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者

政府补助、研发投入对医药企业业绩的影响探究

作者:卢洁 来源:经营者 202019期 时间:2020-11-17

摘要 科技革命的加速演变,进一步凸显出我国提高创新能力的紧迫性。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的新形势,医药企业肩负研发抗疫药品的使命,守护人民的生命安全。政府与医药企...

  摘要 科技革命的加速演变,进一步凸显出我国提高创新能力的紧迫性。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的新形势,医药企业肩负研发抗疫药品的使命,守护人民的生命安全。政府与医药企业的研发经费投入,作为国家公共卫生安全的保护屏障,及区域经济发展的助力器与科技创新的激励剂,是重点科技研发项目设立的关键。本文以Y医药企业为例,浅析内生增长理论,运用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模型探究政府补助、企业研发经费投入中的要素对医药企业业绩水平的影响。

  关键词 政府补助;研发投入;医药企业;企业业绩

  一、引言

  进入大数据网络时代,科学技术更发达,信息的流动更为频繁,获取知识的方式也更加多样。科学技术已经演化成为一种内生要素,通过人力资本和技术创新带动经济的发展。在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内大流行的背景下,回顾人类与重大传染性疾病抗争的历史,唯有开展对治疗药品的研发和临床试验,才能从根本上控制病毒的蔓延,在短时间内挽救患者的生命。政府对医药企业给予补助,帮助企业承担药品研发的风险,能更好地激励医药企业进行科技研发活动,增加研发投入,进而影响企业的绩效。同时,政府需要积极引导医药企业加快关键技术领域相关药物和疫苗的研发速度,为当前面临的病毒威胁提供可靠保障。

  二、理论分析与文献回顾

  (一)内生增长理论

  Romer(罗默)首次将技术进步内生化,认为技术进步是由R&D(科学研究与试验发展)引起的,研发成功带来的垄断利润是这些企业从事R&D活动的根本原因。他认为由于对知识的直接研究,开发与积累对于知识生产有正的外部性,即知识生产存在规模报酬递增效应,从而产生了知识的内生增长。技术进步首先表现为水平产品创新,也就是企业中间产品种类增加[1]。内生增长理论是从新古典经济增长模型发展而来的,其假设有固定资本(K)、劳动力(L)和用于最终产品上的生产技术(A)的投入,两部门经济中有研究部门和最终产品部门。Romer认为最终产出Y是三种要素投入的函数,研究部门的投入是劳动力的一部分和已有的知识存量,产出的是新技术,资本的变动反映为储蓄下来的总产出。

  其模型一般形式为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

  Y = ALαKβμ (1)

  (1)式中,Y是总产值,A科学技术水平,L是投入的劳动力数(单位是万人或人),K是投入的资本量,一般指固定资产净值,α是劳动力产出的弹性系数,β是资本产出的弹性系数,μ为随机干扰变量。

  在经济学的分析中,为了简化分析,我们一般假设生产中只投入劳动力数量和资本这两种生产要素。若以L表示劳动投入数量,以K表示资本投入数量(L和K都是可变的),则生产函数写为:

  Q = f(L,K) (2)

  就我们所研究的Y医药企业研发投入与企业业绩的关系,R&D投入的主要实施者和最终的接受者是Y医药企业。由Y医药企业对科学技术进行接受与采用,并投入相关的内生性要素,使其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从而为企业自身创造经济效益。

  (二)政府补助对企业绩效的影响研究

  政府补助是政府通过财政行为,为企业的重点研发项目提供资金扶持,促进企业的技术研发、企业转型和区域内产业升级。周靖宇表明,政府补助能为医药制造企业提供资金支持,缓解企业财务困难的状况,并且能提升医药企业的财务绩效[2]。谭颖洁和侯娜以2008—2018年沪深A股军工上市公司的数据为研究样本,运用固定效应模型和随机效应模型进行回归,指出政府补助能有效提升军工行业上市公司的绩效,进一步引导企业实现内部转型[3]。但在前人的研究中,也有学者认为政府补助会对企业的绩效产生相反的影响。冷建飞和王凯采用面板数据模型对农业上市公司进行分析,发现政府收入补贴对农业上市公司的盈利影响不显著,对提高公司的盈利水平没有帮助[4]。邵敏和包群运用广义倾向评分匹配法,指出政府补贴力度是有临界值水平的,当政府补助超过临界值水平时,会对企业的生产率产生抑制作用[5]。胡樟运用固定效应回歸模型,对新能源上市公司的政府补助与公司绩效进行探究,发现政府补助与公司绩效呈显著的负相关,公司治理具有降低政府补助对公司绩效负面影响的作用[6]。

