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财富

“网红”亚文化研究综述

作者:佚名 来源:科学与财富 202020期 时间:2020-11-19

摘要:新媒体的多元发展为网络亚文化提供多元驱动力,网红群体与新媒介技术的深度结合为创造出对青少年更新鲜更具有吸引力的亚文化呈现方式。不“网红”为了博出位,增加流量,...

  摘要:新媒体的多元发展为网络亚文化提供多元驱动力,网红群体与新媒介技术的深度结合为创造出对青少年更新鲜更具有吸引力的亚文化呈现方式。不“网红”为了博出位,增加流量,采用另类的方式引导亚文化从无中心、无经济、自发性向经济性、有中心,以及主动诱导性的转变。正确看待网红驱动下的亚文化,批判借鉴,梳理国内外网红与亚文化的起源,是当前的一个重要课题。

  关键词:网红;网络亚文化;青少年;价值观

  一、基于网红热潮下的亚文化发展及研究国内研究现状

  2016年4月,习近平在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主题工作以来,学术界不断加强对网络文化对国家、社会、个人的作用影响的以及对主流文化以及亚文化的方面的研究。截止2019年11月,在国内知识资源总库中,关于亚文化的文献有超过1万篇,以网络亚文化为主题进行检索有600篇,而以网红与亚文化为主题进行检索仅有15篇。

  我国关于亚文化的研究起源与20世纪80年代中西方在人文社科方面的研究交流逐渐频繁,因此亚文化的概念及理论从国外社会学转译到中国,早期亚文化的研究状态属于向西方学习的景象,这一时期的亚文化研究普遍将亚文化视为“舶来品”。[1]我国真正开始研究亚文化起源于20世纪90年代,主要从五个方面进行探讨。如马中红(2011)研究的亚文化的最大亮点是把青年亚文化纳入了主流话语的范围之内。杨鹏(2006)《网络文化与青年》是最具有代表性的。1997年网络的逐步发展,网络亚文化的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这个时期的网络亚文化的主要表现形式是幽默段子、网络恶搞等等。杨鹏从文化学的角度分析,认为网络文化从属于青年亚文化,是青少年在互联网交往中的一种表现形式。王蕾、许慧文(2017)从网络亚文化在新媒体的平台传播的风格和转型的视角,提出网络亚文化对主流文化具有弱抵抗性。王夫营、谭培文(2017)从网络亚文化对大学生价值观影响入手,从改善教育民生需要、构筑网络阵地、畅通对话渠道、完善监管四个方面逐步增强大学生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认同。霍圣录、刘佳瑜(2013)从网络亚文化与高校网络思政政治教育的角度出发,以包容平和的心态引导大学生向主流文化的靠拢,吸取网络亚文化积极的部分来丰富高校网络思想政治教育。

  网红的发展经历了四个阶段,(见表1)如今,网红能够一对一的在线视频直播,与广大用户深度参与互动,增加用户的参与感与体验感,带动网络直播的热潮。[2]使网红进入到4.0的 IP 时代,网红热潮下的亚文化通过自媒体的包装利用更加具有吸引眼球的方法来体现网红个人价值的实现以及价值观的体现,但其中价值观的体现中也存在金钱至上、功利和攀比的风气,在网红亚文化传播的过程中低俗的元素也包含其中;互联网与商业经济的耦合促进了亚文化的发展,是网红主体的自我赋权和急功近利的价值追求以及迎合和满足受众客体的心理诉求。网红热潮下亚文化是以娱乐至上的面目呈现并成为价值失范的温床,同时,视觉文化作为亚文化象征着草根的自我赋权和向精英夺权,网络红人无形中成为公众尤其是青年大学生的文化代言人和意见领袖.

