛顿的国会大厦前是著名的国家广场,广场的南北两边,有一座座壮观的大厦,北边是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国家艺术博物馆,南边有弗利尔美术馆、沙可乐美术馆、国立非洲艺术博物馆、艺术工业大厦、赫尚博物馆、雕塑园、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等等。这些博物馆和位于别地的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国家动物园、肯尼迪艺术中心,以及在纽约的库伯·休伊特国家设计博物馆等,组成了所谓的“史密森尼学会”。而华盛顿国家广场两侧的这些博物馆,号称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体系。

  在国家广场南侧,有一座欧洲中世纪文艺复兴风格的大楼,伸展着高高的塔楼。和附近的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相比,虽然体量不大,但是古典风格十分引人注目。这就是史密森尼大厦。从南大门进去,在进入正厅以前有一段不长的走廊。走廊左侧是一个大理石的房间,正中的高台上放着一个花坛形状的大理石石棺。洋洋大观的美国史密森尼学会就是从这个石棺开始的。

  200多年前,英国有一位年轻的科学家叫詹姆斯·史密森。他的生父是诺森伯兰公爵,母亲有皇室血统,可以说他身上流着英国高贵的血液。但可惜,他是一个私生子。按照当时的法律和习俗,他不能继承父亲的爵位,而且会一辈子受歧视。他天赋极高,聪明过人,由于受歧视而极其用功。21岁自牛津大学毕业,一年后他就被选为皇家学会会员。他在科学上卓有成就,有一种锌矿就以他的名字命名。

  因为是私生子而遭受歧视,使他始终耿耿于怀。据说,他曾经对他的父亲说:“我会让自己青史留名,即使在将来,人们把诺森伯兰忘得干干净净,也会永远记得我的名字。”

  1829年6月29日,64岁的史密森死于意大利。他在遗嘱中把遗产留给了侄子。奇怪的是,在遗嘱最后,他附加了这样的条件:如果侄子死的时候没有子嗣,那么这笔遗产就捐赠绐美利坚合众国,“用于增进和传播人类的知识”。

  这样的遗嘱,在当时就引起人们的好奇。欧洲和美国的报纸上都披露了这则新闻,人们对史密森的动机议论纷纷。史密森从来没有去过美国,他为什么要把遗产留给这个新兴国家呢?

  6年后,史密森的侄子去世,去世时果然没有子嗣。1836年,美国第一个平民出身的总统安德鲁·杰克逊宣布,在欧洲有这样一笔私人遗赠有待美国领取。谁知道这一消息在国会引起了一场政治辩论。反对美国接受这笔遗赠的主要是州权的维护者,他们的理由是,宪法没有授予联邦政府代表整个国家接受这种遗赠的权力,这样做会在事实上缩减州的权力。参议员约翰·卡尔洪说:“接受任何个人的礼物,美国就丧失了它的尊严。”

  当时,一位众议员——前总统约翰·昆西·亚当斯认为,这笔遗赠对于年轻的美国意义深远,因为这会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他主张将这笔钱用于科学研究。

  安德鲁·杰克逊总统也是主张接受这笔遗赠的,他认为,美国人民可以将这笔遗赠用于有益的事业。但是,他也拿不准自己是否有权这样做,所以他要求国会立法允许他派人去领取。

  1836年7月1日,国会同意接受史密森的遗赠。杰克逊总统立即派出公使理查德·拉什前往英国。这个时候,史密森侄子的家人已经向英国法庭提出申请,要把这笔遗产留在英国。

  拉什是一位出色的外交家,同时也是一名律师。这一场遗产官司打了整整两年,拉什也在英国待了两年,被这场诉讼熬得筋疲力尽。1838年5月9日,英国法庭宣布,价值约50万美元的史密森遗赠属于美国。

  该怎样利用这笔遗赠呢?怎样是最好的“增进和传播人类知识”的用法?美国又展开了一场辩论。一开始,人们主张用它来建立一所国立大学。

  建立一所怎样的大学?很多人主张,现在是科学昌明的时代,要建立一所重视科学考察、探索、研究和应用,而不要传统的哲学、文学和思辨的大学。用我们的话说,就是大家都主张办一所理工科的大学,不要办文科大学。而在此前承袭欧洲传统的大学,都是以人文学科为主的。

  众议员罗伯特·戴尔·欧文是著名的乌托邦社团创办人欧文的儿子,他主张创办一所师范学校,还要促进农业和化学的研究。

  还有一些人持不同的看法。有些科学家提出建立国家科学研究所,有人提出建立天文台,还有人提出建立国家图书馆。这些主意都不错,都符合史密森“增进和传播人类的知识”的初衷。这样的辩论从1838年持续到1846年,最终还是出于对州权的维护而放弃了办国立大学的方案。国会终于立法,用史密森的遗赠创建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一个集博物馆收藏、展览、研究、交流和教育于一体的综合机构,这就是史密森尼学会。

  史密森尼学会的第一座建筑物就是史密森尼大厦,这座于1855年落成的古典风格的大厦现在被俗称为“城堡”。这一城堡成为当时年轻的美国致力于促进科学和传播知识的象征,后来美国各地的大学学院纷纷仿效“城堡”的建筑风格。

  在以后的100多年里,很多人为史密森尼学会慷慨解囊,国家广场两侧的博物馆大厦相继建造。随着工业化发展,民间财力增强,大量艺术珍品悄悄流入美国,成为一些富有的商人、工业家、银行家的私人收藏。其中许多收藏又悄悄地成为史密森尼博物馆的收藏。20世纪30年代,银行家安德鲁·梅隆出资5000万美元为史密森尼建造了“城堡”对面的艺术博物馆,并且捐出自己价值1500万美元的艺术精品收藏。他拒绝用他的名字为大厦命名,坚持博物馆应该命名为国家艺术博物馆,因为只有这样,才会有更多的人加入捐赠和维护艺术收藏的行动。

  游走于华盛顿的史密森尼博物馆中,你可以感受到那种奋发上进的精神状态。在美国历史博物馆里,小到一根针,大到火车头,你可以看到各行各业的发展。在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里,有各种高科技的航空航天器。在国家艺术博物馆里,有价值连城的绘画、雕塑精品。

  1905年,在史密森去世76年后,史密森尼学會理事会的贝尔受美国之托,前往意大利一个叫日诺阿的地方——史密森去世后被安葬在这儿的墓园。贝尔将史密森的遗骸,连同精美的大理石石棺,带回华盛顿,安放在“城堡”——史密森尼大厦门厅的墓室里。每年有上千万的游客,从这里开始游览华盛顿的博物馆。

  “归来了,终于归来了!”也许,只有史密森本人知道,他为什么要把遗产赠送给在那个时代还显得相当蛮荒的美国,但是美国人都深信不疑,史密森这样做绝不是没有理由,绝不是偶然的。他们怀着对这个素未谋面的英国贵族后裔深深的感激之情,深信“增进和传播人类的知识”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摘自《一路走来一路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两难”

    “两难”

  • 当今世界的新老战场

    当今世界的新老战场

  • 硬核母亲

    硬核母亲

  • 《1918年之疫:被流感改变的世界》

    《1918年之疫:被流感改变的世界》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