  (三)企业研发投入对企业绩效的影响研究

  参考国内学者的相关文献,可以把关于两者的研究结论归纳为三类:企业研发投入与企业绩效存在正相关关系,企业研发投入与企业绩效存在负相关关系,企业研发投入与企业绩效不相关。周康以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为研究对象,发现研发投入总额与企业综合绩效正相关,研发投入强度与企业综合业绩效成正相关,表明企业研发投入可以提高企业绩效,促进企业的发展[7]。郭斌对我国软件产业进行研究,指出企业的研发强度利润率存在着显著性的负向影响,并在一定程度上对产出率也存在着负向影响[8]。陆玉梅和王春梅分析制造业和信息技术业上市公司2005—2008年的数据,认为企业研发投入对当年的经营绩效存在负相关关系,并且存在明显的滞后影响[9]。张泽和徐敏以中小板上市公司2008—2012年的数据为样本,采用面板数据模型进行实证分析,表明企业研发人员的投入与企业的盈利能力、发展能力没有显著的相关性[10]。

  科学技术作为一种具有外部性的公共物品,是促科技创新必不可少的内生性要素。政府通过资金补助,在帮助企业实现科研项目研发的同时,还能为社会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提升行业内的技术水平和核心竞争力。基于上述研究,本文以Y医药企业为样本,探究政府补助、企业研发投入对企业业绩的影响。

  三、Y医药企业政府补助与企业研发投入情况分析

  (一)政府补助对Y医药企业业绩的影响分析

  通过表1可以看出,Y医药企业在2015—2019年这五年里,企业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不断增加。虽然2019年的营业利润与2018年的营业利润相比略有降低,但从整体上看呈上升态势,说明Y医药企业营收水平较高,没有出现企业亏损和资不抵债的情况。同时,政府补助也在这五年的时间里有了一定的增长,说明政府补助刺激了企业的研发活动,进而影响了企业的营收水平。

  根据前人的研究,本文用ROA(总资产利润率)表示Y医药企业的盈利能力,并用企业的净利润与总资产的比值来表示。Y医药企业的发展能力主要通过企业开展经营活动取得的RGR(营业收入增长率)表示,即企业营业收入增加值与上期营业收入总额的比值,得到的指标值越高,说明企业主营业收入增长的速度越快,发展的前景越好,市场占有的程度越高。Y医药企业的偿债能力也与企业获取的利润紧密相连,CR(流动比率)为企业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的比率。如果指标值大于2,则说明企业拥有较强的偿债能力。Y医药企业的政府补助强度通过当期损益政府补助金额比上企业总资产来体现。

  从表2可以看出,Y医药企业的总资产利润率从2016年开始一直在下降,说明企业研发投入的资金对企业的盈利能力产生了影响。Y医药企业的营业收入增长率虽然从2016年的20.88%下降到了2017年的6.00%,但在随后两年里得到了显著的提升,说明企业未来的发展前景良好。Y医药企业的流动比率虽然从2017年开始出现下降的趋势,但总体指标值始终大于2,说明企业的偿债能力良好。2015—2019年是五年时间内,政府补助强度的均值达到0.34%,对企业经营能力的影响不是特别明显。

  (二)Y医药企业研发投入现状分析

  Y医药企业长期致力于用高新技术研发中药、西药和生物药,以中医药的发展为核心,多次荣获国家级科技奖项,是以国家战略为导向的重点高新技术企业。该企业的科技创新发展战略以科技为先导,以市场为龙头,创立了理论研究、临床诊疗、科技研发、产业创新、教学引导五位一体的特有的运营模式。近年来,该企业持续加大研发投入。笔者查阅Y医药企业2012—2019年的公司年报数据,分析其八年内研发投入情况,如图1所示。

  通过图1可以看出,Y医药企业2012—2019年的研发投入保持持续增长,从2012年的1.11亿元增加到2019年的5.15亿元,增长幅度达363.96%,说明Y医药企业非常重视企业的研发投入活动。研发支出占总营业收入的比重虽然在2013和2014年间有所减少,但从2016年到2019年逐步提升。同时,研发支出的同比增长率在经历2014年、2016年和2017年的低潮后迎来了大幅提升,说明企业的研发活动容易受到企业内外环境的影响,如政府的优惠政策、市场需求及国际研究趋势等。

  四、政府补助、企业研发投入对Y医药企业业绩的影响

  (一)研究假设

  根据内生增长理论,研究还运用了修正的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模型,通过研发投入金额、研发人员数量、政府补助金额以及净利润这三个绝对量的衡量指标进行模型估计分析。

  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模型:

  Y = ALαKβ (3)

  (3)式中,Y是企业的净利润,A是科学技术水平,L是研发投入的人员数量,K是研发投入的金额,G是政府补助金额,α是劳动力产出的弹性系数,β是资本产出的弹性系数,γ是政府补助产出的弹性系数。

  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的估计形式为:

  logY = A + αlogK + βlogL + γlogG + ε (4)