  二、基于网红热潮下的亚文化发展及研究国外研究现状

  国外关于亚文化的研究方面主要分为三个研究学派。一是首先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芝加哥学派,主要开展以移民、流浪汉、犯罪青少年,尤其是暴力比较瞩目。阿尔伯特。科恩(1955)运用“问题解决”的视角来揭示越轨男孩亚文化的产生。美)唐.泰普斯科特(2006)研究了在互联网迅速发展下成长起来的美国新一代的青少年,受到网络主流文化与亚文化与主流文化的相互激荡下的青年价值观和行为特点方面的特点。[3] 二是伯明翰学派,对亚文化提出很多不同的见解。雷蒙。威廉斯认为“文化不仅来自艺术与学术,也来自于制度和日常行为,是一种特定生活方式的展现,文化分析就是要厘清一种特殊生活方式和特定文化中或隐或现的意义与价值”三是媒介与消费下的后亚文化时代。到了后亚文化时代,全球化与市场化急速发展,消费主义兴起,“当代青年更多的通过消费与市场而不是学校、社区、家庭等来发现自己的身份与价值”(法)大卫贝尔(2009)收编了大概48篇有关网络文化与网络亚文化的相关最新研究成果。

  国外关于网红的研究最早也是起源于美国对意见领袖的研究,意见领袖借助网络平台发展成为网红,国外关于网红的研究分为三个阶段,一是2004至2005年间,facebook 平台的建立,促进了社交平台的活跃,有一些人开始自己录制一些内容,上传到平台传播,这个时候网红只是内容的搬运和简单加工,尚未形成特别的盈利模式。二是 mcn(多频道网络)机构的崛起,2007年之后,社交平台的蓬勃发展,网红开始朝着盈利模式的方向发展。三是网红产业链的形成,此时网红在国外的发展已经成熟,有专门的公司对网红进行管理,并进行垂直化发展,实现盈利目标。目前,in- stagram 是网红经济的大本营,通过 instagram、facebook、twitter、和 youtube 购买过网红推荐产品的用户比例分别是34%、23%、29%和26%。[4]网红驱动下的经济只是亚文化的一种表象,深层次的实质是青少年价值观的转变,大多数网红所发布的美好生活场景,其实是对青少年眼中现实世界的严重扭曲。

  三、研究述评

  在国内现存的研究成果中,关于网络亚文化的研究呈递增趋势,但是主要存在以下几点问题:一是以网红为载体的视角研究亚文化在新媒体平台的传播趋势、特点、以及对青少年价值观的塑造产生的影响的研究成果还比较单一;二是对于亚文化的研究经常将与网络负文化混为一谈,三是多属于研究角度比较零散且单一,缺乏深入综合的研究。根据调查显示,“网红”与青少年受众间的粘连性更强,依托于强大的粉丝基础,网红可将自身独特的个性、特色的语言风格、以及激进的价值观念潜移默化的传播给青少年,青少年的思想意识与行为模式也不同程度的“卷入”到网红经济浪潮,从学习、生活、娱乐等多个角度影响青少年的价值观的养成与塑造。因此,研究“网红”驱动下的亚文化的传播对青少年价值观的影响进行考察,有利于突破新媒体平台的研究集中于对其自身单一化考察的局限,从而以网红为媒介作为一种全新的传播形式纳入对青少年价值观塑造的有利工具。

  参考文献:

  [1]??? 浩日娃“.网络红人”对大学生价值观的影响研究[D].内蒙古师范大学,2019.

  [2]??? 田锋,杨晶静.新时代下青少年网红教育观探究[J].文学教(上),2019(03):166-168.

  [3]??? 梁春曉. 迪克?赫伯迪格的青年亚文化理论研究[D].山东大学,2018.

  [4]Healy Michael G,Traeger Lara N,Axelsson Carl Gustaf Stefan,Wongsirimeteekul Praelada,Hamnvik Ole-Petter R,Tomeo Ryan Catherine, Akresh-Gonzales Josette,O'Rourke Matthew,Phitayakorn Roy. NEJM Knowl- edge+ Question of the Week: A Novel Virtual Learning Community Effectively Utilizing an Online Discussion Forum.[J]. Medical teacher,2019.

  作者简介:

  张瑞(1995年5月——)女,汉族,河南周口人,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思想政治教育。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高速公路运营企业思想政治工作与企业文化的融合研究

    高速公路运营企业思想政治工作与企业文化的融合研究

  • 雷达电子对抗技术及其应用研究

    雷达电子对抗技术及其应用研究

  • 互联网时代背景下的市场营销变化研究

    互联网时代背景下的市场营销变化研究

  • 校企融合下高职院校实训室建设研究

    校企融合下高职院校实训室建设研究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