  建立本模型进行的经济学假设为:

  原假设H0:α + β + γ = 1

  检验水平为α = 0.1

  其函数假设的意义是,当生产要素投入达到一定的水平时,会产生生产要素规模不变的现象。其经济学问题假设为,Y医药企业投入不能促进企业业绩的增长。

  (二)模型估计分析

  研究运用Eviews(计量经济学软件包)10.0对Y医药企业2014—2019年这六年的样本数据进行模型估计分析,被解释变量为企业的净利润Y,解释变量为研发投入的金额K和研发投入的人员数量L、政府补助金额G。通过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所得到的估计模型(4),来观察估计方程的所有系数的估计值,以及参数估计值t统计量所对应的显著性概率P值。根据模型系数的约束条件α+β+γ=1,判断原假设H0是否成立,即Y医药企业的R&D投入能否促进企业业绩的增长,估计结果如表3所示。

  从表3的估计结果可以看出,方程中c(4)的系数估计值为负数,说明企业研发人员对企业边际生产力的提升存在负效用,企业研发人员投入不够。没有满足企业研发活动的实际需求。从方程的估计结果可以发现,c(2) 、c(3)和c(4)的系数估计值的和为0.4697,小于1,说明方程不满足α+β+γ=1的约束条件,直接拒绝了原假设H0,说明企业研发投入和政府补助不能够使企业业绩增加。c(2)、c(3)和c(4)的系数估计值t统计量所对应的显著性概率P值均大于0.1的检验水平,说明参数估计值不显著。

  五、结论与建议

  本文以Y医药企业2014—2019年的数据为研究样本,进行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的模型估计。通过研究发现,政府补助与企业研发投入对企业业绩的影响不显著,其中企业研发人员投入不够,不利于企业的研发活动。

  通过分析本文对Y医药企业的政府补助和企业研发投入提出以下建议。

  从政府层面来看,政府应该加大对Y医药企业的扶持力度,对企业研发活动的每个阶段做好補助投入的评估,以适应企业的研发投入周期,更好地推动企业进行药品研发。政府要在市场经济的背景下积极转变职能,完善与医药企业药品研发相关的法律法规,加强对企业研发专利的保护;监督企业政府补助资金的审批与使用,维护医药制造行业市场的竞争环境;积极引导金融机构为医药企业研发推出多种融资方式,解决企业资金流转困难的问题;加大减税降费优惠政策支持,为医药企业的研发活动提供坚实的保障。

  从企业层面来看,医药企业要合理有效地使用政府所提供的补助资金,企业的研发项目要紧贴市场需求,关注国家战略性开发的药品领域。同时,也要加大自身的研发投入,致力于核心技术的研发,完善绩效激励评估机制,激励科技人员在研发活动中发挥创新能力,这样才能提高企业的整体实力,使其在行业内获得竞争优势。医药企业还要积极与区域内从事医药研发的科研机构、高校合作,引进高技术人才和转移医药研究成果,形成产学研一体化发展格局。

  (作者单位为华北理工大学管理学院)

  参考文献

  [1] 许培源,张华.包含R&D和干中学两类知识积累的内生增长模型[J].宏观经济研究,2013(05):47-52.

  [2] 周靖宇.政府补助对医药制造业上市企业绩效的影响——基于研发投入的中介效应[J].江苏商论,2020(02):107-111.

  [3] 谭颖洁,侯娜.政府补助有利于提升公司经营绩效吗?——基于A股军工上市公司面板数据的分析[J].金融市场研究,2020(02):104-113.

  [4] 冷建飞,王凯.补贴对农业上市公司盈利的影响研究——基于面板数据模型的分析[J].江西农业学报,2007(02):134-137.

  [5] 邵敏,包群.政府补贴与企业生产率——基于我国工业企业的经验分析[J].中国工业经济,2012(07):70-82.

  [6] 胡樟.政府补助对新能源上市公司绩效的影响[D].重庆大学,2017.

  [7] 周康.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研发投入与企业绩效相关性研究[D].河北师范大学,2018.

  [8] 郭斌.规模,R&D与绩效:对我国软件产业的实证分析[J].科研管理,2006(1):123-128.

  [9] 陆玉梅,王春梅. R&D投入对上市公司经营绩效的影响研究——以制造业、信息技术业为例[J].科技管理研究,2011,31(05):122-127.

  [10] 张泽,许敏.中小板上市公司R&D投入绩效的实证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15,35(04):76-80.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地方财政资金管理现状分析

    地方财政资金管理现状分析

  • 政府预算编制与预算执行差异问题探讨

    政府预算编制与预算执行差异问题探讨

  • 经济新常态下政府引导基金发展探讨

    经济新常态下政府引导基金发展探讨

  • 政府会计制度执行中的问题及解决对策

    政府会计制度执行中的问题及解决对策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